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七十七章 逝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LxWXW.Com)    .

    呲!

    肉体被划破的声音。

    不是撒加,是特雷霍!

    只见一个骷髅将一把剑插在了特雷霍的背上!

    斯汀!他在特雷霍兴奋异常的数数时,悄悄施放了气息最低级的亡灵魔法‐‐单体骷髅召唤术!

    因为气息太微弱,所以特雷霍竟也没有察觉。

    撒加反应奇快,手腕一翻,收住了力道,顺手将手中剑掷向了特雷霍!

    特雷霍因痛失神,血魔法也短暂的消失了,西丽雅一个闪身,躲到了一旁!

    铛!

    血魂刺飞了过来,挡住了撒加的飞剑。

    &ldqo;混蛋!&rdqo;特雷霍震碎了身后的骷髅,双手不停翻转,控制着血魂刺,拦截着灌注撒加全力的飞剑!

    西丽雅朝撒加跑来&hllp;&hllp;

    撒加身形一晃,就要朝西丽雅掠去,将她紧紧抱住!

    突然。

    一双手抓住了他的脚。

    是拜亚!为保护自己的师弟,他用自己生命最后的气息,燃烧了灵魂,转化为魔力将撒加的双腿禁锢住!一个九级顶峰的血魔法师灵魂燃烧带来的魔力是可怕的,撒加由于变身消耗了一半的力量,此时竟也动弹不得。

    &ldqo;哈哈!师兄!你有价值了!&rdqo;特雷霍也没想到拜亚居然还活着。

    锵,那把飞向他的剑被血魂刺震碎,然后血魂刺朝西丽雅高速飞去,就要刺穿她的身体!

    嘭!

    撒加双腿爆发出强烈的气劲,将拜亚震成了碎块。这个可悲的半狐人,为了两个根本看不起他的&ldqo;亲人&rdqo;,付出了自己的全部&hllp;&hllp;

    西丽雅被推开了,气劲在撒加的胸前形成了一个防御墙,死死顶住血魂刺!

    &ldqo;撒加&hllp;&hllp;&rdqo;西丽雅倒在一旁,泪流满面。

    &ldqo;别过来!退开!相信我!&rdqo;撒加吼道,他无法移动,血魂刺带来的强大压力,让他必须耗尽所有的力量与其抗衡。

    西丽雅眼睁睁的望着他,她只能选择相信这个男人,相信深爱着她会用生命守护她的星星&hllp;&hllp;

    &ldqo;哈哈,没用的,这可是下等魔器,和初级神器是一样的,你就等死吧!&rdqo;特雷霍狂笑道。

    众人都被这个突发状况给搞懵了。法拉奥等一众强者都不敢过去帮忙,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的力量加入进去,撒加只会死得更快。不同的力量夹杂,除了刺激血魂刺更猛烈的爆发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因为那是和神器相当的魔器!

    可能都是来自冥界的原因,撒加的身体似乎对血魂刺的能量吸纳的特别快,而且转化成修罗力的过程极其迅速。暴涨的修罗力不断融入他的肉体之中&hllp;&hllp;

    撒加拼命了。他的身体机能达到了一个极限‐‐第七重天中阶的极限。

    可惜。没用。血魂刺仍然一点一点的穿过他的防御气劲,接近着他的胸口。

    血纹甲虽然是中级神器,但事实上,以撒加现在的实力却根本发挥不出来它的力量,而血魂刺‐‐则是一种具有特殊效果的魔器,以血魔法催动,不管实力阶位如何,都可以百分之百的爆发!

    特雷霍满足的看着这个画面,脸上的笑容格外羞涩。这时,他的笑容僵住了,因为他看见血魂刺的速度慢了一点。

    撒加突破了!

    他居然靠着吸纳下等魔器的攻击力量突破了!第七重天高阶!!

    达到第七重天高阶,吸纳的速度更快,血魂刺庞大的冥界能量,源源不断的进入撒加的体内。

    撒加的脸部皮肤向后死命拉扯着,长发成了一条笔直的粗粗的黑线,横在他的脑后。海量的修罗力蜂拥而至,与他的肌体快速融合&hllp;&hllp;

    &ldqo;咔&rdqo;!撒加体内出现了一个像是东西被打碎的声音‐‐

    再次突破!!!

    第八重天初阶!!!!

    &ldqo;太可怕了&hllp;&hllp;&rdqo;斯汀、法拉奥、兰多夫,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ldqo;好像还是不行,那个武器的能量太强!&rdqo;恢复成人形的法拉奥率先从震惊中清醒,&ldqo;就算是我的身体,也会被它轻易穿过。&rdqo;

    血魂刺的速度又慢了一点,它的能量被撒加强悍的阿修罗王体质吸纳了大部分,它的器魂愤怒了,它似乎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彻底爆发!

    好强的攻击能量!撒加的身体一次次被填满,力量都快要达到了第八重天中阶,不过他的转化速度已经跟不上了,再这样下去,他非得爆体而亡!

    终于,又僵持了一段时间后,血魂刺的能量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不过撒加也到了爆体的临界点。双方都到达了极限,只是,血魂刺还要稍微强那么一点点&hllp;&hllp;

    撒加眼睁睁的看着血魂刺朝着自己胸口缓缓而来,那血红的尖刺,闪烁着无法抗拒的光芒&hllp;&hllp;

    突然,一个身影挡在了自己身前。

    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一张深深刻在心中的脸&hllp;&hllp;

    血魂刺在离撒加身体还有一毫米的地方停住了,&ldqo;铛&rdqo;的一声掉在地上。它最后的那点能量,留在了那个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身体中。

    &ldqo;噗&rdqo;,西丽雅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撒加的面庞&hllp;&hllp;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住了,整个场面出奇的安静。

    西丽雅的身体软软倒向撒加的怀中,脸上,挂着一抹微笑。

    她看着撒加,努力保持着那抹笑容,&ldqo;终于又在你怀中了,我的星星&hllp;&hllp;你从没,忘记过我&hllp;&hllp;是吗?&rdqo;

    撒加点点头,一滴滚烫的液体落在西丽雅的脸颊。

    &ldqo;撒加&hllp;&hllp;说爱我&hllp;&hllp;好吗&hllp;&hllp;&rdqo;西丽雅的眼神渐渐涣散。

    撒加紧紧抱住怀中那无力的身体,轻轻在她耳边说了三个字&hllp;&hllp;

    西丽雅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的表情无比幸福,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hllp;&hllp;

    我不是叫你相信我吗,傻瓜。

    你为什么要冲过来。

    我不是那颗会守护你的星星吗。

    我说过&hllp;&hllp;

    永远。

    撒加跪在地上,紧紧将西丽雅搂在胸前,布满泪水的脸颊贴在西丽雅凌乱的头发上,仿佛西丽雅还活着,还活在自己的怀中。

    我对自己说,会吻干你的泪痕,我在你耳边低语,生生世世相守。

    不在了吗,你。

    可我还想,吻在你的眼角,为你遮一世流离。

    撒加轻轻吻着西丽雅的脸,依旧美丽如往昔的脸&hllp;&hllp;

    你还活着对吗。

    还活着&hllp;&hllp;

    撒加伏在西丽雅脸上,肩膀不住抽动。

    &hllp;&hllp;

    &ldqo;对了,对了!&rdqo;特雷霍呆呆的站在原地,&ldqo;就是这样,这种情感,对,对,对&hllp;&hllp;&rdqo;

    &ldqo;看见了,我看见了!&rdqo;

    轰!

    他兴奋扭曲的声音还没结尾,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轰碎了身体。

    &ldqo;明明是个人类啊。&rdqo;法拉奥疑惑的站在特雷霍的尸体碎块中间。

    &hllp;&hllp;

    风,起了,那样伤感,那样萧索。

    凄凉的战场上,一个男人,紧紧搂着一个满身尘埃血污的女人,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看着,静静看着,没有人去打扰他们,没有人。

    我不是你的英雄,所以,你才离我而去。

    我的心裂开了,再也无法愈合。

    我的泪眼,再也看不见你的欢颜,我只能抱着你冰冷的身体,和这冷风缠绵。

    就让时间停下吧,停在这一刻。

    至少,我还抱着你,还拥有你。

    &hllp;&hllp;

    黄昏了。

    时间过了很久。

    撒加终于动了,他拿出了一枚空间戒指,一枚镶嵌着猫眼石的空间戒指,轻轻戴在西丽雅手上&hllp;&hllp;

    &ldqo;我的妻子&hllp;&hllp;&rdqo;他在西丽雅的脸上轻轻吻着,&ldqo;我们在一起了,这就是我们的婚礼,我是那颗星星,那颗守护你的星星,永远&hllp;&hllp;&rdqo;

    一滴泪落在西丽雅紧闭的双眼上,撒加抱起西丽雅,缓缓朝着庞泽的方向走去。

    寒冬的风很萧瑟,干冷的气流吹过他的面颊,发丝轻轻在西丽雅宁静的睡脸上拂动。

    士兵们自动朝两旁分开,为他让出了一条路。

    二十万人立在这条路两边,他们纷纷取下头盔,笔直的站着,肃穆,庄严。

    那个黑色铠甲的男人就这么在路中间走着,一步一步,冷冷的,淡淡的,却悄然将世间所有的悲伤凝结;怀中的人,哪怕衣衫褴褛,哪怕尘埃满身,也如此圣洁,如此清澈,仿佛降落凡间的天使,一尘不染。

    一段情,生离死别。

    一条路,望断天涯。

    &hllp;&hllp;

    嗒,轻轻一声,撒加站住了。

    &ldqo;将那些人,好好安葬。&rdqo;

    声音不大,没有起伏,低沉,在黄昏安静的战场中,却传的很远很远&hllp;&hllp;

    &ldqo;明白了。&rdqo;兰多夫的声音传到了撒加耳中。

    撒加点点头,抱着西丽雅继续朝着远方走去,直至消失在夕阳下的山脚。

    &ldqo;传令官。&rdqo;兰多夫右手一抬。

    &ldqo;在,统帅。&rdqo;一个年轻的军官走了过来。

    &ldqo;把在营地里和反抗兽人的那些战士们的尸体,像英雄一样安葬。&rdqo;兰多夫望着撒加离开的方向,&ldqo;每个人的名字,都必须留在墓碑上,坟前种上白水仙,挂着不屈的卡蓝勋章,这是他们应有的尊严。&rdqo;

    &ldqo;是,统帅。&rdqo;年轻军官双脚并拢得很用力。

    &hllp;&hllp;

    夜,降临在庞泽城,城的远方,那片离别的战场,更加寂静。

    悠然的风带着芬芳,从这凄凉的土地上轻轻掠过,如那柔情似水的掌纹。

    金色的光点中,一个绝美无双的白衣女子望着夜色笼罩的高山,&ldqo;那样深的感情,也会产生在修罗的心中。&rdqo;

    她的脸上带着几许疑惑,不再高高在上,不再神圣冷漠。

    &ldqo;他怀中的女人是谁?他深爱的人?&rdqo;白衣女子喃喃自语,&ldqo;也许&hllp;&hllp;那个女人的心里,是幸福的,因为他是那样爱她,甘愿为她付出一切,那样的爱&hllp;&hllp;也许不会寂寞吧&hllp;&hllp;&rdqo;

    女子静静伫立,仿佛她就是尘世中最美的画卷。

    过了一会,她眼中动了动,&ldqo;哦,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啊,从冥界偷偷降临的家伙,我一直以为,你早就死了。&rdqo;

    然后,白衣女子失去了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