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十五章 寒夜(三)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那红色,就像匆匆数年后,一点泪花渐入眼中,视线的尽头,盛开了如此相似的红,火龙花啊,带来英雄的光耀,也暗藏着,尘封泪痕中的往昔&hllp;&hllp;

    似乎一切,都与这火红的花有关。

    撒加幼年那支离破碎的记忆中,落满了这样的红,痛入骨髓,伤彻心扉!

    啪!

    随着这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又是这样的红,纷飞在夜色中。

    撒加嘶吼着,将手从一个卢士安士兵的胸腔中拔了出来&hllp;&hllp;

    士兵倒下了,和他周围的尸体一样。

    为什么!

    为什么这些人那样凶狠,为什么这里,这个可以成为英雄的地方,到处充满了死亡,还有悲凉!

    撒加眼中充满了嗜血的光泽,在黑夜之中,仿佛坠落的星光在悲鸣,然后冷森的闪过。

    他又拧断了一个朝这边冲来的士兵的脖子。

    克林克兹躲在撒加身后,抱着头,瑟瑟发抖,他的心麻木了,身体也麻木了,脚步僵硬得失去了知觉,只可以本能的随着撒加后退的脚步跌跌撞撞。

    太突然了,这在冷夜中突袭而至的灭亡彻底击溃了他。

    一个接一个的卢士安士兵倒在了撒加后退的路上,撒加的身上,也留下了一道接一道的伤口。

    劣质的铁甲早已破碎不堪,胸前雕琢的火龙花纹路落满了鲜血,有他的,也有卢士安人的,就像给这粗糙的雕刻涂上了它原本就应该拥有的色彩。

    &ldqo;啊!&rdqo;

    这样垂死挣扎的吼声不断从撒加口中发出,他的力量爆发到了极限,体力同样也很快到了极限。

    嗜血修罗天依旧没有反应,哪怕撒加已经伤痕累累,似乎鲜血的味道已经引不起它的兴趣,再也不愿意为了血的嫣红而疯狂旋转,为撒加带来那种超越本身极限的力量!

    一潭死水,丹田内的那个漩涡就像撒加无法控制情绪时的眼神,毫不犹豫的破灭生的希望,自己的,对手的。

    不行了&hllp;&hllp;

    这样下去会死的。

    撒加的手垂下,指缝间微微颤抖着,血一滴滴的落在地上&hllp;&hllp;

    我要活着,必须要活着,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我还没有成为英雄,心里的她,还是那样鲜活!

    撒加猛地转身,将克林克兹扛在背上,朝额骨阿尔山的方向逃去。

    &ldqo;他要逃跑!&rdqo;

    &ldqo;追!他杀了我们好多兄弟!&rdqo;

    &ldqo;杀了他!&rdqo;

    &ldqo;把他剁成肉酱!&rdqo;

    卢士安的士兵被激怒了,本来这个夜晚对他们来说如此完美,可以以零伤亡的代价凯旋而归,可是,这个只会像野兽一样嘶吼挣扎的男人,却让他们死掉了几十个人。

    &ldqo;果然头疼啊&hllp;&hllp;&rdqo;肯尼特跟在疯狂朝撒加追去的卢士安士兵后面,缓缓摇头,&ldqo;还以为这个逃兵是拉米雷斯那个废物的麻烦,没想到却成了我的麻烦,哦不,他不是个逃兵,一个逃兵怎么可能爆发出那样可怕的求生意志,嗯&hllp;&hllp;&rdqo;肯尼特边走边思索,&ldqo;也许他是个逃兵,只有懂得逃跑的人才格外的想要活着,虽然逃跑也会更快的带来死亡,但至少,这是一种意识,一种固定在人的本性中的意识&hllp;&hllp;&rdqo;

    肯尼特此时的表情,很像一个深谙哲理的学者,不过从他还在西尊军事学院学习时,就特别喜欢研究人的心理变化,他认为,这种关于人性的哲学,能在战场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果然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军事家,希尔不懂得珍惜肯尼特,就是是其腐朽的最佳证明。

    &ldqo;他是在逃吗&hllp;&hllp;还以为,这样的男人连死都会站着&hllp;&hllp;哦,他一直都在用力的活着&hllp;&hllp;嗯,是想活着吧&hllp;&hllp;&rdqo;克林克兹趴在撒加的背上,撒加脚步带来的颠簸让原本就快要昏厥的他意识更加脆弱。

    &ldqo;妈的!速度好快!弓箭!弓箭呢!给我射!&rdqo;带头的军官气急败坏的吼道。

    十几个士兵站住了,从背后抽出长弓,拉开了弓弦。

    噌,噌,噌,噌&hllp;&hllp;

    弦声四起。

    箭矢飞向了前面那个奔跑的身影。

    &ldqo;唔&hllp;&hllp;&rdqo;克林克兹软弱的性格根本受不了这样的惊吓,他能撑到现在还有意识,已经很努力了,他在向背着他的这个男人学习,哪怕他学不会,也要用尽全力去感受那生命的炽热。

    就像,这后背的温度。

    呲的一声,掠过得很快&hllp;&hllp;

    克林克兹眼神一定,伏在了撒加背上,软软的和那温度贴紧。

    好热&hllp;&hllp;又好冷&hllp;&hllp;是冬天了吗&hllp;&hllp;温度好低&hllp;&hllp;他的背&hllp;&hllp;又好热&hllp;&hllp;

    又是呲的一声。

    克林克兹面黄肌瘦的脸上竟出现了片刻的宁静,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怎么背上有点湿湿的,撒加感觉到了克林克兹趴在了他的背上,那姿势像是在为他挡着什么,撒加回头一看,却看不到克林克兹的脸,只能看到那头杂乱的褐发。

    呲!

    肩膀的剧痛让撒加集中了精神,一根箭矢穿透了他的肩头,没有伤到骨头,却带出了大量的血。

    撒加开始凭借呼啸而来的风声躲避着弓箭了,很快又和那些追兵拉开了一点距离。

    &hllp;&hllp;

    一面峭壁!?

    撒加愣住了。

    当他用尽全力甩开了追兵后,却被额骨阿尔山脚下的一面陡峭的岩壁挡住了去路!

    怎么办,卢士安人的脚步越来越近,地面在微微颤抖&hllp;&hllp;

    &ldqo;呃!&rdqo;撒加闷哼一声&hllp;&hllp;

    他竟然拔出了肩头上插着的那支生铁箭!

    咔咔咔咔&hllp;&hllp;

    连续数声,生铁打造的箭矢被撒加折成了好几截,然后他把这些断箭捏在了一起,狠狠地插进了岩层的缝隙中。

    接着,撒加握着那把断箭的右手用力,左手扶住了克林克兹,脚下一蹬,踩在了峭壁突起的岩刺上。

    撒加胸口被右手肌肉拉扯的一阵疼痛,他喘着粗气,又将断箭插进了头顶的岩层缝隙&hllp;&hllp;

    他在攀爬峭壁,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驾轻就熟,因为当年在冰雪峡谷,撒加就无数次的征服过塔罗纳外的那面峭壁。

    比起这面峭壁,冰雪峡谷的峭壁更高更陡峭,而且坚冰覆盖,稍不注意就会滑下去,可是此时,撒加却感觉更加困难,每一步都像是在拼命。

    他已体力不支,身上受了很多伤,更重要的是,背上还背着克林克兹!

    撒加必须要腾出一只手来照顾克林克兹,他不能把他抛下,因为撒加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这个被人叫做&ldqo;软虫&rdqo;的少年,是真心对自己好。

    从克林克兹帮自己挡石头的那一瞬间开始,撒加就体会到了&hllp;&hllp;

    所以我们要一起走!

    所以坚持住!

    我的朋友!

    撒加攀爬的速度不快,等到卢士安士兵追到峭壁下,他才爬了不过百来米。

    还在弓箭的射程范围之内!

    &ldqo;哦?很奇怪的攀爬方法啊。&rdqo;士兵们让出了一条道,肯尼特走了出来。

    然后,他挥了挥手&hllp;&hllp;

    数十支箭矢射向了峭壁,一个铁甲破烂的男子挂在峭壁上,就像随风摇摆的树叶,男子背上趴伏着一个瘦弱的少年,男子的手紧紧抓着他,没有一丝放松。

    &ldqo;那是他的战友吗。&rdqo;肯尼特望着一边攀爬一边躲避的撒加,心中略微有点起伏。

    他笑了笑,开口道:&ldqo;我的士兵们,不想回城享受胜利的滋味了吗,齐拉陛下说过,要全部消灭,你们不懂是什么意思吗?&rdqo;

    &ldqo;是,元帅!&rdqo;

    卢士安士兵加大的射箭的力度和精度。

    撒加感觉到异常吃力了,不过,靠着坚忍不拔的意志,他又向上攀爬了十多米。

    嗖,一支箭从他耳边划过,锵的一声插在了他脸侧的石壁上,羽毛做成的箭尾不住晃动。

    血从撒加的耳垂上流出,落在了克林克兹的头发上。

    他用力咬咬牙,抬起手,将断箭狠狠的插在了岩壁上,同时,一支箭矢也插进了他的小臂,箭头很锋利,撒加浑身一颤,险些松手&hllp;&hllp;

    猛然间,他感觉背后一空!

    撒加的猛的回身,一把抓住了克林克兹的头发,狂吼一声,将他生生拽回了自己的背!

    这个时候,他看见了,克林克兹的手臂,已经被箭矢贯穿&hllp;&hllp;

    嚓嚓两声,撒加又被两支箭矢射中,可他没了反应,呆呆的看着克林克兹微微张开的眼睛&hllp;&hllp;

    他想起了那个时候‐‐一张发黄的脸,死死咬住牙关,嘴角挂着血迹,那是克林克兹挡在自己身前,后背被一块块的石头砸中&hllp;&hllp;

    现在,克林克兹的背后不是石头了,是几支箭矢,插在他瘦弱的身体里,那样安静。

    生铁打造的箭杆像刺一样扎进了撒加的眼中!

    难道,他刚才突然趴在我的背上,就是在帮我挡箭么&hllp;&hllp;

    撒加眼眶颤动着,悲愤到了极点!

    &ldqo;放&hllp;&hllp;放开我&hllp;&hllp;&rdqo;克林克兹胸口抽动着,他是在用全部的力气说话!

    撒加没有说话,将克林克兹抓得更紧!

    &ldqo;没,没用的&hllp;&hllp;我,我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hllp;&hllp;扔,扔下我&hllp;&hllp;你,你就可以活下去&hllp;&hllp;&rdqo;克林克兹断断续续的说着,声音听上去已经虚弱到极点!

    &ldqo;不!&rdqo;撒加回身单臂揽住克林克兹,借着另一只手抓住的断箭的支撑力转身,箭矢射到了他的背上。

    克林克兹微微张开的眼中流过一丝光晕,不知是喜悦,还是惊奇&hllp;&hllp;&ldqo;这就是你的声音么&hllp;&hllp;第一次听见&hllp;&hllp;我,我还以为&hllp;&hllp;你,你是个哑巴&hllp;&hllp;声音很好听&hllp;&hllp;为,为什么不多说说话&hllp;&hllp;&rdqo;

    又是一支箭插进了撒加的背,他左臂紧紧搂住克林克兹,右手死死握着插在岩石缝隙里的一把断箭。

    两个人,就靠着那点力量,吊在峭壁上。

    咔&hllp;&hllp;

    撒加握住的那把根断箭其中一根断裂了。

    &ldqo;太,太重了&hllp;&hllp;&rdqo;克林克兹的呼吸越来越微弱,&ldqo;我,我反正要,要死了&hllp;&hllp;没,没关系&hllp;&hllp;&rdqo;他吃力的伸出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旧旧的羊皮袋,&ldqo;这,这是我今年挣的钱&hllp;&hllp;请,请你带回,回霍坦丁&hllp;&hllp;交给我的,我的母亲&hllp;&hllp;朝圣节,每年,她都盼着我,回家&hllp;&hllp;还,还有我的弟妹&hllp;&hllp;你,你对她说&hllp;&hllp;说我被派到很远的地方&hllp;&hllp;好,好几年都回不去了&hllp;&hllp;&rdqo;

    撒加看着克林克兹,眼眶里异常酸涩,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毫无办法!

    唰唰两声,箭矢再次插在了撒加背上。

    克林克兹渐渐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一缕红色。

    咔,断箭又断了一根。

    &ldqo;好,好像&hllp;&hllp;火龙花啊&hllp;&hllp;象征着英雄的火龙花&hllp;&hllp;你,你会成为英雄的&hllp;&hllp;&rdqo;克林克兹缓慢的将旧钱袋塞进了撒加的怀中,&ldqo;你,你叫什么名字&hllp;&hllp;我,我还不知道&hllp;&hllp;我,我知道,你,你肯定不个逃兵&hllp;&hllp;那样,勇敢的活着&hllp;&hllp;&rdqo;

    撒加嘴角不停流着血,不过他却用力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ldqo;撒加&hllp;&hllp;&rdqo;克林克兹闭上了眼睛,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hllp;&hllp;

    突然!

    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使劲推开了撒加!

    撒加一惊,猛地伸手去抓,可是却抓空了,那爆发出来的力量让断箭再次折断一根。

    &ldqo;撒加,你要活下去&hllp;&hllp;&rdqo;克林克兹坠下了峭壁,他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直到一拥而上的卢士安士兵将他淹没&hllp;&hllp;

    &ldqo;啊!!!!&rdqo;

    撒加仰天狂吼,左手抓住了一根朝他射来的箭矢,用尽全身力气折断。

    两根断了的箭杆被握在右手,摇摇欲坠的支撑点重新变得坚固‐‐

    这是克林克兹为他争取到的机会,用他的生命!

    我会的,相信我,克林克兹,我会活下去,我会回到霍坦丁,完成你最后的愿望&hllp;&hllp;撒加看了一眼怀中的旧钱袋,双脚用力蹬在了岩壁上!

    &hllp;&hllp;

    &ldqo;要脱离射程了&hllp;&hllp;&rdqo;肯尼特望着满天的箭雨和那灵活躲闪的身影,不禁赞叹道,&ldqo;关键时候毫不手软啊,这头野兽,丢弃了自己的同伴,为自己获得一线生机,不过很奇怪啊,野兽不是最在乎自己的同伴么?&rdqo;

    肯尼特疑惑的摇摇头,向身边的士兵伸出手。

    一把长弓交在了他手上,肯尼特笑了一下,将一支箭放在了弓弦上架好,然后,对准撒加拉开了弓弦。

    很干脆的一声弦音!

    那支箭矢夹杂着肯尼特的斗气,向撒加呼啸而去!

    好快!如果这支箭射中了撒加,肯定必死无疑!

    但以肯尼特的实力和娴熟的弓箭技巧,又怎会射不中?

    真的很准!

    难道克林克兹用生命换来的希望,就要破灭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