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章 钟摆在晃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c

    一个月过去了。

    &ldqo;走开!&rdqo;华美的大厅中,一个颓废的男人躺在黄金大椅上,醉醺醺的挥舞着手臂。

    咣当。

    一个酒壶掉在了雕花地板上,酒浆从壶嘴中流出。

    &ldqo;没用的男人!&rdqo;茱迪鄙视的看了撒德尔一眼,转身朝厅外走去,边走边骂,&ldqo;除了看见你和那贱货的儿子之外,你什么时候清醒过!枉我如此费心,想让你为我们兰顿商会出点力,和卡斯特罗谈成这笔贸易,没想到你这么不争气!&rdqo;

    这时,一个肥胖的老妇撞了进来。

    &ldqo;慢点,玛卡!&rdqo;茱迪皱起眉头,口红很浓的嘴唇撇起,&ldqo;你难道不清楚自己的体重吗?&rdqo;

    &ldqo;撒加少爷&hllp;&hllp;&rdqo;玛卡喘着气。

    而茱迪,则皱起了眉头,&ldqo;那个小贱种又怎么了!&rdqo;

    &ldqo;哭得很厉害,怕是饿的。&rdqo;玛卡看到茱迪的表情,不由吞了口唾沫,可她还是接着说了下去,因为她现在是小撒加的保姆。&ldqo;他什么也吃不下,也是,不到半岁的孩子,是需要母亲的哺育的&hllp;&hllp;&rdqo;

    &ldqo;闭嘴!&rdqo;茱迪高叫道,&ldqo;你不知道自己想办法吗,我警告你,玛卡,虽然你是我的奶妈,但也不准再在我面前提那个小贱种!&rdqo;

    &ldqo;我去吧。&rdqo;一个面色发黄阴沉老头走了进来,稀疏的头发都数的清根数。

    &ldqo;你懂养孩子?拉西管家。&rdqo;玛卡吃惊的望着老头。

    &ldqo;嗯。&rdqo;拉西点点头,然后带着玛卡离开了。

    &ldqo;这怪老头!&rdqo;茱迪瞪着两人离开的背影,&ldqo;不知道父亲哪根筋不对了,非要我带着这个老家伙,一辈子都孤身一人,性格怪异,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hllp;&hllp;&rdqo;茱迪眨了眨眼,&ldqo;他做起事来倒是干净利落&hllp;&hllp;&rdqo;她回头望了醉的不醒人事的撒德尔一眼,&ldqo;如果不是他的安排,恐怕我也找不回这个男人,哎。&rdqo;她叹了口气,&ldqo;找回来有什么用,还不是废物一个。&rdqo;

    &hllp;&hllp;

    &ldqo;他笑了,他笑了。拉西管家,你真有办法!&rdqo;柔软的卧室中,玛卡跳了起来。

    咚的一声,当她落地时,整个房间都似乎抖了一下。

    哇!

    摇篮中的婴儿又哭了起来。

    &ldqo;干嘛!玛卡,请注意自己的体重。&rdqo;拉西皱起眉。

    然后,他将细致熬出的米汤,混合了一点鹿奶,用一根软软的带着香味的木棍一点点的蘸着,滴在小撒加的唇上。

    似乎闻到了这特殊的香味,小撒加睁大了眼睛,哭声戛然而止,他的小手小脚都动了起来,直直的伸起,像是要吃的。

    拉西露出了一丝微笑。

    &ldqo;第一次看到这怪老头笑。&rdqo;玛卡很是惊异。

    小撒加嗷嗷的叫着,很是可爱,拉西轻轻伸手将他抱了出来,在房间中绕着圈踱步,每走一圈,就喂小撒加一点那混着鹿奶的蜜糖米浆&hllp;&hllp;

    几圈下来,在食物和拉西的哄抱之下,小撒加竟然开始咯咯笑了起来。

    &ldqo;小男孩,想要飞,飞到树上摘果子,没摘到,摘到马蜂窝&hllp;&hllp;&rdqo;

    拉西这孤僻的怪老头竟然唱起了童谣!?

    声音很难听,调子也跑了,不过可以听出,里面那温暖的味道&hllp;&hllp;

    玛卡的眼睛都有点湿润了,于是,她悄悄走出了房间。

    &ldqo;叫拉西爷爷&hllp;&hllp;&rdqo;拉西逗弄着小撒加,&ldqo;对了,孩子,我忘记了,你还不会说话,呵呵&hllp;&hllp;&rdqo;

    &hllp;&hllp;

    日子一天天过去。

    就像在波拉克庄园中那雕塑座钟永不会停的钟摆。

    一下一下,每一次的晃动,都象征着,年华的无声。

    因为和吉亚的领主卡斯特罗大公爵做了一笔大&ldqo;买卖&rdqo;,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利润,波拉克庄园的声望在吉亚这片范围中大大提高。

    每一天都有贵族达官来拜访,加上兰顿商会的财力支持,波拉克庄园几乎是日日宴席,夜夜交际&hllp;&hllp;

    又过了几个月,波拉克的家主撒德尔在这种表面光鲜的荣耀下,似乎恢复了,他的自信回来了。

    失去尊严的虚荣也有意思?

    不重要,撒德尔压抑了太久,哪怕是这样,他也喜欢那滔滔不绝的奉承声和杯盏交错的虚伪。

    只不过,他依然不和茱迪同房,很久以前就是如此,现在连话都很少说,俩人也就是在宾客和外人面前相互亲热一点而已。

    这也许是,撒德尔身为一个五级战士尊严的最后底限吧。

    &hllp;&hllp;

    &ldqo;跑啊!&rdqo;庄园的草坪上,一个干瘦的穿着管家礼服的老头鼓着章,&ldqo;看呐,小撒加,那是蝴蝶,去把它抓住,抓住,你就成功了!&rdqo;

    &ldqo;呀呀!&rdqo;一个差不多一岁的小男孩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摇一晃的朝一只停在一朵小花上的五色蝴蝶走去。

    两只小肉脚穿着华贵的小皮靴,很是招人喜欢,可是,没走几步,啪的一声,小撒加扑到在地上。

    &ldqo;别扶他,让他自己站起来!&rdqo;

    正当拉西大惊失色准备抱起小撒加时,撒德尔的声音传来。

    &ldqo;老爷。&rdqo;拉西松开了手,回身朝撒德尔躬身行礼,不过他的眼中,流过一丝精光。

    &ldqo;我的儿子,就要自己学会走路。&rdqo;撒德尔傲气十足的道。

    拉西心中突然不是滋味,他低下头,眼中流露出几分鄙夷‐‐这家伙从来不管孩子,只知道说这些没有用的大道理,小撒加一看到他就害怕,根本没有把他当成父亲的意思。

    反而,拉西‐‐这个孤僻阴鹜的怪老头,却是小撒加最喜欢的人。

    一个幼儿的喜恶几乎是本能,当然,小撒加也喜欢玛卡‐‐他的保姆,不过仅限于想吃东西时&hllp;&hllp;

    &ldqo;给我起来!&rdqo;看到小撒加还趴在地上哭闹,撒德尔一阵生气,几步冲过去,将他强行拉起来,啪的一声打在了小撒加的屁股蛋上。

    听到小撒加带着恐惧的高声啼哭,拉西脸色一变。

    &ldqo;和你的贱人母亲一样!&rdqo;撒德尔气不打一处来,也许撒加的哭声让他想起了什么。

    &ldqo;老爷&hllp;&hllp;&rdqo;拉西突然出现在撒德尔面前,撒德尔吃了一惊,这老头速度好快,难不成是用的魔法么?

    魔法&hllp;&hllp;那可是奥菲拉尔一个高贵的名词。

    &ldqo;您&hllp;&hllp;这样称呼撒加的亲生母亲么?&rdqo;拉西沉声道。

    &ldqo;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rdqo;撒德尔又羞又怒,猛地一拳击向了拉西!

    嗞嗞。

    一道细细的电光卷在了撒德尔的拳头上,他就像打在了一张电网上!

    &ldqo;哎哟!&rdqo;撒德尔痛叫一声,退开几步,抓住了自己焦黑的拳头。

    &ldqo;你到底是谁!&rdqo;撒德尔惊惧的道。

    &ldqo;您的管家,老爷。&rdqo;拉西阴鹜的脸上波澜不惊。

    &ldqo;吃亏了吧,没用的窝囊废!&rdqo;一个浓妆艳抹、身材微微有点发福的贵妇走了过来,傲声道:&ldqo;我兰顿家的人,可不是你这种实力的人可以想象的。&rdqo;

    &ldqo;夫人。&rdqo;拉西朝茱迪行礼,面色依旧没有变化,仿佛刚刚的事情与他无关一样。

    &ldqo;哈哈,波拉克家,好厉害啊,结果连一个退休的宫廷魔法师都不如!&rdqo;茱迪嘲讽着撒德尔。

    退休的宫廷魔法师?这拉西果真是个魔法师!

    &ldqo;大陆北方,卡蓝、英格、法西三大帝国,小小的希尔公国,不过是靠着贸易在夹缝中求生存罢了,何况,还有那代表着奥丁大神至高无上意志的戈亚圣城!&rdqo;茱迪斜睨着撒德尔,&ldqo;你现在的骄傲,都是我兰顿商会给你带来的,要不然,你觉得你一个落魄的伯爵,谁搭理你,谁在意你?&rdqo;

    撒德尔面色发青,紧紧握着拳头。

    &ldqo;干嘛?想对我挥拳头,伟大的战士?&rdqo;茱迪捂着嘴笑了起来,那笑声很是尖锐,就像把刀割着撒德尔。

    可他依旧不敢动手,因为茱迪身旁站着拉西,那个退役宫廷魔法师!

    &ldqo;你以为拉西真的是管家吗,蠢货!&rdqo;茱迪笑够了,面色一正,&ldqo;我兰顿商会在奥菲拉尔所有的商会中排名第四,还是英格帝国的国家商会!没用的男人,你知道国家商会的含义吗?那可是可以负责一个国家皇室贸易的商会,对于皇族来说,我们可比你们这些毫无作用的贵族好多了!哼哼,如此显赫的兰顿家,请一个英格帝国退役的宫廷魔法师来保护他们的二小姐有什么好稀奇的,要怪,就怪本夫人嫁错了人,嫁给一个没用的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hllp;&hllp;&rdqo;茱迪没有停嘴的意思,一直炫耀,一直刺激着撒德尔。

    而她身旁的拉西,则默默的走到小撒加旁边,拉起了他的小手,直到这时,吓得早就停止啼哭的撒加才有了动静,他死死抱住了拉西的腿,将小脸紧紧贴在拉西的腿上。

    &ldqo;把他带走!看着就讨厌!&rdqo;茱迪注意到了小撒加。

    &ldqo;是,夫人。&rdqo;拉西抱起小撒加,就朝远处的花园走去。

    &ldqo;拉,拉,拉&hllp;&hllp;拉西&hllp;&hllp;爷爷&hllp;&hllp;&rdqo;

    蓦地,拉西停住了脚步,撒德尔也呆住了。

    小撒加说话了!

    他紧紧搂住拉西苍老的脖子,说出了有生以来的第一句话。

    &ldqo;哈哈哈哈!&rdqo;茱迪愣了几秒钟后,尖声笑道,&ldqo;讽刺啊,我的波拉克家主大人,让您引以为傲的继承者,你和那个贱货的孽种,说的第一句话,开口叫的第一个人,居然不是你这个做父亲的,你真是失败到家了!&rdqo;

    &ldqo;给我滚!你们!&rdqo;撒德尔怒不可遏的瞪着拉西有些佝偻的背影。茱迪这番话真正刺到了他的痛处。

    拉西走了,抱着小撒加走了,只剩下了茱迪和撒德尔留在那里。

    &ldqo;走吧,你的儿子和他最喜欢的人走了,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rdqo;茱迪走到撒德尔身边,挽起了他的手臂。

    &ldqo;放开!&rdqo;撒德尔甩开了她。

    &ldqo;别这样,我的丈夫。&rdqo;茱迪笑了,依然带着讽刺的意味,&ldqo;卡斯特罗大公爵有一个宴会,您受到了邀请,和我一起去吧,撒德尔伯爵,如果没有我,你连走进那样的场合的资格都没有&hllp;&hllp;&rdqo;

    撒德尔喘着粗气,不过,他却再也没有甩开茱迪的手。

    &hllp;&hllp;

    &ldqo;再叫一声。&rdqo;老拉西蹲在撒加面前,笑容可掬。

    &ldqo;呜!&rdqo;小撒加的脑壳摇晃着,他长得像母亲雪莉,很漂亮,一头和母亲一样的褐色头发柔顺光滑,皮肤白皙,眉眼清秀。

    &ldqo;不是呜,是拉西爷爷,来,撒加,跟着爷爷一起念,拉&hllp;&hllp;西&hllp;&hllp;爷&hllp;&hllp;爷&hllp;&hllp;&rdqo;拉西看到小撒加憨憨的表情,乐开了怀。

    &ldqo;拉,拉,拉&hllp;&hllp;&rdqo;小撒加拉的半天也没拉出来。

    哦不,拉出来了,一股味道从小东西的屁股下散发了出来。

    听着撒德尔和茱迪一直在说那些他根本不懂的东西,小撒加因为害怕一直忍着,直到这个时候,他和拉西单独相处的时候,才本能的放松下来&hllp;&hllp;

    当然,也放了出来。

    &ldqo;这小家伙!&rdqo;一直在房间里给撒加准备午饭的玛卡冲了出来。

    &ldqo;我来。&rdqo;拉西从玛卡手中拿过了柔软的丝绒尿布。

    &ldqo;他&hllp;&hllp;竟然&hllp;&hllp;&rdqo;玛卡吃惊的看着拉西细心的给撒加换尿布。她虽然不知道拉西的身份,但毕竟是和拉西一起从远在英格帝国的兰顿商会过来的,她曾经看到过,兰顿商会的会长大人和拉西说话时的态度‐‐非常温和,非常的尊重!

    所以,玛卡凭借她一个下人的本能,猜到了拉西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是不简单,宫廷魔法师,顾名思义,就是为皇室效力的魔法师,魔法师本来在奥菲拉尔大陆就是高贵的存在,何况为皇室效力的魔法师!

    &ldqo;拉,拉,拉西爷爷!&rdqo;小撒加屁股下面舒服了,又开尊口。

    &ldqo;唉!&rdqo;拉西高兴的应了一声,眼睛变得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