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九十章 忘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一块纯净的绿野,一条清澈的小河从中蜿蜒流过。

    它的尽头,是一潭深水,而深水之上,则是一条飞流而下的瀑布,那轰隆的水声虽然响,却丝毫不影响这里美丽的景色,反而,为其增添了生命的活力。

    绿野之中,小河之畔,有一间简陋的石屋。

    石屋内,一张简易的木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漆黑的长发散落在身下,光着的上身皮肤光滑如玉,浅浅的古铜色看上去很健康,虽然有些瘦,但是那流畅的肌肉线条却充满了一种雄性的爆发美。

    这个男人,正是失踪了一个月的撒加。

    一个身形婀娜的白衣女子站在床边,只能看见她的背影。

    &ldqo;就是这样的状态了&hllp;&hllp;肉体坏死,灵魂还活着,却失去了知觉&hllp;&hllp;然后,我就可以从他灵魂中提取那个顶端法则&hllp;&hllp;以地狱修罗王的高傲&hllp;&hllp;&rdqo;她微微低下头,似乎在看着撒加,&ldqo;根本没有可能强行进入,他一定会选择和那个人一样的结局,他们是一样的&hllp;&hllp;可以为了尊严不顾一切&hllp;&hllp;什么都能放下&hllp;&hllp;包括&hllp;&hllp;&rdqo;

    她摇了摇头,肩膀有些起伏,似乎内心很激动,&ldqo;那样的男人,是没有爱的,不是么&hllp;&hllp;&rdqo;

    &ldqo;所以&hllp;&hllp;&rdqo;她抬起双手,金光在指尖缭绕,&ldqo;给我吧!就当是替给你血脉的那个人赎罪好了!&rdqo;

    十道金光发出,在运行的轨道中相互融合,汇集到一起,然后直冲向撒加的天灵‐‐

    突然,她脑中出现了一幅画面&hllp;&hllp;月华、星光、夜色、湖水、还有那深邃的眼眸、冷冷却伤感的声音&hllp;&hllp;

    她双手猛的一收!

    那股金光,在离撒加头顶还不到一毫米的地方,消散了&hllp;&hllp;

    她沉默了。

    良久,轻叹一声,在一阵金光中隐去了她曼妙的身姿。

    &hllp;&hllp;

    不知道过了多久。

    吱呀,石屋的木门推开了。从来人那丑陋的容貌来看,正是希丽雅。

    她悄然坐在床边,伸手掰开撒加的嘴巴,将手中一颗散发着红色光芒的晶体放了进去&hllp;&hllp;

    帮助撒加活动了几下下颚之后,红色晶体进入了撒加的体内。

    几分钟过后。

    撒加的胸膛开始散发出极高的温度,皮肤被烧得透亮,连胸骨都清晰可见!

    接着,这股温度扩散到了他的全身,整个人像是一个被人形水晶罩包起来的骷髅架。

    突然,他的手臂动了一下。

    &ldqo;可以了!&rdqo;希丽雅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ldqo;呃!&rdqo;撒加的喉咙里发出一身低吟,然后,身体里的热量汇集成一根无形的针,带着极高的温度刺向了他的脑干。

    行动能力好像回到了他的肌体中,撒加开始挣扎,那灼热的感觉像是冒着青烟的烙铁,在他的神经上来回摩擦。

    &ldqo;糟糕!&rdqo;希丽雅一惊。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ldqo;怎么办&hllp;&hllp;&rdqo;她看着痛苦中的撒加,心痛之情表露无遗。

    嗞‐‐

    撒加的皮肉已经烧焦,下身的布裤早已成了灰烬‐‐这温度着实可怕,连被修罗力淬炼了无数次的阿修罗王的肉体,也能破坏。

    希丽雅此时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的出神,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嗒‐‐

    撒加右肩的皮肤开始收缩,然后一根肌肉从中间断开,殷红的血像泉水一样冒了出来。

    这抹红色惊醒了希丽雅,她咬了咬牙,似乎做出了决定。

    她缓缓站起身&hllp;&hllp;

    一条白色布裙顺着她柔美的身体曲线,滑落到脚踝处&hllp;&hllp;

    然后,一副完美无瑕、如雪般晶莹的女体,便呈现在空气之中。

    那种软滑,那种柔媚,那种无与伦比的诱惑力,像是一道世间最好看的风景。

    那白皙细腻的皮肤,居然和她那张发黄的丑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hllp;&hllp;

    其实撒加这个时候还是有一种模糊的意识的,像是初开的萌动。

    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种温软的感觉包裹着自己最热的地方,然后来回的摩挲,如同一种原始的呼唤。

    那种灼烧的痛楚,渐渐的减弱,直至消失&hllp;&hllp;

    可他的意识依旧模糊,他只是本能的翻过身,将那具炽热的胴.体压在身下。

    &hllp;&hllp;

    很粗暴,很狂野。

    那高速的律动,让希丽雅眼波如丝,她脸上的皮肤开始脱落,然后露出了一张无比绝美的娇颜‐‐

    竟然,竟然是&hllp;&hllp;

    一次,一次&hllp;&hllp;冲刺,狠命的冲刺。

    她呻吟起来,他的喉咙中也吐出愉悦的低音。

    这是两具看上去多么完美的肉体,在最原始的状态下忘情的纠缠着、蠕动着,两人每一寸神经的快感,都在销魂的激荡着。

    双腿,张开了,希丽雅开始迎合起撒加疯狂而让她迷乱沉醉的力量&hllp;&hllp;

    那股力量无比剧烈无比滚烫,充满了来自地狱的野性!疯狂!不顾一切!

    希丽雅已经完全的控制不住自己了,她声嘶力竭的喊着&hllp;&hllp;

    终于,撒加倒在了她的身上。

    一股热流进入体内,温暖了希丽雅每一寸肌肤。她伸出玲珑的双臂,轻轻搂住了这个并不清醒的男人。

    &ldqo;我真是蠢&hllp;&hllp;&rdqo;她的声音柔和而妩媚,小小的分贝,却风情万种,&ldqo;为什么会这样&hllp;&hllp;可笑啊&hllp;&hllp;神界的使者,居然会和你&hllp;&hllp;你知道吗,我好彷徨&hllp;&hllp;计划了那么久,我却亲手毁掉了自己的每一步&hllp;&hllp;可能,是我忘不了你在那小湖边的模样吧&hllp;&hllp;我想&hllp;&hllp;&rdqo;

    她挺起玉颈,轻柔的银色发丝垂在了撒加的肩上,她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脸,在他的耳边柔声道:&ldqo;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hllp;&hllp;告诉你我真正的名字吧,我叫依琳&hllp;&hllp;&rdqo;

    可是,一个毫无意识的声音,却让她脸上那美得惊心动魄的笑容,僵住了‐‐

    &ldqo;西丽雅&hllp;&hllp;&rdqo;

    这句话含糊不清,却清晰的敲在了依琳的心上,如寒冰,如坚锤。

    她知道,这个西丽雅,绝不是她随口给自己扮演的角色取的那个&ldqo;希丽雅&rdqo;。

    &ldqo;这是巧合吗?还是让我心疼的巧合?&rdqo;依琳笑得很苦涩。她轻轻推开撒加,慢慢站起身,这个时候,她才感受到下身那火辣辣的疼痛。她玉手一翻,一枚陈旧的金币出现在掌中,它早已失去了光亮,就像依琳现在的表情&hllp;&hllp;

    一团金光闪过,一件洁白的法袍将她的身体罩住。

    &ldqo;再见了,撒加,下一次我们相遇,也许就是敌人了&hllp;&hllp;&rdqo;她回头望了一眼依旧昏迷的撒加。正是这个男人,让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忘记了自己的归属&hllp;&hllp;

    正当依琳准备离开时,她转身走到了一张破旧的木桌前,在上面留了一句话。写到一半,她迟疑了一下,想了想,又继续写下去&hllp;&hllp;

    她略尖的如凝脂的食指上闪着金色的光芒,一滴像是水的液体,伴随着那飞起的木屑,消散&hllp;&hllp;

    她走了,带着那伤感的留名‐‐&ldqo;希丽雅&rdqo;。

    她忘记的,其实还有自己的姓名。

    &hllp;&hllp;

    一天以后。

    撒加清醒了,他对昨天那场身体的变化,感觉很模糊。他坐起身,突然看见了木床上小小的一滩血迹,已经干了,却还历历在目。

    一些破碎的片段骤然在他脑中整合!

    他猛地跃下床,黑光一闪,血纹甲穿在了他的身上。&ldqo;是谁救了我&hllp;&hllp;&rdqo;他喃喃的道。

    这时,他的眼角扫到了木桌上凌乱的划痕&hllp;&hllp;

    &ldqo;勿忘我&hllp;&hllp;希丽雅&hllp;&hllp;&rdqo;

    撒加的心。

    突然一阵抽痛。

    一种许久没有的感觉,像是扩散的晨雾,渐渐将他的心掩埋在一片迷茫之中。

    &hllp;&hllp;

    这里,居然是阿拉希山脉!还很靠近圣城!

    撒加在空中高速飞行着,他俯瞰着下面绵延不绝的山岭,想起了在里面修炼的日子。那是为了西丽雅冲到了这里,而现在,他能活着离开,又是因为另一个&ldqo;希丽雅&rdqo;&hllp;&hllp;

    这揪心的命运哟。

    让人痴迷,让人难过,却还勾着人去改变它,无奈啊无奈。

    在经历了一场生死之后,撒加发现他的实力提高到了第八重天中阶,也就是奥丁守则的圣级五阶。

    &ldqo;她是怎么帮我的?&rdqo;撒加感到非常疑惑,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希丽雅并不简单,但是,思考了一阵之后,他发现,自己开始想念起那张一点都不好看的脸。

    &hllp;&hllp;

    圣城。

    圣塔之下,那间极尽华美的大厅。

    依琳坐在大厅高台正中的金色大椅上,眼神迷离。

    这时,十一个人影走了进来,他们的速度很慢,态度也异常恭敬。

    待得所有人行礼后站定,当先的一名面相和蔼的老者开口问道:&ldqo;大人,您召集我们来有什么事情?&rdqo;

    问话之人,正是十二圣殿之首精神圣殿的殿主雅凯。

    雅凯的话似乎提醒了依琳,她身体一正,恢复了高高在上的神情,&ldqo;找你们来,是想告诉你们,战骑圣殿殿主比拉&hllp;&hllp;因为想偷取神兽火凤的兽晶,已经被我处死了&hllp;&hllp;&rdqo;

    众人皆是一惊,雅凯的眼中更是复杂无比。

    &ldqo;那&hllp;&hllp;大人,&rdqo;他问道,&ldqo;战骑圣殿的殿主之位怎么办?总不能空着吧。&rdqo;

    &ldqo;让圣裁所的埃蒙斯担任吧。&rdqo;依琳说道,&ldqo;我记得他前一阵好像突破了领域临界。&rdqo;

    &ldqo;可是大人,&rdqo;雅凯躬身道,&ldqo;圣裁所是独立于十二圣殿存在的,它是很秘密的,和圣殿的权责很明晰,如果断然让埃蒙斯副所长掌管战骑圣殿的话,恐怕会有些不妥。而且,埃蒙斯也不是圣骑士&hllp;&hllp;&rdqo;

    &ldqo;好了!&rdqo;依琳打断了雅凯的话,她的表情很不耐烦,&ldqo;就这么决定,你们可以离开了!&rdqo;

    &ldqo;是,神使大人。&rdqo;众人不敢再多话,迅速退出了圣塔大厅,看得出来,他们对依琳都很惧怕,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况且,没有神使大人的召唤,他们是不能随便进入圣塔的,哪怕这只是圣塔外的大厅,连最底层都不是。

    十一位殿主离开了,依琳又陷入了沉默。

    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手心的那枚旧金币上。

    &ldqo;诸神手谕&hllp;&hllp;他灵魂中的残酷法则&hllp;&hllp;我居然会放弃&hllp;&hllp;还用火凤的兽晶救了他&hllp;&hllp;母亲&hllp;&hllp;我是忘记了您的痛苦吗&hllp;&hllp;还是&hllp;&hllp;坠入了和您一样的深渊&hllp;&hllp;&rdqo;

    断断续续的自语,飘荡在这金碧辉煌的华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