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八十九章 两颗星星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兽牙山脉很广阔,这天天色已晚,他们就在山脉脚下一片宽阔的红土地上休息。这片红土地比较荒芜,只有少数的植物零散的分布其中。

    撒加站在马车外,召唤出了他的血契魔兽吉塔。这些日子,吉塔安静地在魔兽空间努力修炼,修罗力带给它的好处是巨大的,已经隐隐有了进化到七级魔兽的迹象。

    吉塔刚一出来,看到道格拉斯,浑身发抖。

    食人魔是魔兽的天敌,就像兽人的图腾比蒙巨兽是龙族的天敌一样。食人魔,又被奥菲拉尔的学者称为&ldqo;野蛮人&rdqo;,光是天生的巨大身体力量就可以撕碎任何一只八级以下的魔兽,何况他们坚硬而粗糙的皮肤也具有卓越的物理防御力。只不过他们智慧很低,除了部落首领和一些精英分子具有学习能力以外,其它的族人都是靠先天条件吃饭。虽然八级高阶魔兽在面对单个食人魔时不见得会处于下风,但道格拉斯,是一个拥有斗气的食人魔。

    这,就是压倒性的差距了。

    至少,撒加不得不承认,以他现在的程度,道格拉斯要认真和他打的话,不出一分钟就能摆平他。刺客之王阿里斯门迪在道格拉斯很小的时候,就天天带着他去妖族的领地塔罗纳,让智慧低下的道格拉斯接受灵魂导师的精神力净化,提升其的悟性和感知力。这种效果,除了亡灵魔法师斯汀的那个禁忌魔法&ldqo;灵魂呼唤&rdqo;可以达到以外,妖族灵魂导师椤的巫术也可以做到。

    这也是那时阿里斯门迪愿意把暗劲送给烈的原因之一。为了食人魔一族这最后一点骨血,黑血战圣阿里斯门迪愿意付出一切!

    把杀人当成艺术的阿里斯门迪相信宿命,更相信力量可以左右宿命。

    他希望,道格拉斯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成长,自己决定,自己消弭身为异端的仇恨。没有历练,没有经历,没有在生死之间徘徊过,就算道格拉斯可以健康的在冰雪峡谷里活上个一百年,那他的生命也是毫无意义的。

    这,就是阿里斯门迪唯一能为养大他的奥克托食人魔部落做的事了。

    道格拉斯不明白,撒加却有点明白了。

    因为,道格拉斯的宿命,也是他自己的宿命‐‐

    异端想要活着,就必须强大再强大,强大到可以将圣城的独裁踩在脚下!

    看着发抖的吉塔,撒加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他的眼眶颤抖了一下,心里微微有些触动。

    &hllp;&hllp;

    冰雪峡谷。奥克托荒地。

    奥克托荒地,就是撒加和道格拉斯最初相遇的那片荒地。被称为&ldqo;刺客之王&rdqo;的黑血战圣阿里斯门迪,就住在这里。这块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地皮寸草不生,是冰雪峡谷积雪最厚的地方。

    阿里斯门迪之所以叫这里&ldqo;奥克托&rdqo;,是为了纪念养大他的奥克托食人魔部落。

    道格拉斯离开以后,奥克托荒地本来只有他一个人了,可近几个月,又来了一个和他一样的人类。

    杰斯特.菲利斯。菲利斯商会的唯一继承人。现在,他还有另一个身份,烈火剑圣&ldqo;烈&rdqo;的唯一亲传弟子。

    烈之所以要教导杰斯特,主要原因还是这小子是撒加的好朋友。

    不然,就凭杰斯特那个资质?可能吗?即使斯汀用&ldqo;灵魂呼唤&rdqo;提升了他的悟性和精神力,可杰斯特差的是体质,远远达不到烈火剑圣的要求。

    &ldqo;臭小子!你给我努力一点,你那点剑气,只能切块糖果!&rdqo;冷口冷面的阿里斯门迪正翘着二郎腿坐他家门口的一张舒服的软椅上,冲不远处的杰斯特吼道。

    &ldqo;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指导你这样的家伙,我说,小子,你到底是怎么混成烈的弟子的?&rdqo;阿里斯门迪看到杰斯特拙劣的身手,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答应了烈帮忙教导杰斯特,他早就把杰斯特揍死了‐‐在食人魔部落长大的阿里斯门迪,脾气比真正的食人魔也好不到哪里去,对艺术的狂热只是表面现象。

    &ldqo;阿里斯门迪老师,我已经很努力了,可这剑实在太重,我拿着它,连动一下都很困难,更别说发出剑气了。&rdqo;杰斯特苦笑道。

    &ldqo;别叫我老师,我没有那么幸运。你&hllp;&hllp;不想练剑了是吧?&rdqo;阿里斯门迪眯起眼睛。

    杰斯特浑身打了个哆嗦,&ldqo;我练!我练!&rdqo;

    阿里斯门迪摇摇头,&ldqo;不,我看你不想。这样吧,我来和你对战,教导你实战的技巧。&rdqo;

    说罢,他站起身,朝杰斯特走去&hllp;&hllp;

    &ldqo;不要啊!&rdqo;一声惨嚎,杰斯特撒腿就跑。不过,那是徒劳的,因为要和他对战的人,叫阿里斯门迪&hllp;&hllp;

    很快的,杰斯特重伤,这,已经是本月第八次了&hllp;&hllp;不过没关系,等一会,他的老师烈就会拿着最好的治疗魔法药水来了。

    &ldqo;我说,烈,你怎么会收这么个玩意做你的弟子。你们那套修炼方法好像只能单对单的吧?&rdqo;阿里斯门迪问正在把魔法药水往杰斯特口里灌的烈。

    烈没有说话,只是手抖了一下&hllp;&hllp;

    &ldqo;咳嗯!咳!&rdqo;杰斯特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ldqo;撒加教他的。&rdqo;烈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过阿里斯门迪懂了。他道:&ldqo;那你应该把他带回塔罗纳,你放我这干嘛?我也要修炼,而且最近我感觉我突破在即。&rdqo;

    &ldqo;你少来这一套!你突破?难道你还想达到那个层次?别开玩笑了!&rdqo;烈豪爽的笑道。

    &ldqo;真的。&rdqo;阿里斯门迪一脸真诚,&ldqo;求你把他带走吧。我最受不了的就是愚蠢的人。大不了,我把我的&lsqo;神坠&rsqo;送你。&rdqo;

    烈的表情有点吃惊,&ldqo;你舍得?顶级圣器,传说可以刺杀神的短剑。&rdqo;

    阿里斯门迪脸上透着几分得色,&ldqo;假的,又不是神器。神坠的意思是只会在神的面前坠落,意思是除了神器,圣器里就它最厉害了。&rdqo;

    烈笑道:&ldqo;满足了吧,除了圣城,奥菲拉尔流落在外的神器就那么几样,一把刀,还有那什么矮人部落的铠甲,神坠不错,比我的烈火剑强,不过我还是不要,比起把这个小子带回去耳朵被我母亲折磨来说,顶级圣器算不了什么。&rdqo;

    阿里斯门迪撇撇嘴,&ldqo;真不知道你和你的族人在怕什么。老这么排外。就算你不行,不还有我嘛。&rdqo;

    烈面色一正,&ldqo;兄弟,记住老师说的话。你绝对不能展现你真正的实力,大陆上圣级九阶实力的人大家知道的就那么几个&hllp;&hllp;就让所有的人都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黑血战圣好了。&rdqo;

    &ldqo;知道了知道了。要不是因为我也加入了菲拉诺大人的自由十字军,可能当年一进峡谷就被你们给喀嚓了。&rdqo;阿里斯门迪笑道。

    &ldqo;这小子要醒了,我们不能提到自由之城的事情。&rdqo;烈道。

    &ldqo;真麻烦,我阿里斯门迪一辈子就怕两件事,一是愚蠢,二是啰嗦。他是你的弟子,你直接叫他加入不就完了吗?&rdqo;阿里斯门迪皱起眉头。

    &ldqo;就他这实力?&rdqo;烈反问。

    &ldqo;也是。&rdqo;阿里斯门迪点点头。

    &ldqo;好好教他吧。我知道道格拉斯走了以后,你挺寂寞的。还有,下次别说你讨厌愚蠢了,应该说你讨厌除了道格拉斯以外的人愚蠢。就我看来,道格拉斯那浑小子的智慧还没杰斯特的一成。道格拉斯你都能教成那样,杰斯特虽然不经打,可是我那治疗药水多呀。&rdqo;烈笑道,红色如钢针一样的短发轻轻晃动着。说罢,他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十来瓶紫红色药剂,放在了桌子上。

    阿里斯门迪挥挥手,&ldqo;走吧走吧,菲拉诺大人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做呢。&rdqo;他看了昏迷中的杰斯特一眼,&ldqo;治疗药剂没了,我会通知你的。&rdqo;

    烈笑了一下,大步离开了阿里斯门迪的木屋。

    阿里斯门迪望着他的背影,&ldqo;说我,你不也一样吗?夜啊,你难道不能理解这家伙的苦心吗?&rdqo;

    &hllp;&hllp;

    马车里,西丽雅醒了,慵懒的睁开眼睛,看到撒加不在,于是起身,掀开了马车金丝绒镶钻的门帘。

    &ldqo;小黑!&rdqo;看到吉塔,西丽雅惊叫起来。

    &ldqo;小黑?&rdqo;撒加回头看了西丽雅一眼,想起了霍坦丁宴会厅发生的事情。

    &ldqo;想死我啦。&rdqo;西丽雅欢快的奔向吉塔,搂住了它的脖子,吉塔看到西丽雅也忘记了害怕,高兴的叫了一声,伸出猩红的大舌头,舔着西丽雅柔软细嫩的脸颊。

    &ldqo;讨厌啦,不能舔脸啦!&rdqo;西丽雅咯咯笑着。

    过了一会儿,吉塔和西丽雅亲热的差不多了,撒加问起了西丽雅关于吉塔的事情。

    西丽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撒加,同时也知道了小黑原来叫吉塔,就是撒加的血契魔兽,原来他们之间冥冥中早已联系,西丽雅心里一阵甜蜜。

    &ldqo;斯威夫特吗?&rdqo;撒加眼中却有寒意。他知道了吉塔本来要去找自己的,没想到却被那个卡蓝帝国的二皇子抓住,送给了西丽雅,吉塔对撒加来说很重要,折磨吉塔,还差点要了它的命,这对于拥有阿修罗王这样高傲血脉的撒加来说是不能容忍的。

    &ldqo;呜呜。&rdqo;吉塔躲到了撒加身后,它实在害怕道格拉斯,在食人魔面前,吉塔修罗魔狼的自傲荡然无存。

    &ldqo;好好修炼,你的仇,我会记住。&rdqo;撒加摸了摸吉塔的脑袋,将它收回了魔兽空间。

    然后,他从背后抽出血刀,凭空劈了几刀,盘膝坐下,将刀横放在腿上,落在锈迹斑斑的刀身上的目光专注无比&hllp;&hllp;

    &ldqo;又在听这把破刀说话了。&rdqo;道格拉斯顿感无趣,伸了个懒腰,跑回他的豪华马车里睡觉享受去了。

    西丽雅却被撒加认真专注的神情迷住了,她一直相信,撒加会成为出色的强者,她相信自己的眼光,她看上的男人一定是最好的,一定会是守护着她的英雄!

    &ldqo;我要让他快乐,让他只爱我一个。&rdqo;西丽雅想起了撒加那些伤感的往事,心中微微有些酸楚&hllp;&hllp;

    &ldqo;就这样吧,决定了。&rdqo;西丽雅暗自点了点头,

    入夜。

    撒加盘坐在马车顶上,闭目修炼杀戮修罗天。这些天,撒加都是趁西丽雅睡着之后,悄悄在马车顶上修炼,他不想让西丽雅看见自己痛苦的表情,而且西丽雅不是修炼者,撒加也担心修炼杀戮修罗天时散发出的气息弄伤西丽雅。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

    撒加看到西丽雅迷人的睡姿,会按捺不住冲动,西丽雅对他很好,除了最后那一步,基本上任他予取予求,撒加也不愿勉强自己娇美的未婚妻。

    突然,一只白玉般的小手扒住了马车顶的边沿,然后,一阵细细的喘息传来&hllp;&hllp;

    撒加睁开了眼睛,只见西丽雅竟然爬上了马车顶,正面带微笑的望着自己,因为很吃力,隆起的胸部正微微起伏着&hllp;&hllp;

    非常性感的装扮。

    白色的薄纱裙紧紧贴在身上,玲珑有致的曲线就像在喷着火焰,足以点燃那贲张在血液中的欲望。

    裙摆开叉很高,直到大腿根部,笔直修长的腿白生生的露在外面,浑圆丰满,星光从天际流落而下,洒在那如玉凝脂的肌肤上,折射在撒加眼中,让他的目光无法离开那诱人之至的白皙。

    西丽雅朝撒加缓缓走来,那步伐如同黑夜中悄然行走的猫。银色的鞋露出了白嫩的脚趾,鲜艳的红色涂在指甲上,那水晶做成的细细的高跟发出的响声动人心魄,西丽雅腰肢摇曳着,纱裙随着脚步的节奏时不时撩起,大腿上还套着一圈黑色的蕾丝&hllp;&hllp;

    撒加完全控制不住了,想要冲过去抱住西丽雅,却被走过来的西丽雅按住了肩膀。

    散发着香味的手指从他的唇上一掠而过,西丽雅双手只是轻轻的按在撒加肩上,却让他动弹不得。

    西丽雅缓缓坐在了撒加腿上,搂住撒加的脖子,一甩头,散发着诱惑性香味的发丝从撒加脸上扫过,撒加看见了,她晶莹的耳垂上,一颗猫眼石闪着光&hllp;&hllp;

    西丽雅闭上了眼睛,伏在撒加耳边,轻声道:&ldqo;请你,温柔一点,怜惜我。&rdqo;

    &hllp;&hllp;

    漫天的星光。红土地纵然荒芜,可夜空却是很美的。

    撒加躺在马车顶上,西丽雅紧紧贴着他,玉臂横在他胸口上,满脸娇羞。撒加搂着西丽雅,抚摸着她的背,可以感觉到,西丽雅微微有些颤抖,可身体还是滚烫的。

    &ldqo;今天的夜,好多星星。&rdqo;西丽雅微微转头,枕在撒加肩膀上,也望着星空。

    &ldqo;好些了吗,对不起,我刚刚&hllp;&hllp;&rdqo;撒加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ldqo;嗯。&rdqo;西丽雅的声音就像小猫,&ldqo;第一次,都是这样啦。&rdqo;

    撒加搂着西丽雅的手臂更用力了。

    西丽雅体会到了撒加的爱意,脸颊轻轻在撒加肩胛摩挲着。

    两人望着星空,静静的。

    过了一会儿,西丽雅轻轻问:&ldqo;撒加,你会一直爱我的,对吗?&rdqo;

    &ldqo;嗯。&rdqo;撒加语气很坚定。

    &ldqo;你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我希望你永远都对我好,永远都在我身边。&rdqo;西丽雅微微起身,凝视着撒加的脸。

    撒加温柔的捧着西丽雅的脸,&ldqo;你就是我的天,我会扛住,不管倒下多少次,我都会站起来,除非我死。&rdqo;

    &ldqo;别&hllp;&hllp;&rdqo;西丽雅堵住了撒加的嘴,&ldqo;你死了,我也会死的,我宁愿你活着,快乐的活着,答应我,无论怎样都要活着,好吗?&rdqo;

    撒加点点头,吻了吻西丽雅。

    西丽雅又躺在撒加胸口,轻声叹道:&ldqo;其实,我很怕,很怕很怕,怕有一天,你不在了&hllp;&hllp;你看天上的星星,两颗星星之间的距离很近,却永远到不了对方那里&hllp;&hllp;&rdqo;

    撒加沉默了一下道:&ldqo;曾经有个人说过,男人的诺言,哪怕死掉,也要实现,只要变强,肩膀就能扛住天,就能保护自己爱的人。&rdqo;

    &ldqo;我相信你。&rdqo;西丽雅现在心里很容易患得患失,她刚刚想到了撒加的异端身份,所以才会担心,她虽然特立独行,但也懂得异端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不过,西丽雅还是选择了相信撒加,因为她已经把自己完整的给了这个男人,坠入了无法自拔的爱情&hllp;&hllp;

    西丽雅睡着了。

    撒加抱起她,轻轻跃到地面,走进了马车,将西丽雅放在铺满绒毛的床上,盖上了丝绒被。然后,他走到马车外的空地上,抬起头,望着星空,&ldqo;两颗星星间,真的到不了对方那里吗,我不相信,我会活着,无论如何都会活着,相信我,西丽雅。&rdqo;

    &hllp;&hllp;

    接下来的时间里,翻越兽牙山脉的道路很辛苦,可撒加却丝毫感觉不到,他对西丽雅非常狂热,慢慢的,西丽雅也能体会到那种欢愉了。

    很多时间里,撒加和西丽雅的马车内都是春色无边,搞得道格拉斯十分郁闷,他可是对人类女子没有任何兴趣,在他看来,那最多就是肉质鲜美一点。

    不过还好有这个食人魔大爷在,兽牙山脉里的魔兽基本上不敢靠近他们,魔兽对危险的感知力是很敏锐的,往往隔得很远,那些魔兽就能嗅到道格拉斯身上那恐怖的味道,远远躲开。

    在翻过绵延广阔的兽牙山脉后,他们进入了卡蓝帝国境内。

    因为西丽雅是希尔公国的公主,有卡里特的亲笔手札,所以一路畅行无阻,在领略了卡蓝与希尔完全不同的风土人情后,他们终于抵达了科莫罗,奥菲拉尔大陆北方最大的城市,卡蓝帝国的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