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四十八章 男人之间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塔罗纳村子里一间棕红色的木屋。

    撒加对这里真的是太熟悉了,他在这间屋子里,生活了十六年。

    &ldqo;夜,感觉怎么样?&rdqo;烈在他身后道。他还是习惯叫撒加&ldqo;夜&rdqo;。

    &ldqo;没什么变化,老爸。&rdqo;撒加道。

    &ldqo;那当然了,你离开以后,这里面的东西我都没动过。&rdqo;烈拿起了撒加小时候常常玩的一把竹片刀,&ldqo;还记得这个吗?&rdqo;

    撒加点点头。

    &ldqo;接着。&rdqo;烈将竹片刀扔向了撒加。

    撒加抓住了竹刀,挥舞了几下,温暖袭来。

    &ldqo;手法不错嘛,难怪加西亚说你会超越他。&rdqo;烈笑道。

    &ldqo;他还好吗,加西亚叔叔。&rdqo;撒加问。

    &ldqo;还是那样。&rdqo;烈叹了口气。

    撒加不再说话,望着竹刀。

    &ldqo;我&hllp;&hllp;&rdqo;烈欲言又止。

    &ldqo;我明白。&rdqo;撒加知道烈想说什么。

    &ldqo;那就好。&rdqo;烈吸了口气,&ldqo;男人之间,不需要解释那么多,失去再多,肩膀还是要扛住天,如果倒下,就不会再拥有了。&rdqo;

    &ldqo;也是必须变强的理由。&rdqo;撒加看着烈。

    &ldqo;我们练练。&rdqo;烈转身走出了木屋,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

    撒加握紧了竹刀,跟着烈走到了屋外的空地上。

    烈右手一张,一道如火的斗气发出,空地边缘上放着的红木裂开了,一根粗粗的红木条飞到了他手中。

    &ldqo;空间?&rdqo;撒加看着烈手中的粗木条。

    &ldqo;是的,这就是圣级强者独有的力量,利用空间,你可以做到很多事情,飞行,控制衰老,短距离的瞬移等等。&rdqo;烈道。

    &ldqo;我不会空间。&rdqo;撒加道。

    &ldqo;哦?&rdqo;烈有点惊讶,他听阿里斯门迪说过,撒加从魔兽之森出来之后,应该拥有了圣级的实力。

    &ldqo;但我会比空间更强!&rdqo;撒加突然动了,趁着烈出神的刹那。

    &ldqo;好小子!&rdqo;烈反应过来了,粗木条一横,挡住了撒加的竹刀。

    呼,一圈空气的波动散开,激起了地上的残雪。

    &ldqo;果然不错,你的力量比斗气强多了。&rdqo;烈双脚点地,不断后退。

    撒加追着他,一刀接一刀的攻击。

    烈悉数拦下,空地上的雪很快被他们猜出了不少印记,很有规律,显示出了两人步伐的精妙。

    不过,撒加似乎比烈的战斗技巧更强。

    几百招下来,烈的弱点基本上被抓住了,他有点难以招架了。

    &ldqo;怎么不进攻?我的老爸。&rdqo;撒加踩在了烈的粗木条上,从他的头上掠过,然后回身一刀,斩向烈的脚踝。

    烈大惊,猛地跳起,没想到撒加半路收招,比他跳的还快。

    烈抬起头,发现撒加已经在他头上高举着竹刀。

    &ldqo;你输了。老爸。&rdqo;撒加猛地劈下。

    轰!

    撒加飞了出去,整个人在雪地上滑行,身上华贵的黑色礼服上满是占满红土的雪。

    烈落在地上,扔掉了断掉的粗木条,手上缭绕的火红气劲霎时消散。

    撒加一个挺身站了起来,望着胸口还未散去的火红斗气,&ldqo;耍赖了,老爸。&rdqo;

    &ldqo;嗯,你技巧很强,除了加西亚,我们这帮老家伙都不是你的对手。&rdqo;烈笑得很自豪,那是他的儿子为他带来的骄傲!

    &ldqo;可惜竹片刀被你烧毁了。&rdqo;撒加看着手中的竹子刀柄。

    &ldqo;对你很重要?&rdqo;撒加认真的表情让烈感动。

    &ldqo;和你有关的任何事情,都对我很重要。&rdqo;撒加道。

    烈眼角颤动了,他极力控制着眼眶的湿润。

    &ldqo;算了,你就在我的面前。&rdqo;撒加扔掉了竹子刀柄。

    湿润就快要化成某种液体了,烈咳嗽了一声,佯装摸了摸鼻子,手背却迅速的从眼角滑过,笑问道:&ldqo;阿里斯门迪把速度间离教给你了?&rdqo;

    &ldqo;完美平衡,速度间离。&rdqo;撒加道。

    &ldqo;这家伙,那可是他在无数次杀人中领悟到的高深技巧,我都不知道。&rdqo;烈没好气的道。

    &ldqo;杰斯特呢。&rdqo;撒加问,&ldqo;怎么没看见他。&rdqo;

    &ldqo;唔,这个&hllp;&hllp;&rdqo;烈脸色一阵发白,&ldqo;我们改天再说。&rdqo;生怕撒加追问,烈又赶忙问道:&ldqo;你是不是把暗劲和老酒鬼的雷怒教给了和你一起的那几个人?&rdqo;

    &ldqo;嗯,还有你的灭龙剑气。&rdqo;轮到撒加窘了。

    &ldqo;你这小子。&rdqo;烈撇撇嘴,&ldqo;年轻人都不知道轻重,无所谓了,阿里斯门迪不会怪你的,毕竟道格拉斯也和你在一起,至于老酒鬼,塔罗纳的子叶酒他可没少喝,只要有酒,不要说雷怒功法了,雷神锤他都会送给你。&rdqo;

    这时,一个人影从远处走了过来。

    &ldqo;哦。&rdqo;烈看到人影渐渐走近,露出了笑容。是椤,妖族的灵魂导师,烈的母亲。

    &ldqo;夜。&rdqo;椤的声音有些不自然。

    撒加看着椤,嘴唇微颤,却没有说话。

    烈深深看了他一眼,悄悄走到一边。

    &ldqo;回来了,六年了。&rdqo;椤苍苍白发微微颤动。&ldqo;你的脸,还像刚离开时一样&hllp;&hllp;&rdqo;椤缓缓伸出手,快要抚摸到撒加的脸庞时,却停下了。

    &ldqo;唉。&rdqo;椤叹了口气,就要缩回手。

    谁知她的手却被一只手抓住了,手掌很大,掌纹粗糙,掌心火热。

    然后,这只手带着椤的手,放在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

    &ldqo;夜&hllp;&hllp;&rdqo;椤颤巍巍的望着撒加,泪水从苍老的脸上滑落。

    &ldqo;奶奶,不管我离开多久,我的心属于塔罗纳。&rdqo;撒加轻声道。

    感受着撒加皮肤的温度,椤的笑容绽放在泪水之中。

    然后,撒加放开了她的手,将她拥入怀中。

    &ldqo;夜,我的孙子,奶奶想你。&rdqo;椤抽泣着。

    撒加轻轻的将脸贴在椤的白发上。

    而烈,则转过了身。

    &hllp;&hllp;

    塔罗纳短暂的日照没有离去,仿佛散发着温暖的太阳,也想多看看这至深的亲情。

    斑驳的绿草上挂着白雪,红木屋门口,撒加和椤寒暄着。

    撒加的话依旧很少,可椤却关心的问着问那。

    很温馨,很动人。

    烈一直看着祖孙俩,眼中洋溢的,是发自内心的快乐。

    &ldqo;对了,夜,有件事情&hllp;&hllp;&rdqo;椤的表情突然变得有点严肃。

    &ldqo;怎么?&rdqo;撒加问。

    椤看了看烈,又看了看撒加,想了想道:&ldqo;算了,等你足够强大,我会告诉你的,现在的你,还不足以面对。&rdqo;

    &ldqo;嗯。&rdqo;换做别人说这样的话,会激起撒加的怒意,但从椤的口中说出,撒加却丝毫不介意,笑着点点头。

    他知道,烈,还有椤,都是真心对他好。

    &ldqo;你们父子俩说话吧,我去看看我的乖孙女咯,都要嫁人了,唉,舍不得哟。&rdqo;椤站起身。

    等到椤离开,烈对撒加说:&ldqo;夜,走,我带你去个地方。&rdqo;

    &ldqo;好。&rdqo;撒加站了起来。

    &ldqo;上来!&rdqo;烈拍着自己的肩膀。

    撒加愣住了,那是他小时候的梦,不,应该是一直以来都想重温的梦!

    飞翔,在那个豪迈如山的男人肩膀上,在塔罗纳的天空自由自在的飞翔!

    撒加笑了。

    然后,烈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ldqo;追上我再说吧。&rdqo;撒加腾空而起,飞向天际。

    &ldqo;空间?他不是不会吗?&rdqo;烈惊讶了一下,眼中顿时自豪无比,气流从他脚下散开,像一道火光一样朝撒加追去。

    很快,烈就追上了撒加,毕竟是圣级三阶的强者,撒加还是不如他。

    撒加扑到了他的背上&hllp;&hllp;

    我的老爸,我的大山,我的天空。

    撒加眼睛迷蒙了。他再成长,也终究是那个夜,烈的夜。

    烈心中颤动着,背着他的天,掠过了一朵又一朵的云。

    &hllp;&hllp;

    &ldqo;这是哪里?&rdqo;撒加望着四周。

    温柔秀美的景致,草地,野花,木屋,流水,仿佛一张誊写着淡淡诗句的画卷。

    &ldqo;我叫这里回忆之地。&rdqo;烈走进了木屋,拿出了两坛子酒。

    &ldqo;子叶酒,尝尝吧。&rdqo;烈将一坛酒扔给了撒加。

    撒加接过,手掌一挥,削去了酒坛的泥盖子。

    烈的动作和他如出一辙。

    然后,两个男人豪饮起来。

    啪,烈将酒坛放在了一个石碑上。

    撒加这才看见,木屋一旁,流水的尽头,有一座修葺得很好的坟墓,很自然,很柔懿,与周围的景致不经意的就融在一起。

    &ldqo;她叫卡纳莉斯。&rdqo;烈拂去了墓碑上的灰尘。

    撒加走到他身边,静静地看着墓碑上刻着的名字。

    &ldqo;我最爱的女人,我想,带你来看看她。&rdqo;烈拿起酒坛,将余下的酒洒落在坟前。

    &ldqo;她是怎么死的?&rdqo;撒加问。

    &ldqo;很自然的离去,就像这景色一样。&rdqo;烈缓缓道,&ldqo;就像生命一样,总是不经意的遇见,也总是在时间的流逝中失去。&rdqo;

    撒加不再问了,举起酒坛,喝了几口,然后倾斜。

    散发着浓香的酒浆流落,融入了自然的泥土。

    &ldqo;她也是希尔人。&rdqo;烈看着撒加,目光饶有深意。

    撒加颤了颤。

    &ldqo;学会面对吧,我的儿子,就像我一样,我和卡纳莉斯的快乐,我会铭记,每一分每一秒,每一次笑每一次吻。没错,我也曾经恨过,为什么没有早点遇见她,为什么上天只给了我短短的十年,可现在,每当我回忆那个十年时,心中经过的,只是快乐,还有淡淡的心动。&rdqo;烈低头,在墓碑上轻轻吻了一下,&ldqo;卡纳莉斯,你看见了吗,他就是夜,我常常对你提起的夜&hllp;&hllp;&rdqo;

    撒加沉默不语。

    &ldqo;一定要活着,不管你的心中有多少恨,不管你心中有多少爱,活着才能呼吸,才能想念,才能承诺,才不会再一次的失去。&rdqo;烈拍了拍撒加的肩膀。

    撒加依旧沉默,一动不动的站着,目光始终落在墓碑的名字上。

    烈也不再说话,打扫着卡纳莉斯的墓。

    良久,撒加动了,喝干了坛中酒,走到烈身边,抓住了他的手腕,&ldqo;我来吧。&rdqo;

    烈笑了,在撒加手背上拍了拍。

    &hllp;&hllp;

    &ldqo;日照要消失了,短暂的阳光。&rdqo;回忆之地的小溪边,烈抬头望着天。

    红色的短发根根挺立,在那越来越淡的阳光下。

    撒加也望着天,喝着酒。

    两个男人周围,全是空空的酒坛子。

    &ldqo;没了,老爸。&rdqo;撒加出了口气,放下酒坛,双手撑着草地。

    &ldqo;我们总要留点吧,过两天你姐姐结婚还要用。&rdqo;烈笑望着他,&ldqo;好小子,酒量很好啊,这才是男人,哈,老酒鬼要气死了,他还准备大干一场,说要把塔罗纳的好酒全扫光&hllp;&hllp;&rdqo;

    &ldqo;老爸。&rdqo;撒加轻轻地打断了他。

    烈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ldqo;我会活着,比敌人更久的活着。&rdqo;撒加望着渐渐变暗的天空,&ldqo;就算我控制不住血脉中流淌的狂妄,就算我无法抑制心中的恨意,我也会用尽全力活下去,因为我喜欢从死亡线上挣脱的感觉,那样,我会更强,也会更坚定走下去,用我的生命。&rdqo;

    &ldqo;我懂了,天生的东西如果要改变,只能刻骨铭心的经历。&rdqo;烈轻声道,&ldqo;那就让敌人躺下吧,用你阿修罗王的力量,不用逃避了,那会让你更加矛盾,宿命,是逃也逃不掉的东西,强者的路必须专注而执着,等你真正明白时,才会理解得更深刻,那需要经历,别人帮不了你。&rdqo;

    &ldqo;嗯。&rdqo;撒加点点头,虽然烈的话他不是很懂。

    然后,两个男人就静静的望着天,直至漆黑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