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九十九章 波澜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西丽雅是在希尔公国的行馆中过夜的,由于和科维尔聊的很晚,所以直到中午才回到了魔武学院的住处。

    撒加不在了,只有道格拉斯在屋后的庭院里呼呼大睡。

    &ldqo;撒加呢?&rdqo;西丽雅叫醒了道格拉斯。

    &ldqo;被一个小妞叫走了。&rdqo;道格拉斯睡眼惺忪。

    西丽雅心里一紧,立刻催促道格拉斯起来,带她去找撒加。

    综合武技分院的试炼场里,西丽雅看到了撒加,可她没有高兴,反而气得要命,因为她还看到了奥莉黛‐‐昨天那个女孩!

    奥莉黛一头酱紫色的卷曲长发,扎成了马尾,身上的软甲很贴身,凸显出她健康性感的身材,此时正舞动着一把秀气的单手剑,和撒加有说有笑!

    撒加则面无表情的在思考着什么,奥莉黛时不时就会靠近他,故意在撒加面前显示很自傲的胸部。

    西丽雅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心中怒火更甚,&ldqo;小妮子,很有货嘛,找不到男人是吧!&rdqo;

    &ldqo;道格拉斯,我们走,去吃饭!&rdqo;西丽雅冷冷的转身。

    &ldqo;不叫撒加?&rdqo;道格拉斯傻傻的问。

    &ldqo;让他饿死吧,对了,饿不死,有奶喝。&rdqo;西丽雅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试炼场。

    &ldqo;公主小妞好像生气了。&rdqo;道格拉斯抓了抓脑袋,屁颠屁颠的跟着西丽雅而去。

    &hllp;&hllp;

    偌大的试炼场就只有两个人,综合武技分院就只有一座试炼场,平时一般没有什么人,因为综合武技分院的学员一般不是来学习的。

    &ldqo;撒加,看清楚了吗?&rdqo;奥莉黛收起了剑,笑道。

    撒加没有回话,只是思考着奥莉黛的动作。

    这时,卡维纳吉走进了试炼场,来到了撒加面前,白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ldqo;奥莉黛的技巧不错吧,她很有天赋,老师战斗技巧的精髓有些她甚至比我还要理解的透彻。&rdqo;

    &ldqo;老师,您过奖了。&rdqo;奥莉黛有些不好意思了,&ldqo;师公他是多么了不起的人,他的技巧博大精深,我能学到一点皮毛就不错啦。&rdqo;

    &ldqo;你的老师?&rdqo;撒加望着卡维纳吉的发色和尖耳朵,心里一动。

    &ldqo;他叫加西亚,是我们格兰森林的骄傲。&rdqo;卡维纳吉眼中出现了憧憬的神色。

    原来如此,撒加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奥莉黛对于战斗技巧的理解能够吸引他了,原来奥莉黛的老师卡维纳吉竟然是奥菲拉尔技巧大师加西亚的弟子。

    阿修罗王的传承记忆里没有任何战斗技巧,也没有任何武技招式,九天修罗咒就是单纯的力量产生的方法,似乎并不完全,好像缺了什么,撒加也不清楚。

    听到卡维纳吉告诉自己他和加西亚的关系,撒加也没说什么,只听得卡维纳吉继续说道:&ldqo;不知道老师现在在哪里,我很想念他,他不是一个喜欢争斗的人,阳光和清新的空气才是属于他的东西,也许,老师现在正和他的爱人在某个美丽的地方享受生活吧&hllp;&hllp;&rdqo;

    撒加心里又是一颤,眼前又浮现出加西亚悲伤的神情,看了看卡维纳吉,选择了沉默。

    &ldqo;你们继续练习吧,撒加,这三个月尽量加强自己,三个月后的庆典,你将代表我们综合武技分院出赛。&rdqo;卡维纳吉笑道。

    &ldqo;出赛?&rdqo;撒加开口了。

    &ldqo;是的,我想让那些骄傲的家伙知道,综合武技分院在我的管理下,也能成为魔武学院里最优秀的地方。&rdqo;卡维纳吉俊美的脸上透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

    撒加看着他,目光深邃。

    &ldqo;不愿意吗?&rdqo;卡维纳吉有点失望,&ldqo;我太忙了,所以才让奥莉黛先教你老师的理论,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与众不同,而且还有我送给比奇的剑鞘,比奇那家伙的眼光从不会错&hllp;&hllp;&rdqo;

    &ldqo;我得问问一个人的意见,她不希望我受伤。&rdqo;撒加道,比奇是他的朋友,卡维纳吉和比奇关系深厚,加上他又是加西亚叔叔的弟子,撒加其实对卡维纳吉是很有好感的,如果不是怕西丽雅担心,他绝对会一口答应。

    &ldqo;那个她吗&hllp;&hllp;&rdqo;奥莉黛眼中闪过一丝妒忌的神色,&ldqo;的确很漂亮,可惜是个花瓶。&rdqo;

    &ldqo;好吧,我等你的答复,这是综合武技分院改变形象最好的机会了。&rdqo;卡维纳吉说完便离开了。

    &ldqo;我们继续吧,撒加,女人可不止会撒娇和发嗲。&rdqo;奥莉黛别有深意的看着撒加,&ldqo;来吧,纯粹的技巧比赛,我让你知道自强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rdqo;

    撒加眼中一亮,对于挑战,阿修罗王从来不会拒绝。

    看到奥莉黛在场边的武器架里拿出了一把木质的单手剑后,撒加也走了过去,选择了一把和血刀感觉有点像的剑,挥舞了几下,和奥莉黛相对而立。

    试炼场里的武器架上放着的都是木制武器,为了避免学员在切磋比试时受伤,只不过综合武技分院的试炼场里的木制武器基本上都已经朽了,很多还被虫子蛀穿&hllp;&hllp;

    &ldqo;开始了,注意一点,我可不是那些只懂打扮的女人!&rdqo;奥莉黛健美浑圆的大腿微微一分,整个人就以一种灵动的步伐闪到了撒加右侧。

    啪,撒加肩膀被打中了。

    &ldqo;如果是真剑,我们斗气程度相当,你已经受伤了,这就是技巧的重要性。&rdqo;奥莉黛退开,严肃的道,那张漂亮的脸别有一番味道。

    轻轻的一声,从奥莉黛脑后发出,她表情僵住了&hllp;&hllp;

    酱紫色的卷曲长发散落,透着清香。

    撒加劈了一下手中剑,&ldqo;时间正好。&rdqo;

    奥莉黛望着脚下断开的发带,又望了望撒加,双眼渐渐迷离。

    &ldqo;还可以更精确一点,如果手腕再抬高一点&hllp;&hllp;&rdqo;撒加自语着,神情异常专注,完全没有注意到奥莉黛望着他的眼神。

    &ldqo;这个男人的领悟力太惊人了,难怪老师如此看重他,要我来传授他加西亚师公的入门技巧。&rdqo;奥莉黛心潮起伏着,&ldqo;他什么时候弄断我的发带的,是我靠近他的时候吗,从哪里攻击的,匪夷所思&hllp;&hllp;&rdqo;奥莉黛的脸色有些潮红了,&ldqo;为什么他会弄断我的发带,不直接攻击我,难道他&hllp;&hllp;&rdqo;她偷偷望了撒加一眼,脸上羞涩更甚。

    &ldqo;再来一次。&rdqo;撒加停止了思索总结,望向奥莉黛,深邃眼眸中透出的,是兴奋的光芒。

    奥莉黛的心再次悬空,红晕布满了脸颊。

    &ldqo;你怎么不动?&rdqo;撒加有些奇怪了,因为知道了奥莉黛和加西亚有关系,所以他面对奥莉黛时有一种特殊的感觉,类似于在冰雪峡谷的雪地中和加西亚相处的感觉,自然而温暖。

    奥莉黛惊了一下,忙道:&ldqo;注意了,这次我不会留情了!&rdqo;

    然后,两人又在试炼场比试起来,很快一下午过去了,黄昏的夕阳挂在了柔和的天际,一片淡淡的红色覆盖了试炼场灰色的地面。

    &ldqo;真陶醉啊,和那个女人一起的时候。&rdqo;西丽雅远远的望着场上的两个人,&ldqo;忘记一切了吗,哼。&rdqo;

    &hllp;&hllp;

    科莫罗的夜空总是星光四溢,奥莉黛跌坐在场上,喘着气道:&ldqo;不行了,你的体质太好了&hllp;&hllp;&rdqo;

    撒加扔掉了手中断掉的木剑。他的周围,几乎都是断木剑,起码几十把。

    &ldqo;呵。&rdqo;奥莉黛笑了,&ldqo;老师该头疼了,这样下去,得用多少把木剑啊,综合武技分院这种地方可没这么多。&rdqo;

    &ldqo;不用了。&rdqo;撒加道。

    &ldqo;为什么?&rdqo;奥莉黛心里一颤。

    &ldqo;我已经理解了,剩下的路,我自己可以走。&rdqo;撒加转过身,朝试炼场外走去。

    &ldqo;喂,你明天不来了吗!&rdqo;奥莉黛心里失落到了极点。

    撒加点了下头,离开了试炼场,没有回头。

    &ldqo;你的路&hllp;&hllp;可以自己走了&hllp;&hllp;意思是我已经没有用了吗&hllp;&hllp;&rdqo;奥莉黛眼神有些空洞,喃喃自语着,&ldqo;狂妄的口气,自傲的家伙,你有什么了不起的&hllp;&hllp;&rdqo;

    奥莉黛的呼吸急促起来了,突然冲着撒加离开的方向大吼一声:&ldqo;我才不稀罕!&rdqo;

    空荡荡的,连回音都没有,奥莉黛喘息着,心里的失落感变成了微微的疼痛。

    &hllp;&hllp;

    房间里没有光,西丽雅似乎已经睡了。

    撒加闻到了房间中弥漫的香味,那是西丽雅身上特有的。

    他的心神荡漾起来,体内一股热气到处流窜,无法抑制。

    可是,手被西丽雅推开了,撒加一阵错愕。

    微微的光亮起了,西丽雅坐了起来,白玉般的肩膀在昏暗的光线下微微抖动,可以隐约的看见,她眼角还有未干的痕迹。

    撒加愣住了,西丽雅的表情让他很紧张。

    &ldqo;想怎样就怎样吗,我又不是你的玩具!&rdqo;西丽雅冷冷的看着他。

    &ldqo;对不起,弄醒你了。&rdqo;撒加心里又是一抽。

    &ldqo;我没睡,也睡不着,原来这就是你说的和我在一起,男人果然都是一样的,得到了就不会珍惜,玩腻了就甩开。&rdqo;西丽雅的话让撒加弄不明白,他只能木讷的望着西丽雅,眼神里有些受伤。

    &ldqo;别用这样的表情看着我,我不会再被骗了,我看透了,就这样吧。&rdqo;西丽雅拉下了细细的肩带,露出奇怪的笑容,&ldqo;来吧,你不是想要吗,对你来说,我只是那种什么都不会的女人,也是啊,我只会依靠男人,只能用身体留住他&hllp;&hllp;&rdqo;

    西丽雅白皙的皮肤上动人的光泽变成了刺,扎进了撒加的眼眸中,他不懂西丽雅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只是觉得心里好痛,和自己肌肤相亲亲密无比的西丽雅仿佛又变得遥远,变成了那个他只能戴着面具接近的梦&hllp;&hllp;

    &ldqo;我的身体也失去吸引力了吗。&rdqo;西丽雅的笑容越来越凄苦,眼神中的自怜让撒加痛到了极点,&ldqo;你走吧,撒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你想要我,我会顺从&hllp;&hllp;&rdqo;

    西丽雅哽咽颤抖的声音像刀尖一样插在耳膜上,撒加后退了一步,脑中一片空白。

    接着,一丝黑气从他眼中冒了出来,喉间低吼一声,转身冲出了房门。

    撒加消失了,西丽雅愣了一会,掩面而泣,哭得很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