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六十二章 晚宴(三)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斯威夫特说不出话了,同桌的法西和英格使者站了起来,离开了宴会厅,这是希尔自己的事情,与他们无关,以希尔的军事实力,还不敢动他们一根汗毛。

    &ldqo;跟我走。&rdqo;斯威夫特对目瞪口呆的薇薇安说道。这时,多林也爬了起来,掠到了斯威夫特身边,表情异常紧张。

    &ldqo;殿下,不要耽误了,范泽埃圣魔导也不在,这笔账改天再算。&rdqo;多林在斯威夫特耳边悄悄说道。

    薇薇安没有理斯威夫特,只是惊讶万分的看着场上局势,斯威夫特脸上阴晴不定,手里却紧紧攥着一颗火红的小晶石&hllp;&hllp;

    &ldqo;哦?&rdqo;德赛看到斯威夫特重新坐下,皱了皱眉,&ldqo;尊贵的卡蓝皇子,如果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危害到您的安全,我可不负责任。&rdqo;

    斯威夫特冷哼一声。

    多林咳嗽了两声,抹去脸上的血迹,挡在斯威夫特前面。他是卡蓝铁甲龙骑兵团的副团长,是个军人,他的职责就是保护斯威夫特,死也要做到,卡蓝以武立国,他们的军纪和军人素质,不是希尔这样的国家可以比的。

    西丽雅虽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震惊了,心里惊恐万分,十分担心自己的父亲。

    还好,撒加拽着她的手变得很用力,这让她很疼,但也保持了清醒。

    &ldqo;美丽的西丽雅公主&hllp;&hllp;&rdqo;拉米雷斯的笑容看上去很扭曲,锋利的剑刃在&ldqo;西丽雅&rdqo;的脖子上轻轻的滑来滑去,&ldqo;高傲的您,这个时候也变成了羔羊,我可真傻,为了你,废了自己,你知道吗,当一个骄傲的战士已经不能再修炼的时候,爱也会变成恨啊。&rdqo;

    拉米雷斯的脸抽搐着,心理积压的怨气彻底爆发了,他大声笑着,&ldqo;西丽雅&rdqo;颤抖着,让他心里那种变态的快感更加亢奋。

    费拉利走到高台上,冷声道:&ldqo;不愿意臣服于我的,杀。&rdqo;

    铠甲锃亮的战士们行动起来了,很快就将席晚宴的贵族们统统押到高台前。而撒加四人却还留在原地,战士们就像没有看到他们一样,理由很简单,杰斯特和薇薇安属于菲利斯商会,而菲利斯商会有一个费拉利最忌惮的人‐‐音速战圣邦克。通常情况下,奥菲拉尔大陆的王公贵族们不会轻易得罪圣级强者。如果今天薇薇安或者杰斯特出了什么事,第一时间,邦克就会出现在费拉利面前,就算一个圣级强者敌不过千百万的军队,但他安心要杀你费拉利,你也跑不掉,除非费拉利身边也有一个圣级强者,实力还必须高于邦克,可费拉利没有,整个希尔公国,从建国到现在,只出了邦克一个圣级强者,还不是土生土长的希尔人!在几个战士让这四人离开未果后,也没有人来管他们了。

    这些战士是王宫的侍卫,早就被费拉利控制,实际上,从他几年前推荐心腹蒙塔里尔成为王宫侍卫长时,他篡位的计划就开始了。

    几年的时间,费拉利一直在准备,也一直在积累,贝尔萨家族统治希尔好几百年了,很得民心,贵族们也支持他们的统治,贝尔萨家的权力根深蒂固,一时也瓦解不了,所以,费拉利先是逐步控制了军权,然后参与到了人事大权中,重用自己并不喜欢但很有才能的科泽斯,积累了很多战功和声望。

    直到这一次,费拉利&ldqo;意外&rdqo;的获得了对卢士安战争的辉煌胜利,收回了希尔失去的领土,并且征服了卢士安公国,一时间,克米奥家族在希尔的声望达到了顶点,民间甚至在流传一种说法,那就是,如果克米奥家族统治希尔,那希尔会拥有一个更加光明的前途,因为克米奥家,才是火龙花真正的象征!

    卡里特在国事方面确实昏庸,民间有这种说法也很正常,但也不排除费拉利故意撒播这种说法,反正不管怎样,费拉利认为,现在的时机,已经成熟了,所以,他布置好了一切,也成功站在了这里。

    &ldqo;费拉利陛下,我,我臣服!&rdqo;一个中年贵族率先跪下,向费拉利行礼。

    &ldqo;很好。&rdqo;费拉利摆摆手。

    呲的一声。

    中年贵族的头颅掉了下来。

    女人的尖叫声四起。

    &ldqo;第一个臣服的,也会第一个背叛。&rdqo;费拉利看着那些贵族们。

    &ldqo;陛下,我们不会背叛的,请相信我们,克米奥家,才是火龙花的象征,才是希尔强大的希望!&rdqo;贵族们纷纷跪下,不住行礼。

    费拉利满意的笑了,看来他杀一儆百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ldqo;我看到你们的忠心了。&rdqo;费拉利望向了一个依然站立的瘦瘦的身影,&ldqo;里贝索首相,不愿意跪下吗?&rdqo;

    &ldqo;叛逆之臣,会受到诅咒的,我威尔斯家,几百年都为火龙花的盛开而鞠躬尽瘁,除了贝尔萨家的人,我不会为任何人跪下。&rdqo;里贝索看上去很阴鹜的眼睛里闪着光芒。

    &ldqo;那就躺下吧。&rdqo;费拉利一挥手。

    一个侍卫走向了里贝索&hllp;&hllp;

    &ldqo;你等一下,我有几句话对卡里特陛下说。&rdqo;里贝索直视着那个侍卫的眼睛。一时间,那个侍卫竟被这个阴测测的老头的气势震住,停下了动作。

    费拉利冷笑一声。

    里贝索看着卡里特,缓缓跪下,&ldqo;陛下啊,我知道您不喜欢我,因为我总是在您耳边说那些让您不快的话,但是现在,只有我还在追随着您,您是希尔的国王,是希尔人民的领导者,可您的心里,那火龙花,还在绽放吗?看看吧,希望我的血,能让您清醒!&rdqo;

    里贝索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剑,朝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卡里特愤怒到了极点,无奈蒙塔里尔已经将他牢牢制住。

    西丽雅大惊失色。蓦地,她感觉自己的手被放开了&hllp;&hllp;

    嘶的一声,血流在地上。

    &ldqo;死,有用吗。&rdqo;

    一个如同野兽喉间低吼般的声音传入了里贝索的耳朵,他吃惊的看着抓住短剑的年轻人。

    血从指缝间流下,年轻人的手在颤抖,可以感觉到,他心里的情绪不可抑制,就要爆发。

    里贝索身边的侍卫率先反应过来,一剑砍向了年轻人。

    嘭的一声,剑和人一起飞了出去。

    年轻人将里贝索的短剑抢下,狠狠摔在地上。

    &ldqo;薇薇安,你怎么了?&rdqo;斯威夫特看到薇薇安浑身发抖,脸色卡白。

    &ldqo;真让人感动。&rdqo;费拉利慢条斯理的鼓起掌,&ldqo;逞英雄的年轻人,你不知道珍惜生命吗,这件事与菲利斯商会无关,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rdqo;

    撒加粗重的喘息着,里贝索的举动让他想起了克林克兹,他的胸口就像要炸开一样,狂暴的情绪在吞噬着他的意识。

    天生凶性!阿修罗的天生凶性!

    卡里特看着这个长着一头怪异黑发的年轻人,眼中剧烈的波动着,里贝索险些丧命,还好有这个年轻人及时出现。卡里特心里略略松了口气,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变得更加深沉。

    &ldqo;有意思了。&rdqo;一直漫不经心的喝着酒的圣使德赛微笑着放下酒杯,手指在自己的头冠上轻轻摩挲着。

    场面变得很安静,拉米雷斯听到撒加的喘息声,再看到那双漆黑如夜的眼眸,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影子,那是一个穿着一身黑链甲、戴着诡异面具的家伙!

    &ldqo;是他!&rdqo;拉米雷斯咬牙切齿的望着撒加。他和撒加在出征仪式上战斗过,至今,那野兽般的喘息声还经常让他做噩梦!

    &ldqo;我警告过你了。&rdqo;费拉利挥挥手。

    十几个侍卫冲了上来。

    撒加狂吼一声,扑向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侍卫。

    看到一双黑瞳中布满了嗜血的杀意,那个侍卫呆住了,举起的剑都忘记了砍下,噗的一声,撒加的双手插进来他的胸膛。

    &ldqo;呃!&rdqo;随着一声暴喝,血浆像喷泉一样飚出。

    那个侍卫的身体被撒加活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内脏落了一地,撒加长发撒开,漆黑的发丝随着气劲飘动,死气沉沉的眼神没有一丝怜悯,麻木,残酷,不带一点人的气味。

    呕,呕,一些漂亮的贵族女子们已经昏厥,一些没昏的,则呕吐起来。

    一把剑砍在撒加背上,划破了他的礼服,也留下了一道伤口。

    撒加猛地转身,一把抓住了侍卫的脸,狠狠砸在地上!

    华贵的地板裂开了,同时裂开的,还有那个侍卫的脑袋,红白相见的浓液顺着地板裂缝慢慢流走。

    呕吐的女人们昏了。男人们也晕倒不少。没晕的只能干呕。血花四溅,这些养尊处优的家伙们只知道躲起来发抖。

    薇薇安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前一黑,向后倒去,斯威夫特扶住了她。

    &ldqo;野蛮人&hllp;&hllp;果然&hllp;&hllp;是野蛮人&hllp;&hllp;&rdqo;西丽雅还站着,她要坚强多了,可还是被惊得瑟瑟发抖。

    很快,地上留下了十几具尸体,没有一具完整的。

    撒加双手垂着,身上血迹斑斑,有自己的,也有那些侍卫的。

    滴答,滴答,整个宴会厅再次死一般寂静,只有血从撒加指尖滴落的声音。

    &ldqo;混蛋&hllp;&hllp;这个混蛋&hllp;&hllp;&rdqo;拉米雷斯咒骂着。

    撒加又动了,他的嘴角竟挂着一丝笑意,鲜血的味道让他兴奋,久违的热气从丹田那个漩涡中发出,化为修罗力,融合到肌体之中!

    嗜血修罗天,终于运转了!

    撒加扑杀着侍卫,嗜血修罗天的漩涡在鲜血中兴奋无比的躁动着,修罗力不断从中衍生,配合着阿修罗的天生凶性,让撒加变成了一头彻头彻尾的凶兽!

    与此同时,嗜血修罗天的分解也在进行,漩涡中的一部分修罗力化为雾一般的气息,融入到了漩涡最中央的那个点里。

    原来,是要杀戮才会突破吗?

    九天修罗咒的第二阶段‐‐

    杀戮修罗天!

    不,不止是杀戮,更重要的,是杀意!

    对,杀意,只有杀意,才是杀戮的源泉!才能让杀戮修罗天觉醒!

    &ldqo;呃啊!!!!&rdqo;

    撒加爆发了,强悍的力量将他上身的衣服彻底震碎!

    鲜血沾染了他的皮肤,那粘湿的感觉,让他兴奋到极点!

    心里的杀意,如同弹奏着管风琴的手指,不断跳动,也不断高涨!

    费拉利有些惊讶了,虽然他的军队包围了整个王宫,但他带进来的侍卫,不过一百来人,他原本以为,以自己和蒙塔里尔,加上这些都是修炼者的侍卫,足够制服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贵族们,没想到,这一百多个侍卫,竟被一个狂暴如兽的男人统统杀死!

    &ldqo;有点怪&hllp;&hllp;这股力量。&rdqo;德赛看着撒加的眼神发生了变化,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