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现在拥有的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带着暖意的轻风卷带着丹枫叶,片片飘落在撒加周围。

    西丽雅不觉看得呆了。

    这个男人身上流露出的伤感味道,如同一个琴师牵引情愫的手指,让人不知不觉就陷落在心底微微的疼痛中。

    &ldqo;就这样吧,对我来说,无所谓了,是她,带我去了阳光满地的地方,驱散了冰冷的积雪,我又何苦,再纠结于决定尘封的过去&hllp;&hllp;&rdqo;

    撒加轻声自语着。

    西丽雅流泪了,她知道撒加说的&ldqo;她&rdqo;就是自己。

    &ldqo;妹妹,嫁给他,是你活到现在最好的决定。&rdqo;科维尔轻轻的说。

    撒加缓缓抬起手,将记忆魔石放在了自己额前&hllp;&hllp;

    &ldqo;你要珍惜,那是他,最宝贵的回忆&hllp;&hllp;&rdqo;西丽雅抹着眼泪。

    科维尔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撒加睁开眼睛,缓缓起身。

    西丽雅再也控制不住,扑进他怀里,哭的一塌糊涂。

    撒加拥抱着她,眼中伤感渐渐消散。

    手里的记忆魔石中,是灭龙剑气的修炼功法。

    烈留在他记忆中的&hllp;&hllp;

    撒加决定将这个功法送给科维尔,是下了很大决心的,这意味着,他分享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回忆,也代表着,他想彻底与过去告别。

    是啊,回忆终究只是回忆,能拥在怀中的,才最值得珍惜,不是么?

    &hllp;&hllp;

    接下来的日子平淡而温馨,不过也有一些变化。

    科维尔在和撒加一起修炼了一段日子后,灭龙剑气也奠定了入门基础,接触了奥菲拉尔大陆最顶尖的功法,以科维尔的天赋和努力,进步非常神速,他已经从魔武学院申请了毕业,的确,和灭龙剑气这种级别的功法比,魔武学院里的那些东西已经可以忽略了。

    接着,科维尔接到了大哥罗纳德的信,要求他立刻返回希尔,罗纳德也将从西尊军事学院毕业,近期内回到霍坦丁。

    上一次凯伊和英格帝国皇子马乔的冲突似乎升级了,两个国家的关系很紧张,为了让西丽雅放心,加上道格拉斯已经受不了淡出鸟的学院生活,着急忙慌的想要回霍坦丁城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撒加便让他跟着科维尔一起返回了希尔。

    撒加自己也是要回希尔的,希尔公国的国王卡里特已经传话给西丽雅,等他们从魔武学院回霍坦丁,就举行盛大的婚礼!

    时间在流逝,撒加和西丽雅都更加深爱着对方,她的一切都是他的,他也无法失去她。

    已是深秋,夜晚的温度有些冰凉。

    一弯白色的月亮挂在天空。

    撒加在屋后的庭院空地上,不断挥动着那把锈刀。细长的刀身带着一点弧度,隐隐割裂着周围的空气。

    他的动作很简单,向前劈砍而已。高高举起长刀,然后双臂向下突然用力,刃口朝着正前前方劈去。动作幅度很大,劈砍的速度也很快。

    这个动作他已经练了好几天了,反复的练,没有变化。

    这是撒加从科维尔那学到的巨剑的基本攻击方法‐‐前劈。但略有不同的是:因为血刀刀身细长的原因,他的劈砍速度更快,动作幅度更大,爆发力更强,起手也更灵活。

    血刀虽然很长,光除去刀把的刀身部分就接近一米五,可它刃口锋利,比巨剑轻灵的多,所以,这种劈砍非常吻合其特点。

    快速,杀伤力强,而且施展容易,无论脚步还是肩胛,都出于一个攻可尽全力,守可闪避反击的状态。

    由于血刀特殊的形状构造,非常适合力道的集中,所以,撒加必须钻研出最适合其造型的武技和技巧衔接方式。一刀,一式,一招,绝对的速度,绝对的爆发,绝对的力道,绝对的敏捷,让对手面对面的接受死亡的威胁!

    就这样不停地重复练习,不停地提炼优势,不停地总结破绽,从深秋到隆冬,当撒加和血刀之间逐渐成为一体时,一年一度的朝圣节,这个奥菲拉尔大陆最盛大的节日,已经快要到了。

    奥丁圣日历3032年。

    撒加22岁,这是他的第二个朝圣节。

    第一次是在希尔公国的首都霍坦丁,而这次,是在卡蓝帝国的中心科莫罗。

    地方不一样,人也不一样,心情更不一样。这一年,他的改变,太多太多了。

    &hllp;&hllp;

    空旷的大厅,透着优雅的艺术气息。

    一张雪白羽毛编织的毯子铺在大厅中央,一个穿着丝袍的年轻男子侧卧在羽毛毯上,表情慵懒。

    一阵脚步声在厅中激起了缕缕回音。

    &ldqo;哦?来了。&rdqo;男子露出一丝笑意,丝袍从肩上滑落,露出细腻到极点的肌肤,他拉开了衣襟,海蓝色的卷曲长发披在肩上,看上去很动人。

    这是一个非常俊美的男子,浑身上下透着海水一般的温柔。

    &ldqo;大人,这是您的琴。&rdqo;一个赤裸着上身、下身仅围着一圈羽毛的少女盈盈走了过来,金丝缠绕在她弹性十足的小腿上,延伸到赤足,挂着高跟细长的银鞋。

    少女将一把金色的竖琴放在男子身边,侧身坐在羽毛毯上,浑圆的腿交错着,腿间是若隐若现的朦胧。

    &ldqo;寂寞了吗?&rdqo;男子笑了,伸手抚摸着少女背后的浅褐色长发,&ldqo;塞琳娜啊,我最宠爱的侍女,魔武学院那种地方,的确太乌烟瘴气了,侮辱了你的美丽。&rdqo;男子的手从少女的背滑到了前面,轻轻抚弄着。

    少女如蛇一般扭动着身体,匍匐到男子的身前,伏在男子身下&hllp;&hllp;

    这少女,正是在科莫罗皇家魔武学院的庆典比赛上出现过的塞琳娜,而这个异常俊美的男子,就是卡蓝帝国的圣使,达拿都斯。

    过了一会儿,达拿都斯身体轻轻一颤,眼睛半开半闭,长长出了口气,然后伸手抚摸着赛琳娜的头,就像在抚摸着他的宠物。

    &ldqo;大人&hllp;&hllp;&rdqo;塞琳娜抬起头,舌尖在唇边绕着。

    &ldqo;想说什么?&rdqo;达拿都斯支着额头。

    &ldqo;确定了,他是异端,那把刀,就是&hllp;&hllp;&rdqo;塞琳娜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

    &ldqo;可以弑神的恶魔之泣吗?&rdqo;达拿都斯温柔的笑了,&ldqo;不必惊慌,那不是禁忌,只不过是他们的惊恐罢了,三千年前&hllp;&hllp;&rdqo;

    达拿都斯用一根手指抬起了塞琳娜的下巴,海水般的眼眸凝视着她,&ldqo;懂了?&rdqo;

    塞琳娜的表情僵在脸上,木然的点点头。

    &ldqo;就算道别吧,为了你曾带给我的美好。&rdqo;达拿都斯拿起了身边的竖琴,修长的手指拨动起琴弦。

    琴声很优雅,但却透着一股妖异,如同告别,又如同舍弃,或者,是一种催眠,带领着塞琳娜走向那最终的灵魂葬礼。

    达拿都斯微笑着,小指拨了一下琴弦。

    那是尾音。塞丽娜伏在了洁白的羽毛毯上,停止了呼吸,脸上,却带着迷幻的笑。

    &ldqo;戈亚啊,圣城的召唤,将生命献给神明的仁慈&hllp;&hllp;&rdqo;达拿都斯俯下身,俊美的脸贴在塞琳娜赤裸的胸口,&ldqo;失去了跳动吗,你不再鲜活的心,其实早就蒙尘了,应该停下了吧,像傀儡一般的生命,那只是,我们的奉献罢了,没有理由,也不会剩下什么。&rdqo;

    &hllp;&hllp;

    &ldqo;老师啊,教会我生命真正高贵意义的人,血魔的双手,才可以把握住这世间的一切。&rdqo;一个穿着讲究的年轻人站在一座宏伟的城堡前,凝望着城堡中的尖塔。

    &ldqo;你是什么人,站在图特亲王的城堡前想干什么!&rdqo;城堡大门前的一个卫兵冲了过来。

    &ldqo;低劣的生命。&rdqo;年轻人羞赧一笑,额前整齐的刘海微微掀起。

    卫兵倒下了,一道血线从他的太阳穴中射出,然后落在年轻人的掌中,他厌恶的望了一眼那道血线,甩甩手,血线变成了一团污血,落在卫兵身上。

    &ldqo;这个人杀了亲王城堡的卫兵!&rdqo;

    城堡的大门放下了,一群身披铠甲的战士冲了出来,纷纷亮出武器,将年轻人围了起来。

    这里是科莫罗的郊外,图特亲王是彼得大帝的弟弟,被授予亲王的爵位,是允许修建城堡的,只不过不能在科莫罗城内而已,因为城内只能有一座建筑是最宏伟的,那就是皇宫!

    &ldqo;你们也算修炼者吗?&rdqo;年轻人长相很文静,说话也很羞涩。

    &ldqo;这家伙太奇怪了!&rdqo;

    &ldqo;看他笑,我浑身发毛啊!&rdqo;

    &ldqo;上!&rdqo;

    &ldqo;杀了他!&rdqo;

    这群保护城堡安全的战士一拥而上!

    可是,没冲几步,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动作十分整齐。

    &ldqo;低劣,是不允许存在的,所以,就让那鲜血,抹去这些恶心的东西吧。&rdqo;年轻人摊开双手,闭上眼睛,像是眼前这些倒在地上抽搐的人类就是最难看的景象,不堪入目。

    &ldqo;血雾萧条。&rdqo;

    年轻人的手掌合拢了,空中出现了一片血雾,将那些战士笼罩,然后逐步吞噬。

    这些人还活着,还有知觉,可他们却只能在那片血雾中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消失&hllp;&hllp;

    没有惨叫,没有呼号,一切都显得那样安静,如同年轻人时常挂在脸上的微笑。

    血雾消失了,地面变得干干净净,年轻人长出口气,睁开了眼睛。

    这时,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中年男子在一队士兵的簇拥下回到了城堡,他看到了那个年轻人。

    &ldqo;图特亲王。&rdqo;年轻人缓缓转身。

    &ldqo;你是?&rdqo;图特亲王愣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卫兵跌跌撞撞的从城堡内跑出,跪倒在图特亲王的马前,&ldqo;亲王阁下,这个人,杀了,杀了城堡的护卫!&rdqo;

    啪!

    卫兵的脑袋炸开了,一缕血丝从断颈处冒出,在他的尸体上盘旋了一圈后,飞向了图特亲王身后的士兵&hllp;&hllp;

    啪!啪!啪!&hllp;&hllp;

    就像放礼炮一样,图特亲王带来的那队士兵的头颅纷纷炸碎,很快变成了一片无头尸体。

    图特亲王从马上跌了下来,年轻人走到他面前,羞涩的笑着。

    &ldqo;你,你,想干什么?&rdqo;图特亲王惊恐的看着他。

    &ldqo;没用的蝼蚁,只有死掉,才不会给尊贵的生命体带来负担。&rdqo;年轻人笑道:&ldqo;图特亲王,我有事和你商量,这是我伟大的老师的旨意,没有人可以违背,然而顺从,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rd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