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章 吊坠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吉亚小镇的街道上,一身银甲的战士缓慢的走着,他挺拔的身形,英俊的样貌,吸引了路人的眼球,很多美艳的贵妇甚至赤裸裸的勾引着他&hllp;&hllp;

    这个战士,就是吉亚小镇年轻的治安长官‐‐利特。

    年仅二十五岁,就达到了五级斗气顶峰,拥有快要接近中级战士的实力,是整个希尔公国里最富盛名的天才之一,国王卡里特的弟弟卡斯特罗大公爵也很重视他,委以重任。

    他曾经是落魄伯爵,哦不,现在应该是吉亚的风云人物‐‐撒德尔最好的朋友,因为他也曾是撒德尔的哥哥,希尔的英雄德伦特大战师的副官&hllp;&hllp;

    &ldqo;雪莉,你喜欢这个吗?&rdqo;利特停下脚步,回身望着一个美丽的一身素衣的女子,他手指的方向,是一条玻晶橱窗内的钻石项链。

    女子没有说话,她的脸很美,却神情恍惚。

    &ldqo;吉亚最出名的美男子利特,竟然喜欢上了一个痴呆。&rdqo;远处一个贵族小姐嘟哝道。

    &ldqo;是啊,可惜了。&rdqo;贵族小姐身旁同样花枝招展的少女道。

    &ldqo;而且&hllp;&hllp;&rdqo;另一个路过的贵妇加入了她们的讨论,&ldqo;你们知道吗,那个女人&hllp;&hllp;&rdqo;她压低了声音,&ldqo;是撒德尔伯爵的小老婆,女奴出身,据说是撒德尔伯爵喝醉之后强行奸污,后来看她漂亮,没舍得赶走&hllp;&hllp;&rdqo;

    &ldqo;啊,真的吗!&rdqo;一个贵族小姐尖叫起来。

    她的叫声吸引了利特的视线,看到利特朝这边投来的目光,贵族小姐捂住了嘴巴。

    &ldqo;庸俗的女人,和纯真善良的你相比,是多么让人讨厌。&rdqo;利特冷哼一声,朝雪莉走去,大大方方的拉起她的手。

    几个女人一阵悲叹,并同时朝雪莉射来怨恨的目光&hllp;&hllp;

    &ldqo;唔。&rdqo;雪莉浑身一颤,利特手心的温度让她有了感觉,无数次悲痛欲绝的时候,就是这种温暖让她平静下来。

    &ldqo;我不要。&rdqo;雪莉将头靠在了利特肩膀上,随着他的脚步缓慢的走着。

    &ldqo;为什么?&rdqo;利特露出了笑容,&ldqo;女人都应该喜欢那个吧。&rdqo;利特朝那条钻石项链呶呶嘴。&ldqo;放心,雪莉,我虽然没有钱,但还是买的起的。&rdqo;

    &ldqo;算了。&rdqo;雪莉轻声道,&ldqo;能得到你的照顾,已经是我的幸运了,我出身低贱,又被抛弃过,我其实&hllp;&hllp;其实&hllp;&hllp;&rdqo;雪莉低下头,&ldqo;根本配不上你&hllp;&hllp;&rdqo;

    利特心中微微一震,他看到了,雪莉从眼角滑落的一串晶莹。

    &ldqo;你走!&rdqo;利特突然怒了。

    雪莉被吓到了,抬起脸,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

    &ldqo;你的话让我生气,请你走!&rdqo;利特松开了雪莉的手。

    雪莉的衣角颤动起来,可以感觉到那素衣之下,纤细身体抖动的幅度。

    &ldqo;你不走是吗。&rdqo;利特望了雪莉一眼,&ldqo;我走。&rdqo;

    说罢,他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开了,很快消失在雪莉的视线中,只留下雪莉一人呆呆的站在原地,连神都没回过来。

    而街的对面,那几个贵族女子高兴的窃窃私语起来,就差没欢呼了。

    &ldqo;我就说,那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利特。&rdqo;

    &ldqo;就是,看到她那装可怜的样子就恶心。&rdqo;

    &ldqo;我在想啊,利特多半和撒德尔伯爵一样,是被那狐媚样给迷住了。&rdqo;

    &ldqo;哈哈,是啊,年轻嘛,血气方刚,被这女人一迷糊,就失去控制了,你们注意到了吗,他刚刚看了我,一定是被本小姐的美丽给迷住了,现在终于醒悟,离开了那女人,回去准备向我的父亲大人提亲了!&rdqo;

    &ldqo;别臭美了,他刚才看的是我,啊,看来我要去准备婚礼的裙子了。&rdqo;

    &ldqo;你们太自恋了,明明利特的眼中就只有我,婚礼的规模一定要大,嗯,最好连卡斯特罗大人也能请来。&rdqo;

    &ldqo;我!&rdqo;&ldqo;是我!&rdqo;&ldqo;是我啦,你们两个笨蛋!&rdqo;

    她们又吵了起来&hllp;&hllp;

    &ldqo;对不起。&rdqo;雪莉望着利特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

    &ldqo;谢谢你,利特大人,那种温暖,本就是我这样的人不该得到的,而我,却还在奢望能拥有,真是可笑&hllp;&hllp;&rdqo;她掩面而泣。

    现在,我流泪的时候,只有自己了。

    雪莉哭得很伤心。

    她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到底可以干什么,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面对那些让她心伤透的过去,她甚至不知道,卑微的她到底可以在这样的世界里活多久&hllp;&hllp;

    可她还是转身了,朝着和利特相反的方向颤巍巍的走着,直到,消失在街的尽头。

    &hllp;&hllp;

    在雪莉离开后几分钟,利特的身影出现在了和雪莉分开的地方,站在那个玻晶橱窗前,望着橱窗内陈设的那条钻石项链,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ldqo;今天啊。&rdqo;利特的目光动了动,&ldqo;傻瓜&hllp;&hllp;&rdqo;

    &ldqo;利特长官,你可算来了!&rdqo;一个长相和蔼的穿着工匠服装的白胡子老头从店门中走了出来。

    看到利特一个人站在那,老头不由得愣了一下,&ldqo;怎么,就你一个?&rdqo;

    &ldqo;做好了吗?&rdqo;利特没有回答老头的问题,英俊的脸上笑容越发明显。

    &ldqo;当然了。&rdqo;白胡子老头有点明白了,&ldqo;陷入爱的利特大人啊,是哪个幸运的女人能接受这幸福呢,哎哟,算了,我老科科布尔当首饰工匠这么多年,居然连这都没看出来。&rdqo;

    然后,老头打开了橱窗,拿出了那条钻石项链。

    项链的吊坠很别致&hllp;&hllp;

    现在看仔细了,真的很像一个婴儿的奶嘴。

    &ldqo;呼。&rdqo;望着利特远去的背影,老工匠松了口气,&ldqo;非要今天,我的利特大人啊,这可差点要了老科科布尔的命哟,呵呵,祝福你,这是奥丁大神送给世间最美好的礼物了。&rdqo;

    老可可布尔转身,朝着南方,虔诚的祈祷起来。

    那里,是戈亚圣城的方向。

    &hllp;&hllp;

    河水,温柔的流着,像那,蜿蜒悠长的诉说,又像,绵绵的情意,在心间荡漾,从伤口流过,搁浅着幸福。

    雪莉抱膝坐在河边,脸伏在腿上。

    她真的不知道到哪里去,只能漫无目的的走,走到了这条河边。

    这条河叫罗罗尔,在奥菲拉尔的古语中,意思为&ldqo;相聚&rdqo;。

    这名字是吉亚领主卡斯特罗取的,为了纪念他和他的第一位夫人共结连理。

    一只手放在了雪莉的肩膀上&hllp;&hllp;

    &ldqo;利特大人!&rdqo;雪莉猛地回头。

    可是,她呆住了。

    这哪是那张英俊刚强的脸!

    一张流里流气,丑陋万分的脸!

    &ldqo;小妞,没地方去了吗,哟,哭得这么伤心,你是哪家的侍女被赶出来了,跟沙勒巴基子爵大人说说&hllp;&hllp;&rdqo;脸的主人双手已经放在了雪莉的肩膀上。

    &ldqo;放开!&rdqo;雪莉挣扎起来,可是这叫&ldqo;沙勒巴基&rdqo;的家伙明显有修炼过,那双手跟铁钳似的,哪里是雪莉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弄的开的。

    &ldqo;哟,还会挣扎啊,看你的样子,好像没被主人开过啊。&rdqo;沙勒巴基淫笑道,&ldqo;来来,把你圣洁的第一次奉献给本子爵,伺候的本子爵高兴了,就给你个地方住,还有食物。&rdqo;

    那家伙的手已经快要摸上了雪莉的胸口,雪莉尖叫起来。

    &ldqo;别叫啊,这里是象征爱情的罗罗尔河。&rdqo;雪莉的拼命挣扎让沙勒巴基更加兴奋,&ldqo;平时没有人来的,就算有人,那也只是晚上,哈哈,那些什么伯爵啊公爵男爵啊,都在这里幽会情人呢,河水的声音,加上那种呻吟声,美妙极了&hllp;&hllp;&rdqo;

    沙勒巴基的语言让雪莉挣扎得更用力,而他自己,则兴奋得脸都潮红了。

    就在他已经把雪莉压在身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时,刷‐‐

    冰冷的感觉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

    兴奋的感觉没了,当他看清楚脖子上冷嗖嗖的剑刃时,又多了一种想要尿的感觉。

    &ldqo;起来。&rdqo;一个阳刚气十足的声音在沙勒巴基的耳边响起。

    &ldqo;是,是,是。&rdqo;沙勒巴基虽然有修炼过,但那剑上散发出的气息杀掉他这种程度的百八十个没问题。

    剑从沙勒巴基的脖子上拿开了。

    沙勒巴基转过身,一脸惊讶,&ldqo;利特长官?您,您怎么会?&rdqo;

    &ldqo;滚。&rdqo;利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走过去将雪莉轻轻扶起,雪莉受惊过度,伏在他的胸口上不住的哭。

    &ldqo;哈哈。&rdqo;沙勒巴基看到利特抱着那女子,又乐了,傻了吧唧的叫道:&ldqo;利特长官您真耍赖哟,明明是我先发现的,您却抢占了,算了算了,我让给您了,我们交个朋友!&rdqo;

    利特皱了下眉,在雪莉耳边轻声道:&ldqo;你等我一下。&rdqo;

    然后&hllp;&hllp;

    沙勒巴基喷血飞走。

    接着,屁滚尿流的逃走。

    利特回身,无奈的耸耸肩。

    雪莉满脸泪痕,可还是笑了,恐惧很快烟消云散,当面对这个男人时,她总是能够心安。

    &ldqo;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rdqo;利特柔声问。

    雪莉没有回答利特的问题,反而惴惴的问:&ldqo;利特大人,您,您不生气了&hllp;&hllp;对不起,对不起,都是雪莉的错&hllp;&hllp;&rdqo;

    &ldqo;你没有错。&rdqo;利特温柔的拉起她的手,&ldqo;错的是奥丁大神。&rdqo;

    &ldqo;啊?&rdqo;雪莉一惊‐‐奥丁是整个奥菲拉尔的信仰,就算她是个出身卑微的侍女,也有这个常识。

    &ldqo;神错了。&rdqo;利特凝视着雪莉,&ldqo;奥丁赐予了我们生命,却让它们分了贵贱,奥丁赐予了我们爱情,却让它们错过,生命和爱情,这是神赐予的美好,也是他犯的错。&rdqo;

    雪莉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利特深情的眼眸让她心跳难以负荷。

    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如此强烈,如此不可抑制!

    她就要扑进那个男人的怀中了,真的。

    &ldqo;他也有对的时候。&rdqo;利特指了指天空,&ldqo;他规定了一种历法,叫奥丁圣日历,然后,在二十一年前的今天,春暖花开的日子,你出生了,这对我来说,就是唯一的正确,因为,如果不是那一天,我又怎么会有自己喜欢的人,如果不是遇上你,我又怎么会有那样停止不了的心跳&hllp;&hllp;&rdqo;

    雪莉的眼泪止不住的流。

    &ldqo;今天是你二十一岁的生日,我早就在准备了。&rdqo;利特拿出了那条项链,&ldqo;这个日子,是我从你的卖身契约上看见的,也许连你自己都不记得了,但我记得,因为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hllp;&hllp;喜欢你了&hllp;&hllp;&rdqo;

    雪莉泪眼迷离的望着利特手中的项链,无与伦比的幸福充斥了她的心间。

    &ldqo;忘记那个不懂得珍惜的混蛋,也忘记所有的伤痛吧,接受我,接受这让你快乐一生的幸福。&rdqo;利特单膝跪下,双手捧着那条项链&hllp;&hllp;

    雪莉哇的一下哭出了声,她明白,她明白这种礼仪象征着什么,那是她连做梦都不敢奢望的事情!

    她接过了利特的项链,紧紧捂在胸口,泣不成声。

    利特微笑着,深深望着那个因为幸福而哭的女人,没有起来。

    &ldqo;想让我一直跪着吗,如果你不答应的话。&rdqo;利特终于开口了。

    &ldqo;不!&rdqo;雪莉的泪没有停,但她是在笑,那笑容真的很美,即使她的眼睛已经肿了,脸也有点花。

    &ldqo;我怎么能让我的丈夫跪着,以后我一定会听他的话,忘记过去,他的一切,就是我的生命,就是我活着的意义。&rdqo;雪莉第一次这样大声说话

    利特站了起来,然后雪莉扑进了利特怀中。

    两人相拥着,罗罗尔河的水在他们的身后流着,那代表着相聚的意义,其实也代表了相爱&hllp;&hllp;

    吻。

    这是利特照顾了雪莉那么久,第一次吻她,因为他是如此深爱着这个女人,所以他珍惜她。利特知道,如果自己对雪莉提出任何要求,她都不会拒绝,她早已习惯了逆来顺受,可他不愿意,他要雪莉忘记过去,勇敢面对自己的人生,他要让自己爱的女人自信而美丽的活着!

    他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到雪莉时的情景:那与生俱来让人怜惜的神情,那温柔如水的顺从,还有那总是水汪汪的带着卑微的眼睛&hllp;&hllp;

    他不知道那就是喜欢,他只知道他总是想见到她,所以他就算再忙,也会抽时间去波拉克庄园&hllp;&hllp;

    那个小院中,当雪莉受到了伤害时,他胸口无法熄灭的怒火让他清楚了自己的感受,所以他奋不顾身的站了出去,代替撒德尔做了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ldqo;大人&hllp;&hllp;&rdqo;雪莉在利特的怀中轻轻挣扎了一下。

    &ldqo;叫我的名字吧,郑重介绍,利特.华莱士,25岁,高级战士,正在朝初级战师努力中。&rdqo;利特在雪莉的脸上吻了一下。

    &ldqo;那我也该姓华莱士了吧,雪莉.华莱士。&rdqo;雪莉笑得很开朗,爱情驱散了她的卑微,带给她自信。

    &ldqo;你是最美的女人。&rdqo;利特又温柔的道。

    雪莉竟主动的吻了他&hllp;&hllp;

    当爱情坦白,她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样爱着这个优秀的男子,只是那时候她太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利特。

    这个吻真久,到了最后,雪莉已经面色潮红,身体都有些失控了。

    她不是不懂鱼水之欢,只是面对这样年轻的阳刚气息,更加心神荡漾。

    利特更是控制不住了。年轻人气血本就旺盛,加上他又拥有五级顶峰的斗气,在这方面类似雄性十足的野兽。

    正当雪莉的裙带被褪到手腕处时,她看见了胸前利特送她的定情信物&hllp;&hllp;

    她一直没有仔细看,因为利特带给她的震撼让她不可自已,但这个时候,那奶嘴一般的形状却像刺一样扎进了眼睛。

    她猛地推开了利特,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