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八十三章 锈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c

    &ldqo;这是夜吗?老头子啊,我怎么会害怕!&rdqo;道格拉斯张大嘴巴,望着空中那个&ldqo;怪物&rdqo;,肩上扛着的魔兽尸体掉在地上。

    一个三米多高、浑身被黑甲覆盖的人形怪物,正闪动着他张开起码十米宽的如刀锋构成的双翼,漠然的盯着道格拉斯。

    那双眼睛冰冷到了极点,在如同罩着一张漆黑面具的脸上缓慢的眨动着。

    道格拉斯有种想跑的冲动。

    这时,一道气息无声无息的罩住了他,然后他脑子一麻,一头栽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一个纤细的人影出现在撒加身后,手指轻轻在他的后脑一点。

    双翼僵硬了一下,然后收拢,撒加落到了地面,一波波的黑气中,恢复了人形。

    人影落在撒加身前,雪白的素衣轻轻飘动着,曼妙婉约的身影若隐若现,绝美的容颜显得很淡然,却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神使!

    圣城的主人!

    那个美到极致的女人!

    &ldqo;成长到这个形态了吗&hllp;&hllp;&rdqo;白衣女子望着撒加双目紧闭的脸,秀眉微蹙,&ldqo;可惜,却不懂得控制,阿修罗,都是这样不顾一切的吗,还是,因为你王者的尊严&hllp;&hllp;&rdqo;

    像是叹息了一声,她宁静如水的容颜轻柔的波动了一下,手上多出了一把金色竖琴,开始弹奏那美妙如斯的乐曲。

    金色的光晕如同女神的抚慰,在撒加的身体上,柔柔的绽放出无法拒绝的美。

    白衣女子宛如白玉的指尖拨动着琴弦,勾魂夺魄的双眼中,散发着不明的光泽,就像一汪尘封已久的湖水,突然泛起了涟漪。

    撒加的表情放松了,即使他没有任何意识,也不由沉浸在这美好之中。

    一曲结束,白衣女子收起了竖琴,&ldqo;可以控制了吧,别让我失望,阿修罗王,你有我需要的东西,必须要偿还的。&rdqo;

    白衣女子看了撒加一眼,消失在了脚下凭空出现的六芒星中。

    &hllp;&hllp;

    冰雪峡谷。

    尽头。

    朦胧的雾气中,隐约可见一座高耸入云的尖塔。

    高塔位于一座恢弘的城市轮廓中,一切都看不清楚,像是处于什么禁制的阵法中。

    &ldqo;自由之城啊,我是在怀念吗,一切,和那里都是如此相似。&rdqo;一个银发男子盘坐在尖塔顶部的平台上,睁开双眼,望向远方,&ldqo;你出来了吗,不守承诺的女人啊,你在希望着什么,妄想在不堪的宿命之轮里得到抚平心伤的安慰?&rdqo;

    银发男子脸上浮现出了慵懒的笑意,&ldqo;可惜啊,他宿命的轨迹,我早就决定了,所以,你能得到的,也许只是一场更痛的伤罢了。&rdqo;

    然后,菲拉诺闭上了眼睛,嘴角依旧挂着笑容。

    &hllp;&hllp;

    一天之后。

    撒加醒了,他发现自己变成本体之前的那种感觉被压制住了,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得压制变身前兆的那股气息很温和,也很舒服,就像水一样充满着柔情。

    他呆了呆,脑中似乎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想不起来什么样子,却能感觉到那人影流露出来的淡淡的温柔。

    道格拉斯早就醒了,坐在一堆篝火前,烤着一条巨蜥的后腿。

    香味窜入了撒加的鼻孔,他也不去想那些根本想不明白的事情了,撕掉了巨蜥另一只后腿,在火苗上烤着。

    &ldqo;啧啧啧啧&hllp;&hllp;&rdqo;篝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人。

    撒加和道格拉斯都吃了一惊,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的!

    &ldqo;这种魔兽也能吃啊?&rdqo;这人是个老头,袍子都没穿正,邋遢的很,容貌奇丑,一颗红红的大酒糟鼻透亮透亮的。

    &ldqo;你干嘛,老头?&rdqo;道格拉斯怪眼圆睁。

    &ldqo;年轻人,别那么凶嘛,怎么样,分一半巨蜥肉给老头子我如何?&rdqo;酒糟鼻老头摸着自己的鼻子,还时不时伸出粗短的手指在鼻孔里挖几下。

    &ldqo;滚吧,死老头!一点品位都没有!&rdqo;道格拉斯照着老头的脸就是一拳。

    &ldqo;你这食人魔小子怎么不懂得尊老爱幼?&rdqo;老头笑嘻嘻的只用一根手指就抵住了道格拉斯的巨拳。

    食人魔?这老头竟然一眼就看出了道格拉斯的身份!

    撒加眼中一闪,扔掉了巨蜥腿。

    唰,老头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把细长的锈刀,穿在了巨蜥后腿上,一边咂着嘴巴,一边在火上烤。

    撒加目光落在了老头手中的&ldqo;刀&rdqo;上。

    这是一把形状奇特的武器,大约一米七的长度,锈迹斑斑。

    应该是刀吧,反正不是剑,撒加也不是很懂,只是觉得这刀深深吸引了他,就像刀里面有什么在吸引着他。

    更像是呼唤,或者&hllp;&hllp;

    臣服?

    撒加疑惑了。

    老头的余光看到了撒加的表情,嘴角微微一颤。

    这把刀刀身细长,只有三根手指那么宽,看上去像是黑铁打造的,乌黑的刀身没什么光泽,褐色的锈迹像一条条的爬虫吸附在上面。刀把大约三十五公分长,和刀身的宽度差不多,没有托手,暗红色的魔兽皮带缠绕在上面,看上去很陈旧。

    刀身略微带点弧度,刃口是单边的,开刃的曲线圆滑,刀尖像是一条毒蛇的脑袋。撒加正是通过这把武器单边开锋才判断它是刀的。

    &ldqo;这是刀吧?&rdqo;撒加问。

    &ldqo;是的,造型有意思吧,越窄的刀身,才越能发挥武者的力量,压力更大,刀锋更利,不会在沉重的刀身上浪费过多的力气,真正高手之间的对决,一点毫不起眼的细节,就能决定生死。&rdqo;老头笑眯眯的看着撒加,红彤彤的酒糟鼻在火光里看着更亮了。

    撒加点点头,目光死死落在那刀上。

    &ldqo;喜欢吗?&rdqo;老头笑着问。

    &ldqo;嗯。&rdqo;撒加用力点点头。

    &ldqo;为什么喜欢?&rdqo;老头抬起刀柄,啃了一口巨蜥的肉,&ldqo;这么粗糙哦,不好吃。&rdqo;

    &ldqo;不知道,只觉得它应该是我的。&rdqo;撒加说了句很没道理的话。

    应该是他的?凭什么啊!

    可老头却笑了,&ldqo;说话很霸道啊,年轻人。&rdqo;

    &ldqo;不是,它在叫我。&rdqo;撒加深邃的眼眸中有点朦胧。

    &ldqo;哦?什么感觉?&rdqo;老头眼睛骤然变得很亮,即使道格拉斯在一旁吧唧吧唧啃着肉,也能感觉到老头心里刹那的激动。

    撒加闭起眼睛,深深吸了口气,感觉着。

    老头抓了抓他那头可以结出蜘蛛网的乱发,落在撒加脸上的目光中,竟然带着几分期冀。

    过了一会儿,撒加睁开眼睛,缓缓道:&ldqo;它的争鸣很低,却让我的血开始流动,感觉它好像很高傲,可对我的呼唤却很平和。&rdqo;

    道格拉斯惊讶的看着撒加,满口流油,他想不到撒加也能说出这种话。

    老头却笑了,突然,插在刀身上巨蜥腿弹了出去,老头猛地挥刀,锈迹斑斑的刀锋从撒加的手臂上划过。

    撒加的铠甲已经被变身毁掉,只穿着一条破烂不堪的布裤,没有任何防御,手臂上的伤口很深,血流了出来,落在地上,也沾在刀刃上。

    &ldqo;妈的!你干什么!&rdqo;道格拉斯站了起来。

    &ldqo;坐下!&rdqo;撒加猛地吼道。

    道格拉斯愣了一下,他看到了,老头手中的刀散发出了血红色的光,一闪一闪的,好像很兴奋!

    然后,那把刀竟然从老头手中飞了出来,直直插在撒加面前。

    刀身在震动,发出了低沉的鸣声,蓦地,略带弧度的刀身更弯了,那姿势,竟然像是在对撒加朝拜!

    准确的说,应该是在对阿修罗王朝拜!

    刀柄朝着撒加,那感觉像是在请求,请求阿修罗王将自己握住!

    撒加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抓住了刀柄,站起身,将它拔了出来,双手握刀,用力朝正前方砍了几下,空气中顿时产生了几道急促的气流。

    &ldqo;醒了!醒了!&rdqo;老头突然蹦了起来,像个疯子一样手舞足蹈,&ldqo;那混蛋没有骗我!那混蛋没有骗我!&rdqo;

    撒加诧异的看着他,道格拉斯更是有种想吃掉这死老头的冲动。

    握着这把刀的感觉太舒服了,即使它形状怪异,即使它锈得不像话,但撒加却产生了一种亲切感,一种彼此融合的感觉,他想起了斯汀,第一次看见那家伙时,心里好像也是这种感觉。

    同类。对,是同类。

    斯汀现在在哪里?他说的那个人应该让他离开地牢了吧?上一次&hllp;&hllp;撒加想起了在希尔王宫宴会厅时的感觉。那时候他是感觉到斯汀的气息了,这是直觉,撒加相信自己的直觉。

    终于,老头停止了发疯,双眼直直的看着撒加:&ldqo;答应我,对这把为你而生的刀,永远不离不弃!&rdqo;

    为我而生吗?撒加看着那乌黑生锈的刀身。

    &ldqo;快说!不要辜负了它对你的心!&rdqo;老头看到撒加默不作声,怒气冲冲的道:&ldqo;记住,每一把武器都有自己的心,它们只为懂得它们的人活着,活在这里!&rdqo;老头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撒加被老头的话震撼了,蓦地,他抬起刀,在自己的左臂上猛地一划!

    鲜血染红了刀,它再次鸣叫起来!

    撒加深深的望着这把刀,一字一句的说道:&ldqo;你既然为我而生,那我就为你流血吧,我们的心,从今以后连在一起,不管生死!&rdqo;

    刀身震动起来,像是激动,又像是感动。

    而老头则笑了起来,声音很大,也很狂!

    &ldqo;它叫血刀。&rdqo;老头停止了笑声,表情骤然间庄严无比,酒糟鼻此时看上去也不那么滑稽了。

    撒加深吸了口气,&ldqo;那你呢?&rdqo;

    &ldqo;一个酒鬼。&rdqo;

    撒加不再多问,轻轻抚摩了一下手中的刀。

    然后,眨眼间,老头就消失在了撒加眼前,就像他出现一样,无声无息。

    撒加不明白为什么这老头会莫名其妙的把一把刀送给自己,他的心已经完全被这锈刀吸引了,盘膝坐下,将刀平放在腿上,注视着它,整个人一动不动。

    道格拉斯则感觉到无聊了,打了个呵欠,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睡着了。

    &hllp;&hllp;

    空中。老头再次出现,酒糟鼻红彤彤的,深深呼吸了几下,老头从怀中拿出一个酒壶,如同发泄般大口大口的灌着。

    一个银发男子,微笑着出现他面前。

    &ldqo;你说的没错。&rdqo;老者头也不抬,只是自顾自的喝酒。

    &ldqo;解脱了吗?这么多年的漂泊。&rdqo;银发男子笑着,没有说话,他并不英俊,但绝对让人过目不忘。

    &ldqo;为了什么?菲拉诺。&rdqo;老头拿着酒壶的手悬在半空。

    &ldqo;奥菲拉尔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武器大师,唯一可以锻造神器的人,这个问题你为什么要问我,你不是最清楚吗,我的朋友古兹巴隆。&rdqo;银发男子笑道。

    酒糟鼻老头稀疏的白眉一掀,&ldqo;一件武器,最终是要找到最适合它的人的。&rdqo;

    &ldqo;哈哈。&rdqo;菲拉诺一声长笑,&ldqo;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爱喝酒了。&rdqo;

    &ldqo;为什么?&rdqo;古兹巴隆问道。

    &ldqo;因为喝酒之后要脸红,这样撒起谎来,就不会被看穿。&rdqo;菲拉诺笑着指了指古兹巴隆的酒糟鼻。

    不等古兹巴隆开口,他又接着道:&ldqo;怎么样?那小子不错吧。血刀给了他,也不枉你等了这么多年,当恶魔鲜血淬炼的奇迹向恶魔的王臣服时,你就注定要跟我走了。&rdqo;

    &ldqo;我会加入自由之城的,因为我输给了你。&rdqo;古兹巴隆看着菲拉诺,&ldqo;噩梦结束了,可我的心却空无一物,去哪里,都无所谓了。&rdqo;

    菲拉诺笑道:&ldqo;一个锻造大师,当他的一生只为一样惊世之作存在时,这怎么会是噩梦,恶魔的鲜血凝结成了无与伦比的锋利,这是你最辉煌的时刻。&rdqo;

    古兹巴隆浑身一颤,摇头道:&ldqo;你一直都知道,我的朋友,血刀,是我锻造的巅峰之作&hllp;&hllp;正是因为血刀的出世,我才被圣城当做异端,我四处躲避,只为了保护着它,它蛊惑着我,让我着魔,我心甘情愿为它付出一切&hllp;&hllp;你是知道它怎么来的&hllp;&hllp;那是,我每一个夜晚都睁着眼睛的理由,我想忘记,我不想清醒,因为内心的恐惧&hllp;&hllp;血刀,恶魔鲜血淬炼的顶级神器!三千年前&hllp;&hllp;那一场&hllp;&hllp;&rdqo;说到这里,古兹巴隆的酒壶里不断有酒洒出,他扔掉了酒壶,使劲揉着自己的心口。

    菲拉诺静静看着古兹巴隆&hllp;&hllp;

    &ldqo;恐惧,是恐惧,没错,那不是神器,那是浩劫的延续,那是我亲手创造出来的恶魔的心!&rdqo;好不容易,古兹巴隆才稍微平复了一些,&ldqo;你说的对,当你告诉我血刀可以找到真正的主人,我的心竟然在那一刻,极度的渴望你说的是真的,还好,现在我解脱了。&rdqo;

    &ldqo;你对血刀的封印很快就要解开了。&rdqo;菲拉诺淡淡地道。

    &ldqo;已经开始了,血刀沾染上了他的血,神器,都是要用鲜血产生灵魂联系的契约,无所谓了,血刀已经认主,它的命运,已经和你说的那个年轻人绑在一起,与我无关了。&rdqo;古兹巴隆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整个人看上去异常轻松,然后,他扔掉了酒壶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瓶子,倒出一滴黑红黑红的血液,随手挥出一股灼热的气流,将其蒸发的无影无踪。

    &ldqo;最后一滴恶魔的血了,那个时候留下的。&rdqo;古兹巴隆深深吸了口气,&ldqo;彻底结束了,当血刀继续被那个年轻人的鲜血灌溉,封印就会彻底解开,那时&hllp;&hllp;&rdqo;

    &ldqo;不是与你无关了吗?那只是他的命运。&rdqo;菲拉诺笑道,&ldqo;走吧,你答应过我,血刀找到了真正的主人,你就加入自由之城。&rdqo;

    &ldqo;我不会食言。&rdqo;说罢,古兹巴隆看了地面一眼,眼中最后一丝留恋也消失了。

    菲拉诺挥挥手,一片金色的光芒笼罩了两人,化为飘飞的光点,迷幻的金色中,两人的身影渐渐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