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十五章 面具人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这里难道除了可爱的小白兔,花里胡哨的小鸟,比猪还笨的小狸猫,就没有其它生物了吗!&rdqo;西丽雅把匕首狠狠地插在树干上。

    &ldqo;是啊,我也觉得奇怪。&rdqo;芭芭莎看着四周。

    &ldqo;我知道了。&rdqo;西丽雅冷哼一声,眼里流露出厌恶的神色。她的眼睛不大,但非常迷人,有一种让人着魔的光彩,仿佛从她的眼睛里,随时都可以看到新鲜的情愫。

    &ldqo;什么?&rdqo;芭芭莎问。

    &ldqo;你丈夫干的好事!&rdqo;西丽雅道。

    &ldqo;我的丈夫?&rdqo;芭芭莎愣了一下,蓦地反应过来,在公主殿下口中,斯威夫特已经从她的&ldqo;情人&rdqo;光荣升级成&ldqo;丈夫&rdqo;了&hllp;&hllp;

    &ldqo;既然没有猎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rdqo;芭芭莎无奈的道,她连脸都不红了。

    &ldqo;就不!&rdqo;西丽雅拔出了匕首,&ldqo;我宁愿在这里抚摸小白兔,也不愿意看到那张挂满假笑的脸!&rdqo;

    &ldqo;唉。&rdqo;芭芭莎叹了口气,说真的,她觉得斯威夫特已经够好了,不知道为什么西丽雅这么讨厌他,如果是自己的话,肯定&hllp;&hllp;

    &ldqo;啊?&rdqo;芭芭莎惊了一下,难道自己已经被西丽雅给带上了成为斯威夫特情人的幻想中?

    &ldqo;你叫什么?&rdqo;西丽雅看着她。

    芭芭莎尴尬的都不知道说什么,还好,这时她看到了前面树丛后有一个黑影,那体积绝不是小白兔小狸猫之流!

    &ldqo;公主你看,有猎物了!&rdqo;芭芭莎指着那里。

    &ldqo;哈哈!&rdqo;西丽雅来劲了,一摸背后,发现是空的,才想起刚刚自己银弓已经扔了。

    &ldqo;借你的用用!&rdqo;西丽雅一把扯下了芭芭莎的弓,拉开弦,啪的一声射出了一支箭。

    落空了&hllp;&hllp;

    但好像又没有。

    反正黑影一动不动,没什么反应。

    &ldqo;再来!&rdqo;西丽雅又射了一箭。

    黑影依旧没反应。

    &ldqo;什么!&rdqo;西丽雅怒了。

    &ldqo;我就不信了!&rdqo;西丽雅再次在弓弦上搭上了一支箭&hllp;&hllp;

    唰,唰,唰,唰&hllp;&hllp;

    数十支箭矢落进了树丛,很快两人的箭袋里空空如也。

    &ldqo;呼,呼。&rdqo;西丽雅喘着,&ldqo;应该搞定了,嗯,其实我的箭术是不错的,上战场肯定没问题。&rdqo;

    &ldqo;也许吧。&rdqo;芭芭莎实在不能当面撒谎,所以只能用这个模棱两可的词。

    是啊,要是真不错的话,为什么几十支箭矢都没了,那个黑影还是纹丝不动?

    &ldqo;走,我们去收割战利品咯!&rdqo;西丽雅朝那树丛冲去。

    芭芭莎连忙跟上,她至少还学习过战士技巧,虽然斗气级别很低,但也比前面那位半调子的弓箭手强。

    &ldqo;啊!&rdqo;还没跑到,就听见西丽雅发出一声尖叫。

    &ldqo;怎么了,公主。&rdqo;芭芭莎愣了。

    &ldqo;出,出人命了&hllp;&hllp;&rdqo;西丽雅回头,脸色煞白。

    芭芭莎跑到西丽雅身边,只见树丛后的泥地上,一个穿着身破烂黑甲的男子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四周插满了箭矢&hllp;&hllp;

    不止他的周围,连他身上铠甲的破损处也插着箭矢。

    芭芭莎不禁感叹公主殿下的箭术高明。

    &ldqo;你在想什么,快救人啊!&rdqo;西丽雅吼了起来。

    &ldqo;哦对。&rdqo;芭芭莎连忙蹲下身,手忙脚乱的拔着男子身上的箭矢。

    每一支箭被拔起,都有殷红的血渗出,西丽雅不敢看了,捂住眼睛。

    &ldqo;咦?&rdqo;芭芭莎很是惊奇,&ldqo;这家伙身上的铠甲很奇怪呀,不像是重甲,又比轻甲坚硬,我都没见过。&rdqo;

    &ldqo;你没见过的多了。&rdqo;西丽雅还是不敢把手放下来。

    &ldqo;公主你看!&rdqo;芭芭莎又惊讶的叫道。

    &ldqo;不看!&rdqo;西丽雅使劲摇头,金发晃动的很好看。

    &ldqo;他戴着个面具,很有意思。&rdqo;芭芭莎道。

    &ldqo;面具?&rdqo;西丽雅的手放下来了&hllp;&hllp;

    &ldqo;是他!面具人!&rdqo;然后她的声音比芭芭莎更惊讶。

    &ldqo;面具人?&rdqo;芭芭莎突然想起了出征仪式上,那个在比斗场上一次又一次爬起来的战士&hllp;&hllp;

    &ldqo;真的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rdqo;芭芭莎愣了。

    &ldqo;愣着干嘛,还不帮忙!&rdqo;西丽雅嚓的一声撕掉了自己猎装的衣袖,用匕首割成了一条条的布&hllp;&hllp;

    &ldqo;公主她&hllp;&hllp;&rdqo;芭芭莎又愣了,刚刚连看都不看的西丽雅,此时竟勇敢的拔出了男子身上的一根箭矢,并用布条细致的包扎&hllp;&hllp;

    那表情很认真,也很美。

    芭芭莎有点看呆了。

    很快,男子身上的箭矢被拔干净了,西丽雅的两条衣袖也没了,露出了线条很好看手臂,她的皮肤不是很白,却光滑剔透,充满了诱惑的弹性。

    血是止住了,可面具人依旧没有醒。

    西丽雅非常疑惑,她刚才帮面具人包扎时,发现他的肌肉强度很高,箭矢根本插得不深,只能算皮外伤。

    &ldqo;那他的伤&hllp;&hllp;&rdqo;西丽雅看着那张黑色金色相间的诡异面具,&ldqo;一定是出征仪式上留下的,都好几天了,他一直躺在这里,没有人管&hllp;&hllp;&rdqo;西丽雅想起了把面具人带走的那个黑衣男子,又想起了面具人在比斗场上不断倒下站起的画面,心中微微有些发酸。

    西丽雅不禁把手伸向了那个面具&hllp;&hllp;

    她想知道面具下的脸,是什么样子。

    就在手要接触到面具时,西丽雅的动作定格了,心中猛地一抽!

    她看到了一双眼睛&hllp;&hllp;

    一双深邃如夜空的眼睛,那双眸,正直直的注视着自己。

    眼神之中,带着点伤,带着点呆,带着点怕,也带着点痴&hllp;&hllp;

    &ldqo;你?&rdqo;西丽雅站起身,向后退了一步。芭芭莎则警觉的挡在她前面,拔出了腰间的剑。

    面具人坐起来了,由于起身太猛,带动了身上的伤处,胸口又是一阵抽搐。

    看到面具人的样子,西丽雅竟有点心疼。

    &ldqo;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rdqo;西丽雅发现面具人就算再疼,眼神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脸&hllp;&hllp;

    以西丽雅的姿容,被男人注视的时候数不胜数,可西丽雅发现自己并不讨厌面具人的目光,因为那和其它男人是不同的。

    目光很纯净,就像失去了星星的夜,黑得纯粹,那蕴含其中的痴然,就像自己是他唯一的珍宝,就像自己是他珍惜的亲人,就像自己是他&hllp;&hllp;久别的恋人‐‐西丽雅脸上泛起了红晕,这种情形对于她来说,很罕见。

    &ldqo;你还好吗?对不起。&rdqo;西丽雅轻声道。

    芭芭莎吃了一惊‐‐她什么时候听过公主殿下道歉来着!?

    面具人没有说话,缓缓的站起来,转身离去。

    没走几步,身体一晃,又倒了下去。

    &ldqo;面具人,你没事吧!&rdqo;西丽雅冲过去,伸手去扶她。

    啪的一声,很轻。

    西丽雅心中一颤。

    一滴血落在她的手背上,散开,如一朵殷红的小花缓缓绽放。

    这温度&hllp;&hllp;

    西丽雅看着面具人的眼睛,距离如此之近。

    她在面具人深邃如夜空的瞳孔之中,看到了一个影子,那是自己,那双眼眸中,只有自己。

    西丽雅有些迷惘了,不知不觉中,她的心似乎陷落在了这深邃之中。

    突然,西丽雅清醒了,因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然后,那只手将她的手轻轻拿开。

    接着,那只手又颤抖着撑在地上,艰难的将身体支撑起来。

    他&hllp;&hllp;

    不喜欢让人扶着么?

    西丽雅心中再次一颤。

    只想凭借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一个人倔强的走下去&hllp;&hllp;

    西丽雅望着那颤颤巍巍的背影,胸中一阵激荡!

    &ldqo;站住!&rdqo;

    她大吼一声。

    面具人停下了脚步。

    &ldqo;给本公主老实待着!&rdqo;西丽雅绕到面具人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ldqo;你这个黑乎乎的家伙,居然不领本公主的情!&rdqo;

    面具人呆呆的站着,似乎西丽雅的模样让他想起了什么。

    &ldqo;对嘛。&rdqo;西丽雅满意的笑了笑,诱人的嘴唇微微翘起,&ldqo;这才乖哟,不要逼我西丽雅发火,后果很严重的呢。&rdqo;

    面具人一声不吭,可那双眼睛里面,却有种积压许久的情感被点燃。

    &hllp;&hllp;

    月。

    深秋的孤月。

    像狼牙一样,挂在清冷的夜空中。

    淡淡的月光落在了这片丛林中,也落在了那个依树而坐的男人身上。

    呼&hllp;&hllp;

    撒加摘下面具,长长出了口气。

    他把头靠在树干上,仰望着夜空。

    遇到她了。

    那个心中的她,那个无法忘记的她。

    为什么我那样听她的话,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留下,还想再见到她么?

    撒加的目光变得迷茫起来。

    多少次,那张诱人的脸庞在眼前挥之不去。

    多少次,那金色秀发散发出的香味渗入了灵魂。

    多少次,嗜血修罗天的剧痛之后,靠着想念她而平静。

    西丽雅,那是她的名字么?

    真好听啊,那样好看的人,那样好听的名字。

    可我是谁?

    她知道我谁?

    面具人&hllp;&hllp;

    她是这样叫我的。

    寂寞的月光落在撒加的脸上,也落在了他身旁的面具上。

    那我&hllp;&hllp;

    就当你的面具人吧。

    撒加抓住了那个黑金相间的面具。

    &hllp;&hllp;

    清晨。

    阳光驱散了夜色。

    撒加睁开眼睛,一缕金色微微刺痛了他的瞳孔,他伸出手,挡住了阳光。

    &ldqo;喂!&rdqo;

    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远远的传来。

    撒加浑身一震,抓起身旁的面具,戴在了脸上&hllp;&hllp;

    &ldqo;你的脸很难看吗?&rdqo;西丽雅换了一套新的猎装,鲜艳的红色,配上淡蓝色的绣纹,还有白色的蕾丝边精巧的缝纫在袖口和衣领上。

    她昨天的那件,袖子已经变成了布条,包扎在了撒加身上。

    撒加望着她,心跳不已。

    &ldqo;为什么看到我来了,就把面具戴上,动作还真快,隔那么远,都没看清你的样子。&rdqo;西丽雅翘起嘴角。

    撒加没有说话。

    &ldqo;你是哑巴啊?&rdqo;西丽雅撇撇嘴,她的嘴型很美,而且动作也特别丰富,很具诱惑性。&ldqo;从来没听你说过一句话,在出征仪式上也是,就知道像只野兽一样嚎叫。&rdqo;西丽雅仔细看了看撒加身上,&ldqo;好的差不多了呢,今天再包扎一次。&rdqo;

    西丽雅从她戴在右手小指上的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些纱布和药膏。

    然后,她修长动人的手指,便触摸到了撒加的皮肤&hllp;&hllp;

    撒加麻木了。

    不是皮肤麻木,西丽雅温柔的动作让他的皮肤每个毛孔都张开了;是心麻木了,紧张的感觉让撒加都快感受不到心跳了。

    西丽雅动作很笨拙,她其实根本不懂包扎,也许只是觉得好玩。

    布条从伤口上剥离得很拙劣,伤处原本干涸的地方再次浸血,好不容易结的痂也被弄掉了。

    可撒加一点也不觉得痛。

    他一直注视着西丽雅伏下的身影,那金色柔顺的发丝中散发的淡淡香味让他的呼吸变得紊乱。

    &ldqo;啊。&rdqo;可能是感觉到了撒加呼吸节奏的变化,西丽雅抬起头,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ldqo;弄疼你了吧,这是我第一次帮人包扎伤口,哦不对,是第二次了,你这个幸运的家伙,我的第一次也是给了你呢!&rdqo;

    说完这句话,西丽雅突然满脸通红,微微张开的口半天也合不拢&hllp;&hllp;

    撒加不知道西丽雅为什么脸红,只是那表情让胸口都快要炸开了。

    看到撒加炽热的目光,西丽雅嗖的一下低下了头,继续忙活。

    手法依旧拙劣,只是速度快了很多。

    &ldqo;好了!&rdqo;西丽雅站起身,&ldqo;我该走了。&rdqo;

    撒加眼中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ldqo;舍不得我了?&rdqo;西丽雅嫣然一笑。&ldqo;你喜欢我了吧?&rdqo;西丽雅突然弯下身,把脸凑得很近。

    撒加呼吸都要没了。

    &ldqo;那我就陪你一会吧。&rdqo;西丽雅竟在撒加身旁坐下了。

    撒加心跳的很快,但暖暖的感觉却流淌在心间。

    他的呼吸渐渐平稳了,将头靠在树干上,望着天。

    天空很蓝,很晴朗,霍坦丁的秋天是雾蒙蒙的,难得有这样的好天气。

    西丽雅也学着撒加的样子,靠在树上。

    一棵树,两个人,安静的仰望天空。

    过了一会儿,天空中,两片云朵缓缓流动着,向彼此靠拢。

    &ldqo;它们在向对方飘动。&rdqo;西丽雅感叹道,&ldqo;很漂亮的景色呢,也许&hllp;&hllp;&rdqo;西丽雅的语气变得有点伤感,&ldqo;它们是一对恋人,深爱着对方,面具人,你看那朵云,飘的速度快一些,它一定是想跟着它的恋人一起,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流浪。&rdqo;

    说罢,西丽雅微微叹了口气。

    撒加眼神波动着。

    &ldqo;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rdqo;西丽雅露出了笑容,&ldqo;呵呵,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和你不熟悉,但我却有种想对你说心里话的感觉。&rdqo;

    撒加望着那两朵云。

    &ldqo;也许,因为你是面具人吧。&rdqo;西丽雅站起身,准备走了。

    撒加突然想伸出手,拉住她&hllp;&hllp;

    可他没有,西丽雅对他来说,就像是最远的那片天空,永远也无法触摸,虽然她就在身边。

    这就是,喜欢一个人却说不出口的感觉吗?

    撒加突然觉得心很痛。

    &ldqo;再见,面具人,我必须走了。&rdqo;西丽雅冲他挥了挥手,渐行渐远。

    西丽雅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中。

    撒加一直望着那两朵云,一动不动。

    它们依旧在向对方靠近,真的很像西丽雅说的那样。

    撒加笑了&hllp;&hllp;

    不知是苦涩还是幸福。

    一对恋人么?

    你的恋人是什么样子?

    一定很出色,因为你是那样的美丽动人。

    反正,不会是我,我只是,面具人。

    夜幕降临。

    撒加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那两朵云最终还是没有靠在一起,黑暗将它们阻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