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十六章 寒夜(四)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火光,很微弱,在冷冷的夜色中亮起。

    一丝火苗在那支箭的尾翎上燃起,然后以一种肉眼清晰可见的速度将箭矢寸寸焚毁。

    一团飞灰在撒加身后落下,离他的背,只有几公分距离。

    撒加略微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回头一看,却依然只有夜色,因为那火光早已熄灭&hllp;&hllp;

    &ldqo;像火一样的斗气?&rdqo;肯尼特愣住了,眼睁睁的看着撒加脱离了弓箭的射程,越爬越高,直至消失在峭壁的最高处。

    &ldqo;追!不可以放过任何一个人。&rdqo;肯尼特清醒过来,绝对不能有任何希尔士兵逃脱,因为鱼饵是不可以暴露出鱼钩的,被消灭的,只是先锋军团,真正的大鱼,还在后面。

    正当他们准备绕过这面峭壁时,一个黑影拦住了他们。

    那是一个高大的人影,坐在一块岩石上,漆黑的夜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ldqo;这么多人?&rdqo;人影将一把巨剑插在脚下的泥土里,声音很宏亮。

    肯尼特没有回答,皱起眉头望着人影,他可以感觉到,那把巨剑上透出的缕缕热气。

    &ldqo;是他&hllp;&hllp;&rdqo;肯尼特想起了刚才的火光。

    &ldqo;阴谋啊,真的比实力还管用吗。&rdqo;人影从岩石上跳了下来,抓起地上的巨剑,往肩上一扛,朝着肯尼特这边走来。

    肯尼特有些呼吸不过来了,那个人影散发出的强大威压几乎让所有人都开始无法控制的惊慌。

    突然,人影站住了,巨剑从肩上放下,猛地一劈‐‐

    &ldqo;就让我来试试吧!&rdqo;

    地面裂开了,斗气燃着火焰,朝卢士安士兵凶猛而来!

    轰!

    肯尼特在空中望着下面的场景,眼中尽是惊骇!

    所有的士兵都倒下了,足足几百人,在那个人影的一剑之下,瞬间就失去了生命!

    火的光亮点燃了夜&hllp;&hllp;

    肯尼特在落下的过程中看清楚了那个人影的摸样‐‐

    高大伟岸的身躯,破旧的战士短衣,一头红发像钢针一样挺立,那张脸粗狂豪放,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座豪迈的大山!

    烈!!!!

    肯尼特的双脚着地了,他刚才只是凭借出色的反应跳到空中躲开了烈的那一剑,他不会飞行,因为他只不过是个战师,不是战圣,他擅长的军事指挥和谋略,而不是修炼。

    所以,他眼中留下的最后影像,就是那燃烧着炽热火焰的宽大剑身。

    &hllp;&hllp;

    呼,呼,呼,呼&hllp;&hllp;

    撒加趴在山顶上,杂乱的喘息着。他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如果不是克林克兹的离去给了他力量,他根本坚持不到现在。

    铛的一声。

    一枚铜板从撒加怀中掉落在地上。

    撒加望着那枚铜板,心痛欲裂。

    这是克林克兹最后托付给撒加的东西‐‐他这一年的军饷。

    很微薄,撒加怀中的旧羊皮袋中,几乎全是铜板和银币,那是克林克兹平时省吃俭用省下来的,每年朝圣节,他都会回家,将这些钱交给母亲,然后给母亲讲述自己一年中在军队发生的事情&hllp;&hllp;

    都是好事,都是快乐的经历,每一次,母亲都眉开眼笑,弟妹都欢呼雀跃,虽然穷,但这一家人的节日依然其乐融融&hllp;&hllp;

    可谁又知道,那个被叫做&ldqo;软虫&rdqo;的瘦弱少年心中,藏着多少的悲苦?

    直到他最后死去时,也没有一天是真正快乐的,除了,在认识撒加以后&hllp;&hllp;

    他想像那个逃兵一样用力的活着,执着的完成生命中的每一个脚步。

    克林克兹最终没有做到,因为那个想要成为英雄的逃兵,根本不明白战场,根本不明白那不是英雄的摇篮,只是你死我活的血流之地!

    是的,撒加是逃兵,无能为力的逃兵,眼睁睁看着朋友为自己死去的逃兵。

    撒加的手,死死按住了那枚铜板,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是他离开塔罗纳之后第一次有想哭的冲动,可他只能无力的颤抖,流不出一滴眼泪!

    这就是&hllp;&hllp;

    欲哭无泪的感觉?

    无助到了极点,无力到了痛恨自己?

    啪&hllp;&hllp;

    一个物体从眼前掠过,咕噜咕噜滚了几圈后,在离撒加几米处的地方停下。

    撒加吃了一惊‐‐

    那是一颗人头&hllp;&hllp;

    肯尼特的人头!

    撒加猛地起身,眼神剧烈的波动,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异常熟悉的气息,那气息,无数次在午夜梦回时出现,带来了欢乐,带来了温暖,带来了伤悲,也带来了绝望&hllp;&hllp;

    &ldqo;这就是你能做到的事情?趴在这里抽搐?&rdqo;烈站在山顶上,望着撒加,眼神中却隐隐藏着一丝复杂。

    撒加浑身颤抖的望着他,说不出话,只有眼神和他的身体一样,控制不住的颤抖!

    &ldqo;你太让我失望了。&rdqo;烈的语气毫无起伏,仿佛撒加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紧要,只是一件他失败的作品,&ldqo;阴谋算什么,在实力面前,也只有死去,就像你无法保护的人一样。&rdqo;烈指着肯尼特的人头,&ldqo;对你来说,他很强,可对我来说,只需要一剑,就可以让这颗脑袋中的所有诡计统统消失。&rdqo;

    一道剑气从烈的手指中发出,将肯尼特的人头轰的粉碎。

    &ldqo;自己没有用,就不要怪别人。&rdqo;

    啪&hllp;&hllp;

    一点白色的浆液溅到撒加脸上,他却毫无反应,不要说是脑浆了,就算是现在一把刀插在他的胸口,他也不会感觉到疼痛。

    因为心已经痛到了极限,也怒到了极限!

    这就是我最敬爱的人吗?我的老爸?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陌生,为什么他的眼中看不到我,就因为我的弱小,就因为我达不到他的要求?

    撒加胸膛都要炸开了,可他却无言反驳,烈说出了事实,虽然语言就像把刀子。

    &ldqo;想不通吗?&rdqo;烈看着撒加。

    撒加说不出话,脑中已经被愤怒和伤心占满,隐隐之中,那像针一样的感觉又出现了,一下一下缓慢的扎在他的大脑皮层上。

    &ldqo;想见识一下吗?&rdqo;烈轻蔑的笑着,&ldqo;什么叫实力,什么叫强者。&rdqo;

    烈转身朝山下走去。

    撒加愣了几秒钟,也僵硬的迈开脚步,远远跟在烈的后面。

    他真的想看一下,烈所说的强者到底是什么样子!

    是不是就像他前面那个高大豪迈的男人一样,是不是那就是真正的英雄&hllp;&hllp;

    可撒加没有发现的是,他前面的那个男人,此时,肩膀正在微微的颤抖。

    &hllp;&hllp;

    嗖,嗖,嗖。

    几个人影落在了希尔先锋军团驻扎的营地中。

    周围的卢士安士兵惊呆了!

    原本他们正在打扫战场,搜集死去的希尔士兵身上的铠甲和武器,卢士安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小国,经济落后,一把剑一件铠甲对他们来说都很重要。他们很奇怪,为什么肯尼特元帅带着好几百人去追两个人,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肯尼特元帅是回不来了,倒是来了几个怪异的家伙。

    &ldqo;火龙花?&rdqo;一个大胡子长到胸前的粗豪男子望着地上的尸体,满脸惊奇,那嗓子比破锣还难听,光看他的模样就知道是个老酒鬼。&ldqo;老火棍教育孩子,也要把我们拖上,圣城那些王八蛋,把峡谷外封得跟个马桶一样!&rdqo;

    &ldqo;别乱说话,老酒鬼。&rdqo;一个冷峻的黑衣男子开口道,&ldqo;峡谷是马桶,那你住在里面,你又是什么?&rdqo;这个男子穿着朴素的黑衣,整个人虽然瘦削,却凌厉的像把匕首。

    大胡子不说话了,吞了口唾沫,看起来他有点怕这个黑衣男子。

    &ldqo;你为什么也要来?&rdqo;黑衣男子回身望着一个静静站在不远处的人影,&ldqo;不在你的绝情地里悲伤了?&rdqo;

    &ldqo;因为绝情地的木屋,用的是塔罗纳的红木。&rdqo;人影说话声音有气无力,就像生了什么重病。不过当看清楚他的样子时,绝对没有人再会说出任何贬低他的言辞!

    多美的男子啊,白金色的长发梳在尖尖的耳朵后面,脸上的皮肤就像最纯净的白玉,蓝色的眼眸如同寂静的湖水,虽然穿着一身布衣,却丝毫不能掩饰他高雅脱俗的气质,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站在那里,周围就像在飘着悲伤的雪。

    &ldqo;这个精灵。&rdqo;黑衣男子笑了一下,&ldqo;绝情地,那个峡谷中最寂寞的地方,也的确够折磨人的。&rdqo;

    &ldqo;你们罗嗦什么。&rdqo;一个疤面男子走了过来,一头杂乱的棕色碎发,五短身材,模样也是丑陋不堪。

    &ldqo;哈,你也来了,只知道躲起来的家伙,老火棍的面子还真大,我是为了塔罗纳的好酒,你是为的什么,痴迷修炼的丑鬼!&rdqo;大胡子看着疤面男子,咧嘴笑道。

    &ldqo;塔罗纳的治疗药剂。&rdqo;疤面男子瞪了大胡子一眼,&ldqo;我这样刻苦的修炼,难免会受伤,你这种懒惰的酒鬼是不会明白的。&rdqo;

    &ldqo;好了,好了。&rdqo;黑衣男子纵身跃上了一顶营帐,翘腿坐在上面,&ldqo;等等吧,等烈把夜带过来,我们就给那小子好好上一课。&rdqo;

    &ldqo;有意思。&rdqo;大胡子从他的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张缺腿的木桌,以及一张木椅子,还有许多酒罐子,然后,他竟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那个精灵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安静依旧,就像周围的一切与他无关一样。

    而疤面男子,则旁若无人的坐下,开始了他的修炼!

    我的天!

    这四个人居然无视上万卢士安士兵,就在他们中间说话,做着自己的事!

    没有一个人敢动,只能惊讶万分的看着他们,因为这四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带着让这些卢士安士兵恐惧不已的威压!

    铛的一声,像是剑掉在地上的声音。

    疤面男子眉间微微一皱,丑陋的脸上带着几分怒意,他望着声音传来的地方,&ldqo;安静一点。&rdqo;

    那个掉剑的士兵忙不迭的点头。

    然后,再也没有一点声音发出,整个营地布满了希尔人的尸体,还有僵硬的卢士安人。

    哦不,是有声音的‐‐大胡子哧溜哧溜的喝酒声。

    过了一会儿,坐在帐顶的黑衣男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ldqo;他们来了,准备上课。&rdqo;

    然后,他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