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零一章 自由之城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理@想\文*学$

    &ldqo;怎么了?&rdqo;斯汀和薇薇安已经进屋,外面实在太冷了,他怕妻子着凉。

    &ldqo;好像是&hllp;&hllp;&rdqo;薇薇安抬起头,&ldqo;窗户碎了的声音。&rdqo;

    &ldqo;撒加在干什么?&rdqo;斯汀一脸惊讶。

    &ldqo;哇!&rdqo;薇薇安痴痴地看着斯汀,&ldqo;你吃惊的样子好迷人啊亲爱的。&rdqo;她伸出小手将斯汀的脸扳了过来,&ldqo;别管啦,撒加哥哥会解决的,现在让我好好看看你!&rdqo;

    &ldqo;对了,你父亲他们呢?&rdqo;斯汀问。

    &ldqo;他和邦克叔叔出去闲逛了,这里太无聊,他们憋不住的。&rdqo;薇薇安道。

    &ldqo;唉。都怪我。&rdqo;斯汀叹道。

    &ldqo;不会不会啦,要没有这回事,你也不能恢复成本来面目啊,最美的暗精灵&hllp;&hllp;真是太好了!&rdqo;薇薇安开心的不得了,现在对于她来说,菲利斯商会还比不上斯汀一个微笑重要。

    &ldqo;那是我的父亲,不是我&hllp;&hllp;&rdqo;对于还保留着小女孩性格的妻子,他也有些无奈。

    &ldqo;一样的一样的。&rdqo;薇薇安搂住了斯汀的脖子,笑靥如花&hllp;&hllp;

    然后,又是一个长长的吻。

    &hllp;&hllp;

    &ldqo;站起来。&rdqo;雪地上,那个黑色的人影步履如铁。

    &ldqo;你很强&hllp;&hllp;我完全不是你的对手&hllp;&hllp;&rdqo;加西亚咳嗽了两声,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

    &ldqo;你怎么知道。&rdqo;撒加的目光比绝情地的积雪还冷,&ldqo;你根本就没反抗过。&rdqo;

    &ldqo;不用了,我感知不到你的气息,你比我强太多了。&rdqo;加西亚摇摇头。

    &ldqo;那你就去死吧。&rdqo;撒加身形一晃,拖出虚幻的残影,瞬间出现在加西亚身边,右手肘侧身一横,将他击飞。

    一缕红色将加西亚身下的白雪浸染,应该是胸骨凹陷了,断骨刺穿了胸前的皮肤。他躺在雪地上,手指动了几下,却丝毫使不上劲。

    &ldqo;杀了我吧&hllp;&hllp;撒加&hllp;&hllp;死在你手里&hllp;&hllp;总比痛苦地活着好&hllp;&hllp;&rdqo;加西亚半闭着双眼,看着走过来的那个男人。

    撒加没有说话,低头看着加西亚,深邃的眼里透着一种说不清楚是失望还是同情的神色。

    红光乍现!

    那狭长的血色刀身,带着破空的风声,猛然向下斩去!

    凌厉的气劲直扑咽喉而来,&ldqo;原来,这就是生命要消失前的感觉吗?&rdqo;加西亚闭上了眼睛&hllp;&hllp;

    &ldqo;咦?&rdqo;加西亚睁开眼睛。&ldqo;我还活着?&rdqo;

    他看见,一个长发飘飘的背影渐行渐远。

    &ldqo;活着,比死了好,你爱的人至少活着。&rdqo;

    撒加的声音回荡在加西亚的耳边。

    &ldqo;活着?&rdqo;加西亚看着天空,那样广袤,那样开阔,仿佛拥有最博大的胸怀,仿佛能装载下一切的忧愁。

    他笑了&hllp;&hllp;

    这么多年,第一次,甩开悲伤的笑了。

    &hllp;&hllp;

    两天以后。

    撒加、斯汀、薇薇安、因勒夫、邦克五人回到了塔罗纳。菲利斯家其它人都被罗纳德藏在了王宫里,只有这三个显眼的目标被送进了冰雪峡谷。

    &ldqo;加西亚呢?&rdqo;塔罗纳的红木屋中,雷斯问撒加。

    &ldqo;如果他明白了,会来的,如果他不来,和死也没区别了。&rdqo;撒加道。

    雷斯深深看了撒加一眼,点点头,转身走出了木屋。

    &ldqo;撒加,加西亚他怎么样了?&rdqo;烈坐在撒加身后的椅子上问道。

    &ldqo;我重伤了他。&rdqo;撒加转身,坐到了烈旁边的那张红木椅上。

    &ldqo;你重伤了圣级五阶的格兰战圣!?&rdqo;烈很吃惊,&ldqo;你现在的实力到什么程度了?&rdqo;

    &ldqo;圣级七阶吧。&rdqo;撒加想了想,他是按照奥丁守则推断的。

    &ldqo;我的天!&rdqo;烈双眼放光,&ldqo;不愧是我的儿子,老爸现在已经远远不是你的对手了!&rdqo;那是,以烈现在圣级三阶的实力,的确有点可怜了。

    &ldqo;老爸,不要这么说,你在圣级强者中算很年轻的了。&rdqo;撒加笑了笑。现在的他,也就只有在亲人和斯汀面前,可以露出这种温暖的笑容。

    &ldqo;年轻?哈哈。&rdqo;烈摇摇头,&ldqo;你在安慰老爸是吧?你还没到27岁吧?奥菲拉尔大陆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在这个年纪达到圣级七阶这个程度,即使是我的老师菲拉诺也不行!&rdqo;

    听到烈豪爽的笑声,撒加心里涌过阵阵暖流&hllp;&hllp;要不是当年烈费尽苦心让他的传承记忆觉醒,他也不会有今天&hllp;&hllp;事实上,他的真正实力又岂是奥丁守则可以断定的?

    他看着烈,看着他最敬爱的&ldqo;老爸&rdqo;,真挚的情感涌动在心间。说实话,他真正的父亲应该是已经灰飞烟灭的修罗冥帝七夜,但他对那个高傲的超级强者拥有的只是感恩,而真正的感情,却是放在了这个豪迈如山的男人身上。

    烈欣慰而宠溺的看着自己的&ldqo;儿子&rdqo;,此时此刻,他终于完成了对卡纳莉斯‐‐那个他深爱的女子的承诺,他坚信,假以时日,撒加一定会站在最顶峰,傲视天下!

    这是,他作为父亲最满足的自豪。

    撒加感受到了烈的心意,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人&hllp;&hllp;

    &ldqo;菲拉诺&hllp;&hllp;这个深不可测的神界中人,他留在奥菲拉尔大陆到底为了什么?还有那个自由十字军&hllp;&hllp;难道这个人的目的真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仅仅是为了为奥菲拉尔生命的自由?&rdqo;

    撒加眼中精光闪过,&ldqo;他一定有所目的&hllp;&hllp;&rdqo;理由很简单,如果菲拉诺的目的真的这么无私崇高,那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诸神手谕的事情,为什么要对烈他们隐瞒实力?撒加才不相信以菲拉诺至少是低位神的实力,会察觉不到自己体内残酷法则的力量。

    &ldqo;撒加,你怎么了?&rdqo;烈看到撒加双目流转,默然不语,有些担心的问道。坦白说,烈是有些重男轻女的,这个&ldqo;儿子&rdqo;,就是他的天,他的命。

    &ldqo;老爸,给我讲讲菲拉诺和自由十字军吧。&rdqo;撒加道。

    烈愣了一下,他有些搞不懂撒加为什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但他还是说了起来:&ldqo;自由十字军嘛,其实是一个反抗圣城的秘密组织。你知道的,圣城把凡是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存在、相悖于奥丁守则的修炼者称为异端,而这个组织,就是由这些异端组成的。我的老师菲拉诺就是这个组织的领袖,他也是当年不满于圣城的独裁,而从戈亚叛逃出来的。&rdqo;

    听到菲拉诺是从圣城出来的,撒加微微点头,看来他以前从阿里斯门迪托他带给道格拉斯的古兰泉水推测出来的结果并没有错。&ldqo;圣城知道自由十字军的存在吗?&rdqo;他问道。

    &ldqo;应该是知道吧,不过他们也不会轻易违背自己以奥丁之名签下的契约,所以对于冰雪峡谷最深处的&lsqo;自由之城&rsqo;,也没什么办法。&rdqo;烈道。

    &ldqo;自由之城&hllp;&hllp;&rdqo;撒加沉吟道,&ldqo;就是十字军建造的城市吧。&rdqo;他曾经在进入魔兽之森前听阿里斯门迪提过。

    不过他知道,圣城之所以不来进攻自由之城,并不是因为那什么莫须有的契约,而是惧怕菲拉诺的实力。

    他想了一下,问烈:&ldqo;妖族也加入了自由十字军吗?&rdqo;

    &ldqo;没有。&rdqo;烈说道,&ldqo;你还记得我们妖族的成人礼吧?&rdqo;

    撒加点点头。

    &ldqo;实际上,通过这个成人礼出去而没有再回来的年轻人,并不是丧命于峡谷的魔兽手中&hllp;&hllp;&rdqo;烈继续说道,&ldqo;你想想,塔罗纳总共还不到一千人,我们怎么可能这样轻视族人的生命。那些没有回来的人,都是妖族年轻一代最出色的人才,他们统统都被十字军选中,进入了自由之城。&rdqo;

    &ldqo;是这样。&rdqo;撒加明白了。

    沉默了一会,他又开口道:&ldqo;老爸,我有一件事需要塔罗纳帮忙。&rdqo;

    &ldqo;什么事情?尽管说!&rdqo;烈乐呵的道,这个独立坚韧的儿子好不容易提个要求,他体会到了身为父亲的喜悦。

    &ldqo;我想要妖族全体搬出塔罗纳,移居到我的城市去。&rdqo;撒加道。

    &ldqo;你的城市?&rdqo;烈一脸讶异,&ldqo;这个&hllp;&hllp;&rdqo;他没有想到撒加会提这样的要求,实际上妖族是为自由之城提供魔法人才的地方,那些进入其中的年轻人都能获得很高的成就。

    &ldqo;很困难吗?还是说有什么其它的原因?&rdqo;撒加眼中划过一丝寒光,他联想到了菲拉诺,也许是那个人将这个魔法天赋异常出色的种族强行留在了峡谷中。

    因为,在他的认知中,妖族并不属于圣城眼中的异端。

    其实,他并不知道,妖族真正厉害的并不是魔法,而是巫帝萨拉特留在这里的巫术&hllp;&hllp;塔罗纳的妖族已经不是过去的妖族了,在他们的圣王‐‐&ldqo;巫帝&rdqo;萨拉特的刻意改造下,他们俨然就是第二个巫族。

    &ldqo;撒加,有些事情我想应该让你知道了,因为我已经决定,不久之后,将族长之位传给你!&rdqo;烈说道。

    &ldqo;族长?我?&rdqo;对烈的这个决定,撒加有些诧异,&ldqo;我并不是妖族。&rdqo;

    &ldqo;可你是我的儿子。&rdqo;烈看着他。

    &ldqo;好。&rdqo;撒加没怎么思考就答应了。他眼中并没有什么种族差别,而且对于塔罗纳的感情也让他愿意承担这份职责。

    接下来,烈便把妖族真正的秘密告诉了撒加&hllp;&hl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