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十九章 出征仪式(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今天的希尔公国首都霍坦丁热闹非凡!

    因为,今天是他们的&ldqo;出征仪式&rdqo;!

    其实这是希尔的一个传统,每当有战争爆发,除去军队统帅之外,会有一个先锋官。先锋官,顾名思义,就是战场上打头阵的,在希尔的传统中,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非常有荣誉感的职位。

    所以,他们每一次出征前,都会举行一个出征仪式,让本国的强者进行比斗,谁最后赢了,谁就是光荣的先锋官!

    参加者不限,可以是在役的士兵将领,可是贵族子弟,可以是王公后代,也可以是平民百姓,只要你有实力,都可以站到霍坦丁皇宫前那个广场的比斗场上!

    这是一个好方法,是希尔强者获得名利最好的方法。

    士兵可以更快晋升将领,将领可以有机会成为统帅,贵族王公可以获得更多的金钱美女,平民百姓也可以一步登天!

    而希尔公国对卢士安公国的战争前的这一次出征仪式,却被赋予了更大的奖赏,这几乎是让所有男人们为之沸腾的理由!

    因为,希尔公国的西丽雅公主,那个被称为希尔最美女人的西丽雅公主,公开做出承诺‐‐

    谁只要在出征仪式上获胜,并且带领希尔军队在对卢士安战争中获胜,收复希尔失地,她西丽雅公主,将以身相许!

    娶到整个希尔公国最美的女人,成为王室贝尔萨家的一员,美女在怀,财富在手,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这还不够吗?

    够了!

    对于一个辛苦修炼梦想有朝一日出人头地的男人来说足够了!

    就在今天。

    &hllp;&hllp;

    啪!啪!啪!啪!

    四道火光从广场四角射向了天空,在空中绽放出美丽的花火!

    这是奥菲拉尔非常昂贵的烟花,因为那流光溢彩让阴霾的天空也变成了色彩纷呈的印象派。

    又是四声!

    四朵烟花再次在空中绽放。

    辉映了,哪怕这是初冬,哪怕阴沉的天气,只要烟花没有冷却,广场上的人们就在忘情的欢呼!

    天空的烟花,攒动的人们,还有此起彼伏的叫声。

    霍坦丁广场要熔化了。

    烟花不停在空中绽放着,很快这开场的美丽到了收尾的时刻。

    最后一道细细的光线射入了天空。

    安静了几秒钟后,天空像是闪了一下。

    轰!

    一声巨响后。

    一朵红色的、花瓣紧叠的花在空中缓缓盛开!

    火龙花!

    希尔公国的象征!

    那不屈,那火热,还有那让骨髓都在颤动的红&hllp;&hllp;

    烟火构成的火龙花&hllp;&hllp;

    它的绽放,似乎让整个广场都陷入了那热情四溢的火红!

    鼓点向起了,在火龙花散去的瞬间&hllp;&hllp;

    充满激情的鼓点,伴随着希尔公国独特的乐器‐‐蛇笛。

    诱人的曲调,宛如蛇扭动着的身体,那样起伏,那样在勾动原始欲望的天雷地火中起伏着。

    天色阴了。

    可广场上的温度却更高了。

    位于广场正中的比斗场四周的魔晶柱发出了红色的光泽,那色泽很有激情,还带着几分暧昧。

    当数十个蒙着面纱,穿着贴身纱裙的女子出现在比斗场中时,人们疯狂了!

    她们随着音乐的起伏扭动着身躯,那曲线如此美妙,随着薄纱的飘动,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

    &ldqo;好!&rdqo;比斗场下靠的很近的一排座椅上,杰斯特站起身拼命鼓掌。

    他的表现引起了周围一些参赛者的不满,纷纷暗骂着傻瓜白痴之类的词语,可他们的目光还是落在那些舞蹈的女子身上。

    撒加坐在杰斯特的身边,魔晶柱的光映在他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只是,他的眼中在闪烁,喉咙深处还时不时冒出沙哑的低音。

    乐曲达到了高c潮,鼓点激烈起来,蛇笛的声音也变得高亢!

    结束!

    随着休止符,黑色的烟花绽放在空中,屏蔽掉了要死不活的阳光。

    整个广场一片漆黑。

    好安静,似乎只听得见人们还未平静的呼吸。

    突然,一个蛇笛的声音打破了这呼吸的节奏,那悠远而刺激的起伏感,像是一个来自远古的眼神,蓦然间就刺伤了天空!

    呼!

    比斗场四周的阶梯上的油膏被点燃!

    火光一瞬间照亮了比斗场!

    跳动的火焰在场地四周燃着,像是为它勾勒出了火辣的曲线。

    一个女子出现在火光中。

    人们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那女子。

    一袭纱袍,让她的曲线显得如此完美,赤着的双足,就算只有火光,也能看出那诱惑的色泽。

    音乐响起了,缓缓的。

    没有刚才那样火爆,可那柔和的节奏却像一双缓缓睁开的、透着朦胧的泪眼,那迷人的婆娑,如掌中的纹路一样,昭示着天生的柔媚!

    女子动了,赤足扭腰,随着音乐开始舞蹈。

    她的身段是那样勾人,她的眼神是那样迷幻,想一个神秘的惊叹号,带走了戛然而止的欢呼!

    没有一人发出声音,因为所有人都被她的舞蹈深深迷住&hllp;&hllp;

    火在烧,她在跳,哪怕薄纱遮住了她的脸,但那露出的双眼,已足以证明,她的倾国倾城。

    哦,逃不掉,哦,忘不了。

    再寂寥的心也无法清晰,迷路,这是唯一的解释。

    来找我,你找不到,你已失去了自我。

    说爱我,爱不爱我,你已被我诱惑。

    跟着我,带我走吧,你已着了魔。

    呵,你的灵魂属于我。

    别去想,天平上的烦恼。

    别去管,那王座下还有没有芬芳。

    别去在意,那无聊的争斗。

    只要抱着我,只要我的一个微笑,那从亘古走来的王者哟,也不再沉默!

    轻轻的一声,面纱被摘掉了&hllp;&hllp;

    然后,比斗场四周的火瞬间熄灭。

    天空恢复了阴沉,诱惑的黑消失了。

    可人们,却还没有恢复。

    过了几秒钟,一声声嘶力竭的欢呼打破了这沉寂!

    哗!

    广场沸腾了!

    无与伦比的沸腾了!

    杰斯特甚至像疯子一样手舞足蹈&hllp;&hllp;

    只有一个人在沉默。

    撒加&hllp;&hllp;

    他就像一尊雕像一样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就像被岁月风化的岩石。

    他快要感觉不到心跳了,连呼吸都被冰封。

    是她&hllp;&hllp;

    是那个让他魂牵梦绕、日思夜想的她。

    &hllp;&hllp;

    &ldqo;胡闹!&rdqo;

    坐在王宫外华丽高台上的卡里特脸都要抽筋了!

    &ldqo;西丽雅真是越来越胆大了,尊贵的希尔公主,居然跑下去扮演一个舞女!&rdqo;卡里特身边一个妃子鄙夷的道。

    &ldqo;是啊,从小就缺少管教,什么礼教传统都不放在眼里,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哟。&rdqo;

    &ldqo;哪里是公主,简直就是个野丫头。&rdqo;

    &ldqo;就喜欢自作主张!&rdqo;

    &ldqo;你们给我闭嘴!&rdqo;卡里特怒道,妃子们看似逢迎的讨论却更让他怒不可遏。

    卡里特本来答应让西丽雅安排出征仪式的开场表演,他以为西丽雅只是想玩玩,也没有太在意,没想到,那个胆大包天的公主殿下,竟然弄出了如此刺激如此暧昧的东西!

    甚至她自己,都成了这场激情表演下最让人难忘的谢幕!

    &ldqo;陛下&hllp;&hllp;&rdqo;卡里特身边盛装打扮的中年美妇小声道。

    &ldqo;你想说什么,左丹娜,现在我不想听。&rdqo;卡里特摆摆手。

    左丹娜深深吸了口气,还是鼓起勇气道:&ldqo;我觉得这开场表演很好&hllp;&hllp;&rdqo;

    &ldqo;很好?&rdqo;卡里特脸都青了。

    &ldqo;嗯,灿烂的烟火,蛇笛的奏鸣,火龙花的热情,还有&hllp;&hllp;男人们燃烧起来的热血,这才是,他们前往战场之前最好的鼓励,西丽雅公主很了不起,她为他们即将流出的血,找到了很好的方向呢,这样他们杀敌的时候会更勇敢,不是吗。&rdqo;左丹娜一口气说完了所有话。

    卡里特的脸色渐渐好看了,可他还是在嘟囔。

    左丹娜微微一笑。不愧是卡里特最宠爱的妃子,果然有她的独到之处。

    而其它的妃子们,则用嫉妒和怨毒的眼神望着左丹娜。

    &hllp;&hllp;

    出征仪式的比赛其实很简单‐‐谁只要一直站在比斗场上,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谁就能成为希尔公国的先锋官,谁就有机会再取得辉煌战绩之后,得到希尔公国甚至可能是奥菲拉尔大陆整个北方最美的女人。

    嚯!

    众人一阵惊呼。

    只见一个浑身包裹在一套黑色链甲的男子站在了比斗场上,他是第一个。

    其实第一个上去的也没什么了不起,因为很多人已经被那开场表演弄得热血上扬,按捺不住心中表现的欲望。

    而众人惊呼的原因,是男子戴着一个黑色和金色相间的金属面具!

    完全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子,黑色的头盔和链甲、还有那看上去有些诡异的面具几乎将他全部遮蔽,只能知道,这个男子的身材很修长,并没有那么强壮。

    男子动也不动,手中也没有武器,他就那样站着,却让很多战士心底莫名涌出一丝恐惧,止步不前,观望着。

    终于,一个强壮的男人跳了上去,简单的铠甲遮不住他隆起的肌肉。

    这家伙一看就很强大,而且很有自信。

    他走到了黑甲男子的面前,指着那黑色金色诡异交错的面具:&ldqo;小东西,别以为你能靠着奇怪的装束占得优势,在我巴西布德面前,你就是一只&hllp;&hllp;&rdqo;

    轰!

    比斗场上碎石飞溅!

    好几块坚硬的石板裂开了。

    那叫巴西布德的壮汉连&ldqo;虫子&rdqo;这个词都还没说出口,就被那整整比他矮两个头、看上去足足小了一圈的黑甲男子一拳打倒在地!

    脸着地,重重砸碎了几块石板,然后巴西布德就再也不动了。

    几个穿着轻甲的人很快跑上了比斗场,将巴西布德抬了下去,他们是霍坦丁的治安卫兵。

    黑甲男子又不动了,不过可以看见他的身体微微侧了一下,像是在找什么。

    很快,又有几个战士上了比斗场,无一例外都被黑甲男子给打倒。

    观众们有些惊讶了,懂点战斗技巧的都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戴着个面具的家伙其实根本不会任何战斗技巧!

    他完全是在凭借本能,像野兽求生一样的攻击着对手。

    可他的身体实在是太平衡了,爆发力就像融入了他的肌体,随时能发出如野兽捕食般的扑杀!

    而且,他的斗气爆发速度好快,好像那不是储存在经脉里的战斗力量,就是他本身的力量,就是他肌肉的爆发力!

    一些级别高一点的战士都皱起了眉头&hllp;&hllp;

    接连不断的有人上了比斗场,也接连不断的有人被霍坦丁的治安卫兵抬下去。

    当场下还剩了几个人时,黑甲男子的胸口出现了起伏。

    不是每个人都是巴西布德那种蠢货,黑甲男子也进行了十多场势均力敌的比斗,可他每一次总能站起来。

    似乎他不想倒下,似乎他每一次倒下都会拼命爬起来,似乎他每一次挥拳都是在挣扎,似乎他野兽般的举止只是为了活着。

    砰!

    几粒黑色的金属碎屑飘飞。

    黑甲男子在比斗场的地面上高速摩擦着。

    &ldqo;呃!&rdqo;

    面具后的低吼有些沉闷。

    黑甲男子摇晃着站起来了,这已经是他不知道多少次站起来了。

    &ldqo;他&hllp;&hllp;&rdqo;黑甲男子对面的高大战士眼神有点不对了,此时此刻,他有种感觉,就是那个向他凶狠扑来的家伙‐‐

    不正常!

    噗!

    高大战士的脸被黑甲男子的拳头击中了,喷出的血就像霍坦丁街角的粗岩石打造的喷泉。

    他想站起来,想像那个黑甲男子一样站起来,可是,他的手刚刚撑在地上,就被狠狠的踩了一下!

    &ldqo;啊!&rdqo;他痛叫起来,鲜血伴随着骨渣像米汤一样。

    咚!咚!咚!&hllp;&hllp;

    黑甲男子扑在他身上,一拳接着一拳&hllp;&hllp;

    &ldqo;去拉开他!&rdqo;比斗场外的霍坦丁治安卫兵惊叫起来,他们一拥而上,将黑甲男子架开!

    观众唏嘘声四起&hllp;&hllp;

    还好没出人命,那血肉模糊的高大战士的被送去救治了。

    而黑甲男子则半蹲在场上,急促的呼吸,漆黑的眼眸从面具中透出,带着一种很奇怪的神色,很单纯,却很嗜血。

    有点像凶性大发的兽在喘息&hllp;&hllp;

    最后一个选手上场了。哦不,场边选手座位上还坐着面部表情呆滞的杰斯特,他也是参加出征仪式的选手。

    &ldqo;你好,厉害的人。&rdqo;最后一个选手同样是个战士,一身华贵的铠甲,金色卷发很是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