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零八章 庆典(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不仅塞琳娜一脸惊诧,连捧着银盒子的两个女生也睁大了眼睛。

    在听到塞琳娜念到&ldqo;托比亚斯&rdqo;时,一个高大的穿着全覆式板甲的男子转过身,掀起了透着金属光泽的面甲&hllp;&hllp;

    当看到撒加那身只有贵族子弟在对女人炫耀时才会披挂的铠甲时,男子轮廓刚硬的脸动了动,撒加的身材修长,甚至还有点偏瘦,很像一个穿着铠甲的魔法师,和战士的肌肉世界格格不入,男子鼻子里嗤了一声,拉下了面甲,走下场,端坐在赛场左边的选手席上。

    这时,一个身穿金色重甲的战士走到他旁边,先是抬头望了望撒加走向另一边选手席的背影,然后开口道:&ldqo;托比亚斯,没想到你也会来,是为了我吗?&rdqo;

    &ldqo;科维尔,今年我一定会打败你。&rdqo;托比亚斯沉声道。

    &ldqo;希望吧。&rdqo;科维尔摘下头盔,露出金色的头发,在托比亚斯身边坐下,&ldqo;抓紧机会吧,今年是我最后一年了。&rdqo;

    &ldqo;你要申请毕业了?&rdqo;托比亚斯转过头,掀开面甲。

    &ldqo;我的国家需要我。&rdqo;科维尔表情有些复杂,随即笑道:&ldqo;如果想报去年的仇,你要先打败那个家伙才行。&rdqo;科维尔指了指对面盘坐在地上的撒加。

    托比亚斯顺着科维尔手指的方向望去,愣了一下,&ldqo;古怪的家伙,故意吸引视线吗,还闭着眼睛,哗众取宠。&rdqo;

    科维尔笑了笑,没有回话。

    &ldqo;一定是哪个美丽的女人怂恿他来的吧,真是个性十足啊,坐在地上,那头怪异的黑发,真让人难以忍受&hllp;&hllp;&rdqo;托比亚斯继续说着。

    &ldqo;喂。&rdqo;科维尔笑着打断了他,饶有深意的道:&ldqo;你的话很多啊,一点都不像你,怎么,紧张了吗?&rdqo;

    托比亚斯冷哼一声,拉下了面甲。

    科维尔望着撒加,心中暗道:&ldqo;应该就是你了吧,西丽雅一贯都喜欢古怪的东西,让我看看你的表现,赢了十连斗的家伙,别被托比亚斯碾碎了。&rdqo;

    &hllp;&hllp;

    &ldqo;是他!&rdqo;斯威夫特险些不顾身份的站起来。

    &ldqo;谁?&rdqo;身旁的德斯夸拉院长有些错愕。

    &ldqo;没什么。&rdqo;斯威夫特恢复了笑容,不过看到塞琳娜时不时飘向撒加的眼神,心中怨气横生,要知道我们的这位皇子殿下对这位水系魔法分院的美女也是别有用心的。

    &ldqo;那个新学员很奇特呀。&rdqo;德斯夸拉呵呵笑道,指着盘膝坐地的撒加,&ldqo;斯威夫特殿下,不知道您清楚吗,他可是你的父皇亲自认可的白金学员。&rdqo;

    &ldqo;哦?&rdqo;斯威夫特笑望着撒加,眼中却更加怨毒。

    &ldqo;第一场,1号签的佩特雷,来自雷系魔法分院&hllp;&hllp;&rdqo;塞琳娜一边甜美的笑着,一边高声宣布,话音刚落,雷系魔法分院的方队就高声欢呼起来。

    &ldqo;对2号签的塔瓦雷斯,来自风系魔法分院!&rdqo;风系魔法分院的方队也喧闹起来,声音似乎要盖过雷系魔法分院。

    两个魔法师打扮的年轻人站到场上,十分钟后,不分胜负,十二位评判以7比5的票数判定雷系魔法分院的佩特雷获胜。

    雷系魔法分院的方队一片沸腾,而风系魔法分院则一片叹气声。

    第二场是3号签对4号签,召唤系魔法分院一个叫&ldqo;尼古拉斯&rdqo;的瘦小少年竟然只用了几分钟就战胜了呼声很高的水系魔法分院参赛者&ldqo;萨玫莉&rdqo;。

    阵阵咒骂声从男学员的口中吐出,因为萨玫莉是一个很漂亮的女魔法师。

    &ldqo;学姐输了&hllp;&hllp;那个召唤系的天才少年。&rdqo;塞琳娜美丽的脸上也一阵黯然。

    &ldqo;德罗梅,你这个老家伙,今年的这个尼古拉斯一定让你做梦都在笑吧。&rdqo;评判席上,一个看上去有点冷的中年美妇皱起眉道。

    &ldqo;哪里,哪里,只要泽塔利亚你愿意,我可以立刻让尼古拉斯改换学籍。&rdqo;一个秃头的老头色迷迷的盯着中年美妇的胸口。

    &ldqo;老东西!&rdqo;泽塔利亚横了老头一眼。

    &ldqo;德罗梅,你注意一点。&rdqo;一个络腮胡的中年男人道。

    &ldqo;马上要到你的得意弟子了啊,德兰休斯。&rdqo;秃头老头德罗梅眯起眼睛,丝毫不介意络腮胡的语气,反而朝一个俊美的尖耳朵男子笑道:&ldqo;卡维纳吉分院长啊,今年可是综合武技分院第一次参加庆典比赛哟,看起来你信心十足啊,德兰休斯的骑士武技分院是去年的第二名哟。&rdqo;

    卡维纳吉笑了笑,没有说话,白金色的头发不长,却整整齐齐。

    &ldqo;第二名始终是第二名,不会变成第一的。&rdqo;一个面相粗豪的壮汉冷声道:&ldqo;托比亚斯天赋是不错,但他和科维尔比,始终差了一点。&rdqo;

    开口的正是战士武技分院的院长保罗,科维尔是他的得意门生,保罗本身也是卡蓝皇宫的侍卫长出身,实力很强,正是在他的教导下,科维尔连续两年都夺得了庆典比赛的第一名,去年更是战胜了骑士武技分院精挑细选的托比亚斯,令战士武技分院的声望大幅度增长。

    听到保罗的话,骑士武技分院的院长德兰休斯轻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接着,在一阵嘘声和嘲笑声中,撒加站在了场上。

    西丽雅一阵脸红,她本来想让撒加看上去更英姿飒爽,没想到却起了反效果,让人误以为撒加是一个只懂吃喝玩乐的贵族子弟,加上他本身修长的身材以及综合武技分院狼籍的名声,几乎在场所有的学员都像看笑话一样看着那个从一开始就古怪稀奇的黑发家伙。

    当然,还有一部分女性学员的惊叹声和议论声。

    当塞琳娜念到托比亚斯的名字时,场上却沸腾成了一片海洋,看来托比亚斯在魔武学院里非常出名,许多女学员更是忘我的尖叫起来。

    看到托比亚斯走到场上,撒加的血液加速了,阿修罗王好战的本性激发了他的血性,眼神渐渐凌厉起来。

    &ldqo;你的武器呢?&rdqo;撒加如刀的目光让托比亚斯心里一颤。

    撒加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撒加无法把这场较量当成一场比赛,只要有对手站在面前,阿修罗王的天性就会自然的想要对手倒下。

    对于撒加来说,没有比赛,只有战斗,还有对胜利极度的渴望。

    撒加摇摇头,呼吸显得很平静。

    &ldqo;狂妄的家伙,意思是不用武器吗!&rdqo;托比亚斯不禁怒意丛生,&ldqo;厄尔,我的伙伴,战斗的时间到了!&rdqo;

    一阵白光闪过,只见一匹高大强壮的白马出现在托比亚斯胯下。

    &ldqo;是独角兽!&rdqo;

    &ldqo;八级的魔兽!&rdqo;

    &ldqo;不愧是托比亚斯啊,竟然可以和这种高级魔兽签订血契!&rdqo;

    &ldqo;了不起!&rdqo;

    惊呼声四起。

    &ldqo;为了战胜我,你还真下本钱啊,不过,那个人可不在意哟,他甚至连武器都不想拿出来呢,独特的狂劲啊,还有那眼中的战意,你遇到麻烦了,托比亚斯。&rdqo;科维尔笑了。

    托比亚斯手中多出了一柄金色的长枪,枪头很大,有三个枪尖,刃口开得很大,一看就是有来历的武器。

    &ldqo;贝萨托斯矮人部族的锻造品,长枪大师萨洛克的得意作品之一‐‐三刃枪!&rdqo;托比亚斯一抬手,长枪指向撒加,座下独角兽奋起前蹄,嘶鸣高亢。

    嗖,撒加动了,他根本没有理会托比亚斯的话,托比亚斯的三刃枪指着自己,让他难以忍受。

    这就是日渐高傲的阿修罗王血脉!

    啪,独角兽长在额前的金色尖角被抓住了,然后咔的一声,血流如注!

    &ldqo;什么!&rdqo;托比亚斯惊呆了,他完全不知道撒加怎么到面前的,仿佛这个男人的斗气根本不需要爆发时间,就像他本身的肉体力量一样!

    不,不是就像,而是就是,修罗力只是用来不断淬炼撒加肌体的,九天修罗咒的最后效果,就是阿修罗王本身那强悍的力量!

    轰!

    独角兽吃痛,前蹄猛蹬在撒加胸口。

    撒加倒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离后,脚后跟使劲一敲,右手撑地,弹了起来,轻盈翻身,稳稳站住。

    &ldqo;漂亮。&rdqo;评判席上,卡维纳吉暗暗喝彩。

    嚯!

    学员们惊呼起来,西丽雅更是手都拍红了,心里自豪无比。

    &ldqo;他的技巧,已经随心所欲了,老师说过,这个境界,只有加西亚师公做得到,短短的三个月时间,他竟然&hllp;&hllp;&rdqo;奥莉黛目瞪口呆。

    撒加扔掉了独角兽的尖角,抹了下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ldqo;他在享受战斗吗,自己也受伤了。&rdqo;科维尔心里波澜起伏。

    &ldqo;厄尔,厄尔!&rdqo;托比亚斯拍着独角兽的头,控制着它因为剧痛而暴躁的情绪。骑士是奥菲拉尔大陆常见的一种职业,归根结底也属于战士,只是他们更加依赖和自身签订血契的坐骑魔兽,讲究人兽配合的战斗方式。

    撒加又动了,目标依然是独角兽,阿修罗王天生的悟性加上对自己严苛的磨练,已经让他对战斗的判断力变得很强!

    要战胜一个实力和自己接近的骑士,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其和坐骑之间的联系切断!

    撒加再次被踢开&hllp;&hllp;

    空中一个漂亮的翻转,稳稳落在地面。

    滴答,滴答&hllp;&hllp;

    血从撒加的指尖滴落,不是他的,而是独角兽厄尔的!

    &ldqo;嘶!&rdqo;独角兽痛苦的叫着,脖子上一个血洞触目惊心。

    第三次,撒加又动了,步伐看着很普通,却藏着可以衍生多种变化的精妙!

    科维尔神情严肃,卡维纳吉看得很认真,西丽雅满眼陶醉,奥莉黛惊讶无比&hllp;&hllp;

    呲的一声,闷闷的,却让全场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