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十三章 寒夜(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我的天啊。&rdqo;看到撒加接下来的举动,克林克兹彻底呆了。

    只见撒加一手提着一头地牛,将它们放在了辎重车上,然后把受伤最重的阿大抱了起来,横在了辎重车前面摆放的草料上。

    接着,他脱掉了身上的铁甲。

    克林克兹的视线完全被那线条完美、充满爆发力的上身轮廓吸引了&hllp;&hllp;

    &ldqo;那是伤疤吗,战斗留下的?&rdqo;克林克兹望着撒加背上几条长长的伤疤,在精肉如铁的后背,它们一点都不难看,反而增加了刚强不屈的雄性美。

    然后,撒加将辎重车前方的粗皮绳绑在了自己的腰上,拉着数千斤的辎重车,在这条山路上走着。

    他想起了塔罗纳&hllp;&hllp;

    斑驳的雪地中,他也曾这样锻炼着自己,只是,那时候的他很吃力,而现在,很轻松。

    撒加一边走,一边回忆,眼里也愈发的伤感,微弱的阳光落在他身上,折射出更加微弱的光点。

    这时,在身旁出现的克林克兹打断了他的回忆。

    撒加看了克林克兹一眼,依旧没有说话,但眼神的意思好像是叫这个瘦弱的少年回辎重车上去。

    &ldqo;我陪你一起走。&rdqo;克林克兹扭头笑道。

    看得出来,他说这句话时,鼓足了勇气。

    撒加不再说话,拖着辎重车继续走,他放慢了速度,因为克林克兹实在走得不快。

    一辆沉重的辎重车,一个拉着车的赤裸上身的男人,他的身边,跟着一个步履有点不稳的瘦弱少年&hllp;&hllp;

    这样的风景在额骨阿尔山的山路上,也许几百年也不会看见一次。

    而他们的前面几百米处,就是匆匆而行的士兵队伍,他们一直跟在后面,不会被甩开,也不会主动靠近。

    撒加和克林克兹之间始终保持着沉默,但可以发现,从克林克兹陪撒加一起走以来,撒加眼中的伤感渐渐在减退。

    &hllp;&hllp;

    终于,又过了一天,先锋军团走出了额骨阿尔山,来到一片空旷的平原。

    士兵们松了一口气,因为在平原的远方,他们可以看见勃嘉城那依稀的轮廓。

    &ldqo;扎营,我的士兵们,今晚过后,我们就将成为希尔的英雄,赢得你们想要的一切!&rdqo;拉米雷斯从白云马上下来,意气风发。

    &ldqo;是你想要的一切吧,愚蠢的家伙,在靠近勃嘉城的平原上扎营,也就是你这样靠着家族而生的蠢货干得出来。&rdqo;肯尼特也从马上下来,独自走到一边。

    悄悄的,肯尼特从腰间掏出一块暗暗发光的魔晶石&hllp;&hllp;

    &ldqo;科泽斯叔叔?您怎么来了!&rdqo;拉米雷斯惊讶的声音响起。

    肯尼特面上隐隐一闪,迅速收起了魔晶石,脸上很快又挂上了他惯有的平和的笑容。

    &ldqo;我的拉米雷斯团长啊!&rdqo;风尘仆仆的科泽斯看上去既疲倦又惊慌,&ldqo;你怎么选择在这里扎营!你没有仔细阅读军情吗,勃嘉城已经被包围,你在如此靠近勃嘉的地方扎营,就是给敌人偷袭你的机会啊!&rdqo;

    拉米雷斯笑了笑,毫不介意的说:&ldqo;您过虑了,科泽斯叔叔,我在出征前的几天,都在父亲的书房里阅读关于军事知识的书籍,我想,发生任何情况,以我的学习成果,都能轻松应对。&rdqo;

    &ldqo;几天?成果?&rdqo;科泽斯愣了一下,他有点不明白拉米雷斯在说什么,蓦地,他反应过来,气不打一处来。

    该说这骄傲的家伙是幼稚呢,还是该说他是白痴?他以为战场是什么地方?让他展现英雄气概的游乐场?还是用来征服美丽女人的微笑?

    咬牙沉默了一会,科泽斯怒吼一声‐‐&ldqo;肯尼特队长!&rdqo;

    &ldqo;哎呀,科泽斯叔叔,您那么大声干嘛,我珍贵的极品白云马都受惊了。&rdqo;拉米雷斯回头道。

    &ldqo;拉米雷斯&hllp;&hllp;&rdqo;科泽斯极力控制着情绪,&ldqo;你该干嘛干嘛去,我和肯尼特队长有话要说,另外,你的白云马好像饿了,去喂它点草料吧,值不少金币呢&hllp;&hllp;&rdqo;

    &ldqo;是啊,是啊。&rdqo;拉米雷斯牵着白云马昂头离去,他认为自己出色的口才和军事判断力说服了被称为&ldqo;希尔名将&rdqo;的科泽斯。

    眼光独到的西丽雅公主啊,你看不上这家伙,真的是再正确不过的事情了。科泽斯望着拉米雷斯的背影,胸口怒火中烧。

    &ldqo;肯尼特队长,我叫你你听不见吗!&rdqo;科泽斯又吼了一句,这位希尔将军,正是以他火爆正直的脾气和一丝不苟的治军手段闻名。

    &ldqo;哦。刚刚有点事。&rdqo;远处传来了肯尼特的声音,他匆匆跑了过来,不过手指间还留着魔晶石碎掉时残留的光晕&hllp;&hllp;

    &ldqo;你在干什么!&rdqo;科泽斯直视着肯尼特的眼睛。

    肯尼特心中一颤,难道科泽斯看出来了?肯尼特面不改色,心中却在七上八下的编造着理由&hllp;&hllp;

    &ldqo;拉米雷斯是个十足的笨蛋,难道你也是?&rdqo;科泽斯压低了声音。

    原来是这个&hllp;&hllp;肯尼特心中悬着的石头落地了。&ldqo;我没有办法啊&hllp;&hllp;&rdqo;肯尼特苦着脸,&ldqo;那位元帅家的少爷根本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他是费拉利元帅亲自任命的团长,卡里特陛下钦点的先锋官,这个军团的指挥者,我的话有什么用,不过换来他的一通嘲笑罢了。&rdqo;

    科泽斯看了看肯尼特的表情,赞同的点点头,很是无奈。

    &ldqo;对了,科泽斯副统帅,您怎么来了?&rdqo;肯尼特问。

    &ldqo;来阻止一个蠢货草芥士兵们的生命。&rdqo;科泽斯没好气的道,&ldqo;可我发现,就算我以斗气拼命赶到这里,也只能看到一个致命错误的发生。&rdqo;科泽斯抬头看了看天色,&ldqo;现在已经很晚了,士兵们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如果现在再回到额骨阿尔山里扎营,肯定来不及了。&rdqo;

    听到这里,肯尼特的表情竟有点像松了口气。

    &ldqo;你也不想再奔波了吗,希尔最有前途的年轻军官。&rdqo;科泽斯看了肯尼特一眼,微微叹道,&ldqo;只有希望卢士安人也和我们一样疲惫了,我得到了你从前方传来的消息,勃嘉城依然被他们围困着。&rdqo;

    &ldqo;是这样的,科泽斯副统帅。&rdqo;肯尼特笑道,&ldqo;连续的不要命的行军,让我也疲惫至极,我的脑子也不会思考了,在额骨阿尔山,我们遇到了从勃嘉城出来的斥候,他告诉我了一切,不过,为了突出卢士安人的重围,那个斥候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是个真正的勇士。&rdqo;

    科泽斯朝身后呶呶嘴,&ldqo;你们的团长知道吗?&rdqo;

    &ldqo;不,我没告诉他,我怕又出什么问题。&rdqo;肯尼特笑得很自然。

    科泽斯点点头,&ldqo;你也去休息吧,为了赶来这里,我的斗气也消耗的差不多了,需要时间恢复。&rdqo;

    &ldqo;是,副统帅,奥丁保佑,希望您一切顺利。&rdqo;肯尼特离开了。

    科泽斯则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调息起来。

    离他不远处,拉米雷斯正轻松自如的喂着他价值不菲的白云马,科泽斯看着他,止不住的摇头,他之所以坐在这里调息,是因为放心不下拉米雷斯,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会发生什么,而且在和肯尼特谈话之后,这种预感越发明显。

    老兵对战场上的危险,通常都会有种直觉,就像一把老刀,不管再怎么钝,总是比一般的新刀顺手管用。

    科泽斯叹了口气,闭目调息起来,他从心底看不起拉米雷斯,其实在费拉利任命拉米雷斯为军团长时,他就很反对,在他心里,真正欣赏的人是出身平民的肯尼特,如果不是费拉利曾在战场上救过他的命,他真的不想管拉米雷斯的死活。

    &hllp;&hllp;

    夜。无月的夜,黑漆漆的一片。

    营地的篝火已经熄灭,冷冷的风从勃嘉城外的平原上刮过,呼呼的,却没有灰尘扬起,这里已经被积雪冻住,即便这里比霍坦丁更靠近大陆南方,隆冬的时令也让土地一片苦寒。

    离营帐不远的地方,一辆辎重车上,撒加盘坐在岩石灶台上,双目紧闭。

    克林克兹没有睡在地上,而是抱着毛毯躺在他旁边,这家伙一直说着梦话,看来今天陪着撒加走也累得够呛。

    咔咔&hllp;&hllp;

    这很轻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撒加身体微微一颤,他睁开了眼睛,望着远方,那里完全被夜色笼罩,根本看不见掩藏在黑幕之中的勃嘉城的轮廓。

    英雄&hllp;&hllp;这里就是可以成为英雄的地方吗,撒加眼神波动着,好像是叫战场吧&hllp;&hllp;

    咔咔,又是几声传来。

    撒加眼神一闪,握紧了拳头,野兽般的本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hllp;&hllp;

    营地中,中央那座最大的帐篷外。

    细碎的脚步声响起。

    &ldqo;谁?&rdqo;一直在拉米雷斯的帐篷外调息的科泽斯猛地睁开双眼。

    他看到了一个微笑着的年轻军官,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ldqo;肯尼特,有什么事情吗,我还以为你休息了。&rdqo;

    &ldqo;这样的夜晚,怎么睡得着啊。&rdqo;肯尼特在科泽斯身边坐下,&ldqo;科泽斯副统帅,我想问您一个问题。&rdqo;

    &ldqo;你说。&rdqo;科泽斯笑了笑,这个年轻人是他最欣赏的,几乎是他一手提拔了肯尼特。

    &ldqo;您觉得这个世界公平吗?&rdqo;肯尼特的表情有点奇怪。

    &ldqo;公平?&rdqo;科泽斯看了肯尼特一眼,明白了,缓缓道:&ldqo;别往心里去,肯尼特,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你是那样出色,不仅修炼天赋很高,而且军事才能也很出众,你天生就是个军人,为战场而生的&hllp;&hllp;&rdqo;

    &ldqo;可是我却在一个寄生虫的下面,不得不仰视着他。&rdqo;肯尼特打断了科泽斯,&ldqo;就和您一样啊,我的副统帅大人,费拉利元帅能取得那么多象征着荣耀的战功,不都是因为您吗,可您却还是在他的下面,甚至还要在克米奥家的少爷门口站岗&hllp;&hllp;以后有机会?那是多少年的以后?十年?还是二十年?就算我成功了,也不过是第二个您啊&hllp;&hllp;&rdqo;肯尼特望着科泽斯,&ldqo;您那样欣赏我,也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吗?&rdqo;

    科泽斯沉默了,他不得不承认,肯尼特的话有道理,可他却没有往其它方面想,他觉得,肯尼特有这些不满是很正常的,如果没有抱怨,那才有问题。

    过了一会儿,科泽斯开口了:&ldqo;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你说的对。&rdqo;

    肯尼特笑了。

    &ldqo;不过,肯尼特,我欣赏你,是因为你真的有才干,而不是看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rdqo;科泽斯拍拍肯尼特的肩膀,&ldqo;去睡一会儿吧,你累了,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当你在战场上和卢士安人拼杀的时候,也许什么不快都忘记了,那才是男人应该存在的地方。&rdqo;

    &ldqo;明天?还有明天?&rdqo;肯尼特突然道。

    科泽斯愣了一下。

    然后,一柄匕首刺进了他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