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十一章 克拉玛尔丛林(三)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呜呃&hllp;&hllp;

    是野兽的声音吗,为什么会从一个男人的喉咙中发出来?

    这是,受伤的野兽在低吼,他不想死,他要活着,所以他只有拼命的去撕咬,去搏杀!

    是剧痛,是求生的本能,是阿修罗天生的凶性!

    &ldqo;呃啊!&rdqo;

    撒加疯狂的大吼一声,嗜血修罗天运转到了极限!

    可他承受不了了。

    像是棉线崩断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薇薇安的耳膜,她只觉得皮肤麻了,胸口不停的涌动,一声声的干呕着。

    不是棉线崩断,是肌肉。

    只是,声音很像罢了。

    咔的一声!

    清脆的就连克拉玛尔丛林中漏下的阳光也颤抖了几下。

    血浆像箭一样四射而出,在空中汇集成了一片血的幕布,然后在薇薇安的眼前滑下。

    她想闭上眼睛,可却做不到。

    于是她看到了,那个男人缓缓垂下了两条血棍一样的手臂,扔掉了两片巨大的蛇的下颚,然后,赤毒蟒倒下了。

    一地的血,有撒加的,也有赤毒蟒的,不管是谁的,它们混在了一起,开始往泥土中渗透。

    薇薇安颤抖着,说不出话。而此时,那个在她看来比魔兽还要凶狠的男人却回头望了她一眼&hllp;&hllp;

    薇薇安被震撼了。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

    漆黑的眼眸那样深邃,就像忧伤的夜空,可是,却布满了野兽般的嗜血!

    像是本能,像是一种想要活着的本能,可为什么,那眸子的色彩如此撼动人心,就像心都要被抓进去一样&hllp;&hllp;

    撒加倒下了,看了薇薇安一眼后,向前扑倒,重重砸在了血和泥土混杂的地上。

    几点血浆溅到了薇薇安脸上,她浑身一颤,抽泣起来。

    从小到大,她没受过今天这样的罪,那树丛里好脏好臭,她都吐了好多次,可她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因为树丛的外面有那样可怕的一只魔兽。

    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自己受的那点罪,和这个野兽般的男人相比,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不堪一提。

    因为&hllp;&hllp;

    他是在拼命啊!

    薇薇安终于哭了出来。

    &hllp;&hllp;

    几个小时过去了。

    黄昏降临了克拉玛尔丛林,柔和的暮光从叶子间漏下,照在了凝成块的血浆上。

    一条几十米长的没有嘴巴的蛇身卷缩着。

    薇薇安蜷缩在撒加身旁,瑟瑟发抖。

    从撒加倒下到现在,恐惧没有一刻离开过她,她那胆小的哥哥杰斯特依旧昏迷,她甚至不知道在这样的地方到底该怎么办。

    这不是她消遣的猎场,也不是菲利斯庄园中的庭院小路。

    这里是魔兽出没的丛林,是一个真正为了生存可以你死我活的地方。

    薇薇安看着撒加的脸,她早就将这个男人翻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他的脸,薇薇安心中那巨大的恐惧才不至于让她崩溃。

    &ldqo;你&hllp;&hllp;&rdqo;薇薇安的目光落在了撒加脸上干枯的血迹上。

    然后,她看到了撒加破烂衣衫下的皮肤&hllp;&hllp;

    虽然布满血污,却可以看出白皙的颜色,只是,上面零星的分布着疤痕,有长有短,有的甚至从疤就可以断定,他当时受了多么重的伤!

    &ldqo;一直都是这样活着吗,为了生存,像野兽一样&hllp;&hllp;&rdqo;

    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冲动,薇薇安竟然缓缓伸出白玉般的小手,轻轻在那些疤痕上抚摸着&hllp;&hllp;

    摸着摸着,薇薇安突然觉得心里好酸楚,眼眶又红了。

    沙沙&hllp;&hllp;

    折射着夕阳余晖的叶片不规则的抖动起来了。

    薇薇安一惊,缩回了手。

    突然!

    一只长着翅膀的怪物从树叶中俯冲而下,直直扑向了薇薇安!

    薇薇安惊骇不已,她看清楚了,那是一只模样狰狞的巨鹰!

    可她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巨鹰将她扑杀!

    唰!

    一道凌厉的气劲切掉了巨鹰的脑袋,那差不多有十米长的身体掉在离薇薇安不远的地方,翅膀扑腾了几下后,死硬了。

    &ldqo;你们这两个孩子啊,是生活太悠闲了,不胡闹一下不安宁么?&rdqo;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了薇薇安面前。

    &ldqo;邦克叔叔!&rdqo;薇薇安扑进了来人的怀抱,痛哭起来。

    &ldqo;好了好了。&rdqo;邦克抚摸着薇薇安很可爱的长卷发,轻声安慰着,&ldqo;你们的父亲都要急死了,如果不是强行逼问了汤森那傻小子,也不知道你们来了这里,也不知道杰斯特给汤森下了什么魔咒,那小子竟然坚持了挨了好几个小时的板子&hllp;&hllp;&rdqo;邦克笑着,他的模样看上去很普通,眼神中却隐隐透着锐利的光芒,&ldqo;别的我就不说了,你父亲知道教育你们,放心,我已经和他说了,不会有太重的责罚,最多一段时间不准出门吧,呵呵。&rdqo;

    看到薇薇安还是哭,邦克只得又安慰道:&ldqo;别怕别怕,回家了,你们的父亲其实很着急的,我想你们已经懂了,也应该接受了教训了&hllp;&hllp;看看,我们的小宝贝都脏成什么样了,赶快跟我回去,好好洗个澡,睡个好觉。&rdqo;

    好不容易,薇薇安停止了哭泣,从邦克怀中脱离。

    邦克走到杰斯特身边,蹲下身,在杰斯特脑门上一拍,一道隐隐的光流过,然后杰斯特睁开了眼睛。

    噌的一下,杰斯特跳了起来,转身就跑。

    &ldqo;没用的小子,给我回来。&rdqo;邦克不由一阵好笑,伸出手,一股吸力就将杰斯特带了回来,那痞子可能被吓怕了,就算在邦克的控制下,双脚也不停扑棱。

    &ldqo;邦克叔叔?&rdqo;杰斯特终于发现了来人是谁。然后他长出了口气,挺直身板,站到邦克身边,&ldqo;放心,妹妹,我保护你。&rdqo;

    接着,杰斯特摆出了一个战士作战前的姿态,突然发现手中没有剑,只得干笑两声,狼狈的躬身,捡起了他那把昂贵的单手剑。

    &ldqo;哼,等你保护,我们早就死了,要不是他&hllp;&hllp;&rdqo;薇薇安脏兮兮的小脸上竟有些不自然,可能是她想起了开始竟伸手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上乱摸&hllp;&hllp;

    感觉到杰斯特奇怪的目光,薇薇安脸色一正,&ldqo;对了,你的朋友受了很重的伤,邦克叔叔,我们必须&hllp;&hllp;&rdqo;

    说到这里,薇薇安发现邦克已经站到了撒加身前,于是没有说下去。

    &ldqo;只有二级的实力,却能杀死四级的魔兽。&rdqo;邦克回头望了一眼赤毒蟒的尸体后目光又落在了撒加身上,&ldqo;很强的求生意志,出色的体质,如果是其它人,也许早死了吧。&rdqo;

    &ldqo;他真是杰斯特的朋友?&rdqo;邦克斜了杰斯特一眼,有点不相信。杰斯特什么人,霍坦丁贵族子弟中出了名的废柴,结交的人不是混混就是和他一样的纨绔子弟,虽然那家伙心比天高,拥有想成为邦克叔叔一样的圣级强者的伟大志愿,并且一直在痴迷的努力中,但富家少爷的劣根性和极其低劣的天赋注定了他只能空想。

    &ldqo;等他醒了就知道了。&rdqo;邦克将撒加抱了起来。

    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还有嘈杂的人声。

    &ldqo;汤森!你这傻小子,如果少爷小姐出了什么问题,我可饶不了你!&rdqo;可以听出来,这声音中的焦急。

    是因勒夫,因为邦克是音速战圣,所以比他们快的多,此时因勒夫也带着一大帮人终于赶到了。

    &ldqo;老,老爷,他们在那。&rdqo;一个胖墩墩的金发少年指着邦克的方向。他正是汤森,现在他正一手捂着屁股,走路都一瘸一拐,如果是杰斯特宠爱他,因勒夫打死他的心都有。

    &ldqo;废话,给我一边去,我的邦克老弟我还信不过么,克拉玛尔丛林这种地方对于他来说一点压力都没有!&rdqo;因勒夫瞪了汤森一眼,看到杰斯特和薇薇安安然无恙,他也放了心。

    &ldqo;邦克抱着的人是谁?&rdqo;因勒夫看到了撒加。

    &hllp;&hllp;

    因勒夫众人离开了。克拉玛尔丛林中再次空无一人,只剩下夜幕的降临。

    丛林的晚风声音很大,因为树叶在抖动。

    唰的一声,一个黑衣瘦削男子站在了树梢上,晚风很急,带着他深古铜色的头发不停乱摆。

    &ldqo;哈!&rdqo;男子笑了一声。

    &ldqo;有什么好笑的。&rdqo;一个高大的红发男人出现在树下,宽阔的后背靠在树干上,眼神复杂。

    &ldqo;我在笑刚刚有个人都快忍不住动手了,你看到他了吗,烈。&rdqo;黑衣男子身形一晃,朝树下俯冲而下,那姿势很像刚刚被邦克杀死的那只巨鹰。

    一个翻身,黑衣男子落在红发男人的身旁,他的动作很舒展,而且明明看到清楚他每一个动作,却觉得那速度快得可怕,好像永远都追不上。

    &ldqo;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小刺客。&rdqo;红发男人没好气的道,满脸的胡渣都在抖。

    这两个人,正是阿里斯门迪和烈&hllp;&hllp;

    &ldqo;可惜了我的宝贝角鹰啊。&rdqo;阿里斯门迪看着地上那无头巨鹰的尸体,叹道,&ldqo;当年我为了追寻那些奇美拉的足迹,才捉住了它,跟着我这么多年,以后又得自己飞了。&rdqo;

    &ldqo;少说,你不是还有头小飞龙吗。&rdqo;烈瞪了他一眼。

    &ldqo;算了算了。&rdqo;阿里斯门迪摆摆手,&ldqo;你还说你不关心夜,感觉到一股圣级的气息接近,非要我放出小角鹰,虽然是灵魂献祭,也是珍惜的生命。&rdqo;

    &ldqo;你什么时候变成热爱生命的精灵了?杀手&hllp;&hllp;&rdqo;烈抓了抓他那头根根挺立的红发,&ldqo;刚刚那个战圣,好像是?&rdqo;

    &ldqo;我也挺眼熟的。&rdqo;阿里斯门迪望着邦克离开的方向。

    &ldqo;似乎见过。&rdqo;烈还在想。

    &ldqo;别想了,管他是谁。&rdqo;阿里斯门迪神色一正,&ldqo;倒是夜,刚刚爆发出的那股力量&hllp;&hllp;&rdqo;

    烈的眼神闪烁着。

    &ldqo;只有二级的实力,却只靠身体力量杀死了四级魔兽,而且,据我所知,赤毒蟒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嘴,可夜却生生的将其撕开&hllp;&hllp;&rdqo;阿里斯门迪缓缓道,&ldqo;这种力量道格拉斯也有,可那小子不是人类,我想烈,我们应该更小心了,如果戈亚&hllp;&hllp;&rdqo;

    阿里斯门迪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自己不用说的那么清楚,烈也能明白。

    &ldqo;走吧。回冰雪峡谷了。&rdqo;烈突然道。

    &ldqo;好。&rdqo;阿里斯门迪点点头。

    是该回去了,两个圣级强者跟在撒加周围,这不是摆明告诉圣城,撒加有问题吗?就算撒加不是异端,人家也会认为他是异端。何况,从刚才两人的表现来看,撒加在撕裂赤毒蟒时的那股力量肯定不简单。

    烈强,阿里斯门迪也强,但戈亚的那座圣城更强!

    即使烈再放不下他的夜,也需要为他的安全考虑,何况,在他的内心深处,是希望撒加能成长为一个肩上能扛住天的男人,这必须要磨练他,被扶着走路的人永远没什么出息,所以,刚刚烈已经快要动手了,却还是硬生生的忍住。

    心再痛也要忍住,因为这是男人的必经之路,尤其是夜。

    烈比任何人都明白。一个烈很尊敬的人曾告诉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