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十二章 梦和现实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粉红色的房间很可爱。

    一张柔软的粉红色软床上,薇薇安抱着枕头,睡的很香。

    长长的睫毛盖住眼帘,棕色的卷发长长的,蓬松在精致的被单上,很是可爱。

    &ldqo;唔。&rdqo;薇薇安翻了个身,弯弯的细眉紧紧皱在一起。

    她在做梦。

    她梦见好多可怕的怪兽在追她,她没命的跑着,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上。

    正当她无助的时候,一个修长的身影从远处走来&hllp;&hllp;

    那黑色的长发飘飞着,那双深邃的眼眸也正注视着自己。

    多好看的男子,薇薇安不禁看痴了。

    唰唰,男子几下就解决了追她的那些怪兽,朝她走来。

    薇薇安的心跳得好厉害。

    他那张脸真的很有吸引力,他看着自己的眼神真的好温柔&hllp;&hllp;

    男子走到薇薇安面前,伸出了手。

    薇薇安满脸通红,将自己的手放在男子手心中。

    拉住了,他拉住了自己的手&hllp;&hllp;

    薇薇安的心都要化了。

    &ldqo;跟我走,我保护你。&rdqo;声音好有磁性,一点都不轻佻。

    薇薇安任由他拉着自己,朝充满阳光的地方走去。

    &hllp;&hllp;

    &ldqo;嗯。你保护我&hllp;&hllp;&rdqo;薇薇安忸怩着,脸颊红彤彤的。

    突然,她睁开了眼睛,发现映入眼帘的,是丽芙奇怪的笑容,而自己的手,也紧紧攥在另一边的琪雅手里。

    &ldqo;您的手出了好多汗呢,小姐,抓的我好痛哟。&rdqo;琪雅笑道,她也很漂亮,只不过看上去比丽芙清纯一些。

    &ldqo;琪雅,是做梦呢,我们的薇薇安小姐不知道梦到了谁,嗯,不管是谁,都很甜蜜哟。&rdqo;丽芙脸上多了几分狡黠。

    &ldqo;你们真啰嗦!&rdqo;薇薇安嘟起嘴巴,满脸通红。

    突然间,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从床上跳起来,就朝外冲。

    &ldqo;小姐,回来啦,蓬头垢面的怎么能去见他!&rdqo;丽芙高声笑道。

    薇薇安愣在了门口,也不去和丽芙争辩了,想了一下,坐到了梳妆台前。

    &ldqo;不要那么急啦。&rdqo;丽芙端来一个银质雕花的盆子,里面是撒满香精的温水,&ldqo;先洗漱一下嘛,也不知道是哪个幸运的家伙,能让我们眼光比戈亚圣塔还高的薇薇安小姐做梦都在想。&rdqo;

    &ldqo;丽芙,别乱说话。&rdqo;薇薇安捧起香香的温水,在她精致的小脸上淋过,&ldqo;我没有,只是,他救了我&hllp;&hllp;&rdqo;

    &ldqo;知道啦知道啦,昨天一整天,在那个浪漫的丛林中。&rdqo;琪雅也凑了过来。

    薇薇安没有说话了,大大的眼睛上睫毛忽闪忽闪的。

    &ldqo;浪漫?一点都不浪漫&hllp;&hllp;&rdqo;薇薇安眼前又出现了那让她震撼无比的景象。

    梦中浪漫的情景和现实血腥的画面交织在一起,让薇薇安脑中很乱。

    &ldqo;他&hllp;&hllp;是怎样的人呢?他的伤能好么?那么重的伤&hllp;&hllp;他为了救我,都快死了&hllp;&hllp;&rdqo;想法层出不穷,薇薇安的手悬在空中,散发着香气的水一滴滴的落在盆中,激起凌乱的水纹。

    &ldqo;也许他只想活下来,根本不是救我&hllp;&hllp;&rdqo;薇薇安又想起了撒加倒下前的那个眼神。

    &ldqo;算了!&rdqo;薇薇安站起身,甩甩手,重新回到床上,拉起被子,将自己娇小的身体整个盖住。

    &ldqo;小姐?&rdqo;丽芙和琪雅都楞了。

    &ldqo;你们出去!本小姐累了!还要休息!&rdqo;

    &hllp;&hllp;

    撒加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华美的房间中。

    一个慈祥的白胡子老人正站在床边注视着他。

    &ldqo;拉法尔牧师。&rdqo;一个表情严肃、看上去大约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杰斯特跟在他旁边,老实了许多。

    &ldqo;因勒夫会长。&rdqo;老人转过身,朝因勒夫行礼。

    &ldqo;哦,拉法尔牧师,您代表的是奥丁大神对我们无微不至的爱,请您不要屈下您无私的身体。&rdqo;因勒夫急忙回礼。

    撒加头很沉,几个人的样子在他眼中也很模糊,他的两条手臂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还有血迹从洁白中浸出。

    眼皮真的很沉,十几秒钟之后,撒加头一歪,再次人事不省。

    拉法尔牧师回头看了撒加一眼,眼神有点奇怪。

    &ldqo;有什么问题吗?拉法尔牧师。&rdqo;因勒夫问。

    &ldqo;很奇怪的体质。&rdqo;拉法尔牧师轻声道,他总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点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

    这位拉法尔牧师,就职于希尔公国的魔法师公会,撒加两岁时的祈福仪式,就是他主持的,只不过时隔了快二十年,这老头也想不起来了,只是心中隐约有种熟悉的感觉罢了。

    &ldqo;怎么了。&rdqo;因勒夫眉头一皱。

    &ldqo;我第一次看见,奥丁大神的子民们,不接受神祗的祝福。&rdqo;拉法尔犹豫了一下,从怀中拿出一个金色的魔法卷轴,&ldqo;您看,因勒夫会长,您付出高昂的代价,以对奥丁大神无比的虔诚,从我们魔法师公会中请来了光明系魔法的治愈卷轴,却一点作用也没有。&rdqo;

    &ldqo;没用?&rdqo;因勒夫目光落在拉法尔手中发出金光的魔法卷轴上。

    &ldqo;是的,这孩子的体质也许是特殊吧。&rdqo;拉法尔叹了口气,收起了那个治愈卷轴,开口道:&ldqo;我在奥菲拉尔大陆的北方宣扬神意这么多年,从英格帝国到希尔公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体质&hllp;&hllp;&rdqo;拉法尔牧师声音骤然变低。

    因为,他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词&hllp;&hllp;

    异端!

    难不成,这个带给他熟悉感觉的年轻人是异端?

    拉法尔觉得心里有些沉重了。

    因勒夫眉间一颤,以他的精明,猜到了拉法尔下面没说出来的话是什么。

    &ldqo;怎样才能治好他呢?&rdqo;因勒夫声色不改。

    &ldqo;昏迷了三天,刚刚醒来过一次,又陷入昏迷&hllp;&hllp;&rdqo;拉法尔想了想,&ldqo;这样特殊的体质,也许只有普通的医术能起作用吧,或者&hllp;&hllp;&rdqo;拉法尔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ldqo;他自己可以恢复,我刚刚从他抗拒光明系魔法的程度来看,他的身体内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可以自发修复肌体的破损。&rdqo;

    &ldqo;特殊的力量,那是什么?&rdqo;因勒夫问。

    &ldqo;因勒夫会长&hllp;&hllp;&rdqo;拉法尔牧师看了看因勒夫,像下了很大决心一般说道:&ldqo;我在霍坦丁这么多年,承蒙您的照顾,我只能说,这孩子身体里的力量让我感到恐惧,那既不是魔力,也不是斗气,应该&hllp;&hllp;不属于奥丁法则的范畴。&rdqo;

    这话很明显了。

    因勒夫眉间深锁,就连杰斯特也不由望向撒加。

    不属于奥丁法则的范畴&hllp;&hllp;

    拉法尔言下之意,是在提醒因勒夫:撒加,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异端了!

    送走了拉法尔牧师,因勒夫独自一人回到了书房,杰斯特还想留在撒加身边,却被因勒夫强行送去学习历史课。

    &ldqo;会长。&rdqo;不出所料,邦克果然已经在书房等他。

    &ldqo;你说呢?&rdqo;因勒夫看着邦克。

    &ldqo;很简单,让他消失。&rdqo;邦克冷声道。

    &ldqo;消失?&rdqo;因勒夫眼神在闪,&ldqo;你早就知道了。&rdqo;

    &ldqo;以我圣级一阶的实力,都无法摸清他体内的力量到底是什么,难道还不是异端?&rdqo;邦克的反问很直接。

    因勒夫沉默不语。

    &ldqo;异端,在奥菲拉尔大陆是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名字,其实它可以有很多概念,你知道的,就算是我,学习的是奥丁法则正规的斗气,也一样差点被当成异端处死,所以&hllp;&hllp;&rdqo;邦克沉声道,&ldqo;你可以选择留下他,也可以选择除掉他,留下他的好处也有,除掉他没有好处,但很安全。&rdqo;

    &ldqo;就像利特?&rdqo;因勒夫突然问。

    邦克眼神动了一下,&ldqo;是。&rdqo;

    利特是他的弟子,二十年前突然死亡,当邦克得到消息时,已经是几个月后,当时吉亚领主卡斯特罗大公爵给出的解释是:波拉克庄园的修炼功法《火龙诀》经魔法师公会调查,属于异端邪术,利特和撒德尔伯爵的小老婆勾结,修习了这种异端邪术,所以被处死。

    后来希尔公国的魔法师公会会长,也就是戈亚圣城派希尔公国的圣使德赛也出面证实了这一点。

    邦克冷笑一声,拿出了一封老旧的信函,那正是利特在出事前秘密寄给他的信。&ldqo;我说过,异端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利特也是异端,可这却是事实。&rdqo;

    唰的一声,一股斗气从邦克手中燃起,将信函焚毁。

    &ldqo;怎么?&rdqo;因勒夫一惊。邦克一直保存着这封信,此时却当着他的面毁掉。

    &ldqo;在金钱权势的诱惑下,连希尔的圣使德赛也能颠倒黑白,这种证据还留着有什么用,我之所以留着它,是想给我的弟子一个交代,他出生在名望很高的战士世家,是一个正直而热血的男人,那样的耻辱,不应该留在他身上。&rdqo;灰烬从邦克手中落下,&ldqo;可我刚刚突然明白了,要想为他正名,这些东西是做不到的,只有权势和实力,才可以办到。&rdqo;

    &ldqo;你的意思是?&rdqo;因勒夫似乎有点明白了。

    &ldqo;留下那叫撒加的年轻人,让发现这个秘密的人消失。&rdqo;邦克眼中一闪,&ldqo;你知道希尔公国现在面临着什么样的局势,你一直想让菲利斯商会成为希尔的国家商会,可卡里特国王就是不同意,你知道为什么吗?&rdqo;

    &ldqo;我也很疑惑。&rdqo;因勒夫有些无奈的道,&ldqo;成为国家商会,是一个商会提高声望扩展贸易范围的绝好机会,以菲利斯商会在奥菲拉尔大陆第二的排名,我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卡里特会拒绝这个双赢的选择。如果不是菲利斯商会的根基在这里,也许我们早就成为了其它国家的国家商会。&rdqo;

    &ldqo;巨大的利益,像一根链条一样,牵扯着所有的人。&rdqo;邦克道,&ldqo;希尔公国是个以商业闻名的国家,它之所以能在卡蓝、英格、法西三大帝国的夹缝中求得生存,就是这根横贯整个奥菲拉尔大陆北方的利益链条,英格帝国的利益,法西帝国的利益,卡蓝帝国的利益,这些利益必须要保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这也是为什么希尔这个商业国家不设国家商会的原因。&rdqo;

    因勒夫点了点头,邦克说的他也想到过,只是没有这么清楚。

    &ldqo;如果我们菲利斯商会要成为希尔公国的国家商会,大部分甚至独占这庞大的利益,就必须有让卡里特不得不接受的筹码。&rdqo;邦克道。

    &ldqo;什么筹码。&rdqo;因勒夫已经心动了。

    &ldqo;出征仪式。&rdqo;邦克眼中一闪,&ldqo;一个只有差不多二级斗气实力的年轻人,却徒手杀死了连五级斗气的高级战士都不一定能战胜的赤毒蟒,这的确违背了奥丁守则,不合常理,但,却是我们的机会,一个在权势左右的暗箱中找到钥匙的机会。

    因勒夫懂了,考虑了一下,问:&ldqo;那个拉法尔牧师?&rdqo;

    邦克笑了一下。

    因勒夫不再多问。

    &hllp;&hllp;

    夜很深,菲利斯大街上最后一盏灯火也熄灭了。

    一个苍老的牧师推开了一扇老旧的木门,走了出来。

    是拉法尔牧师,他在门口左看看右看看,像是在找人。

    &ldqo;拉法尔,我的老朋友。&rdqo;一个面相普通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眼神中隐隐透出的锐利就算是在漆黑的夜晚也很分明。

    &ldqo;啊,邦克战圣。&rdqo;拉法尔笑容可掬,&ldqo;怎么这么晚呐,要喝酒,也明天嘛,你知道了,明天过后,我就从希尔魔法师公会退休了,那时候,我每天有的是时间。&rdqo;

    &ldqo;不能等明天了。&rdqo;邦克笑道,&ldqo;这么急给你传魔法讯息,就是为了那个孩子。&rdqo;

    拉法尔目光一闪,他知道邦克说的是谁。

    &ldqo;进来吧。&rdqo;拉法尔将邦克让进了那幢二层高的木阁楼。

    左右小心的看了一下后,拉法尔关起了房门。

    就在他进门的同时,一股气场悄悄的盖住了这幢阁楼。

    &hllp;&hllp;

    街很安静,霍坦丁的夜没有风。

    吱呀一声,阁楼的木门开了,邦克走了出来,身形一闪,消失在了街角的黑暗中。

    阁楼中。

    一个老牧师趴在桌上,像是喝醉了一般。

    桌上的酒打翻了,流在地上,和一团刺目的红混在了一起。

    一张魔法卷轴从拉法尔宽大的袖口中落下,原本的金光消失了,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呼呼&hllp;&hllp;

    阁楼周围的空气缓缓流动了一下,那盖住它的气场无声无息的消散了。

    一切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