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章 工具罢了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ldqo;给我&hllp;&hllp;&rdqo;大胖子佩尔纳笑眯眯的看着雪莉。

    雪莉抖得厉害,下意识抱紧了小撒加,&ldqo;你,你要干什么!&rdqo;

    &ldqo;卑贱的女仆啊&hllp;&hllp;&rdqo;佩尔纳额头上都快滴出油了,&ldqo;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么,波拉克庄园要继续存在,必须要看我的脸色啊。&rdqo;

    雪莉知道了这胖子的身份了,她吓得不行,可始终紧紧抱着小撒加,由于用力过猛,本来被吓住的哭声又从小撒加的嘴里迸了出来。

    &ldqo;佩尔纳大人&hllp;&hllp;&rdqo;撒德尔咬咬牙,走到佩尔纳身边。

    &ldqo;你叫我什么?&rdqo;佩尔纳转头看着撒德尔,脸上依旧笑容可掬。

    &ldqo;岳,岳父大人。&rdqo;撒德尔低下了头,殊不知,十几分钟前,这颗头颅还高傲的仰着。

    没错,这个胖子,就是撒德尔伯爵的岳父,茱迪的父亲,奥菲拉尔大陆排名第四的兰顿商会的二当家!

    &ldqo;嗯。&rdqo;佩尔纳微笑着点头。

    &ldqo;能不能&hllp;&hllp;&rdqo;撒德尔小声问。

    &ldqo;不能。&rdqo;佩尔纳摇摇头,望向雪莉,&ldqo;难道要我发火吗,把孩子给我,那是波拉克家光荣战士血统的传承,而不是一个女仆的孩子。&rdqo;

    &ldqo;求求你!求求你!&rdqo;雪莉蓦地哭叫起来,迷人的眼睛中尽是惶恐,此时此刻,她只能无助的望着撒德尔&hllp;&hllp;

    可是,撒德尔却避开了她的目光。

    于是,她绝望了,嘭的一声跪倒在地,抱着小撒加不住的磕头,由于没有手支撑,她的额头重重撞在坚硬的石地上。

    &ldqo;求求您,求求您&hllp;&hllp;&rdqo;雪莉翻来覆去只能说出这句话,鲜血顺着她的额头流下来,滴在地上,蔓延出一条红红的线。

    啪!

    雪莉头一偏,吐出一口血,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很重,让她几欲昏厥。

    &ldqo;哇!&rdqo;小撒加猛地高声哭叫起来,母亲的血落在他的小脸上,激发了他的本能。

    &ldqo;贱女人!生的贱种!只会哭!吵死了!&rdqo;茱迪一脚蹬在了雪莉的胸口上,雪莉不由向后倒去。

    这一脚很重,小撒加从母亲的怀中被震出,高高抛起,眼看后脑就要着地了。

    撒德尔大惊失色,身形急晃&hllp;&hllp;

    可却有一双手先于他接住了孩子。

    &ldqo;又是你!&rdqo;茱迪狠狠瞪着怀抱着孩子的那个男人。

    &ldqo;你们&hllp;&hllp;太过分了。&rdqo;利特年轻英俊的脸上尽是愤怒。

    雪莉则从地上爬起来,抱住了利特的脚,哭叫着,&ldqo;把孩子还我,把孩子还我&hllp;&hllp;&rdqo;

    &ldqo;放心。&rdqo;利特一手抱着小撒加,一手将雪莉扶了起来。

    很温暖的手,当雪莉的肩膀感受到利特手心的温度时,她浑身一颤,当从利特手中接过小撒加时,她的心也平静了许多。

    &ldqo;你在干什么!&rdqo;利特瞪着撒德尔,&ldqo;你口口声声说的战士的荣耀呢!连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保护不了,你还算什么狗屁战士!&rdqo;

    &ldqo;闭嘴!&rdqo;撒德尔脸涨得通红,&ldqo;你懂什么!利特!&rdqo;

    &ldqo;至少我知道她现在有多害怕!&rdqo;利特指着雪莉。

    &ldqo;年轻人啊。&rdqo;佩尔纳拍拍撒德尔的肩膀,制止了他的争辩。他笑眯眯的望着利特,&ldqo;年轻的心总是冲动的,让我教教你吧,有时候生存更重要,在权势下,你眨眼就会失去,眨眼也能得到,关键看你怎么选择&hllp;&hllp;&rdqo;说到这里,佩尔纳拿出了一张雕刻着细致纹路的薄薄的金属卡片,&ldqo;吉亚的治安长官是吧,我和你们的卡斯特罗大公爵有着很好的关系,这里是100万金币,可以在奥菲拉尔任何的金行提取,拿走,然后离开,我不想因为这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而破坏了吉亚的安详和宁静,以及,我和这里的贸易往来。&rdqo;

    利特盯着佩尔纳手中的金卡,没有说话。

    而雪莉则又害怕起来,她本能的后退一步,死死抱住孩子,惊恐万分的看着利特。

    &ldqo;如何?&rdqo;佩尔纳笑着。

    &ldqo;100万,真多啊。&rdqo;利特也笑了,&ldqo;我身为吉亚的治安长官,当奥丁圣日历走过二十年,才能得到这么多钱。&rdqo;

    &ldqo;是啊,年轻人,出色的战士,我看得出来,你快要成为六级的战师了,前途一片光明啊,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女人丢掉性命,你要是喜欢女人,我可以&hllp;&hllp;&rdqo;佩尔纳侃侃说道。

    &ldqo;住嘴!&rdqo;利特突然打断了他。

    佩尔纳的笑容僵在脸上。

    &ldqo;连听你说话&hllp;&hllp;都觉得是种侮辱啊。&rdqo;利特深深吸了口气,望向撒德尔,&ldqo;对不起了,我的朋友,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的友谊,到此为止。&rdqo;

    撒德尔张口欲说,却被鲜血迷蒙了视线&hllp;&hllp;

    利特的血!

    是亨勒!

    当佩尔纳招手的时候,他瞬间从小院门口到了利特面前,只是一招,就让原本就受伤的利特伤上加伤!

    &ldqo;一个小小的治安官,呸!&rdqo;佩尔纳不再和蔼的笑了,眼神变得凶狠起来,那朝地上吐口水的模样和一个市井无赖没什么两样。

    &ldqo;把孩子抱过来,真烦。&rdqo;佩尔纳朝雪莉一指,对亨勒道,他完全撕掉了强装的贵族外衣,露出了本性。

    &hllp;&hllp;

    &ldqo;我的孩子!&rdqo;

    望着几人离开的背影,趴在地上的雪莉声嘶力竭&hllp;&hllp;

    &ldqo;卑贱的女人,声音可真难听。&rdqo;茱迪回头鄙视得望了雪莉一眼,&ldqo;父亲啊,您这次来吉亚准备待多久?我等一下就去吩咐下人们,为您准备最好的宴席。&rdqo;

    &ldqo;好,我的女儿。&rdqo;佩尔纳笑道,&ldqo;顺便可以将卡斯特罗大公爵一并请来,听说卢士安新的国王上台了,那是个野心勃勃的小子,这一下,希尔的边境又不平静了。&rdqo;

    听到佩尔纳的话,撒德尔不由抬起头。

    &ldqo;想起你哥哥的仇恨了吗,我的女婿。&rdqo;佩尔纳望着撒德尔,&ldqo;你可不能上战场,你得陪着我的女儿,还有&hllp;&hllp;&rdqo;他的视线落在了茱迪怀中的孩子上,&ldqo;你们的儿子。&rdqo;

    撒德尔目光闪动着。

    而茱迪则有些恶心的看了小撒加一眼,如果不是她父亲让她抱着,她连摔死这孩子的心都有。

    &ldqo;大人。&rdqo;亨勒走到佩尔纳的身旁,压低声音道,&ldqo;刚刚收到会长大人的魔法传讯,新的一批武器铠甲已经运往了这里,他完全相信您能和卡斯特罗大公爵达成协议&hllp;&hllp;&rdqo;

    &ldqo;那是当然啊。&rdqo;听到亨勒说&ldqo;会长&rdqo;,佩尔纳的笑容变得有些奇怪,&ldqo;那是个贪婪的家伙,我们卖给他的装备价格已经够高了,他再转手卖给他的国家,如果不是希尔有钱,他的哥哥卡里特国王是个修炼的狂热者&hllp;&hllp;&rdqo;佩尔纳说到这里,又朝小撒加望了一眼,然后目光和茱迪相撞&hllp;&hllp;

    茱迪轻轻点了点头。

    佩尔纳则又露出笑容,那张圆圆的胖脸似乎像放心了什么一般。

    &ldqo;好久没有吃到吉亚的红焖鹿肉了&hllp;&hllp;&rdqo;佩尔纳左手拉起撒德尔,右手拉起自己的女儿,笑呵呵的朝着庄园中最华美的一栋房子走去。

    多和谐的一家子啊&hllp;&hllp;

    哪管那破败的小院中,失去孩子的女人那凄厉的哭号。

    是啊,只能悲伤,只能哭号,如果不是佩尔纳稍微顾及了一下撒德尔的感受,也许她连哭号的机会都没有了。

    &hllp;&hllp;

    雪莉哭得嗓子都哑了。

    她的额头血肉模糊,她的眼中,已经流不出泪水。

    十月怀胎,辛苦分娩,换来的,只是这血,还有泪。

    原来,身份低微的贱民是没有选择的,原来,让她快乐让她满足的那一点小小的幸福,是短暂的。

    最终,会输给那凶恶的人性,还有金钱,权势。

    完败‐‐

    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她只是,一个工具,一个利用了就可以随便抛弃、随便杀死的工具罢了。

    啪嗒&hllp;&hllp;

    一点血迹在她眼前的地上散开。

    她抬起头,一张年轻英俊、却鲜血斑斑的脸映入了眼帘。

    &ldqo;谢,谢&hllp;&hllp;&rdqo;雪莉说不出后面的字,已经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她的声带因为过度的恐惧和伤痛,严重受损。

    &ldqo;别说话。&rdqo;利特抹去了脸上的血,蹲下身,将雪莉抱了起来。

    雪莉挣扎了几下,便无力得靠在利特的胸膛上。

    一丝温暖从她心底涌出,在那巨大的悲伤的阴霾之中,悄悄点亮了一盏烛光&hllp;&hllp;

    然后,浓重的疲倦袭来,她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