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十六章 礼物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霍坦丁的夜,灯火通明。

    此刻,位于霍坦丁北面的一座华美的建筑更是被璀璨的光芒包围。

    这是卡蓝帝国位于希尔公国的行馆。

    &ldqo;你就不会有笑容吗,我的女儿。&rdqo;卡里特一边悄悄对挽着他的西丽雅说道,一边面带笑容和那些王公贵族打招呼。

    &ldqo;如果不是出于邦交礼仪,谁愿意来这种地方,虚伪到了极点。&rdqo;西丽雅皱起眉头。

    &ldqo;小声点,我的西丽雅,今天是卡蓝的二皇子斯威夫特宴请我们,希尔公国有头有脸的权贵都会出席,你别扫了陛下的面子。&rdqo;左丹娜在卡里特身后悄声道。

    &ldqo;知道啦知道啦。&rdqo;西丽雅看起来比较听左丹娜的话,皱起的眉头舒展开了,露出了明艳不可方物的笑容。

    宴会厅辉煌的灯火似乎失色了&hllp;&hllp;

    &ldqo;邦克!哈哈!我的老朋友!&rdqo;卡里特看到一个穿着灰色礼服、面相沉稳的中年男子后,一下就乐了。

    &ldqo;卡里特。&rdqo;邦克走了过来,他没有称呼卡里特为&ldqo;陛下&rdqo;,而是直呼其名,圣级强者有这个资格,因为邦克并没有效力于希尔王室,他属于菲利斯商会,他和因勒夫的感情很深厚。

    &ldqo;哦,我的小薇薇安。&rdqo;卡里特看到邦克身边一个穿着粉红蕾丝晚装的女孩,笑着说道,&ldqo;怎么了,可爱的姑娘也有愁眉不展的时候?&rdqo;

    &ldqo;您好,卡里特陛下,奥丁祝福您。&rdqo;薇薇安牵起裙边,微微一蹲。

    &ldqo;还叫我陛下?&rdqo;卡里特故意板起脸,&ldqo;你那么乖巧,我可是很喜爱你的。&rdqo;

    &ldqo;深感荣幸,卡里特叔叔。&rdqo;薇薇安的礼仪教育接受得很好。

    &ldqo;啧啧。&rdqo;卡里特赞叹了两声,&ldqo;多懂事的孩子,要是我的西丽雅能有你一半听话,我也就不至于每天数自己的白头发了。&rdqo;

    &ldqo;薇薇安。&rdqo;西丽雅丝毫不介意卡里特的话,冲薇薇安扮了个鬼脸,&ldqo;过来,我有事情告诉你,很有意思。&rdqo;

    说到这里,她走过去拉起薇薇安的手,将她带到了一边。

    这两个女子,一个充满诱惑力,一个娇俏可爱,她们就算躲到了宴会厅最不起眼的角落,也是众人视线的焦点,特别是那些年轻的男性贵族们。

    &ldqo;告诉你,我遇到了一个特别好玩的事情,有个面具人,嗯,你不知道啦,我叫他面具人,他也许很丑,不喜欢别人看见他的样子,昨天我去克拉玛尔猎场,射了好几十箭,哈哈,你猜怎么回事情,居然全落在他身上&hllp;&hllp;&rdqo;西丽雅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的笑,&ldqo;这总是我犯的错吧,我应该去给他治伤,今天我又偷偷溜去克拉玛尔猎场了,我叫芭芭莎穿着我的衣服待在宫殿里,把那个傻乎乎的卡蓝皇子给骗了呢&hllp;&hllp;&rdqo;

    &ldqo;请问,傻乎乎的卡蓝皇子,指的是我吗?&rdqo;一个高雅磁性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

    西丽雅和薇薇安转过身,只见斯威夫特正优雅万分的朝着她们微笑,风度雍容,气质高贵。

    他本来就英俊,此时再穿上卡蓝帝国顶尖衣匠缝纫的华美礼服,更是充满了迷人的魅力。

    西丽雅翻了个白眼,而薇薇安则脸上一红,微微低头,长长的棕色卷发微微在脸侧晃动。

    毕竟她们刚刚在背地里说这位卡蓝帝国的二皇子,薇薇安的脸皮可没有西丽雅那么厚。

    薇薇安这个羞涩的表情让斯威夫特心中微微一动,不由暗赞道,&ldqo;不愧是霍坦丁未婚贵族最想迎娶的女性,和西丽雅是完全不同的味道,如果能将她们一起娶回卡蓝,那我斯威夫特一定是科莫罗最让人羡慕的男人。&rdqo;

    想到这里,斯威夫特露出了一抹他自认为最有吸引力的笑容,优雅从容的朝两女走去。

    &ldqo;你好,菲利斯商会的微微安小姐,初次见面,我就是你们所说的那个傻乎乎的家伙。&rdqo;斯威夫特微微含胸,右手放在了心口。

    幽默风趣,平易近人‐‐这就是斯威夫特给薇薇安的第一印象。她不禁有点纳闷,这位卡蓝皇子挺好的呀,为什么西丽雅那么讨厌他?

    &ldqo;您好,尊贵的卡蓝皇子。&rdqo;薇薇安脸上微红的还礼,&ldqo;其实,我们刚才说的,不是真的啦&hllp;&hllp;&rdqo;

    &ldqo;能被如此美丽的女孩讨论,是我的荣幸,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成为你们口中的傻瓜。&rdqo;斯威夫特淡淡的笑着。

    薇薇安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说实话,这位卡蓝皇子初次见面给她的感觉十分不错。

    &ldqo;你们聊!&rdqo;西丽雅头也不回的走了。

    &ldqo;西丽雅&hllp;&hllp;&rdqo;薇薇安也欲跟着西丽雅一起走,可一个高脚的银质酒杯却挡在了她面前&hllp;&hllp;

    &ldqo;如果薇薇安小姐能陪我喝酒聊天的话,那这个夜晚,就是我来到霍坦丁之后最迷人的。&rdqo;斯威夫特将两个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动作潇洒至极。

    薇薇安脸又红了,犹豫了一下,从斯威夫特手中接过了酒杯&hllp;&hllp;

    然后,两人聊了起来。

    斯威夫特的确知识渊博,语言丰富,谈笑间,薇薇安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由于撒加失踪,她这几天都心情低落,吃不下东西,也睡不好觉,邦克也是看她实在难过,才带她出席了斯威夫特的宴会,让她和西丽雅玩玩,散散心。

    不过薇薇安依旧不和邦克说一句话,这也让邦克倍感郁闷。

    此时斯威夫特心里是很得意的,不是因为他成功留下了薇薇安,而是西丽雅的表现,他认为,西丽雅生气离开,是在吃自己的醋&hllp;&hllp;

    &ldqo;恶心到极点的家伙。表面一套,心里全是肮脏龌龊的狗屎!&rdqo;西丽雅坐在宴会厅角落的一张金色椅子上,皱起眉头。

    斯威夫特的花招也就能骗骗单纯的薇薇安,那家伙什么货色,西丽雅心知肚明。

    &ldqo;难道这世上就没有一个让我西丽雅倾心的男人吗!一个个都是纨绔的软蛋,靠着父母家族横行霸道,有什么了不起,自己一点用都没有,全是废物!&rdqo;西丽雅心中起伏着,&ldqo;什么时候,才能出现一个充满英雄气概的男子,坚强得就像盛开的火龙花,深深的爱着我&hllp;&hllp;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男人,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不管他好不好看,我都会跟着他走,哪怕吃苦受穷也没关系,自由自在的活着,就像天空中的那两朵云&hllp;&hllp;&rdqo;想到这里,西丽雅眼前出现了那个看上去有点诡异的面具,&ldqo;不知道今天那两朵云最后有没有在一起,唔,明天再找机会溜出去吧,问问面具人&hllp;&hllp;&rdqo;

    想到面具人,西丽雅脑海中出现了那个摇摇欲坠却坚定不移的背影,还有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以及,他轻轻抓住自己手腕的那一瞬间&hllp;&hllp;

    这里是宴会厅光线最暗的地方。

    蓦地,一缕惨白惨白的气息从西丽雅身后飘起,从她眼前掠过。

    腐烂的味道,还有阴冷的感觉。

    西丽雅不禁浑身一颤。

    她回过头。

    惊呆了。

    这是人吗?

    西丽雅倒抽一口凉气,心底说不出的压抑!

    一个男子,凌乱的白发遮住左眼,露出来的右眼被青黑色眼线包围着,眼眶深陷,脸很尖,颧骨突出。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很合体,却很诡谲,因为他的身材太枯瘦了,皮肤苍白,还有淡淡的青色在其中流转。

    此时,这个白发男子正盘坐在宽阔的长椅上,闭眼沉思&hllp;&hllp;

    突然!

    那只露出来的右眼睁开了!

    西丽雅后颈一冷,差点从椅子上跌落!

    我的天呐,这是什么眼神!

    西丽雅背后冷汗直冒,很快湿透了薄薄的黑丝。

    这种眼神她只见过一次,那是两年前,她刚刚十七岁&hllp;&hllp;

    那个时侯希尔和卢士安公国刚刚结束了一场边境战争,一名将军在战场上牺牲了,身为希尔的公主,她必须参加那名将军的葬礼,那个死去的男人躺在木棺中,眼睛并没有闭上‐‐在奥菲拉尔的礼教中,人死去是奥丁大神赐予的归宿,直到安葬前,都不能随意触碰死者的尸体。

    是死人&hllp;&hllp;

    西丽雅都快要窒息了。

    这个白发男子的眼神,和她十七岁看到的那名死不瞑目的将军一样!

    没有光芒,没有希望,没有动静,没有生气。

    那灰色的瞳孔,就像火把熄灭后的灰烬。

    死灰&hllp;&hllp;

    西丽雅就快要叫出声了!

    呼。

    一个人影挡在了她面前。

    西丽雅捂住了张开的嘴巴。

    &ldqo;对不起,西丽雅,他叫斯汀,是我的侄子。&rdqo;出现的人正是邦克。

    &ldqo;邦克,邦克叔叔的侄子吗。&rdqo;西丽雅惊魂未定。

    &ldqo;我们是受约而来,因为我侄子的样貌,所以我们不希望惊动这里尊贵的宾客们,希望你能明白。&rdqo;邦克转过身,看着西丽雅。

    而这时,那个白发男子也缓缓站起身来了,身形佝偻,背弯的就像一张弓。

    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邦克身后,不带一点生气。

    西丽雅说不出话,只能点点头。

    &ldqo;嗯,谢谢,西丽雅。约我们见面的人已经来了,我就提前告辞了,请对你的父亲说,改天我会去拜访他。薇薇安我已叫人把她送回去了,她对宴会没什么兴致,感到很疲倦。西丽雅,薇薇安这段时间心情很低落,多去菲利斯家看看她,毕竟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rdqo;邦克又道,声音冷静的有点可怕。

    &ldqo;知,知道了。&rdqo;足足愣了十几秒之后,西丽雅才吞吞吐吐的说出了这句话。

    唰的一声,邦克和斯汀就消失了。

    西丽雅惊讶无比‐‐

    这就是音速战圣的速度吗,还是第一次看见!

    其实她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圣级强者的世界,不是她这个公主可以理解的。

    &ldqo;啊,美丽无双的西丽雅公主,您在这里,光线如此晦暗,已经折损了您动人的美丽。&rdqo;一个衣饰华贵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他也很英俊,只是比斯威夫特要差很多,而且没有那种皇室的气质,反而有点像个街头的小流氓。

    拉米雷斯。希尔元帅费拉利最宠爱的儿子,克米奥家族修炼天赋最好的年轻人。

    他走路还一瘸一拐的,脸上还有些未消完的淤青。

    &ldqo;你怎么了?&rdqo;西丽雅惊讶的望着拉米雷斯,&ldqo;如此出色的战士,怎么也会受伤,你太让我失望了,克米奥家的天才,我还以为,你在出征仪式获胜之后,会让本公主刮目相看呢。&rdqo;

    听到西丽雅的讽刺,拉米雷斯面色有些难看,不过还是勇气十足的道:&ldqo;五天之后,我就将随父亲出征,那时,我会用卢士安人的头颅向西丽雅公主证明,我可以成为希尔的英雄,也配得上公主您,配得上奥菲拉尔大陆北方最美的女人!&rdqo;

    &ldqo;希望吧。&rdqo;西丽雅微微一笑,&ldqo;你别抬举我了,就我这种容貌,如果没有公主的身份,也就算一般般吧,什么奥菲拉尔北方最美,就算是,我的美,也是留给我未来的丈夫,不过我相信,你不会成为那个人。&rdqo;

    拉米雷斯悻悻的离开了。

    过了一会,宴会正式开始了。

    很无趣的开场白,很模式化的贵族交际。

    西丽雅坐在卡里特身边,呵欠连天。

    宴会进行到了尾声,这时,斯威夫特站起身,朝着西丽雅走来。

    所有人都停下了,注视着即将发生的事情。

    &ldqo;请接收我的礼物,美丽的公主。&rdqo;斯威夫特优雅躬身之后,拿出了一个白色魔晶石雕琢而成的盒子。

    西丽雅看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

    斯威夫特微微有些尴尬,笑道:&ldqo;不看看是什么吗?&rdqo;

    &ldqo;珍珠,宝石,玛瑙,红钻,蓝水晶,还有&hllp;&hllp;哎哟!&rdqo;西丽雅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斯威夫特微微一愣,众人也有些惊讶。

    卡里特脸上阴晴不定,是他刚刚趁人不注意踩了一下宝贝女儿的脚&hllp;&hllp;

    西丽雅打了个呵欠,懒懒的继续说道:&ldqo;除了这些,还有其它的吗,我实在不是很感兴趣,对不起了,尊贵的斯威夫特殿下,您的礼物我可以收,但不会喜欢。&rdqo;

    &ldqo;好!&rdqo;斯威夫特一声喝彩,&ldqo;西丽雅公主果然与众不同,不愧是迷倒了整个奥菲拉尔北方的女人,这样的独特,在我们卡蓝,也是绝无仅有。&rdqo;

    斯威夫特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盒子放在西丽雅面前,低头时,眼中却暗暗闪过一丝恨意。不过他又想起了自己开始和薇薇安接触时西丽雅的表现,原来还在生气啊,斯威夫特抬起头,脸上又挂着从容高贵的笑容。

    &ldqo;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所以我另外准备了一个礼物,只有这种礼物,才配得上你,西丽雅.贝尔萨。&rdqo;

    啪啪,斯威夫特拍了两下手。

    宴会厅的光线霎时熄灭。只有宴会厅中间被华丽餐桌围起来的大约四百平方米的空地亮着微弱的光,那光的颜色雪白雪白的,一看就是稀有的照明魔晶石才能发出来的。

    然后,一个足足有上百平方米的大铁笼被抬进了宴会厅,放在了中间的空地上。

    &ldqo;这才是我送你的礼物。&rdqo;斯威夫特招了招手,一个仆从走过来,将一把钥匙恭敬的递给斯威夫特。

    唰,宴会厅重又灯火辉煌。

    这时,人们终于看清楚那铁笼中关着的是什么了。

    一头黑色的巨狼!

    阵阵惊叹声从他们口中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