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九十二章 那是生命的祝福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哈灵顿的广场上。

    数十根高高的木柱立于其中,每根柱子上,都用铁链紧缚着一个人。这些人,就是克德姆所有的家人。

    哈灵顿里的叛贼已经处决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了这个谋反的主脑。

    克德姆颓然的低着头,脸上除了惊恐之外,还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说实话,他看不起他的弟弟查尔斯,是因为他认为查尔斯的韬略远不如自己,可他错了,试问哪一个坐在王座上的人,不是心计深沉的主儿?机关算尽,将对手消灭在王座之下‐‐这正是帝王家的必修课。

    没这本事?可以!除非你有绝对强悍的实力,横刀立马,看谁倒下!

    克德姆两样都没有,所以,他就只能接受残酷的火刑‐‐是英格帝国对谋反罪的审判。

    不止他,还有他旁边那根柱子上的艾荻娅,后面那根柱子上艾荻娅的母亲,他的儿女,他的家人&hllp;&hllp;

    &ldqo;行刑!&rdqo;一个军官举起了佩剑。

    几十个光着上身、肌肉虬结的男子举着火把,走到了柱子前。

    &ldqo;点&hllp;&hllp;&rdqo;

    &ldqo;火&rdqo;字还没说出来,这名军官的人头已经落地,那张开嘴巴的头颅滚了几圈后,停在了艾荻娅脚下。

    &ldqo;老师!&rdqo;

    她脏污的脸上惊喜万分,泪水瞬间便湿润了眼眶&hllp;&hllp;

    安静了几秒钟后,广场上守卫的士兵中,发出了惨叫。因为两条又宽又高的火墙,十字交叉,在他们中间突然冒起!

    然后,一个穿着黄金短甲的蓝灰色巨人从天而降,那百米高的庞大身躯和巨型闪电,眨眼之间就夺走了数百条生命。

    这是,维卡从古老的精灵族带来的召唤系禁忌魔法‐‐&ldqo;泰坦&rdqo;!

    &ldqo;为了她&hllp;&hllp;杀就杀吧&hllp;&hllp;&rdqo;维卡俊俏可爱的脸上罕见的严肃起来,他一边用精神力控制着泰坦巨人的行动,一边注视着下面那个红色的人影。

    这小子,什么时候都能一心二用&hllp;&hllp;

    广场的地面出现了一个凹坑,然后,无数道裂缝以它为中心,像四周迅速蔓延。

    撒加站在坑中,猛地将血刀插下!

    轰轰轰轰轰轰!

    裂缝的尽头骤然塌陷!广场平整的地面,变成了不规则的巨大阶梯!

    上千名士兵,陷落进碎石中,沉重的石板,死死压住了他们的尸体。

    一下!

    只是攻击了一下而已!

    地狱修罗王的杀戮,便震惊了所有人&hllp;&hllp;

    这就是撒加突破到第八重天中阶的实力增幅!那恐怖的肉体力量,居然已经可以通过物体延伸了!

    天啊,斗气才可以做到的事情,纯粹的肉体力量同样办到了!这来自地狱的力量,太可怕了&hllp;&hllp;

    五分钟之内。

    三个强者一人一招‐‐&ldqo;十字火焰&rdqo;、&ldqo;泰坦&rdqo;、以及撒加新创的武技&ldqo;裂地二&rdqo;,修罗四式之一裂地的扩展招式,就带走了广场上所有卫兵的生命。

    艾荻娅的表情已经从开始的惊喜转变为彻底的震惊,她何曾如此近距离的见过,这样快捷这样大范围的屠杀!

    &ldqo;这,这,这些人&hllp;&hllp;&rdqo;克德姆的眼神呆滞了,嘴唇不停的哆嗦。除了这父女俩,柱子上其它的人,早就昏厥了过去。

    撒加掠到了艾荻娅身边,轻轻一扯,粗粗的锁链便断成了几截。&ldqo;走吧。&rdqo;他看了艾荻娅一眼。

    &ldqo;等,等一下,老师。&rdqo;

    &ldqo;怎么?&rdqo;撒加皱起眉头。

    看到撒加的表情,艾荻娅线条很好看的脖子缩了一下,不过她还是鼓起勇气说道:&ldqo;可以把我的家人一起带走吗?&rdqo;

    &ldqo;他们?&rdqo;撒加指着她身后那些人,冷笑了一下,&ldqo;你在战场上的时候,他们在哪里?我撒加,是不会救这种人的,他们,只会玷污我的尊严。&rdqo;

    艾荻娅这些所谓的家人有些已经醒来,听到阿修罗王这番话,本来以为可以活命的喜悦又变成了绝望。有几个稍微明白一点的人,却低下了头&hllp;&hllp;

    &ldqo;你走不走。&rdqo;撒加的声音像是冰,&ldqo;或者留在这里死。&rdqo;

    艾荻娅愣住了,她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冷血的男人,那柔顺的轻轻飘动的黑发,像是无数的利箭,让她的心千疮百孔。

    如果说,在加兰山撒加还没有把她伤得彻底,还抱有一点希望的话,那此时,艾荻娅对撒加,就是完全的死心!

    &ldqo;你走吧,我留在这里陪我的家人。&rdqo;艾荻娅第一次用那种冰冷的眼神看着撒加。

    &ldqo;这是你的选择。&rdqo;撒加不再理会艾荻娅,轻身一纵,飞向了天空。

    &ldqo;我以为&hllp;&hllp;你的心底会有一抹温暖&hllp;&hllp;我曾经那样爱你,以为可以触摸到这点温度&hllp;&hllp;可是到现在我才明白&hllp;&hllp;你只会把温暖给一个人&hllp;&hllp;永远都是&hllp;&hllp;再见了老师&hllp;&hllp;我用心爱过的人&hllp;&hllp;&rdqo;

    艾荻娅望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泪流满面。

    远处,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听上去人很多,那是,朝这里赶来的英格士兵。

    &hllp;&hllp;

    &ldqo;大哥!你怎么能这样!&rdqo;维卡吼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用这种态度对待撒加。

    &ldqo;要救&hllp;&hllp;&rdqo;撒加靠在法拉奥后脑凸起的骨锥上,抄起手看着维卡,&ldqo;你自己去,我们可以等你。&rdqo;

    &ldqo;我恨你!&rdqo;维卡脸涨得通红,转身跳了下去&hllp;&hllp;

    &ldqo;撒加这家伙有时候还真有意思。&rdqo;一直闭眼盘坐在法拉奥颅顶正前方的斯汀,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hllp;&hllp;

    英格士兵马上就要到了。

    艾荻娅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这时,一股气流吹起了她的栗色长发。

    &ldqo;是他回来了?还是弓箭?&rdqo;她猛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十分俊俏的脸,那可爱的笑容,淡绿色的头发,还有尖尖的耳朵,特征很明显&hllp;&hllp;

    &ldqo;维卡?&rdqo;艾荻娅惊讶了,&ldqo;他叫你来的?&rdqo;

    &ldqo;哪个他?&rdqo;维卡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ldqo;那个无情的家伙!别提他了!是我自己来救你的!快走!&rdqo;他伸手拉住了艾荻娅,这个女战师的手并不柔软,手掌上还有细细的茧壳,那是被剑柄磨出来的。不过即使是这样,维卡的脸上依然有一抹红晕闪过&hllp;&hllp;

    &ldqo;等等!&rdqo;艾荻娅很感动,她的心,此刻却被这个平时爱找借口待在自己身边、有点烦人的精灵少年温暖了。&ldqo;还有我的家人&hllp;&hllp;&rdqo;她的语气竟然有点害羞。

    &ldqo;哦!没问题!包在本天才身上!&rdqo;维卡朝着克德姆那飞去&hllp;&hllp;

    &ldqo;我的母亲在那里!&rdqo;看到维卡把自己的父亲带到了身边,艾荻娅伸手指着另一个方向,焦急的喊道。

    &ldqo;哦!&rdqo;维卡也感到了地面被无数脚步引起的震动,不敢啰嗦,迅速飞向了绑着艾荻娅母亲的那根柱子&hllp;&hllp;

    &ldqo;先带走我的父母!&rdqo;艾荻娅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卫兵留下的剑。因为已经有稀疏的箭支朝这边射来。

    &ldqo;嗯!&rdqo;维卡一手带着一个,朝天空飞去。

    将艾荻娅的父母放在了法拉奥头顶上之后,他又跳了下去。

    艾荻娅母亲此时已经醒转,当她发现自己身处何地时,又晕了过去&hllp;&hllp;

    &ldqo;妮可!妮可你没事吧!妮可!&hllp;&hllp;&rdqo;克德姆大惊失色,用力摇晃着妻子的双肩。

    &ldqo;吵死了。&rdqo;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克德姆抬起头,只见一个穿着黑色红纹凯甲的男人斜靠在一根骨锥上,双手抄在胸前,正看着自己。那漆黑的长发飘动着,为这个纹丝不动的身体带来了一点活气。

    &ldqo;&hllp;&hllp;&rdqo;克德姆立刻闭嘴,谁知一口气没转过来,又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ldqo;安静&hllp;&hllp;&rdqo;他的身后又传来一个干涸的声音,就像沙哑的琴弦。

    克德姆吃了一惊,回头一看,一个佝偻的身影背对着他盘膝而坐,那头凌乱的白发像是永远也梳理不好,枯瘦的身体,被一件宽大的黑色魔法袍罩住,看上去极不协调。

    如果说那个黑发男人让他感到恐惧的话,那这个白发男人,则让他浑身冷嗖嗖的&hllp;&hllp;

    其实这两个人他都认识,尤其是撒加,他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这个男人曾经一手毁掉了荆棘和兰顿商会,为他提供了最好的起兵时机&hllp;&hllp;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他克德姆,已经不是那个手握重兵的元帅了。于是,他也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待着,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hllp;&hllp;

    无数的箭矢、投掷矛,从广场四周射向了中间的那几十根柱子。

    惨叫声此起彼伏,很快,便安静了下来。

    艾荻娅剩下的那些所谓家人,一个个都成了&ldqo;刺猬&rdqo;。

    一个精神力构成的防御层,将维卡和艾荻娅笼罩起来,以维卡圣魔导的精神力,这些普通的箭支长矛是伤不了他们的。不过,这防护罩是透明的,艾荻娅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hllp;&hllp;

    她把脸深深埋进维卡的胸膛,因为现在只有这个地方,能让她好过一点。

    一股祥和的生命气息透过她脸上的肌肤,化成暖流,抚慰着她的心房。

    那是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她不禁抬起头,望着那个为她带来这种感觉的精灵少年。

    &ldqo;这是生命的气息,是诺希达尔母亲带给大地的祝福。&rdqo;维卡的声音其实只要不啰嗦是非常好听的,此时的他,脸上没有了那种嘻哈轻浮,看上去十分的&hllp;&hllp;

    艾荻娅觉得自己的脸颊的温度开始上升了。

    &ldqo;我们走吧。&rdqo;维卡柔声道。

    &ldqo;嗯。&rdqo;艾荻娅轻声应道,在维卡生命气息的感染下,她似乎已经不那么难过了。

    两人缓缓升空。

    &ldqo;别了,我的家。&rdqo;

    艾荻娅俯瞰着那座面目全非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