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八十二章 盲目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一间装潢豪华的店铺中,一个巨汉坐在雕花的金色柜台上,一脸乐呵。

    &ldqo;你干什么,道格拉斯。&rdqo;撒加望着倒成一片的铜花衣架,还有满地打滚的老板伙计。

    &ldqo;听说科莫罗是个大城市,夜,不,撒加,这什么破名字。&rdqo;道格拉斯抓抓脑袋,&ldqo;我们总不能穿着这破棉衣就去吧,道格拉斯大爷喜欢享受,喜欢最奢华的东西!&rdqo;

    &ldqo;请,请您尽量挑选,不要杀了我,求求您。&rdqo;胖胖的老板趴在地上,满脸哀求。

    &ldqo;撒加,喜欢什么就穿吧,哈哈。&rdqo;道格拉斯看上去很爽,食人魔天性喜欢掠夺,抢劫是他最大的爱好。

    撒加摇摇头,&ldqo;这些衣服不适合我,很容易就破了。&rdqo;

    &ldqo;唔。&rdqo;道格拉斯愣了愣,撒加说得有道理,以撒加的性格,路上肯定会修炼,而且一定会找自己陪练,这些只适合在高贵交际场合穿着的服饰的确不适合。

    &ldqo;走吧。&rdqo;撒加走出了店铺,&ldqo;去找一家卖铠甲的。&rdqo;

    &ldqo;好哇!&rdqo;道格拉斯乐了。

    过了一会儿,这条街上最好的铁匠铺被洗劫了,撒加还好,只是随便穿了一套黑色的重甲,道格拉斯非要逼着老板拿出了镇店之宝才罢休,那是一套非常华丽的金甲,表面精雕细琢了很多花纹,而且很多地方都镶嵌着华贵的宝石,这玩意一看就是给那些有钱的贵族子弟追女人用的,华而不实。

    然后,这两个人便离开了霍坦丁,朝南方而去。

    果然,他们的行程很慢,撒加每天起码一半的时间都是在修炼杀戮修罗天,晚上休息前还要找道格拉斯较量,走了好几天,都还在霍坦丁附近晃悠。

    &hllp;&hllp;

    &ldqo;胡闹的家伙!贝尔萨家怎么出了这样一个混混!让人头疼!&rdqo;卡里特猛地拍了一下黄金座椅的扶手。

    &ldqo;陛下。&rdqo;比奇走进了这座大殿,&ldqo;您叫我来什么事?&rdqo;

    &ldqo;不必多礼,你是我们希尔的勇士。&rdqo;卡里特脸上怒气仍然未消。

    &ldqo;陛下,发生了什么事吗?&rdqo;比奇问。

    &ldqo;还不是我那个任性胡闹的宝贝女儿!&rdqo;卡里特没好气的说,&ldqo;明明没有什么修炼天赋,还要闹着去什么魔武学院,还说她懂事了,想要为国出力!笑话!她要是想为国出力,干嘛不嫁给梅诺蒂,那可是法西帝国未来的皇帝!魔武学院是什么地方?龙蛇混杂,整个北方有势力的权贵后代都在那里,强大的人随处可见,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不是摆明去让人家欺负吗?&rdqo;

    &ldqo;何况西丽雅公主还被称为奥菲拉尔大陆北方最美的女人,美名早已远播四方。&rdqo;比奇同意的点点头。

    &ldqo;给我出个点子吧,里贝索首相现在被特莱伦那不争气的东西搞得心神不宁的。&rdqo;卡里特看着比奇。

    &ldqo;我觉得,您还是同意西丽雅公主的要求吧。&rdqo;比奇道。

    &ldqo;什么?&rdqo;卡里特一愣。

    &ldqo;您不是一直想知道,那天西丽雅公主在我耳边说了什么吗?&rdqo;比奇笑道。

    &ldqo;你说。&rdqo;卡里特皱起眉头。

    &ldqo;西丽雅公主叫我把那个叫撒加的年轻人留下来,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rdqo;比奇一字一句的道。

    &ldqo;留下来?&rdqo;卡里特不懂了。

    &ldqo;是的,因为西丽雅公主非常喜欢那个年轻人。&rdqo;比奇道。

    卡里特沉默了,仔细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事情,前后联系了一下,突然明白过来。&ldqo;原来那丫头不正常是因为他呀。&rdqo;卡里特缓缓点头。

    比奇没有说话,因为国王陛下现在正在思考。

    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才会拒绝一切的追求吗?卡里特明白了西丽雅心里的想法。所以他在衡量,衡量这中间的得失利弊。卡里特不是因勒夫,他处于的位置比一个商会会长高得多了,利益不是他决定一件事情的唯一标准。

    说实话,他卡里特不缺钱,整个希尔公国都不缺钱,缺的是什么?

    人才,还有实力。这也是罗纳德在书信中对他反复强调的东西。

    卡里特也明白自身实力自身实力的重要性。他自己也是个修炼者。强者决定军事,这在奥菲拉尔大陆早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ldqo;撒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年轻人,他将来的成就,绝对可以站在奥菲拉尔的最顶端。&rdqo;比奇说得有点夸张,但却在最适合的时候推动了卡里特的想法。

    卡里特想起了烈、阿里斯门迪、纳卡尔逊那恐怖的实力,连这样的人物都围着那个叫撒加的年轻人转,卡里特完全有理由相信比奇并非言过其实。

    另外,卡里特也需要为西丽雅的幸福考虑,西丽雅是他最宠爱的女儿,溺爱程度非常可怕,虽然他经常训斥西丽雅,但也任由她胡作非为,甚至连西丽雅拒绝法西帝国储君梅诺蒂也没有过多责怪。

    没错,那法西帝国的储君梅诺蒂的确是权势滔天,可卡里特清楚,如果以个人自身实力比较的话,梅诺蒂和撒加绝对不在一个档次上,他非常喜欢那个让人血液沸腾的年轻人,那种坚忍不拔的性格就是成功的基础,卡里特很喜欢修炼,对于出色的修炼者有着与众不同的好感。

    如果没有更好的选择,把西丽雅嫁给梅诺蒂,倒是对自己国家的发展有好处,罗纳德也会同意。可是对西丽雅却不公平,一国之君有他的立场,很多时候,不得不做出一些身不由己的抉择,一个女人而已,如果他想要,完全可以找到另一个更美丽的西丽雅。

    &ldqo;那就让我像我的母亲一样,在孤独寂寞中一个人死去吧!&rdqo;西丽雅的话回荡在卡里特耳边,此时的他,心中充满了撼动。

    如果西丽雅嫁给梅诺蒂,以后就是法西帝国皇帝的一个妃子,运气好也许会成为皇后,但又有什么用?皇后又如何?在奥菲拉尔的传统中,女人是不能参政的,最多在背后提出一点建议,他卡里特有时候就会听左丹娜的,但是卡里特自己就有很多嫔妃,除了左丹娜以外,他根本不会在意其它女人的想法。他一个个小国的国王尚且如此,那奥菲拉尔北方第二大国法西帝国的皇帝又是个什么样子?他的周围又有多少美丽的女人,西丽雅周围又会有多少阴险毒辣的机关算计等着她?

    西丽雅的未来,还是要让她幸福的。

    何况,卡里特才不相信,如果有一天一帮强者冲进了他的王宫,拿剑指着他脖子时,自己的&ldqo;女婿&rdqo;梅森蒂会送几个圣级强者上门保护他。一个圣级强者的分量,在一个君主心中,远远超过了他的女人。

    可撒加不一样,卡里特完全相信,一个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能拥有坚强之心的男人,绝对会是一个专一负责的人!

    &ldqo;你安排一下吧,要负责好西丽雅公主的安全,希尔有实力的强者少得可怜,但还是要选择最好的精英。&rdqo;卡里特对比奇道,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ldqo;陛下,相信我,等我们将西丽雅公主护送到科莫罗,并且见到撒加时,西丽雅公主的安全也就不需要我们负责了。就算找不到撒加,科维尔殿下也在那里,他会照顾自己的妹妹的。&rdqo;比奇笑道。

    卡里特露出了笑容,此时,这桩折磨他的心事才算是真正放下了,他再也不担心烈那几个战圣会来找麻烦了,说不定还会帮助希尔,说实话,上次费拉利的叛乱,如果不是他们,也许贝尔萨王室的统治就要告一段落了。

    此时,卡里特的心里,前所未有的轻松愉悦。

    &hllp;&hllp;

    &ldqo;这是哪里?&rdqo;撒加望着前方一片荒芜的山丘,不禁有点茫然。

    &ldqo;我怎么知道?你没问科莫罗那该死的地方在哪里吗!&rdqo;道格拉斯吼道。

    撒加摇摇头,面无表情。

    &ldqo;算了,今天就在这里混吧。&rdqo;道格拉斯用鼻子闻了闻,咧嘴一笑,&ldqo;哈哈,那边有一头丘陵巨蜥,够我们的晚饭了!&rdqo;

    说罢,道格拉斯就朝一个方向冲去。

    撒加看了他一眼,盘膝坐下,修炼起来。

    疼痛袭来,丹田内的暗金色水珠开始蠕动,血液一波波的进入涌出,置换着液态修罗力,然后融入到他的肌体中,变成他身体的力量。

    随着撒加无比勤奋的修炼,力量越来越强,也逐渐可以控制住那变身前的狂暴了。

    好像自己的实力越强,就越容易控制,清晰无比的剧痛让撒加保持着清醒。

    九天修罗咒,很奇特的功法,速度很快,得到的力量也很强、与众不同,却要付出比其它修炼者更多的努力,承受更多的痛苦。

    阿修罗王的血脉,注定了撒加会成为强者,也注定了他的路崎岖而坎坷。

    到底是为什么,这样的血脉会出现,到底因为什么理由,阿修罗王会再度传承?

    巧合吗?

    撒加沉浸在修炼之中,血液置换的速度越来越快,疼痛到达了极点,可他依然没有停止,离开霍坦丁时西丽雅转身的一幕浮现在他脑海中。

    英雄?那是什么!

    我才不要当英雄,我要当最强的人!

    心痛袭来,撒加紧咬牙关,不顾一切的坚持着。

    终于,他失去理智的盲目修炼让自己昏了过去。

    然后,一股细细的能量像一根针一样,轻轻扎了一下他大脑的深处,脑干颤抖了一下,黑气从他背后冒起。

    &hllp;&hllp;

    奥菲拉尔大陆的极西之处。这里一片荒凉,黄沙漫卷,风声凛冽。

    广阔的郝顿玛尔荒原‐‐大陆第二大种族兽人的领地。

    艾泽拉斯,兽人世界里最繁华的一座城市,它,是整个郝顿玛尔荒原的中心。兽人没有国家,虽然郝顿玛尔荒原足足有五个卡蓝帝国那么大,可兽人的聚居方式,仍然是古老的部落。

    但兽人的世界里仍然有规矩,这规矩的源头,叫&ldqo;兽血同盟&rdqo;,是由兽人内各个部落的首领组成的决议性机构。

    兽血同盟的老大,也就是盟主,叫哥本,熊人部落的首领。

    艾泽拉斯城的中央,有一座巨石搭建的宏伟建筑,风格粗矿,占地数千平方米,构成它的每一块巨石,都有十米见方。

    它有一个令所有兽人骄傲的名字‐‐比蒙石殿。比蒙巨兽,兽人的图腾,兽人真正的信仰!当然,数量极为稀少的比蒙巨兽是不会住在这种地方的,它们都呆在郝顿玛尔荒原的深处,那里有它们喜爱的巨大石穴和柔软干燥的树叶。它们,以足以抗衡巨龙的强横实力,守护着兽人的部落,也接受着来自于兽人的膜拜。

    此时,哥本正和其它部落的首领们在比蒙石殿的议事厅内讨论着兽人今年食物的分配方案。兽人部落之间已经很多年没有战争了,他们向人类学习,有了争执和矛盾就摆到桌面身上商谈解决。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也不可能守得住郝顿玛尔荒原这块地方。因为兽人虽然身体力量比人类强很多,但他们的智慧是远远不及人类的。一个种族的智慧,才是决定这个种族在大陆处于什么地位的根本因素

    突然,哥本心脏处一阵抽动,脑子里出现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ldqo;你来我这里。&rdqo;

    哥本面色一变,立刻终止了会议,快步来到了比蒙石殿最底处的一个极其隐蔽的石室内。石室中,盘腿坐着一个人,紫色的长袍,还有紫色的长发。他看上去很年轻,窄窄的脸颊,俊美得近乎妖异。当哥本进入石室时,他依然闭着眼睛,仿佛没有发觉一样。

    &ldqo;主人,您有什么吩咐。&rdqo;哥本弯腰行礼。

    年轻人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开口道:&ldqo;准备的怎么样了?&rdqo;

    哥本恭敬地应道:&ldqo;我们的物资还没有准备齐全,另外,今年春天是比蒙巨兽三年一次的繁殖季节,这个时候,它们是不会帮助我们作战的。没有它们,主人,我们无法抗衡人类的巨龙骑士。&rdqo;

    &ldqo;那你的意思是?&rdqo;年轻人问。

    &ldqo;等到物资完全准备充分,比蒙巨兽繁殖期结束,兽人军团编制完成,我们还需要三年的时间。那时,我们才能彻底发动对人类的全面战争!&rdqo;哥本道。

    &ldqo;不行,太长了。我只能给你两年。&rdqo;年轻人道。

    &ldqo;可是,主人&hllp;&hllp;&rdqo;哥本面带难色。

    &ldqo;好了!&rdqo;年轻人打断了哥本,&ldqo;不用给我摆那种脸。我告诉你一个让你开心的消息吧‐‐当你带领兽人们在两年后发动对人类的战争时,除了比蒙巨兽那种无知而又野蛮的生物以外,你将得到一万个兽人魔法师的帮助!&rdqo;

    没有人敢在兽人的地盘说比蒙巨兽是野蛮无知的,但这个年轻人敢。理由只有一个,他拥有绝对的实力,完全不用在乎比蒙是什么。

    虽然哥本的信仰被年轻人侮辱,但他依旧面露惊喜,&ldqo;什么!?魔法师!?兽人的!?&rdqo;

    &ldqo;嗯。&rdqo;对哥本的表现,年轻人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ldqo;十年前,你刚刚成为我的魔仆时,我叫你给我送来的那些幼年兽人,现在已经全部成了高级魔法师。&rdqo;

    &ldqo;他们真的可以使用魔法了?兽人除了萨满可以借助一点自然力以外,是没有魔法元素亲和力的,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人类压制我们的王牌‐‐魔法师,也会在我们兽人中出现!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们这下,终于可以走出荒凉的郝顿玛尔,占领奥菲拉尔最富饶的土地了!&rdqo;哥本声音高兴地发颤,有点语无伦次了。

    年轻人冷哼一声,&ldqo;什么亲和力,什么魔法元素,那种低级的魔法使用方法也能压制你们这么多年,还真是愚昧卑贱的种族!&rdqo;

    哥本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但他不敢流露出一丝不满,何况他也清楚,眼前的这个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和自己说话的年轻人,绝对有资格这样说!他曾经有幸见过圣城十二殿火焰圣殿殿主肖恩,当时的震撼,身为圣级四阶强者的他至今记忆犹新。可是,他的这个主人,要杀死肖恩这种实力的人,不费吹灰之力!

    突然,年轻人浑身一颤!双眼猛地睁开!

    一双如鲜血一样殷红的眸子&hllp;&hllp;

    他紧紧皱起眉头。

    哥本束手站在一旁,不敢有一点动静。

    大约十多分钟以后,年轻人终于说话了:&ldqo;哥本,你先下去吧。记住,两年时间。&rdqo;

    哥本躬下高大的身躯,退出了石室。

    等到哥本完全离开,年轻人才道:&ldqo;特雷霍!&rdqo;

    话音刚落,空气一阵波动,一个血红色的光圈慢慢出现,接着一个黑袍人走了出来。

    &ldqo;老师!&rdqo;黑袍人向年轻人行礼。

    年轻人点点头,&ldqo;我有事要你办。&rdqo;语气温和了许多,对于自己的弟子,他可比对哥本这种工具般的仆人重视多了。

    年轻人的头顶升起了一阵血雾,接着飘到特雷霍的头顶,停留了一会,便消散了。

    那团血雾消散时,可以清晰地看见特雷霍脸上的诧异!

    &ldqo;去吧。&rdqo;年轻人挥了挥手。

    &ldqo;是!老师!我一定会严密地监视那家伙的动向,必要的时候,我会为您解决这个忧虑的!&rdqo;特雷霍看上去有些文静的脸上闪过一丝寒意。

    &ldqo;不,照我说的做,吃过一次亏,我不会再让仇恨左右我的心智!我必须要顾全大局。我的弟子特雷霍,我用我的亲身经历教导你,千万不要被仇恨和冲动蒙蔽了双眼,只有冷静思考的人,才可以最终达成目的。&rdqo;年轻人道。接着他面色一冷,&ldqo;哼!这个麻烦,就让那些自诩代表神的意志的家伙们去承受吧!我们,只需要按照我们的计划去做就行了。&rdqo;

    特雷霍一脸的虔诚,&ldqo;是的老师,弟子接受您伟大而睿智的教诲。&rdqo;在他的心目中,他的老师至高无上!

    对弟子的表现,年轻人似乎很满意,柔声道:&ldqo;你是我最宠爱的弟子,我也不希望,你有什么事,那个种族的力量,不是你可以想象的。&rdqo;说到这里,他摸了摸胸口,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

    &ldqo;老师&hllp;&hllp;&rdqo;特雷霍注意到了老师的这个表情。

    &ldqo;没事,不用担心,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你去吧。&rdqo;年轻人露出了一丝微笑。

    特雷霍恭敬地行了一个学生礼,然后右手在空气中划了一个圈,一个大约两米的血红色的光环出现,他走进了那个光环,身影渐渐消失。

    &ldqo;顺便通知你的师兄拜亚,叫他加紧训练那些兽人,我要这些愚蠢的生物在两年之内,学会使用那几种低级魔法!&rdqo;在特雷霍的身影消失前,年轻人又道。

    &ldqo;是,老师!&rdqo;

    话音,随着特雷霍一起消失。年轻人抬起头,似乎看穿了厚厚的石壁。&ldqo;什么人?竟然可以制造那么大的一个领域,封闭住所有的气息流动。不简单呐,这片大陆,也许并不像那些笨蛋所说的那样&hllp;&hllp;&rdqo;接着,他又冷笑起来,&ldqo;难道是圣城的那位?你想干什么?你以为,要不是我那时犯下的错误,这样一个种族的传承血脉,会出现在这个大陆吗?哈哈!到时候,第一个被毁灭的,就是你!这是我,血冥王鲁南对你的忠告!不过,你是听不见的,哈哈哈哈&hllp;&hllp;&rdqo;

    一阵狂笑,回荡在石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