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佰特城下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原来法拉奥降落的地方就是阿拉希山脉,撒加从悬崖上离开之后,就一直停留在这里。

    撒加已经不眠不休的修炼了快两个月了。除了每天疯狂的修炼杀戮修罗天以外,他还在武技上有所突破。

    不再作茧自缚,一心只想变强再变强的阿修罗王,是无法估量实力提升的脚步的。

    路在脚下,关键看你是不是坚定的在走。

    轰!

    湖岸碎石纷飞,石子如利箭,射穿了岩石、树木&hllp;&hllp;

    裂地!

    撒加的第一个武技!

    冲刺、跳跃,身体完全舒展,然后将刀不留余地的斩下。除了这一刀凝聚的攻击力外,由于地面裂开而弹起的碎石,也能产生巨大的杀伤力!

    撒加直起身,再次跃起,向湖面俯冲而去。

    刀横在身前,右手握住刀柄,左手推着刀背&hllp;&hllp;

    湖面被横切而开。

    切口比上一次还要平整。

    当湖面恢复,撒加从水中一冲而起,翻身落在湖岸,面无表情的坐下,修炼起杀戮修罗天。

    血液置换修罗力,然后淬炼着他的肌体。

    这个过程很痛苦,可撒加丝毫没有感觉,他的心里只剩下了恨,还有深埋的悲伤。

    异端&hllp;&hllp;

    因为这个,西丽雅离开了他,去了圣城,接受神的惩罚,生死未知。

    可在撒加心里,她却死了,因为异端都会死。

    是不得已的离开,撒加懂了。最爱的女人为了自己去圣城,去接受死亡,却还叫自己活着,当做对她的救赎&hllp;&hllp;

    哀求算什么,自尊算什么,无能为力,才是最深的屈辱。

    撒加只能修炼,只能变强,然后让圣城那些人冒着热气的血浆,洒满他找回自己的路!

    我不会再忍受屈辱了。

    绝对不会!

    丹田内的杀戮修罗天蠕动得异常剧烈,很快,撒加赤裸的上身便渗出了血丝&hllp;&hllp;

    可他连动都不动一下,即使他的意识是清晰的,痛苦也是清晰的,任凭鲜血像带着铁刺的荆棘一样,在肌体中来来回回。

    这不算什么。

    比起西丽雅决绝的表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hllp;&hllp;

    荒凉的土地,干燥的冷夜。

    &ldqo;她在看什么?&rdqo;一个头发很短、打扮很男性化的女子坐在辎重车上,问身边的男人。

    &ldqo;夜空吧。&rdqo;这个男人一头黄发,铠甲有些陈旧,布满风沙的感觉,他身材高大,胡渣很浓,脸部粗犷。

    &ldqo;那有什么好看的。&rdqo;女子撇撇嘴,倒了下去,眼中的夜空很迷蒙,因为沙尘的原因。

    男人跳下了辎重车,朝一个抱膝坐在不远处的金发女子走去。

    &ldqo;星星&hllp;&hllp;&rdqo;他听到了金发女子的呢喃。

    &ldqo;在找星星吗?星星。&rdqo;他坐在她的旁边,抬起头,&ldqo;荒原没有星星的,我很少看见。&rdqo;

    &ldqo;唔。&rdqo;金发女子转过头,迷茫的看了男人一眼,又望着夜空,&ldqo;星星&hllp;&hllp;&rdqo;她还是只会说这句话。

    &ldqo;所以我们才叫你&lsqo;星星&rsqo;,你好像修炼过,可神智不清。&rdqo;男人叹了口气,笑道:&ldqo;怎么样,杰西卡的衣服还合身吧,那家伙,只有男人的衣服,对你这样美丽的女子来说,可能委屈了。&rdqo;

    这男人正是荒狼佣兵团的团长卡格西峰,而这个被他们称为&ldqo;星星&rdqo;的女子&hllp;&hllp;

    &ldqo;记得我的名字吗,卡格西峰。&rdqo;男人看着她朦胧的侧脸,沧桑的脸上也挂着温和的笑意。

    可这个叫&ldqo;星星&rdqo;的美丽女子,只是望着夜空,像是在找那颗属于她的星星。

    因为两颗星星很近,却永远到不了对方那里。

    &hllp;&hllp;

    阿拉希山脉,一个男人不顾一切的修炼着。

    同时,奥菲拉尔大陆北方的两场战争,也一直在持续着。

    佰特城,英格帝国和希尔公国。

    黄昏要塞,卡蓝帝国和郝顿玛尔荒原的兽人世界。

    黄昏要塞那边还好,兽人们占领了几座城市后,无论卡蓝的军队怎么进攻怎么挑衅,暴躁的兽人似乎失去了血性,一直坚守不出。

    这让统帅兰多夫很伤脑筋。不光是他,魔法师军团的指挥者范泽埃和身为卡蓝储君的加索皇子,也郁闷不已。

    虽然卡蓝人的伤亡不大,但兽人占领的巴格达、图文、孔特三座城市,如同一个三角形,彻底让卡蓝的西边境贸易瘫痪。卡蓝以武立国,农业并不发达,每年都必须和其它国家进行大量的粮食贸易,而这条贸易通道的交错点,正好就是那三城之角。

    于是,这场好像流血很少的拉锯战,却让强大的卡蓝帝国受了暗伤。

    而另一边,希尔的佰特城,则是血肉模糊的世界。

    绞肉机,典型的绞肉机。

    &hllp;&hllp;

    &ldqo;滚出去!没用的家伙!你们这样的战士,就是英格人的耻辱!&rdqo;一个衣着华贵无比的胖子愤怒的将佩剑扔在了地上。

    他叫戴维斯,是英格皇帝查尔斯的亲弟弟,拥有亲王爵位。可自从戴维斯亲王成为这支军队的指挥者以来,就没有顺心过。

    &ldqo;亲王阁下,您这样说似乎有些不妥。不是我们的战士没有荣誉感,他们是那样的勇敢,他们的生命足够证明英格军人光荣的传统!&rdqo;一个穿着红色重甲的强壮中年人沉声道。

    &ldqo;巴郎军团长,别跟我废话。查尔斯陛下,我的哥哥,为了马乔伤透了心。你知道我的侄子有多可怜吗?你们他妈的不知道!所以,如果你们这些军团长连一个小小的佰特都攻不下来的话,那就统统准备掉脑袋吧!&rdqo;戴维斯那张浮肿的胖脸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人。

    巴郎死死握住剑柄,似乎马上就要发作了。他身边一个棕发绿甲的年轻人拉住了他,&ldqo;请您放心,亲王阁下,我们一定会尽快将佰特占领,然后踏平希尔的每一寸土地。&rdqo;

    戴维斯鼻子里哼了一声,&ldqo;隆多,希望你说的是真的。&rdqo;接着他手一招,舒适豪华的营帐后面,便走出来两个美艳的女子&hllp;&hllp;

    &ldqo;你们可以出去了。&rdqo;戴维斯搂着两个美女,再也没有心思再和这些浑身汗液血浆的军团长们多说了。

    众人刚刚退出主帅的营帐,便听见里面传来了阵阵娇笑,以及戴维斯亲王阁下那欢快的喉音。

    &ldqo;妈的!这条肥胖的寄生虫!&rdqo;英格第一步兵军团的军团长巴郎狠狠的骂了一句。

    &ldqo;巴郎团长,犯不着为这种人生气,他不过运气好,流着皇室的血罢了。&rdqo;英格第三骑兵团的团长隆多安慰着怒气冲天的巴郎。

    &ldqo;你们说怎么办?希尔人疯了,根本不像一群只会做生意的商人,我甚至怀疑他们是穿着希尔军服的卡蓝人。&rdqo;英格第二弓兵团的军团长巴恩斯道。

    &ldqo;需要我的重装骑士团出动吗?&rdqo;一个浑身被银色连体重铠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高大男人问道。

    &ldqo;暂时不用,塔纳特。陛下这次之所以只派了四个军团,十万人,还让那位废物亲王领军,所倚仗的,就是你们重装骑士团。你们是英格的王牌,不到最后时刻,绝对不能有所损失。要知道,如果连你们重装骑士也被重创的话,即使我们最后把英格的旗帜插在霍坦丁的王宫,陛下也不会轻饶我们。&rdqo;隆多道。看来这个冷静的年轻人,是四个军团的决策者。

    &ldqo;那怎么办?那个像死尸一样的人太恐怖了&hllp;&hllp;可怕的魔法,死去的人也会活过来。&rdqo;巴恩斯看上去似乎心有余悸。

    听到巴恩斯的话,隆多双目闪烁,陷入了思考之中。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道:&ldqo;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rdqo;

    &ldqo;预感?不好的?&rdqo;巴郎几人很紧张。

    &ldqo;也许这一次没有那么简单。你们没发现吗,和我们战斗的希尔军队完全不像以前那些软蛋,训练有素,战术明确,好像这支军队从很久以前就建立起来了。除了那个使用诡异魔法的人,还有他们的二王子科维尔&hllp;&hllp;&rdqo;隆多吸了口气,接着道:&ldqo;科维尔你们都听说过吧,非常有潜力的年轻战师,另外和他在一起的那个狂暴的巨人,也让我们的士兵惧怕。&rdqo;

    几人陷入了沉默。

    &ldqo;另外&hllp;&hllp;&rdqo;隆多又开口了,年轻英俊的脸庞布上了愁云,&ldqo;我费尽心机得到了一个消息,这才是我有不好预感的理由。&rdqo;

    &ldqo;什么?&rdqo;几人齐声问。

    &ldqo;你们知道这一次希尔军队的真正指挥者是谁吗?&rdqo;隆多问。

    &ldqo;不是科维尔吗?&rdqo;几人很奇怪。

    &ldqo;不。&rdqo;隆多摇摇头,&ldqo;是那个家伙,我在西尊的时候就听说过他,站在幕后,正用猎人般的眼睛望着一切。&rdqo;隆多望向了远处模糊的佰特城。

    &hllp;&hllp;

    夕阳照在偃旗息鼓的战场上,为这血流成河的土地镀上了一层柔和。

    道格拉斯站在佰特的城门前,手中的巨斧的刃口上滴着血。

    &ldqo;斯汀,准备好了吗?&rdqo;道格拉斯朝着城头喊道。

    &ldqo;动手吧。&rdqo;斯汀站在城头,黑色的破旧魔法袍随着晚风轻轻飘动。

    道格拉斯提着巨斧就朝战场上冲去。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英格的军队进攻受挫,早就退回了他们的营地,战场上一个活人也没有了,除了满地的尸体。

    道格拉斯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