第六卷 修真幻想:宝塔虚幻 第八十四章 人剑两相隔 冥冥有意谁可握

目录:网游之修真幻想| 作者:刻我心者| 类别:侦探推理

    叶星刚想根据剑元的能量印记,追上自己这个师门前辈并且请教一些问题的时候,却郁闷地发现,自己的力量竟然因为刚才解除封印而失去了大半,在强行施展瞬移而引发力量透支的作用之下,令叶星差点站立不稳。

  “有这样的师门前辈的么?活了两万多年了,却简直和龙月那家伙一样,而且,还更……花痴。”叶星稳住了身形之后,怔怔地站着,思索了半晌,方才以“花痴”这么一个词语评价左浪道。

  “两万年……”AUTUMNER却是震惊于左浪的年龄,喃喃道。

  两万年是什么概念?根据左浪的那块影佩里的记载,两万年前,正是蕴澜星,也就是地球最后的辉煌的时期,从那时起,地球所孕育的众多如伏羲、江沽、盘古、耶和华、梵天等太古创世神级数的人开始逐渐离去。最终,只剩下了一群相对来说实力比较弱和更弱的人群,那便是最初成形的地球修真界与人间界。地球也正得益于这群实力超强且极为护短的众神的庇护,才得以平平安安地渡过了很长一段时期而没有受到任何外族入侵,直到黑魔界开始发难为止。

  当年的左浪正是差点成为那群迁移的众神中的一员,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左浪修成了散仙而已。不过,即使是散仙,修炼了两万多年的左浪的实力也不比那些所谓的金仙差了。

  “虽然追不上他,但是,反正他也到不了仙界,这么久了,他还一直在大气层之内四处乱撞……我要是黑魔界,绝对不会给敌人留下背后偷袭的机会的,可惜,居然因为太累了而不能追上他……”叶星虚脱之下,还以神念探寻着左浪的位置,故立足有些未稳,眼看就要跌倒。

  “星,没事吧?”AUTUMNER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叶星,关心道。

  “没事……有些虚脱而已,休息一下就好。”叶星显然没有料到AUTUMNER的反应居然这么快,连AUTUMNER改变了称呼也没有察觉。

  叶星急忙稍微调息了一下,待恢复了些许力气之后便将AUTUMNER稍稍推开,自己站立了起来。

  “谢谢。”AUTUMNER螓首道。

  AUTUMNER当然明白左浪对重振自己家族是多么的重要,即使没有左浪,但一把仙器二级的飞剑也足以让自己家族的实力提升好几个等级,AUTUMNER当然明白天一的重要性。所以,AUTUMNER对叶星的感谢绝对是真心的。

  “谢谢?那你要怎么感谢我呢?”叶星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个好胜而坚强的AUTUMNER如此地羞涩与温婉,戏弄之心顿起,道。

  AUTUMNER闻言呆了片刻,然后,AUTUMNER在叶星惊愕的目光之中,踮起脚尖,在叶星的脸上一吻。

  在西方,吻已经成为了日常礼节的一部分,绝对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然而,对于拥有一半中国的血统的AUTUMNER,却含有另一种特殊的意义。叶星虽然也明白,但叶星还是僵了一下,动弹不得。

  本来,AUTUMNER也仅只于此,AUTUMNER明白自己与欧洲另一个家族的联姻已经成为了必然,自己无法,也不愿意去改变这一切,为了自己的家族,AUTUMNER根本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AUTUMNER不过是将自己对于叶星的所有的眷恋,付诸这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的吻而已。

  叶星,注定是AUTUMNER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擦肩而过之后,如水一般,消逝无痕。

  然而,就在这时,叶星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虽然,那个站在门口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但叶星却肯定,那个人定是慕容水月无疑。

  叶星也在这个时候猛然察觉,自己的手还维持着刚才的环抱着AUTUMNER的亲昵之至的姿势,毫无疑问,慕容水月绝对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慕容水月,误会……叶星仅仅犹豫了了片刻,便瞬移了出去。只留下AUTUMNER独自一人,默默地望着叶星消逝的遁光,眼神之中包含了难以言传的叹息,无奈,甚至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自嘲。

  慕容水月并没有走多远,事实上,叶星的反应之快连慕容水月也始料不及。几乎就在慕容水月刚刚离开叶星的视线的刹那,叶星便已经瞬移了过来,拦在慕容水月的面前。慕容水月躲闪不及之下,竟然撞到了叶星的身上。

  “水月……刚才发生的事……的确是误会了。”叶星强行施展瞬移之后,身体虚脱得厉害,有些断断续续地说道。

  慕容水月扶住了站立不稳的叶星,抬头望着眼前的男子,心中复杂之至,宛如乱麻一般,根本理不出些许头绪出来,只能怔怔地望着叶星,久久不语。

  “对不起,蕊……听我解释好么?”叶星眼见慕容水月没有任何反应,有些心急地直呼慕容水月其名,道。

  “为刚才发生的事情而解释么?你为什么要解释……我为什么要误会呢?我不过是来跟你讨论一下这次拍卖的事情,恰逢而已。”慕容水月突然觉得有些心痛,但表面上依旧强颜平静着,若无其事道。

  为什么要解释?叶星显然未曾想过,也未曾料到慕容水月会问这个问题。慕容水月话一出口,场面便突然变得很是寂静,那是难言与难堪的寂静。叶星甚至听得到慕容水月手中的由于紧攥而变得有些微皱拍卖的一纸报表落下的声音。

  叶星呆立了片刻,望着慕容水月,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握住了慕容水月的手,以轻柔语气缓缓说道:“因为……我爱你。”

  “师门重任,何尝敢忘?在水月宫没有重新振兴之前……不要谈论这些好么?”慕容水月的身躯猛然一震,脸上的神情陡然变得很是复杂,半晌无语,才道。

  “不会的,与巅峰联合,何尝不是一种增加实力的方法?龙月、龙行、神行、郁风这些前辈们多少都会惦记旧情而帮助的,像你那样的孤独地经营着固然有效,但却实在是太累了。”叶星将慕容水月的另一只手也握住,道。

  “我……你爱的真的是我吗?你所喜欢的是龙绯才对吧……我不过是他的一个影子罢了。自从龙绯走后,我一直将你的变化看在心里……你骗不了我的。”慕容水月略为挣扎了一下,便为叶星的言语所迷醉了,但慕容水月随即神色数变,低声呢喃道。

  叶星一呆,叶星并不想否认,慕容水月的确与龙绯有着相似之处,同样是如梦幻一般的女子。叶星也不想否认,当自己面对慕容水月之时,心中的影子的确依稀若龙绯,那云雾中的神龙一般的飘渺的完美的女子。

  “龙绯……她是不属人间,更不属于任何人的。当她恢复了功力的那时起,她便已经是最完美的……完美得犹如飘渺的梦,那么地不真实。而你,却是真真切切地存在的,永远,永远地存在于我的心中,我的身旁。”叶星所说的话虽然未必是假,但叶星想起龙绯所要寻找的那个人,心中竟然莫名地有了些怅然。

  “真的么?我可以告诉你,我或许真的存在于你的心中……却永远不会存在于你的身旁。比起龙绯,我更是虚无缥缈的存在。”慕容水月的神情变得很是凄然,道。

  慕容水月运转体内的灵气,将自己身为灵剑体的特性发挥到了及至,身形变得几乎无法察觉。叶星感到自己握在手中的柔荑仿佛熔化了一般,化作了气体,从自己的指缝中溢了出去,渐渐地脱离了自己的控制,最终变成了淡淡的几近虚无的影子。

  “月,你要干什么?”叶星惊异于慕容水月的动作,慌忙道。

  “没有什么……只是让你明白,我仅仅是一个没有任何实体的虚无缥缈的灵剑体而已。”慕容水月凄然一笑,靠近了叶星,在叶星唇边印下了一个虚无的吻,道。

  然后,在叶星僵滞的眼神当中,慕容水月穿过了叶星的身体,穿过了盆景……无视任何实体,如同灵魂一般,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最终化作了淡不可察的虚无,消失在墙壁之后。

  “……”叶星无语,叶星再也没有任何挽留的理由了,只能眼睁睁地望着慕容水月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此时的叶星的灵觉已经降到了最低,所以,叶星根本没有发现,在房间的门口,AUTUMNER正在注视着,将刚才的一切望在眼里。

  “如果……龙绯仅仅是飘渺的,慕容水月也是虚无的,那么,我在你心中,究竟是如何的一个地位呢?”AUTUMNER喃喃道。

  AUTUMNER叹了一声,趁叶星没有回过神来,借着瞬移的阵法,施展空间移动而去。偌大的走廊之上,唯余下叶星独自一人,呆呆地望着慕容水月消失的地方,独对空幽,望断天涯。

  天涯,断肠人的天涯究竟在何方?

  慕容水月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四周或是纷扰熙攘,或是宁静优雅,对于慕容水月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影响,化作灵剑体的慕容水月只是如同游魂一般飘荡着,穿过了车流,穿过了高楼,穿过了穿过了无数行人,仿佛从亘古便一直这样地飘荡,随着涣散的意识的流动,直到永远。

  此时的慕容水月,并不知道,自己正处于危险的散功的边缘。灵体在某些时候虽然很强,但其实也很脆弱,灵体的强度是由精神的修炼而决定的。慕容水月的精神此时正处于崩溃的边缘,所以灵体亦随着慕容水月而涣散,组成灵体的天地灵气,已经开始如同烟雾一般,逐渐泄出。

  然而,身为当事人的慕容水月却恍然未觉,似乎已经将一切都忘却。久居世外已经太多年了,长久的寂寞造就了慕容水月心灵的脆弱,当心碎之时,即使能装得再坚强,也无法欺骗自己,因此,慕容水月所受的心伤,也要重得多。

  如果,还没有人阻止慕容水月,将慕容水月唤醒的话,慕容水月这一次即使没有形神俱灭,最好的结果也是只能以游魂的形态,去修炼最为脆弱的鬼仙了。只是,身处异乡,天地茫茫,那些牧师神官之流如何能够发现已经达到了分神后期的慕容水月呢?如果叶星对于慕容水月的险境有知,即使自己再虚弱,也要不惜一切地将慕容水月拦下。

  不过,命运终究冥冥,就在慕容水月即将散功之时,慕容水月竟然在穿越一间咖啡厅之时撞到了一个实物——以虚无缥缈的灵体之躯,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个实物。

  拦在慕容水月面前的,是一个面容之中带有明显的东方血统的特征的男子,英俊,出尘,俊秀,几近女子。如果叶星或是AUTUMNER在这的话,一定会认出,个人竟然是他们所要寻找的左浪!

  只是,慕容水月却不认识左浪,不过这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那个男子,竟然那也如同慕容水月一般,身为灵体。

  那个侧对着慕容水月男子缓缓地转过身来,望向了慕容水月。慕容水月遭此一撞,也猛然惊醒,抬起头来,却正与那男子的目光交集——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

  那是如何忧伤的、追悔的、无奈的眼神!眼中充满着的哀伤的思念,更让人觉得这眼神竟然带有一种莫名的力量,给人以亲近的感觉。令慕容水月差点迷失在那个男子眼神之中。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你也是灵体?”慕容水月喃喃。

  “我?你无需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也不无需明白你是谁……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是同样的人,同样伤心的人。如果你想哭,就哭个够吧……如果你当我是你的朋友的话。”那男子初时有些茫然,但随即想起了神秘,突然略显霸道地将慕容水月温柔地拥入怀中,低声在慕容水月耳旁道。

  慕容水月闻言顿时一滞,慕容水月未曾相信,自己居然会在这个世界之上还有朋友!在这异乡之中,居然碰到了一个和自己一般,同样存在于虚幻之中的真真正正的朋友!

  慕容水月心中的最后一道终于攻破,彻底迷失在那个男子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之中,在那个男子的宽广的胸膛面前淋漓地哭泣着,泪如雨,沾衣而湿。那是那是同样身为灵体之间的信任,世间之大,却唯有这么一个朋友,所以,慕容水月毫无犹豫地选择了信任。

  那男子望着遥远的天空,隐隐约约的,眼角也有一丝泪光闪现。

  无论伤心与否,巅峰都需要正常运作的,叶星独自在走廊里站了半天,直到在拍卖行的经理的小心翼翼的提醒之下,才终于回到了《修真幻想》之中。

  “老大……知道么?这次拍卖的效果简直是出人意料地好,截至到今天今天的交易额竟然达到了七亿,除去成本……也有近六亿的利润进账啊,按照这种趋势,巅峰这次的进账估计能过十亿。”钟鼎兴奋地对着刚刚上线的叶星说道。

  “是么?这么多账目要处理,很忙吧,辛苦了……”叶星强颜道。

  “呵呵……人手足够,也不算太忙……我先去看一下他们怎么样了。”钟鼎看见叶星不太正常的神情,打了个哈哈,便识趣地走了——通常,叶星无精打采的原因都是因为没有对手和他对战,钟鼎可不想惹火上身。

  叶星望见钟鼎的反映,苦笑不语,以酒鬼的直觉,独自来到了一条小巷之中。叶星犹豫了一下,没有走进左边的一个清静的咖啡厅,而是走进了右边一个喧闹的佣兵酒吧。

  普通的酒自然对叶星已经没有反应,叶星调的是保罗教的SHAKE,还好几种关键而稀少的酒叶星已经实现准备好在身上,要不然的话这种地方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的材料。

  震动吧……就让自己被震动,让自己被震动得意散神乱吧。无论SHAKE让自己如何震动,叶星仅求一醉—— 

  逝者莫能追,相思离人泪。忧伤无可诉,对影频举杯。伤心洗一醉,难断悲如水。

  冰冷的烈酒,虚幻的沉醉,不过是抽刀断水而已,当面前的空瓶已经成堆,当SHAKE如白开水逐渐无味——本欲以酒为刀抽刀斩断愁情,却不料未能如愿,反而将自己愁肠,寸寸击碎。

  左浪,叶星,慕容水月,三个不同的人,却怀着相同的忧伤,一同迷失在今夜之中。

  只是,这三人未曾料到,那总爱玩弄世人与掌上的冥冥的命运,却让这三人同时靠近在了一起——三人只要再仔细观察一下对面的咖啡厅或是酒馆的话,那么,以后所发生的一切,结局便难定了……可惜,沉醉中的三人,却不会有那一份心思,去关心周围的任何的无关的事物。

  可惜……可惜世上没有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