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八章 冰雪峡谷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拉里斯山脉。

    这里常年积雪,气候寒冷。

    冰雪峡谷‐‐位于拉里斯山脉西面。和大陆西方的兽人领地郝顿玛尔荒原,南方的魔兽之森,东方的埋骨之地,共称为奥菲拉尔的&ldqo;四大凶地&rdqo;。

    这里荒无人烟,居住着大量的冰系魔兽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凶兽和非人类强者。

    这里之所以被称为四大凶地之一,是因为这里的生物非常排外,除了它们自己,任何人只要出现在拉里斯山脉的范围,都会遭到它们无情的绞杀。很多年以前,因为冰雪峡谷太过霸道,杀戮太多,圣城曾派出上百名圣级高手去剿灭那里。结果,这一百多位圣级高手全部殒命。十二圣殿大为震动,最后来了个殿主才算摆平。不过峡谷也没有被灭,只是重创。那位殿主大人也不好过,回去足足养了十多年才恢复了当年的水平。

    此后,冰雪峡谷在圣城的强势下,不得不改变规矩,只要不进入峡谷内,就不会遭到攻击。峡谷内的生物不能离开峡谷半步,圣城也不会进入峡谷‐‐这,就是双方的约定。

    实际上,只要不进去,冰雪峡谷现在已经基本上算是无害,可因为它曾经凶名太盛,大陆上的人们至今仍称之为&ldqo;凶地&rdqo;。

    还有一个原因‐‐

    冰雪峡谷也被叫做&ldqo;圣狱&rdqo;,圣级强者的监狱。奥菲拉尔大陆上凡是凶名昭著、得罪圣城走投无路、不问世事、隐身避世的圣级强者,通通都会进入到峡谷中生活。因为这里是与世隔绝的,这里绝不会被人打扰,包括圣城在内。

    &hllp;&hllp;

    天边出现了曙光,暗夜的流光失踪,一丝希望像慈爱的眼神,挂在天际。

    冰雪覆盖的山崖上,突然出现了几道电光,然后,这几道电光互相穿梭着,形成了一个圆环,接着,一个穿着黑色魔法袍、头发稀疏、长相阴鹜的黄面老者出现在了圆环中。

    &ldqo;呼。&rdqo;随着他出了一口长气,身体周围的电光也消失了。

    &ldqo;睡得真香。&rdqo;老者看着怀中抱着的孩子,露出一丝微笑,&ldqo;真是个孩子,一点都不知道悲痛的感觉,唔,这样也好,拉西爷爷可不希望你长大之后成为一个只知道仇恨的家伙。&rdqo;

    &ldqo;嗯?&rdqo;拉西抬头望了望远方,&ldqo;法斯托尔怎么还不来,如果这个东西不交给会长,就没有证据了,佩尔纳一定不会承认他的阴谋,我的会长,对身边藏起利爪的狼过于信任就是走向死亡啊&hllp;&hllp;&rdqo;拉西叹息了一声,回望着山崖下那一望无际的白雪茫茫,&ldqo;下面,就是奥菲拉尔最出名的凶地了,法斯托尔,你竟然将传送阵的终点设在了这里。作为会长最信任的你,千万不能有事啊,等把火龙诀交给了会长,我就带着小撒加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教导他长大,就算不能成为一个魔法师,也要让他当一个快乐的人,忘记仇恨。&rdqo;拉西抚摸着撒加的脑袋,触碰到后脑的凹处时,拉西又不由叹息起来。

    脑部受创,就以为着大脑发育不全,这样的人,连正常的智慧都有问题,何况还是那万中挑一的魔法感知力!

    就在拉西在等同伴法斯托尔,并冥思苦想怎么才能让撒加变聪明一些时‐‐

    啪!

    一个东西砸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布包&hllp;&hllp;

    拉西吃了一惊,正当他准备去捡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了。

    &ldqo;拉西,我的朋友,被我哥哥救下来的异端,你抱着孩子的画面,还真的很温馨啊,你是在回忆吗,伟大的传奇魔导士?&rdqo;

    拉西面色大变,抬手一道电光射出,在他和撒加面前形成了一层保护电网。

    &ldqo;对了,你不是异端,我错了,你是一个雷系魔导士,拥有强大的九级魔力!&rdqo;

    只见一个穿着华贵服饰的胖子从山崖的另一边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黑衣男子,其中一个,正是十三!

    &ldqo;你真的很聪明,潜伏在我身边,竟然险些被你骗了,不愧是传奇魔导士啊,虽然你的儿子学了那可以召唤骷髅的恶心邪术。&rdqo;佩尔纳笑道。

    &ldqo;是亡灵魔法。&rdqo;佩尔纳身旁的一个黑衣男子插言道。他有点与众不同,穿着的黑衣很长,但又不像魔法袍,只是很诡异。

    &ldqo;对,对,对。亡灵魔法。&rdqo;佩尔纳朝这个黑衣男子笑了笑,&ldqo;不好意思啊,十,我的朋友,那不能叫邪术,那也是戈亚魔法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呢。&rdqo;

    亡灵魔法师!这个叫&ldqo;十&rdqo;的荆棘杀手竟然是个亡灵魔法师!

    虽然这个家伙的魔力强度还不如自己,拉西依然有些紧张,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种被戈亚圣城称为&ldqo;异端邪术&rdqo;的魔法有多可怕!

    因为拉西的儿子当年就是抵挡不住这种魔法强大的诱惑,从而走上了一条家破人亡的不归路!一人为异端,全家为异端‐‐这就是戈亚圣城制裁异端的规则!

    &ldqo;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rdqo;拉西盯着佩尔纳。

    &ldqo;喏。&rdqo;佩尔纳肥肥的嘴唇呶向了地上的布包。

    拉西将小撒加放在了身后的岩石下,然后打开了布包&hllp;&hllp;

    人头!

    布包内竟是一颗人头!

    法斯托尔的人头!

    看着拉西愤怒的表情,佩尔纳笑道:&ldqo;还不明白吗,我知道了你们在计划什么,然后让荆棘的朋友抓住了法斯托尔,你知道的,他们的手段足以让任何忠诚的人干出背叛的事情。&rdqo;

    &ldqo;所以,传送阵的终点才在这里。&rdqo;拉西站起身,明白了。

    &ldqo;两个选择。&rdqo;佩尔纳指了指身后,&ldqo;这里是四位荆棘杀手,我想你只能接受。&rdqo;说到这里,他的眼神望向了还在岩石下熟睡的撒加,&ldqo;忠于救过你的会长,做出无用的牺牲,失去火龙诀;还是保护那个野种,交出火龙诀,然后从这里跳下去&hllp;&hllp;&rdqo;

    &ldqo;我要是你。&rdqo;佩尔纳斜睨着拉西,&ldqo;我就选择后者,因为凭借你传奇魔导士的实力,进入冰雪峡谷,说不定你和那野种都还有一线生机。&rdqo;

    &ldqo;你当我是笨蛋吗?&rdqo;拉西笑了,&ldqo;当我把火龙诀交给你后,我还能活着吗?&rdqo;

    &ldqo;不一定。&rdqo;佩尔纳摇摇手指,&ldqo;你知道的,拉西,我在兰顿商会有一个很大的爱好,那就是赌博,交出火龙诀,你至少还会有赢面。&rdqo;

    拉西笑着。

    突然!

    一道闪电从佩尔纳的头顶直接劈下!

    佩尔纳惊住了。

    呲呲&hllp;&hllp;

    叫&ldqo;十&rdqo;的黑衣男子手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将那道闪电完全吸收!

    正当佩尔纳惊魂未定时,一个老旧的羊皮卷被电光卷带着,飞向另一边!

    &ldqo;雷破!&rdqo;十低喝一声,他的话音刚落,十三便腾身而起,双手绿光缭绕,围绕着电光四射的羊皮卷划圈。

    &ldqo;小心一点,十三。&rdqo;十的双手都出现了黑色漩涡,正以一种诡异的弧线在胸前划动着,&ldqo;雷破会引爆,你将它牵引到我面前,我用吞噬漩涡将那老家伙的魔力吸收。&rdqo;

    &ldqo;你行不行啊?&rdqo;另一个黑衣男子有点疑惑的看着十,&ldqo;据我所知,雷破是一种很厉害的魔法。&rdqo;

    &ldqo;十一,那种低级魔法,怎么可能跟我的亡灵魔法相提并论,你别影响我,火龙诀要是没了,看莫奥和比索斯两位大人怎么收拾你!&rdqo;

    听到十的话,十一脸上闪过一丝恐惧,他不再说话,而十口中的莫奥和比索斯正是荆棘的两位当家。

    &ldqo;小心一点。&rdqo;佩尔纳脸都要绿了。

    &ldqo;我去杀了他!&rdqo;十一旁边的男子恶狠狠的看着浑身电光、闭目吟唱的拉西。

    &ldqo;别!九!你虽然比他强,但别动手!&rdqo;十喝道,&ldqo;当心他会提前引爆!&rdqo;

    于是,所有人都不敢动了,只能静静的看着十三将蕴含着雷破的火龙诀牵引到十面前&hllp;&hllp;

    好不容易,十吸收完了火龙诀中雷破的力量。

    而佩尔纳,则欣喜若狂的将火龙诀收入了储物戒指中。

    &ldqo;打开火龙诀的魔法印记,佩尔纳大人,你自己想办法解决,那只是一个八级魔力的印记,只要魔力高于施展的人,应该很容易。&rdqo;十长出口气。

    &ldqo;这个我知道,辛苦你们了。&rdqo;佩尔纳拍了拍十的肩膀。

    蓦地,他痛叫一声,一股巨大的电流从十的肩膀上流出,几乎将他的手腕整个打断!

    &ldqo;你怎么了?&rdqo;十有点奇怪。

    而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拉西&hllp;&hllp;

    拉西猛的睁开眼睛,双手一拍,一根深蓝色的魔法杖从他的背后直直飞起,在他的头顶旋转一圈后,指向了十!

    &ldqo;这才是真正的雷破!&rdqo;

    伴随着拉西的喝声,十的身体四分五裂!

    一片血雾模糊了众人的视线,他们眼前落下的,尽是零落的内脏!

    然后,拉西的魔法杖插在了他们面前&hllp;&hllp;

    &ldqo;当心!&rdqo;

    九猛地向前踏一步,抓住了魔法杖。

    &ldqo;你们后退!&rdqo;

    九的衣袖炸成了随便,手臂上的肌肉青筋暴起,还有电光在其中高速流动。

    轰!

    魔法杖爆炸了!

    拉西竟然用自己的魔法杖为载体,再次施展了雷破!

    而且这一次,更加猛烈,因为魔法杖本身就是用来更好指挥魔法元素的工具!

    &ldqo;我的天。这怪老头还真厉害。&rdqo;十三从空中落下,将佩尔纳放了下来。

    &ldqo;魔法师的能力的确可怕。&rdqo;九的手臂鲜血淋漓,可他仍然面不改色,连语调都没有变化,不愧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ldqo;连你的斗气都要受伤?&rdqo;十三看到了九的手臂。

    这时,十一也落地了,惊魂未定的道:&ldqo;九,如果不是你的提醒,说不定我们不死也重伤了。&rdqo;

    &ldqo;让他跑了。&rdqo;九看着空无一人的山崖边。

    &ldqo;那怎么办!&rdqo;佩尔纳急了,&ldqo;他要是活着回到了英格,那&hllp;&hllp;&rdqo;

    &ldqo;别担心。&rdqo;九伸手制止了佩尔纳继续说话,&ldqo;他去的地方,叫冰雪峡谷&hllp;&hllp;&rdqo;

    众人脸上皆是一变。

    九深深吸了口气,&ldqo;据我所知,还没有一个人,进入了那片凶地之后,还能活着出来的。&rdqo;

    佩尔纳脸上的担忧消失了,五官挤在了一起。

    &ldqo;别高兴的太早了,佩尔纳大人,我们的十死了,你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rdqo;九冷冷的看着佩尔纳。

    &ldqo;那是自然,钱不是问题,你们知道,我的背后,站着一个多么强势的后盾!&rdqo;得到了火龙诀,会长之位指日可待,佩尔纳喜不自禁,一时间竟说漏了嘴。

    &ldqo;注意一点。&rdqo;九看着有点尴尬的佩尔纳,&ldqo;为了让你得到兰顿商会会长的位置,牺牲可不小。&rdqo;

    &ldqo;知道了。&rdqo;佩尔纳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ldqo;只要能拿到兰顿商会,我什么都可以付出!&rdqo;

    是啊,什么都可以,包括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哥哥&hllp;&hllp;

    亲情对于这种人来说,不过是拿来利用的工具,再说,那个茱迪,也只是他成群的妻室给他产出的工具之一罢了。

    &hllp;&hllp;

    &ldqo;哦?&rdqo;

    金色的书桌上,一个水晶球中黑气弥漫。

    一个须发皆白,满脸周围的老者合上了手中的典籍,望着水晶球。

    &ldqo;唔。&rdqo;他点了点头,手指在书桌镂刻着的花纹中缓缓摩挲。

    一点金光从他脑后的窗户中飞进来,他摊开手,接住了光点,闭上了眼睛,像在沉思一般。

    咔的一声,沉重的红木门被推开了。

    &ldqo;巴隆纳会长。&rdqo;一个年轻的魔法师恭敬行礼。

    &ldqo;等一下,洛特西尔。&rdqo;老者摆摆手,白胡子抖了抖,&ldqo;别打扰我阅读魔法讯息。&rdqo;

    &ldqo;是,巴隆纳会长。&rdqo;年轻的魔法师静静退到一边。

    这个老者,正是戈亚圣城的外事机构魔法师总公会的会长巴隆纳!

    &ldqo;嗯。&rdqo;良久,巴隆纳才睁开眼睛,瞳孔中流动着不明的光泽。

    巴隆纳抚摸着胡须思考着,年轻的魔法师洛特西尔根本不敢打扰他,这年轻人知道,每当会长大人出现这种情况时,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发生&hllp;&hllp;

    说不定,还会惊动那里&hllp;&hllp;

    戈亚圣城的中心‐‐

    十二圣殿!

    洛特西尔心中不觉有点兴奋,圣城高高在上,也有点寂寞了,他如此年轻就待在这里,生活也无聊到家了。

    过了一会儿,巴隆纳像是做了决定般点点头,然后问洛特西尔:&ldqo;年轻人,这么急,有什么事情?&rdqo;

    &ldqo;是亡灵魔法。&rdqo;洛特西尔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听见巴隆纳问他话,就像被敲了一棍子似的,于是省去了一大堆废话礼节,直接说出来了。

    &ldqo;哦。&rdqo;巴隆纳似乎并不在意,只是说道:&ldqo;哪里出现的,就叫那里的圣使解决就好了,魔法师公会为各个国家提供最好的魔法师帮助他们,那里的统治者应该很配合才对。&rdqo;

    &ldqo;是冰雪峡谷!巴隆纳大人!&rdqo;洛特西尔提高了声音。

    &ldqo;安静,这里是神圣的地方。&rdqo;巴隆纳皱起眉头,蓦地他眼神一变,&ldqo;你说什么地方?&rdqo;

    &ldqo;冰雪峡谷,不过感应魔石显示,那个亡灵魔法师好像被杀掉了。&rdqo;洛特西尔道。

    &ldqo;原来是那里&hllp;&hllp;&rdqo;巴隆纳深深吸了口气,&ldqo;那个地方&hllp;&hllp;也许是这片大陆我们唯一无法控制的地带了,年轻的洛特西尔啊,你知道冰雪圣战吗?&rdqo;

    &ldqo;那是什么?&rdqo;洛特西尔问。

    &ldqo;呵呵,年轻人就是冲动,不懂得思考,这可是魔法师的大忌啊。&rdqo;巴隆纳站了起来,在房间中踱着步,&ldqo;你以为感应魔石像你用来修炼的魔晶石那样普通吗?&rdqo;

    洛特西尔不解了,他天天看管那巨大的石头,也没什么稀奇的。

    &ldqo;那是奥菲拉尔大陆唯一的一块了,据说还是我们的主上,奥丁大神让那个他主宰这片大陆的代言人,也就是戈亚的主人带来的,据说&hllp;&hllp;&rdqo;巴隆纳说到这里,好像收了收口,提高了声音分贝,&ldqo;反正你记住,感应魔石是非常非常非常珍贵的,以后不准你再对着它排泄你体内的废物!&rdqo;

    洛特西尔脸上一红,低头道:&ldqo;知道了,会长大人。&rdqo;

    &ldqo;这块感应魔石被切割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在我们魔法师总公会,另一部分就在冰雪峡谷的边缘隐藏着,所以,你才会知道那里出现了异端,像大陆其它国家,我们制裁异端,还是要靠圣使们的眼力和智慧。&rdqo;巴隆纳道。

    &ldqo;会长大人,请原谅我的不恭,我想要知道,您说的冰雪圣战&hllp;&hllp;&rdqo;洛特西尔到底忍不住了。

    &ldqo;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啊。&rdqo;巴隆纳斜了洛特西尔一眼,双手背在身后,胡须随着他缓慢的脚步一颤一颤的。

    洛特西尔不敢说话了,只能等巴隆纳会长大人把呼吸给调整均匀咯。

    &ldqo;异端&hllp;&hllp;&rdqo;巴隆纳突然停下了脚步,像是整理好思路一般,&ldqo;简而言之,冰雪圣战,就是戈亚和异端的一次大规模战争,时间大概&hllp;&hllp;唔,就是几百年前吧。&rdqo;

    &ldqo;您参加了吗?&rdqo;洛特西尔问。

    &ldqo;没有啊,这也是我捍卫正义的一种遗憾。&rdqo;巴隆纳道,&ldqo;如果参加的话,又怎么不会记得时间,我也只能从圣城珍藏的典籍中获取那个时候的讯息了。&rdqo;巴隆纳的目光落在了房间四面墙靠着的高大的书架上。

    &ldqo;当会长真有意思,有资格阅读这些有趣的书。&rdqo;洛特西尔羡慕的道。

    &ldqo;咳,在冰雪峡谷,有一个异端组织,他们将戈亚对大陆的慈爱看成独裁,这是很可怕的亵渎,所以,我们进行了一场圣战!&rdqo;巴隆纳咳嗽了一声,将话题转了回来,&ldqo;圣城的主人,伟大的奥丁大神的代言人,沐浴着神的光辉,当圣战陷入胶着时,仁爱的圣主果断让十二圣殿中精神圣殿的殿主雅凯大人出战&hllp;&hllp;当然,最后出于奥丁大神对生命的仁慈,我们和冰雪峡谷签订了契约,他们继续生存,而我们则继续守护着大陆。&rdqo;

    &ldqo;哇!&rdqo;洛特西尔张大嘴巴,&ldqo;真了不起啊,巴隆纳大人。&rdqo;

    &ldqo;那是当然。&rdqo;巴隆纳得意的点点头。

    &ldqo;您说的那位圣主,也就是圣城的主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rdqo;洛特西尔又问,&ldqo;您在圣城也那么久了,您见过他吗?&rdqo;

    巴隆纳表情僵了一下,甩甩衣袖,&ldqo;洛特西尔,故事时间结束了,回去看管你的感应魔石。&rdqo;

    &ldqo;啊?&rdqo;洛特西尔傻了一下,有点不甘心的退出了巴隆纳的书房。

    &ldqo;圣主?&rdqo;巴隆纳抬起头,晃了晃,&ldqo;我怎么有资格见那样的人啊,听说就连那十二位殿主大人,都很难以见到他&hllp;&hllp;&rdqo;

    这时,巴隆纳回身望向书桌上的水晶球,透明的球体内黑气越加浓厚。

    &ldqo;也许这一次可以吧,雅凯大人竟然亲自给我传来的讯息,那就代表着,真正的可怕将要降临了。&rdqo;巴隆纳眼中出现了一丝疑惑,&ldqo;我应该通知负责处理强大异端的光明圣殿吗,这件事不简单呐&hllp;&hllp;&rdqo;巴隆纳老谋深算,他不是不知道十二圣殿也有矛盾,而光明圣殿,正是十二圣殿中的一座。

    他突然想起了洛特西尔刚刚的汇报,眼中一闪,&ldqo;那可怕的气息出现地点同样是冰雪峡谷&hllp;&hllp;算了,我还是遵照规矩呈报给光明圣殿吧,雅凯大人虽然很照顾我,但这样的事情,我是无法承担后果的。&rdqo;

    想到这里,巴隆纳点了点头,走出了书房。

    &hllp;&hllp;

    啪!

    这应该是头颅裂开的声音。

    拉西左手抱着小撒加,无力的跪倒在地。

    他的指间,电光渐渐熄灭,而他的面前,则是一大堆雪狼的尸体。

    雪狼‐‐生活在冰雪峡谷边缘的魔兽,级别不高,可因为是群居而且很团结,所以在冰雪峡谷的边缘也算王者。

    拉西带着撒加从山崖上跳下来时,正好落在了一片布满冰雪的荒地上,这里寸草不生,气候寒冷,连雪狼这样的魔兽都很少在这里狩猎。

    可拉西的运气着实不好,当他从很高的山崖上跳下,必须使用魔力作为缓冲才能平稳落地,加上他又要保护小撒加,所以发出的魔力更大。

    这当然就像血腥味一样招来了大批雪狼。

    魔兽是雪狼美味的食物,可修炼者,尤其是力量强大的修炼者,更是美味中的美味!

    好不容易,拉西解决了这些雪狼,可他知道雪狼这种魔兽,一个倒下了,会有更多的亡命而来!

    必须抓紧时间逃离这里。

    拉西左右四顾,蓦地抬起头,看到了远处一面高高的石壁,坚硬的冰冻住了岩层,就像一层外壳。

    而这面峭壁的中间,正好有一个山洞,山洞前还有一块延伸的小空地。

    很好的躲避地点,拉西点了点头,雪狼这样的魔兽上不来,而就算遇上了飞行魔兽,也有山洞和空地可以腾挪走转。

    于是,拉西撕掉了魔法袍长长的衣摆,弄成两条带子,将一直昏睡的撒加背在身后。

    然后,他开始攀爬那面峭壁。

    魔法师的体质是很弱的,可拉西不同,他是半路出家的魔法师,在修习魔法前,拉西年轻的时候也曾是一个高级战士!

    所以,当年锻炼身体的效果还在,拉西爬上那片空地的时间并不长。

    &ldqo;好险!&rdqo;拉西刚刚站在空地上,就看到了峭壁下聚集的一片黑压压的雪狼。

    冰雪峡谷的日照时间很短,此时已是傍晚,渐晚的天色让那些雪狼红刹刹的眼睛就像无数点烛光汇集到了一起。

    寒风呼呼的从峭壁前吹过,即使拉西是个传奇魔导士,也不禁打了个寒噤。

    小撒加的衣着有点单薄,拉西回过头,发现那小脸已经冻得发紫了。

    拉西急忙走进了山洞,山洞里也好不了多少,仍然被大面积冰冻,只有少数一点地方露出了斑斑的黄土地。

    拉西在那丁点黄土地上蹲下,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打火石,还有一些魔法卷轴。

    哗&hllp;&hllp;

    珍贵的魔法卷轴就这样成了一堆篝火的燃料。

    魔法卷轴的轴承一般采用很好的木料,所以能燃很久,就算不停有冷风从洞外灌进,火苗也最多晃几下。

    温暖的火光很快照在了小撒加身上。

    可是,这里实在太冷了,那孩子依然冻得瑟瑟发抖,即使拉西用魔力使他昏睡,那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存在的。

    没办法了!

    这地方还不知道要待多久,拉西现在魔力消耗了大部分,快要接近疲劳的极限了,他必须用很长的时间冥想才可以恢复。

    冥想是魔法师的修炼方式,主要用来思考魔法元素的排列组合以及命令方式,那很耗费时间精力,说不定一冥想就是几天几夜,拉西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撒加冻死!

    他深知冰雪峡谷的危险,他必须要尽早带着小撒加离开!

    这个时候他真的很后悔为什么当年学习魔法时没有选择火系!

    &ldqo;只能这样了。&rdqo;拉西咬咬牙。

    雷封术!

    当拉西对撒加施展了这个雷系魔法时,撒加的呼吸间隔慢慢变长了&hllp;&hllp;

    雷封术:雷系高级魔法,能暂时封闭对方的生命循环,使对方发出招式出现停滞。这本是一个在对战时的控制招式,此时却被拉西用在了小撒加身上。

    当然,他不过使用了一小部分,只是让小撒加的生命循环周期加长罢了,这也很冒险,如果不是拉西对自己的魔法使用技巧很有自信,他绝对不敢轻易使用。

    看到小撒加因为生命循环加长而减少了热量消耗,发抖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平静,拉西终于闭上眼睛开始冥想,部分使用雷封术比全部使用还消耗魔力,拉西真的已经到了极限。

    &hllp;&hllp;

    啪啪。

    山洞内篝火燃烧着,一天一夜,终于只剩下了几点火苗。

    突然。

    洞内的气流加速了,火苗霎时熄灭!

    拉西猛地睁开眼睛‐‐

    只见一缕血红的光线从熄灭的火堆中以一种极其诡异的路线缓缓飘起!

    &ldqo;这气息!&rdqo;

    拉西心脏的负荷一瞬间到了极限。

    那缕像血一样的红光明明没有攻击性,却让他的心都要裂开了!

    嗖!

    红光飞到了洞内的空中时,骤然加速,饶了几圈后,飞向了洞外。

    然后红光变成了一片血一般的光雾,接着,一个模糊的人影在光雾中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