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八十五章 心湖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撒加单手支着下巴,漆黑如缎的长发垂下,安静如深夜的天空。

    梅尔沙在一旁站着,目光落在那头黑发上,黑色的薄薄的嘴唇因为内心无法抑制的激动而微微抖动着&hllp;&hllp;

    这种黑色,这种深深的黑色,他多少年没有看见过了&hllp;&hllp;

    那是阿修罗‐‐地狱的守护者们,特有的颜色,看到它,就像看到了一种希望,一种梅尔沙们内心奔腾了几千年的希望!

    &ldqo;算了,不想了,等到我到了&lsqo;大黑暗天&rsqo;,一切自然就清楚了,那时我突破到第七重天,不也是这样吗&hllp;&hllp;&rdqo;撒加轻轻摇了摇头,站起身。

    &ldqo;梅尔沙。&rdqo;他开口了。

    &ldqo;属下在。&rdqo;梅尔沙单膝跪下,一只手摸着胸口‐‐这是冥界效命于一个强者时所必须的礼节。

    &ldqo;你打算怎么办,继续躲在这里?&rdqo;撒加看着他。

    &ldqo;不,撒加大人,您的脚步,就是我追随的方向,九头蛇梅尔沙誓死效忠修罗冥帝!&rdqo;梅尔沙用力说道。

    &ldqo;那就站起来。&rdqo;撒加走到他面前,&ldqo;我阿修罗王的属下,只能站着死。&rdqo;

    语气依旧冰冷,但梅尔沙胸中却涌过一股热血,他猛地站起身,对着撒加道:&ldqo;是!大人!&rdqo;

    &ldqo;很好。&rdqo;撒加径直朝着地宫外走去。梅尔沙紧紧随在他身后。

    走出地宫,撒加轻轻地道:&ldqo;把这里毁了,我不喜欢这个躲藏的地方。&rdqo;

    梅尔沙愣了一下,看着这个他住了三千年的地方,说实话,他对这里已经有了感情。迟疑了片刻,他突然明白了撒加的用意,咬咬牙,抬起双手&hllp;&hllp;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兽牙山脉都像在抖动。

    &hllp;&hllp;

    湖水变成了一条线,冲上天空,水珠分撒中,一黑一白两个人影落到了岸边。

    撒加正好踩到了那条被他用血刀钉死的白鱼上。他扭头问梅尔沙:&ldqo;这是你的孩子?&rdqo;

    梅尔沙笑着摇摇头,&ldqo;我其实是冥界的妖兽,我们要产生后代,还是必须要雌雄合体才行。&rdqo;

    &ldqo;那你是雌的?&rdqo;撒加有点诧异。

    梅尔沙有点无奈,他的这位修罗冥帝大人有时候想法还真奇特,&ldqo;不,大人,我是雄性的九头蛇,冥界低等妖兽,劣魔级实力。&rdqo;

    不等撒加发问,他接着道:&ldqo;这些小家伙,是我在下面过得实在无聊了,用妖兽气息改造的地下河流里的普通鱼罢了,身体很像我,所以我叫它们孩子。&rdqo;

    &ldqo;嗯,妖兽气息&hllp;&hllp;很奇妙的力量。&rdqo;撒加看着地上死去的白鱼&hllp;&hllp;

    &ldqo;还有没有?&rdqo;他突然问梅尔沙。

    &ldqo;应该没有了吧,刚才那里都已经毁了。&rdqo;梅尔沙道。

    &ldqo;可惜。就剩这一条了。看上去味道不错。&rdqo;撒加有些惋惜。

    &ldqo;&hllp;&hllp;&rdqo;

    ‐‐新任的修罗冥帝啊,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梅尔沙无语了。

    &ldqo;大,大人。&rdqo;

    希丽雅从远处跑来,一脸担忧的神色。

    这时,梅尔沙发现撒加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他感到有些奇怪,看着朝这边跑来的那个容貌丑陋的银发女子。

    蓦地,他皱起了眉头,他隐隐约约觉得这女子身上有一股气息,让他不是很舒服。

    &ldqo;咚&rdqo;的一声,希丽雅撞进了撒加的怀里,&ldqo;我以为你,我以为你&hllp;&hllp;&rdqo;

    &ldqo;她是在哭吗?&rdqo;撒加低头看着埋在他胸口的那颗银色小小的脑袋。说真的,除了在科莫罗,这么久了,撒加还是第一次看见希丽雅哭。

    他的心中莫名涌起一阵温暖,他伸手轻轻拍着那微微抽动的肩膀,&ldqo;好了,我没事。&rdqo;

    &ldqo;嗯&hllp;&hllp;&rdqo;希丽雅缓缓抬起头,揉了揉眼睛,突然,她身体僵住了,猛地向后退了一步,低下头,满脸通红。

    梅尔沙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一切,此时,他那两条妖异的细眉,锁得更紧了。

    &hllp;&hllp;

    接下来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梅尔沙被撒加派到正在修建的城市那去了,以他的实力,就算你圣城殿主来,也讨不了好,虽然这条九头蛇实力还比不上菲拉诺,但至少比那个精神圣殿的殿主雅凯强得多。

    湖边的生活平淡而温暖,撒加已经渐渐习惯了希丽雅的存在。而另一个西丽雅在他心里留下的悲伤,似乎正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淡去&hllp;&hllp;

    时间的距离有多远,思念的距离就有多短。

    再深刻的爱情,也抵挡不了时光流逝的黯然。

    转眼间,又是两个多月过去了,兽牙山脉的冬天并没有多冷,至少比起冰雪峡谷来说暖和多了。

    这天天气很好,入夜,星光漫天,如钻石,如晶鳞,铺在如镜的湖面上,宛如坠落凡尘的天籁。

    撒加居然罕见的没有修炼,坐在湖边,望着平静的湖面。他的手指间,依旧翻滚着那块黑色的碎片,这块被磨得有些光滑的金属片,折射着从天际撒下的亮光,也跌宕着他的回忆。

    一个身影在他身旁悄悄坐下,宁静的就像这湖水。

    一切都好安静。许久。几乎让人忘却了时光还在流转。

    &ldqo;大人。&rdqo;希丽雅轻柔的声音打破了这份静懿。

    撒加没有说话。

    &ldqo;你看天上的星星。&rdqo;希丽雅抬起头,&ldqo;两颗星星间,明明很近,却永远到不了对方那里。&rdqo;

    撒加手上的黑碎片停止了翻滚。

    &ldqo;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rdqo;撒加看着自己的眼神让希丽雅心里一颤。

    撒加依旧没说话,只是看着希丽雅,然后,脸越贴越近&hllp;&hllp;

    撒加猛地抱住了希丽雅,吻在了她的唇上。

    希丽雅完全没有反应,茫然的睁着眼睛。

    可是,这个吻&hllp;&hllp;

    真的好特别,只为了自己,只会为了自己,希丽雅快要被融化了,那一瞬间,她的心里,只有这个男人。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轻轻搂住了撒加的腰。

    他的怀抱,炽热得可以让一切寂寞冰释&hllp;&hllp;

    蓦地,这种炽热消失了,唇上的感觉也没了。

    希丽雅心里一空。

    &ldqo;对不起。&rdqo;撒加眼中的落寞让希丽雅莫名的心痛。

    希丽雅无法言语,眼神有些木然,唇上还留着他的温度,可为什么心会痛?

    希丽雅低下头,抱着膝盖。

    撒加的呼吸有些急促,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是思念,他在思念,也许,他把我当成了另一个人,他深深爱过的人。希丽雅悄悄望着撒加的侧脸,还有他手指间越翻越快的黑色碎片&hllp;&hllp;

    沉默的有些伤感,也有些尴尬。

    良久,希丽雅抬起头,&ldqo;大人,您的心里,也有忘不了的人吗?&rdqo;

    撒加深深呼吸着,&ldqo;为什么这样问。&rdqo;

    &ldqo;看来,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尘封的故事&hllp;&hllp;&rdqo;希丽雅轻轻的道,&ldqo;我小的时候,听过一首歌谣,那时我的母亲还没有离开我,她常常抱着我,温柔地唱着这首歌,她的声音真的好好听,我觉得,她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hllp;&hllp;&rdqo;她转头看着撒加精雕细琢的侧脸,眼里流转着晶莹的光,&ldqo;大人,您的母亲,一定也很美吧&hllp;&hllp;&rdqo;

    &ldqo;很模糊。&rdqo;撒加依旧望着湖面,&ldqo;我的母亲,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一些模糊的影像。可我却拼命的想留住这份残缺,我时常在想,你们说的那种温暖的怀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我明明记得,却无法感受。&rdqo;

    希丽雅深深地看着撒加,&ldqo;大人想听听那首歌吗?&rdqo;

    &ldqo;嗯。&rdqo;撒加点点头。

    &ldqo;星儿哟,你带走的,是思念吗&hllp;&hllp;月儿哟,你期盼的,是重逢吗&hllp;&hllp;梦里,是谁的声音&hllp;&hllp;心里,又是谁的故事&hllp;&hllp;划过千年的双桨,心湖的水哟&hllp;&hllp;还能不能记得,我和你最初的温暖&hllp;&hllp;忘了吗,那刻在风中的诉说&hllp;&hllp;&rdqo;

    希丽雅唱着,唱着&hllp;&hllp;

    她的歌声真的很好听,清澈如水,婉转如风,和她的容貌有着天壤之别。

    撒加闭起眼睛,聆听着,他的心里,涌动着暖流&hllp;&hllp;

    歌声结束了。

    一切重归宁静。

    &ldqo;告诉我好吗&hllp;&hllp;&rdqo;希丽雅看着撒加手中的黑色碎片,&ldqo;我会安静的听,听大人吐露心里的故事,藏得太深太久,大人的心,会难受&hllp;&hllp;&rdqo;

    撒加心里一颤,扭头望着希丽雅,深邃的眼中,闪动着柔软的光晕。

    &ldqo;她和你的名字一样,可是性格和你完全不同,她不喜欢安静,她很迷人&hllp;&hllp;你刚刚说的那句话,她常常说给我听,也是在这样的星空下&hllp;&hllp;&rdqo;撒加缓缓地讲述着,一点一滴,一分一秒,每一次快乐,每一次悲伤,每一次心跳,还有,每一次的别离&hllp;&hllp;

    那是生与死的距离。

    那才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真的。

    希丽雅听着,只是听着,不打断,不发问,这个俊美到极致的男子,那深沉无比的悲伤,像一缕无法剪断的情愫,揉捏着她的心境。

    撒加第一次说这么多话,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女子说出他的伤痛,他觉得,当他在这个女子身边面对过往时,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倾诉的欲望&hllp;&hllp;

    希丽雅觉得她的眼眶很酸涩,却无法流出眼泪。

    她只是心痛。

    那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不,有过,那个时候,母亲离开时,她的心也好痛。但那是种撕心裂肺的痛,不像现在,仿佛整颗心留在一处没有重力的空间,任其随着这个男人的伤感旋转,找不到停止的方向。

    她的手中,多出了一样东西。

    一枚残旧的金币。她捏得很用力。

    &hllp;&hllp;

    奥丁圣日历3036年。

    在兽牙山脉,朝圣节的气氛并不浓厚。

    因为除了那些工匠民夫之外,修罗军团的战士们对这个盛大的节日似乎并不感兴趣。他们更在乎的是自己实力提升的速度。

    撒加26岁了。

    在这半年多的修炼里,他的实力飞速增长着,但是依然没有突破到第八重天中阶。

    因为这需要吸纳的能量太多了,它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并不能一蹴而就。

    当兽牙山脉上的植物开始冒出新芽时,几个月没见的斯汀,突然来到了撒加修炼的地方。

    两人见面自然很高兴,寒暄了一阵后,斯汀开口道:&ldqo;我想离开这里。&rdqo;

    &ldqo;怎么?&rdqo;撒加有些讶异。

    斯汀没有立刻回答,反而看了一眼撒加身后的希丽雅,眉头微蹙,他的精神感知力是很强的,以前他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女子,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此时他和梅尔沙有相同的感觉。这不是实力的气息,仅仅只是一种味道而已。

    希丽雅自觉地走开了。直到她走远,斯汀才道:&ldqo;从庞泽城回来到现在,我的魔力没有丝毫提升,三系魔法都已经到了九级巅峰的瓶颈,如果不想办法突破&lsqo;三维极界&rsqo;,我永远都只是现在这个水准。&rdqo;

    &ldqo;那你打算怎么办?&rdqo;撒加问。

    &ldqo;突破三维极界所需要的魔力,不是我靠吸收就能做到的。&rdqo;斯汀道。

    &ldqo;找到办法了?&rdqo;撒加皱起眉头。

    &ldqo;法拉奥说有一种方法可以尝试一下。&rdqo;斯汀道。

    &ldqo;什么?&rdqo;

    &ldqo;那是一种古老的方法,只在远古时期出现过,叫&lsqo;双极涅槃&rsqo;。&rdqo;斯汀露在外面、被青黑色眼线环绕、细长而凹陷的右眼里,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