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二十三章 爱与失去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c

    苍茫的山脉,孤独的悬崖。

    夕阳落在了黑色的岩石上,透着萧瑟。

    &ldqo;斯汀,你和撒加是认识的呀,我都不知道。&rdqo;薇薇安坐在斯汀身旁,笑着说道。

    斯汀盘膝而坐,闭目冥想,法拉奥差不多恢复了,只是还需要在魔兽空间调息。

    &ldqo;那个时候,你们都在菲利斯庄园,为什么不见面呢?&rdqo;薇薇安笑容僵了一下,还是继续说着,&ldqo;看起来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呀,如果那个时候就认识你,说不定我会一直很开心的&hllp;&hllp;&rdqo;

    薇薇安努力的在笑,努力的在和斯汀说话,可斯汀却像毫无感觉一样,独自阴冷。

    说着笑着,薇薇安的心也在痛着。

    这是心痛的感觉,以前她想起撒加时会有,现在她在斯汀身边也会有。

    她抬起头,望了一眼那依旧漂浮的&ldqo;茧&rdqo;。

    那个男人不愿意离开他的茧,不愿意醒来,从他快乐的回忆中醒来。他封闭了自己,以为可以留住失去的爱情。

    突然之间,薇薇安对那个曾经让她心动不已的男人失去了感觉。

    她发现,她不再为他心痛了,反而身边斯汀的沉默,让她很难过。

    也许从尼兰河岸那决绝冰冷的一眼之后,她的内心深处,就已经开始放弃了。

    &ldqo;斯汀&hllp;&hllp;&rdqo;薇薇安转头凝望着斯汀,&ldqo;你真的以后都不理我了吗&hllp;&hllp;对不起,那个时侯,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我是无心的,因为那个时侯我好难过,真的好难过&hllp;&hllp;&rdqo;薇薇安眼中渐渐噙满泪水。

    斯汀的心在跳,也在痛。

    他可以为薇薇安做任何事情,而她一直就在身边,可斯汀却要克制,因为他看见了薇薇安的心,在尼兰河边。

    &ldqo;是为了他吗。&rdqo;斯汀睁开了眼睛,枯瘦的身体在颤抖,只是被宽大的破旧魔法袍遮住。

    薇薇安愣住了,眼泪从眼眶中滑落。

    &ldqo;原来我还是没有资格。&rdqo;斯汀嘴角裂了一下。

    薇薇安知道,那是斯汀的笑容,可这个笑容,却让她的心痛到了极点。

    她伏下身,将脸埋在双腿间,脑海中却萦绕着斯汀那个悲伤的背影&hllp;&hllp;

    那是一个深夜,一个留下满地心碎,好像永远也直不起来的背影。

    &ldqo;我要走了。&rdqo;斯汀站起身,&ldqo;原谅我,无法再忍受了。撒加只能自己站起来,没有人帮的了他。&rdqo;

    他&hllp;&hllp;他要走了&hllp;&hllp;

    薇薇安一惊,抬起脸,满脸的泪痕。

    &ldqo;我们也许永远不会见面了。&rdqo;斯汀干涸的声音毫无起伏,薇薇安的心却碎了。

    可她只能睁大眼睛看着斯汀坐在法拉奥的头顶,飞向了夕阳映红的天际。

    他这一走,就不会回来了!

    撒加就在那里,可我的心,却随着那个家伙飞走了。

    那头凌乱的白发&hllp;&hllp;

    薇薇安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好多画面‐‐全是关于斯汀的。

    来科莫罗那段伤心的路程,正是你木讷滑稽的动作和语言,让我暂时忘记了难过;你从不会违背我的意思,即使我任性的在你身上予取予求;为了我,你可以豁出生命保护我;为了我,你默默的站在角落,用尽全力做到了你能做到的一切&hllp;&hllp;

    可我呢?我给了你什么?除了伤你的心,我什么都不会!

    啪&hllp;&hllp;

    一个魔法卷轴掉在了地上,薇薇安泪如雨下。

    是的!没错!我是个虚伪的人,我欺骗了自己的心,所以我只能痛苦,斯汀&hllp;&hllp;

    &ldqo;对不起,我爱你!&rdqo;

    薇薇安朝斯汀离去的方向大喊着。

    可惜,回应她的,只有山谷中的回音。

    薇薇安跪在地上,紧紧把那个魔法卷轴抱在怀中,泪水浸湿了卷轴,从那无数次翻开合拢的痕迹上流过。

    &hllp;&hllp;

    黑色的茧动了一下。

    然后渐渐散去,露出了一个蜷缩在一起的男人。

    如夜漆黑的黑发垂下,他直起了身体。

    不再悲伤了吗?

    还是不再躲避?

    撒加落到了地面,落日余晖洒在他衣甲褴褛的身上。

    &ldqo;你哭什么。&rdqo;他面无表情,声音冷得可怕,&ldqo;哭有用吗。&rdqo;

    薇薇安惊讶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冷酷的面无表情的脸。

    还是那样好看,充满了吸引力,可是却像一座冰山一样,让人无法靠近。

    真的,没感觉了,薇薇安直视着撒加的目光。

    撒加看了她一眼,转过身,朝悬崖下走去。

    &ldqo;你们都是这样!是啊!我是笨,我是蠢,我总是最后一个明白!可我比你们都好,我知道怎么去追,怎么一个人跑,怎么去在悲伤中明白自己的心!&rdqo;薇薇安突然朝撒加的背影大吼着。

    撒加停下了脚步,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竖起了拇指,指了指薇薇安的身后。

    薇薇安猛地转头。

    斯汀!

    &ldqo;法拉奥感觉到那家伙醒了,所以我回来了!&rdqo;斯汀干涸的声音第一次发出这样的颤抖,他脸上的笑容第一次这样自然!

    &ldqo;斯汀!你这个笨蛋!你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面对那座冰山!我恨你!&rdqo;薇薇安泪水不停的流。

    &ldqo;还好法拉奥的速度快,我听见了,也看见了&hllp;&hllp;&rdqo;斯汀一直笑着。

    薇薇安第一次这样认真的看着斯汀的脸,哪怕泪水一直从自己脸上经过,那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斯汀,如此深情如此专注如此无所畏惧地看着自己的斯汀!

    &ldqo;薇薇安,我喜欢你,不顾一切的爱着你,我说出来了,我就不会后悔,也不会难过了。&rdqo;斯汀第一次说这样的话,声音很怪,但薇薇安哭得很凶。

    &ldqo;带我走,不管你去哪里,都带着我,我不会离开你,永远都不会。&rdqo;薇薇安哭着道。

    斯汀一把将薇薇安拉上了法拉奥的头顶,用力搂住了她。

    薇薇安哭个不停,斯汀一直抱着她,直到夕阳快要落山。

    撒加一直看着他们,静静的看着。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冷酷,却又落寞。

    法拉奥扇动了一下巨骨构成的双翼,带出了阵阵气流,吹拂着撒加的漆黑长发。

    &ldqo;撒加,我要和薇薇安回霍坦丁了,你呢。&rdqo;斯汀问,那张脸依旧阴冷,让人恐惧,却洋溢着幸福。

    &ldqo;走我的路。&rdqo;撒加看着他。

    斯汀深深吸了口气,他明白撒加是什么意思,心中起伏,想说什么,但当他看到薇薇安依偎在自己怀中甜蜜的表情时,又放弃了。

    &ldqo;好好保护她。&rdqo;撒加转过身,&ldqo;不要像我一样。&rdqo;

    然后,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下,他渐行渐远,直至完全隐没在斯汀的视线中。

    &ldqo;他走了吗,要去哪。&rdqo;薇薇安抬起头。

    &ldqo;一条只有仇恨的路。&rdqo;斯汀缓缓道,&ldqo;我能感觉到他心里的话。&rdqo;

    &ldqo;什么话?&rdqo;薇薇安问。

    &ldqo;约定。&rdqo;斯汀望着撒加离去的方向,&ldqo;我和他的约定&hllp;&hllp;&rdqo;

    薇薇安不明白,但她没有继续问,因为她看到了斯汀微微颤动的眼神。法拉奥扇动骨翼,高高飞起,带着他们朝霍坦丁的方向而去。

    林间,撒加回头,望着夕阳留给大地的最后一抹昏黄。

    再见了,夕阳,再见了,我心里的阳光。

    你懂的,斯汀,身为异端的路。

    就让我们各自走下去吧,看谁先将这宿命的悲伤打碎&hllp;&hllp;

    彻底的,打个粉碎!

    撒加纵身而起,挥刀劈下,地面裂开了,碎石纷飞。

    &hllp;&hllp;

    &ldqo;父亲,请派我到佰特城去,罗纳德哥哥已经去了,我不想被人耻笑。&rdqo;科维尔高大英武的体型在众多希尔官员中像一块巨石。

    &ldqo;好!不愧是贝尔萨家最优秀的男人!&rdqo;卡里特脸上既有悲愤,又有坚定,&ldqo;里贝索。&rdqo;

    &ldqo;下臣在。&rdqo;里贝索连忙出列。

    卡里特看着他沉声道:&ldqo;传我的命令,希尔公国凡十六到四十岁之间的男子,不论爵位高低,不论出生贵贱,从即日起,统统转为预备士兵,不分日夜进行军事训练,随时准备增援。&rdqo;

    &ldqo;是,陛下。&rdqo;里贝索应道,但他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小心地向卡里特询问,&ldqo;陛下,我们也要执行这个命令?&rdqo;

    卡里特的脸上顿时笼罩了一层寒霜,&ldqo;被耻辱的处死,或者在战场上光荣的战死,只有这两个选择。对了,里贝索,特莱伦是第一个,你是希尔首相,议会首议,你们威尔斯家当得起这第一的荣誉!&rdqo;

    &ldqo;是。&rdqo;里贝索咬咬牙。

    卡里特看向了科维尔:&ldqo;我的儿子,你不用参加早议了,带上霍坦丁城最精锐的战士们,出发吧!&rdqo;

    &ldqo;是,父亲。&rdqo;科维尔挺起胸膛。

    &ldqo;去吧孩子,向我展现你火龙花一般的英勇,如果你的尸体埋葬在佰特城下,那将是我最大的骄傲!&rdqo;卡里特从王座上站起,向科维尔行了一个希尔军礼!

    科维尔被震撼了,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父亲这样,浑身热血沸腾,将心中的悲痛化为了无比的力量。

    啪。大殿里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只见科维尔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放在胸口,向他的父亲,行了一个奥菲拉尔最崇高的骑士礼节‐‐这是拥有骑士头衔的勇者对他最尊敬的人才会行使的礼节!

    然后,科维尔站了起来,转身朝着议事厅外走去。

    卡里特望着儿子的背影,眼眶不禁噙满泪水。

    议事厅内陷入了一片安静。

    &ldqo;陛下!&rdqo;

    突然,所有的人都单膝跪下,右手握起拳头,放在胸口。

    &ldqo;我们,誓与您,与国家每一寸土地,共存亡!&rdqo;

    整齐有力的声音,昭示着他们的决心。

    卡里特一直噙着的泪水,终于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