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七十章 冬去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夜了。

    冬夜无月,草坪上流落的,是浓浓的黑,就像失去了生命气息的深渊,无法揭开情感的面纱。

    一个男子盘坐在草坪上,四周是毫无生气的沉寂。

    血液,还在身体里流动么。

    男子的眼睛是睁开的,瞳孔的颜色犹如死灰一般。

    他望着一幢精美的小楼,还有那扇离他很远的窗户,粉红色的窗帘落在精雕细琢的窗棂上,像是他永远也无法靠近的阳光。

    明明,还感觉得到血在流,为什么,它却渴望沉静下来。

    斯汀直了直他佝偻的后背。

    爱的理由消失。

    你像是天边盛开的娇艳蔷薇,花蕊中,是神恩赐的光泽。

    如此美丽,如此灿烂,也如此的,刺眼。

    我神志恍惚的望着你,突然觉得,除了亡灵一样的枯萎,我一贫如洗。

    如果你要遗弃我,世界还能说什么。

    正确的选择啊,因为我的世界只有那死去的灵魂,还有坠落的黑暗。

    我看不到你,你太耀眼。

    太阳不会照耀在我心里,我犹如一具无法瞑目的死尸。

    只有畏缩在墓碑下,遥望着,你的快乐,和悲伤。

    &ldqo;他又来这里了,每当深夜,他就会来这里,望着薇薇安住的地方,也不冥想,就那样枯坐着,直到天明才会离去。&rdqo;

    远处,邦克望着斯汀陷入夜色的身影,心中很不是滋味。

    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很喜欢的弟子利特.华莱士,那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出生于战士世家,最后却离开了这个世界。

    邦克深深吸了口气,斯汀对他来说更重要,他也知道斯汀为什么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枯坐在这片草坪上。

    因为,这里是斯汀最靠近薇薇安的地方。

    邦克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hllp;&hllp;

    天亮了,斯汀一如既往的离去。

    很快,阳光穿透了朝霞,落在了霍坦丁的土地上。

    阳光明媚!

    霍坦丁冬天的阳光啊,这可真稀罕。

    &ldqo;斯威夫特殿下,您请慢走,薇薇安这里您不用担心了,她很快就会去科莫罗。&rdqo;菲利斯庄园门口,因勒夫将斯威夫特送了出来。

    看起来,斯威夫特昨天夜里留在了这里,也许还和因勒夫会长一夜长谈。

    斯威夫特坐上了一辆黄金马车,伸出头,笑道:&ldqo;因勒夫会长,千万别这么客气,也许很快,您就是我的长辈,那个时候,无论什么要求,我都会当成自己家的事情来办的。&rdqo;

    因勒夫听到斯威夫特如此说,心中喜不自胜,忙不迭的说:&ldqo;您一路顺风。&rdqo;

    &ldqo;法尔斯魔导士会继续留在这里,等薇薇安完全康复,他才会离开,就这样吧,因勒夫会长,我期待着薇薇安来到卡蓝魔武学院的那一天。&rdqo;马车的金丝绒布帘放下了,昂贵的白云马迈开了蹄子,拉动着黄金马车,朝着霍坦丁的城门方向而去。

    嗖嗖几声,起码十多个身影从因勒夫根本看不到的地方掠出,追着马车而去,这是保护斯威夫特的卡蓝强者,每一个都有很强的实力。

    嘶,远处传来了烈马扬蹄的声音,然后,一队威武的卡蓝骑兵从另一边飞奔过来,跟在了黄金马车的后面。

    队形整齐,甚至连马蹄的频率都是一样的。

    精致的铠甲反射着阳光,在因勒夫眼前晃着,就像那光明的前途。

    &ldqo;会长。&rdqo;邦克出现在他身后。&ldqo;有件事&hllp;&hllp;&rdqo;

    &ldqo;邦克,你不用多说什么。这件事情,我决心已定!&rdqo;因勒夫一挥手,打断了邦克的话。

    邦克没有说话。

    &ldqo;对不起,我的老兄弟。&rdqo;可能是因勒夫自己也觉得刚刚的语气有些重了,声音温和下来,关心的问道:&ldqo;你的那个侄子斯汀怎么样了?&rdqo;

    &ldqo;和以前一样,总是不喜欢光明,老喜欢呆在黑暗的角落,不论是吃饭睡觉都是如此。&rdqo;邦克并没有介意因勒夫开始的态度,他知道因勒夫这段时间承受了多少压力,也许今天之后,他应该放心了吧,邦克走到了因勒夫身旁,和他并肩而立。

    &ldqo;有空多开导开导他,有什么需要不用跟我说,自己做主就可以了,财力人力需要多少,你说了算。&rdqo;因勒夫道。

    &ldqo;我想把斯汀送到卡蓝去,那里有他另一个亲人,而且在魔武学院很有关系,我想魔武学院中浓厚的魔法氛围会对他的修习有好处。&rdqo;邦克道。

    &ldqo;不怕那个&hllp;&hllp;&rdqo;因勒夫有些疑惑,他知道斯汀修习的是什么魔法。

    &ldqo;放心吧,会长,身在卡蓝的那个人会劝说斯汀放弃修习亡灵魔法的,以斯汀的天赋,不论是什么元素系的魔法,我想都能获得很高的成就。&rdqo;邦克笑道,通过这次的事情,邦克明白了,有些事情不能对因勒夫说,不是他不信任因勒夫,而是一个商人的价值观并不能很好的理解一些东西。

    &ldqo;好事好事,那种魔法太危险了,邦克啊,这一次,我才发现了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真的很可怕。&rdqo;因勒夫拍拍胸口。

    邦克笑了笑道:&ldqo;我想让斯汀和薇薇安一同前往科莫罗,这样路上也有个照应,你知道的,斯汀这孩子,除了魔法什么都不知道。&rdqo;

    这理由很牵强,但因勒夫也没多想,可能心里也对邦克有点愧疚吧,一口就答应了。

    邦克眼里闪过一丝光泽。上次他和范泽埃已经见过了斯汀,对于阿尔维唯一留下的血脉,范泽埃自然相当重视,还给了斯汀黑暗魔法的修炼卷轴,目的是要让他多修习一门黑暗系的魔法,黑暗系魔法属于标准的奥丁守则的魔法体系,这可以很好的掩饰自己的亡灵魔法。另外,范泽埃还要把斯汀送到科莫罗皇家魔武学院的黑暗魔法分院学习,因为在卡蓝帝国的魔法世界里,他范泽埃,完全可以一手遮天。

    尽管舍不得,为了斯汀的安全,邦克也是很同意范泽埃的决定,毕竟以范泽埃的地位,要庇护斯汀,比自己容易的多。

    比如魔武学院的院长德斯夸拉,就是范泽埃曾经教导过的学生。

    &hllp;&hllp;

    王宫。

    明媚的阳光落在废墟上,为这片&ldqo;死地&rdqo;带来了生命的味道。

    啪,一块小石头从废墟的顶端滑落,滚到了废墟周围的枯裂的石板上。

    一点绿色&hllp;&hllp;

    在阳光下显得很柔和。

    一颗小苗,颤颤巍巍的从石板的裂缝中探出头,害羞的看着这个世界。

    生命。

    虽然只是脆弱不堪的生命。

    但却扬起了头,预示了新生的到来。

    春天要到了。

    霍坦丁这个悲伤的冬天,渐行渐远。

    &hllp;&hllp;

    吱,悄悄的,金底银纹的门推开了,然后,一头柔顺的和外面的阳光一样的金发从门缝里露出。

    &ldqo;发芽了呢,这些树。&rdqo;

    西丽雅伸了个懒腰,本来珠圆玉润的脸色卡白卡白的。

    这段日子,她一直把自己关在这座王宫唯一位于花园中的寝宫里,谁也不见。

    卡里特似乎也对西丽雅的态度很生气,加上心力交瘁,没有来管她;左丹娜也对西丽雅没办法,也不能训斥,毕竟西丽雅和她隔着一层,不是她亲生的。

    所以,直到昨天,西丽雅晚上悄悄溜到花园里透气的时候,才听到两个侍女谈论&ldqo;死地&rdqo;的事情。

    原来野蛮人已经死了!

    西丽雅当时就轻松了,虽然心里也很难过,但那只是愧疚。

    如果不是一个带着面具的一句话也不说的家伙早已悄悄住进了她心里,说不定她会接受野蛮人。

    但西丽雅的个性非常倔强,特立独行,她认定的东西,谁也改变不了。

    她只喜欢面具人,所以不会嫁给野蛮人,就算被逼着履行承诺嫁给了野蛮人,估计西丽雅连话都不会和他说一句。

    铛的一声,身后的门被撞开了,西丽雅扑倒在地上,然后,一头巨大的黑狼,从她趴着的身上一跃而过&hllp;&hllp;

    &ldqo;小黑!你讨厌啦!&rdqo;西丽雅爬起来,冲黑狼叫到,心里的压力解除了,她也恢复了活力。

    &ldqo;哈,哈,哈,哈&hllp;&hllp;&rdqo;黑狼在宽阔的新芽丛生的草地上欢快的奔跑,是不是还回头望西丽雅一眼,长长的舌头吐出,哈着热气,那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嘲笑西丽雅。

    &ldqo;你敢笑我!&rdqo;西丽雅怒了,&ldqo;看我抓住你,拽你的尾巴!&rdqo;

    西丽雅追着吉塔,在泛着新绿的草地上惬意的奔跑着,这些天她太压抑了,需要一次释放。

    &ldqo;真美啊,我的女神。&rdqo;草地的边沿,一个穿着&ldqo;怪异&rdqo;铠甲的脂粉味很重的瘦弱年轻人一脸憧憬,一丝晶莹的液体挂在他的嘴角。

    他的脸很白,都有点发青了,一看就是弱不禁风的家伙,加上那身几乎把所有漂亮装饰都放上去的铠甲,以及腰间挂着的花里胡哨的骑士剑,让人有种想扇他一巴掌的冲动。

    除了那把和他人一样华而不实的剑,这个家伙的腰上还挂着一样东西,那就是一个面具,一个黑金相间、看上去有几分诡异的面具&hllp;&hllp;

    那是国王赏赐给他的,是他忠心保卫卡里特陛下的功勋象征,是他得意洋洋到处炫耀的招牌。

    &ldqo;嗷&rdqo;!

    一股带着腥味的热气喷到了年轻人脸上,惊醒了他的白日梦。

    只见一头黑色巨狼张大嘴巴,狠狠盯着他!

    &ldqo;妈,妈呀!&rdqo;年轻人吓得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倒,草地边的石子路让他的臀部够受的。

    咣的一声,年轻人腰上的面具落在了身边。

    西丽雅愣住了,她本来只是想让小黑吓一吓特莱伦,找点乐子,没想到,却看到了一个她经常在梦里才能看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