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三十章 两边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魔兽之森果然与众不同。

    这里的植物都很巨大,树木与树木之间很开阔,那些参天巨树,最小的直径都有两米。

    泥土有些泛红,可能是靠近熔岩山脉的原因。不规则的岩石散落在各处,像是棋盘上乱掉的棋子。

    森林里有小河,有瀑布,甚至还有几百米高爬满藤蔓的巨石。

    通过和龙心里的耶拿交流,撒加知道了耶拿除了失去生命独立权,其它的并没有什么变化。也就是说,耶拿并不是一般的召唤兽,它一样可以成长,可以进化,和其它巨龙没什么区别,只是它的生命必须以撒加的生命为基础,依赖撒加活着,像个寄生体一般。

    哦不,还是有区别的:耶拿,是龙王的后代,是克里斯的儿子,是天赋最好的黑龙!

    而且,耶拿也不是没有好处,它可以大大缩短成年的时间。巨龙一族的生命是漫长的,一条巨龙从出生到死亡,要经历&ldqo;幼年龙、少年龙、青年龙、成年龙,壮年龙,老龙,极老龙,古龙,上古龙&rdqo;这几个阶段,大约是1200年。龙族里产生超过一千年的生命是一个伟大的成就,而生命中的这个阶段对于龙来说一个里程碑。就算是竞争对手,一条上古龙也会赢得足够的尊重。雄龙往往在这个时候会抓住最后的时机进行繁殖,在龙城之中,年轻的雌龙通常都会在雄性上古龙的邻近地区建立领土,为其生儿育女寻求保护,并使它的后代可以轻松获得上古龙的指导。而龙族一些天赋极好的龙,可以超过1200年的极限,从而将年龄提升到1800到2000年,甚至更多,这种龙,就叫太古龙,它们的精神和身体以及魔法力量都达到了顶点。

    耶拿便是当年克里斯便是在太古龙阶段时所出。耶拿现在刚刚100岁,步入了成年龙阶段,也就是九级的实力,而200岁以后,当它进入壮年期时,就可以达到圣级。这个时候的巨龙,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成年。

    正因为巨龙缓慢的成长过程,很多巨龙便和人类签订契约,以随着人类年龄前进的步伐快速成年,等人类老死之后,它们便能获得自由和强大的力量,足以赢得龙城里其它同类的尊重。因为它们的生命远比人类悠长得多。

    可耶拿不一样,它用的是&ldqo;龙的誓约&rdqo;。所以,它是没有年龄的。它的年龄就是撒加的年龄,撒加突破到什么程度,它就是什么程度。所以,如果撒加明天突破到圣级,耶拿明天就是壮年期。

    何况,修罗力‐‐这淬炼阿修罗王肉体的神秘力量到底拥有多大的潜力?

    连吉塔这只土狼都能靠着一点残渣进化成了7级魔兽,那黑龙呢?耶拿又能达到什么程度?

    &hllp;&hllp;

    这里的空气很闷热,而且潮湿。撒加的头发已经被汗湿成了一缕一缕的,就像一根根的黑绳子。

    一道黑光闪过,屠圣刀出现在了他的右手,这里处处充满危险,他必须随时做好准备。

    他并不打算把吉塔和耶拿召唤出来,他只想靠着自己的实力在魔兽之森生存下去,这是一种对意志和身体双重极限的磨练,不然就失去了来这里的意义。

    这应该是魔兽之森的边缘地带,撒加小心地前进着。他的身体进入了一种紧绷状态,修罗力随着丹田内水珠的蠕动和血液快速地置换着,瞬间便充满了他每一根肌肉纤维。

    突然。

    一股带着腥臭的风,扑面而来。

    撒加胸口一痛,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好可怕的力量!

    撒加现在的身体强度已经很大了,可胸骨照样断掉两根!

    很快的,第二下攻击又到了,撒加顾不得胸口的剧痛,身体一缩,滚到了一边。

    碎石泥块到处乱飞,伴随着巨大的声响,他开始倒下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直径一米的大洞。

    &ldqo;桀桀!&rdqo;一阵怪笑传来。

    撒加用刀支起身体,终于看清了攻击他的是什么。

    那是一只浑身毛发如火一般的巨猿,五米来高,臂长腿短,上身异常强壮,像一个夸张的倒三角。

    此时这个大家伙正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艰难支撑的撒加,像是在嬉戏打闹‐‐这是猿类魔兽的天性。

    胸口的伤虽不重,但也不轻,修罗力要修复它,也要将近二十秒的时间。

    撒加在冰雪峡谷里见过一种叫雪猿的魔兽,样子和眼前的家伙差不多,只不过毛是白色,大约知道一点猿类魔兽的特点。所以他故意起得很慢,让那红毛巨猿尽情享受游戏的乐趣。顺带着,让修罗力把胸口的断骨给接好。

    通过这段时间不眠不休的疯狂修炼,撒加力量提升很快,杀戮修罗天通过血液置换而来的液态修罗力已经能很快修补他的伤势了。

    撒加知道利用自身的优势,红毛巨猿也不笨,它把撒加的胸骨敲断,让其上身支点断裂,便能弥补速度不如撒加的缺陷。

    可它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个黑发男人,体质不属于人类!

    终于,撒加感觉胸口的两根骨头复原了,双脚使劲点地,人便如利剑一样朝着红毛猿射去!

    红毛巨猿被撒加突然的攻击给惊了一下,接着露出了愤怒的表情‐‐本来是自己在戏耍猎物,没想到,却被这个小东西给耍了&hllp;&hllp;

    一声狂吼,红毛猿迎着撒加冲了上来,长臂一挥,可以轻易敲碎岩石的巨拳砸向了撒加!

    可是,它砸空了&hllp;&hllp;

    由于用力过猛,它短小的下肢失去了重心,巨大的身体朝着前面扑倒,激起阵阵尘土。

    &ldqo;嗷!&rdqo;红毛猿匐在地上,双拳用力砸着地面,像发疯一样。

    这力量&hllp;&hllp;撒加明显感觉到地面在抖动。

    红毛猿站了起来,转过身来,双目赤红地瞪着撒加,朝天的大鼻孔里喷出一道道的粗气。这里是它的地盘,它何曾受过如此的侮辱!

    它又冲了上去,不过,攻击再次落空。

    撒加虽然在力量上不如红毛猿,但是却占了速度的优势。

    &ldqo;用自己的优势去攻击对手的弱点,将敌人彻底压制然后杀死,这才是战斗真正的目的。那些什么尊严什么规矩都是狗屁,敌人躺下就行,不然,你就躺下。&rdqo;这是在来魔兽之森的飞行途中,耶拿背上,阿里斯门迪教导撒加的话。

    红毛猿不停的攻击,撒加不停的躲,绝不和那大家伙正面冲突。

    如此过了很久,从中午日高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

    撒加的耐力已经到了极限,可杀戮修罗天依然强烈的蠕动着,因为它感觉到了撒加倔强的战意。

    撒加不想输,不想再输了。

    所以,丹田内的那滴暗金色水珠不会停止蠕动,除非撒加力竭死掉。

    不过那种置换过程真得很痛苦,撒加身上每个毛孔都像要炸开般。

    砰的一声,红毛猿巨大的身体瘫了下去。它是攻击方,消耗的力量要比撒加多一些,加上耐力本来就不强,终于不支倒地。

    正当撒加准备结果这家伙的性命时,那红毛猿竟然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求饶。

    撒加收回了长刀,不是他心软,而是他感觉到和红毛猿这么一折腾,杀戮修罗天的运转比以前更加顺畅,蠕动带来的力量更加强劲!

    这比他顶着剧痛修炼一天的效果还要好。而且他对魔兽之森一无所知,留下这头红毛巨猿也好。

    &ldqo;灵魂献祭吧。&rdqo;撒加道。

    红毛猿愣了一下,它是这块地方的王,虽然这里只属于魔兽之森的边缘地带,但要它接受&ldqo;灵魂献祭&rdqo;这种纯粹被奴役的方式,还是很不甘愿。

    两道如刀的目光落在它脸上,红毛巨猿看到了撒加冰冷的神情,又害怕起来,颤抖着站起。

    这个男人冷酷而霸道,疯狂的战意绝不低头!

    红毛巨猿十分后悔攻击撒加,但是迟了,一团红色的有点透明的火焰从它的大口中喷出,撒加伸手一抓,将其吞下。

    那是红毛巨猿的灵魂火焰,魔兽进行灵魂献祭的主要载体。

    骤然间,撒加浑身一热,接着意识里感觉到了红毛巨猿的存在。

    他可以随意操纵红毛巨猿的生死,只要一个念头&hllp;&hllp;

    &ldqo;主人,不要杀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会效忠你的,我是九级初阶魔兽火眼巨猿。&rdqo;撒加的脑海里出现了红毛猿的声音,又粗又闷。

    &ldqo;火眼巨猿?我只听过八级的火猿。&rdqo;撒加用意识说道。

    &ldqo;我是变异的火猿,也就是主人你们说的进化。火猿身体比我小多了,不过六级,我是火眼巨猿,比它们强多了。&rdqo;红毛巨猿连忙解释,生怕撒加一个不对就抹去了它的存在。

    &ldqo;以后你就叫阿猿了,少在我意识里说话,我问你,才能回答,你的声音让我很不舒服。&rdqo;撒加声音低沉,却不容置疑。

    &ldqo;是,主人。&rdqo;阿猿浑身发抖。

    撒加靠着树干坐下,朝阿猿招了招手,那大家伙立刻窜了过来,异常老实。

    &ldqo;去找点吃的,然后休息一下,接着再攻击我,必须用尽全力。&rdqo;撒加对它发出了命令,没有开口,用意识说的。

    阿猿立刻朝百米远的一根直径数十米的巨树跑了过去,推了推粗壮无比的树干,一块门状的树皮便朝里打开,它走了进去,悉悉索索一阵后,扛出了一只死去的长毛虎。

    &ldqo;这家伙还挺会生活。&rdqo;撒加不由笑了一下。

    &hllp;&hllp;

    夜色笼罩了这片森林,这里的月亮很亮,银色的月光为这些巨大的植物披上了一层柔和的外衣。

    其实,魔兽之森还是挺美的。

    撒加一边在篝火上烤着虎肉,一边欣赏着周围的景色。

    而阿猿则在一旁眼巴巴的望着,张开的大嘴上挂着哈喇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撒加手中冒着油泡的老虎腿。

    过了一会儿,撒加将烤好的老虎腿扔给了阿猿,自己又将一条扒皮洗净的后腿串在屠圣刀上,烤了起来。

    撒加看着手中那狭长的带着点弧度的黑色刀身,心中突然涌起了一阵悲伤。

    西丽雅&hllp;&hllp;

    他还记得,很多个这样的夜晚,很多个这样的月色,那个独特而美丽的金发女子,依偎在他的身边,一双迷人的眼睛,充满柔情地注视着自己&hllp;&hllp;

    &ldqo;啊!&rdqo;

    一声悲怆的怒吼,响彻夜空。

    撒加腾空而起,一道凌厉的刀气,将一棵十米来粗的大树拦腰斩断。刀身上串着的那条后腿,早已被切成了碎片。

    咚,阿猿手中的烤虎腿掉到了地上。

    &ldqo;圣城!我要你碎尸万段!&rdqo;

    声音回荡在林间。既疯狂,又凄凉。

    &hllp;&hllp;

    荒原边的小城,也许不能叫城,更像一个补给站。

    一座旧旧的院子,空地很多,基本上没什么植物,几座大木屋错落在偌大的院中,老旧的木门摇摇晃晃的。

    这座大院,就是荒狼佣兵团的补给点。

    &ldqo;星星不在你这?&rdqo;卡格西峰推开房门,表情有些错愕。

    &ldqo;哥哥,我也是女人,请注意一点。&rdqo;杰西卡看了他一眼,继续把白色的绷带缠在胸口上。

    &ldqo;星星呢?&rdqo;卡格西峰有点窘。

    &ldqo;天上。&rdqo;杰西卡缠完了胸,穿起衣服。

    &ldqo;我说的是那个星星&hllp;&hllp;&rdqo;卡格西峰脸上不禁泛红,哪怕这张脸的轮廓很粗犷。

    &ldqo;知道了,知道了,你喜欢她吧。&rdqo;杰西卡斜睨着卡格西峰,她并不漂亮,一头短发,穿着也很男性化,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过有几分特别。

    &ldqo;没有&hllp;&hllp;&rdqo;卡格西峰明显底气不足。

    &ldqo;哈,哥哥你也一个人好多年了吧,父母走了之后,都是你陪着我,现在,为了报答你的养育之恩,我送你个礼物。&rdqo;杰西卡将一个包裹的很好白布包交给了卡格西峰。

    卡格西峰好奇的打开布包&hllp;&hllp;

    他愣住了。

    布包里,是一缕缕的金色头发,那色泽就像阳光一样,发丝异常柔顺,还残留着独特的芬芳&hllp;&hllp;

    &ldqo;你干什么!&rdqo;卡格西峰怒了,&ldqo;你为什么剪掉星星的头发!&rdqo;

    &ldqo;你是白痴吗!&rdqo;杰西卡看着他,&ldqo;你以为我愿意这样?我也想留长头发,我也想穿漂亮的衣服,可是不行,我们在荒原的风沙中漂泊,你如果想要你的梦中情人安然无恙的留在佣兵团里,最好听我的!&rdqo;

    卡格西峰沉默了,包好布包,交还给杰西卡。

    &ldqo;不留作纪念?&rdqo;杰西卡扫了卡格西峰一眼,&ldqo;她好像修炼过,而且斗气运用方法很高明。&rdqo;杰西卡伸出右手,&ldqo;看,这些伤痕就是她留下的,她十分在意她的头发,一直挣扎,而且说出了另一句话。&rdqo;

    &ldqo;什么话?&rdqo;卡格西峰问。

    &ldqo;不要,撒加喜欢&hllp;&hllp;&rdqo;杰西卡一字一句的道。

    &ldqo;撒加?&rdqo;卡格西峰皱起眉头,&ldqo;像是一个人名,有点古怪的名字。&rdqo;

    &ldqo;坚强和忍耐,奥菲拉尔的古语,我知道,这个叫撒加的人,也许就是星星的恋人。&rdqo;杰西卡道。

    &ldqo;应该是这样。&rdqo;卡格西峰微微点头。

    &ldqo;也许她的恋人已经死了,星星是她仅有的回忆。&rdqo;杰西卡轻声道。

    卡格西峰不再说话,走出杰西卡的房间,关上木门。

    当他走到院子里时,蓦地停住了脚步,抬起头,望着屋顶上的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女子,穿着粗布衣服,金色的头发很短,而且修剪得参差不齐,她的脸很漂亮,只是白皙的皮肤上也被风沙留下了一些淡淡的痕迹。

    她一直望着天,静静的,眼神空洞而迷茫。

    &ldqo;星星,你一直在找回忆吗&hllp;&hllp;&rdqo;卡格西峰静静的望着她,&ldqo;神智不清,也记得和他的故事,什么都忘记了,也在意他喜欢的东西&hllp;&hllp;&rdqo;

    过了一会儿,卡格西峰默默的转身离去,&ldqo;算了吧,不可能的,她的心就算再混乱,也不会属于另一个人了,我也只能,悄悄守护着她,直到这颗星星,找到她的星星&hllp;&hllp;&rdqo;

    &ldqo;也许,那个时候,她会离开吧,也不会记得我&hllp;&hllp;&rdqo;卡格西峰有点苦涩的笑了笑,&ldqo;无所谓了,她快乐就好。&rdqo;

    卡格西峰回头,深深的望了星星一眼,那也是,他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