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四十一章 重逢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还好。

    如果不是这个女子及时出现,刺激了撒加的意识,让他人性的那一部分苏醒,不然,随着以后不停的修炼,撒加真的会彻底变成冷酷无情的地狱修罗王。可是现在,不会了,在他最迷茫的时候,卡蓝帝国这位叫拉娜的公主,唤醒了撒加逐渐消失的情感,以致于,不论今后他的力量增加到什么程度,他的身体是阿修罗王,感情世界不会受到影响。

    当然,随着时间和经历的增加,男人总是会变得更加成熟。这不是撒加成为阿修罗王带来的影响,而是任何种族里的雄性生物都必须经历的生命历程。

    再正常不过了。

    &ldqo;天啊!这家伙要干什么!&rdqo;&ldqo;这农家小子还想抢婚不成?&rdqo;&hllp;&hllp;周围的群众虽然出现了短暂的慌乱,但很快便平静下来,他们纷纷睁大眼睛,目睹着即将发生的刺激场面。他们丝毫不害怕,他们才不相信,有谁从强大的铁甲龙骑兵身上占到便宜。

    &ldqo;什么人!&rdqo;龙骑兵们率先反应了过来。他们举起长枪,朝飞袭而来的撒加刺去。

    高级普器的长枪非常锋利,可是撒加根本不在意。十几个铁甲龙骑兵从卡蓝带来的精良武器,轻易地被他抢在手中,然后齐齐折断!

    &ldqo;滚开,不要挡路。&rdqo;撒加落到了他们面前,眼中射出道道寒光。

    铁甲龙骑兵暴怒了,身为卡蓝第二强大的兵种,他们身上的的骄傲也仅仅次于巨龙骑士。

    要知道,他们座下的铁甲龙,可是八级高阶的魔兽,而且是地龙类魔兽里物理攻击和防御最强的!据说,这些铁甲龙的陆战能力,已经接近了兽人的狂暴比蒙!而且,每一个铁甲龙骑兵,至少都是初级战师,拥有六级以上的斗气。

    &ldqo;叫你们滚开,听见没有。&rdqo;撒加冷冷地道。

    &ldqo;你这个农夫家的臭小子,胆敢轻视我们铁甲龙骑兵!&rdqo;带头的那个壮汉催动着座下的铁甲龙,朝着撒加猛冲而来。

    铁甲龙的样子有点像霸王龙,不过是四脚着地,头上还有两根坚硬锋利的犄角。此时,这只铁甲龙的利角就正对着撒加的胸口,飞速接近着&hllp;&hllp;

    &ldqo;啪&rdqo;的一声!异常清脆!

    那铁甲龙发出痛苦的嚎叫,被铁甲般的鳞片覆盖着的身体战栗着,缓缓向后退着。

    撒加扔掉了两根一米多长的尖角,静静朝着拉娜公主走去。

    那眼神,充满了温柔。

    科维尔的表情异常紧张,他十分清楚这个农夫打扮、被头巾遮住面庞的家伙有多恐怖。因为即使是修炼了灭龙剑气的他,就现在而言,也绝对不是一只铁甲龙的对手!

    可他依然把拉娜公主挡在了身后,手中多了一把金色的华丽大剑。

    &ldqo;比奇将军!&rdqo;罗纳德高声叫道。

    话音刚落,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刀疤大汉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短剑,以极其轻灵的步伐,快速掠到了撒加面前,拦住他的去路。

    这两米来高的巨汉,在修炼了刺客之王阿里斯门迪的&ldqo;暗劲&rdqo;功法之后,居然变成了一个刺客!他可能是,整个奥菲拉尔大陆上,最巨型的人类刺客了&hllp;&hllp;

    &ldqo;比奇,你让开。&rdqo;撒加的语气柔和了一些。

    &ldqo;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rdqo;比奇停住了刺向撒加的短剑,他现在也像一个刺客一样,打架杀人前,都是毫无预兆的。

    &ldqo;是我。&rdqo;撒加扯掉了破头巾,漆黑如缎的长发滚落下来&hllp;&hllp;

    只见一个白色的人影,从科维尔身后跌跌撞撞地冲到了撒加跟前,然后,一头扑进了他怀里&hllp;&hllp;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情景。

    全场一片寂静,只听得见一个女子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ldqo;姐姐&hllp;&hllp;&rdqo;

    &ldqo;别哭了&hllp;&hllp;&rdqo;

    &ldqo;是我,真的是我&hllp;&hllp;&rdqo;

    &ldqo;夜,我是夜,你的夜来找你了&hllp;&hllp;&rdqo;

    &ldqo;&hllp;&hllp;&rdqo;

    还有一个充满磁性、有些低沉的声音。

    &hllp;&hllp;

    没错,这位卡蓝帝国的拉娜公主,就是撒加在塔罗纳时的姐姐&ldqo;娜&rdqo;。

    大约是三十年前,当时大陆三大杀手组织&ldqo;荆棘&rdqo;、&ldqo;黑血&rdqo;、&ldqo;刺刀&rdqo;同时接到了一笔相同的买卖‐‐刺杀彼得大帝!

    于是,卡蓝帝国戒备森严的皇宫,便成了三大杀手组织向世人展现他们实力的舞台。

    第一批光顾的就是阿里斯门迪的&ldqo;黑血&rdqo;,由于刺客之王阿里斯门迪杀人技术实在太高,虽然他最后失败了,但是卡蓝皇宫里的强者被他解决了一半。这就为第二批进场的&ldqo;荆棘&rdqo;创造了优越的条件,他们顺利的解决了余下的强者,正当荆棘要成功时,费烈的巨龙骑士团来了。在这些强大的龙骑士面前,&ldqo;荆棘&rdqo;的杀手几乎全部死光,可还是有一个实力很强的圣级强者逃了出来,他之所以能够逃脱,除了本身实力之外,还因为他手上有一个重要的砝码‐‐当时还在襁褓中的拉娜公主!

    有了&ldqo;荆棘&rdqo;的教训,&ldqo;刺刀&rdqo;放弃了这个任务,也正是因为&ldqo;荆棘&rdqo;在这次刺杀中大伤元气,以及后来阿里斯门迪解散&ldqo;黑血&rdqo;进入冰雪峡谷,&ldqo;刺刀&rdqo;才一跃而成大陆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hllp;&hllp;

    杀手杀人是工作,并不能代表他很邪恶。那个圣级强者逃出来之后,不但没有对拉娜怎么样,还为&ldqo;荆棘&rdqo;制定了一条规矩‐‐不杀孩子!

    可拉娜为什么又到了烈的手上呢?很简单,后来那个强者死了‐‐你既然敢去刺杀彼得大帝,并且带走了他刚出生不久的女儿,一旦失败,那你注定要承受他报复的怒火。

    当时&ldqo;荆棘&rdqo;所在的地方被巨龙们几乎夷为平地,那个圣级强者,也就是&ldqo;荆棘&rdqo;的当家,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提前将小拉娜托付给了他的好朋友‐‐烈,这位交友广阔、豪气干云的妖族族长。

    其实,这也是算他对彼得的报复:你灭我的组织,我就让你们父女分离!

    巨龙骑士团再强,他们也不敢在冰雪峡谷的天空中撒野!

    对于拉娜的身世,烈是知道的,不然也不会给她取名为&ldqo;娜&rdqo;。但他本来就不是人类,他是妖族,他喜欢娜就行,才不会在乎你彼得大帝的感受。但后来为什么他又在娜的成人礼之后将其送回了卡蓝呢?那是因为他在另一个孩子&ldqo;夜&rdqo;的身上,明白了一个道理‐‐种族的血脉是无法阻断的,流浪的小鸟终究要回巢,飘落的树叶也一定会归根。

    至于后来又建立起来的那个&ldqo;荆棘&rdqo;,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实力强大、圣级强者如云的大陆第一杀手组织了。它只是后人借用了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大陆追魂者之名罢了。

    不过规矩都还在,毕竟是一条布满刺客荣耀的荆棘,我用了你的名字,就得尊重你的历史。还好,他们遵守了前辈们&ldqo;不杀孩子&rdqo;的规矩,不然撒加也活不到现在了。

    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的人,什么样的代价,能让三大杀手组织中的圣级高手们即使面对一个强大的帝国,依然趋之若鹜呢‐‐金币?不是,圣级强者要得到这种东西比呼吸还轻松。魔晶石?财宝?也不是。

    奥菲拉尔大陆上能让圣级强者们疯狂的东西,只有一样。

    神器。

    而大陆上的神器数量,一只手就数完了。连圣级九阶巅峰的阿里斯门迪手上,也只握着一把叫&ldqo;神咒&rdqo;的顶级圣器的短剑。能拥有神器,又舍得拿出去要一个人命的,还不愿意暴露身份的,在一望无际的奥菲拉尔大陆上,也只有那个叫圣城的地方了。

    那些戈亚神圣的面孔,想像他们对付龙族一样,在卡蓝树立起一个忠心于他们的傀儡政权,但前提是,彼得大帝必须死。

    但卡蓝毕竟是信仰神意的国家,而且是北方秩序的中心,圣城不可能像对付龙王.克里斯那样直接,于是便有了这个故事。

    &hllp;&hllp;

    &ldqo;所以,夜,你真正的名字是撒加,撒加.波拉克?&rdqo;

    此时,撒加和拉娜,正并肩坐在王宫花园里的一条小溪边,聊着天,就像他们小时候坐在卡塔河边一样。

    &ldqo;是的,姐姐。&rdqo;撒加笑道。他没有把自己真正的身份告诉拉娜,他能感觉到花园里西丽雅留下的画面,心里一直在微微疼痛。撒加害怕,娜也会像西丽雅一样。

    &ldqo;没想到我们那个&lsqo;老爸&rsqo;,并不是我们真的&lsqo;老爸&rsqo;。&rdqo;拉娜露出了美丽的笑容。她已经29岁了,可她的样子还和18岁时离开塔罗纳一样,清丽脱俗。

    &ldqo;去看看他吧。别恨他,我的弟弟,他是真正爱你的人。&rdqo;她轻声道。

    撒加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那条流水淙淙的小溪。

    拉娜看着撒加的侧脸&hllp;&hllp;曾经好多次,在那条从塔罗纳心里穿过的卡塔河边,她就这样凝视着那个叫&ldqo;夜&rdqo;的被她捡回来的男孩。她不知道那时候年少的她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很复杂,很难懂&hllp;&hllp;

    可这个时候,当两个人分离十年之后再度重逢,她弄清楚了。

    那是爱。一种无私的爱。一种难以割舍的亲情之爱。她想念撒加,就像想念&ldqo;老爸&rdqo;烈,想念&ldqo;奶奶&rdqo;椤一样。

    那是她的弟弟。即使,她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

    &ldqo;你想回去吗?&rdqo;撒加问道。

    &ldqo;想。在卡蓝皇宫里,我每天做梦都会梦见塔罗纳,梦见那里的雪地,梦见那里的野花,还有那些红色的树叶&hllp;&hllp;对了,你还记得吗,那时我经常用那种树叶变成绳子,给你扎头发&hllp;&hllp;&rdqo;说道这里,她看了一眼撒加的背后,&ldqo;唔,你现在的头发可更长了,真不懂得你一个男孩子,怎么喜欢留那么长的头发。&rdqo;

    &ldqo;因为像夜空。&rdqo;撒加说了一句拉娜听不懂的话。

    &ldqo;靠过来点,我的弟弟。&rdqo;拉娜笑着拿出了一条红色树叶编织的头绳。

    &ldqo;你还留着。&rdqo;撒加靠近了拉娜,转过身。

    拉娜给撒加编着头发,撒加的眼神在波动。

    曾经,婉然的曾经。

    也有一个很爱很爱他的女人,这样为他梳理着漆黑如夜空的长发。

    &ldqo;好了。这样精神多了。&rdqo;拉娜温柔的看着撒加,很快,她的笑容又消失了,&ldqo;真想回去看看,好想在塔罗纳的雪地上举行婚礼,这是一个女人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了。&rdqo;

    &ldqo;婚礼吗?&rdqo;撒加又想起了往事。

    &ldqo;你怎么了,弟弟。&rdqo;拉娜发觉了撒加有点不对劲。

    &ldqo;没事。&rdqo;撒加深深吸了口气,漆黑深邃的眼眸重归平静,&ldqo;你喜欢他吗?&rdqo;

    &ldqo;谁?科维尔?说不上喜欢,只是他比其它那些软弱无能的王公皇子们要好一些吧。弟弟,要知道,我已经不年轻了。按照奥菲拉尔的传统,我这个年纪的女人,早就成了母亲了。&rdqo;说到这里,拉娜叹了口气,&ldqo;被老爸那样胸怀可以装下拉里斯山脉的男人陪伴着长大不知道是幸福还是不幸&hllp;&hllp;&rdqo;

    撒加笑了一下,&ldqo;那我告诉你,你选对了,科维尔很像他。&rdqo;

    &ldqo;你认识他?&rdqo;拉娜的表情有些惊讶。

    &ldqo;嗯。&rdqo;撒加站了起来,&ldqo;我去找他,姐姐,你们就在塔罗纳举行婚礼。&rd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