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零五章 残缺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费烈猛地收腹,然后急速向后退着。

    他的速度到达了极限,所有的斗气已经悉数爆发!

    &ldqo;啪&rdqo;!他身体平行横在空中,借助长枪支撑地面,旋转一圈之后,从空中绕到了撒加身后。

    撒加见这一下刺空,身体向后一弯,将血刀插在地上,然后单手撑在刀柄上,整个人从血刀之上翻了过去。

    然后。

    他双手向后伸,握住了刀柄,猛地拔出血刀,向前一劈!

    横三道竖三道的刀气呈一个九宫格形状朝费烈高速而去‐‐

    破空二!

    那气劲将地面完全翻起,坚硬的岩石就像浪花一样被轻易破开!

    好漂亮的一招!不伦是姿势还是流畅性以及攻击的覆盖面,都达到了武技运用的极致!

    砰!

    费烈身后的一座小山峰被整齐的分成了九块,然后哗哗滚下山岭。

    &ldqo;呼!呼!呼!&hllp;&hllp;&rdqo;

    费烈立在空中,喘着粗气,他的心跳比呼吸声还要沉重,要不是他的伙伴及时而出,被分成九块的就不是山峰了。

    &ldqo;好快的斗气爆发速度&hllp;&hllp;&rdqo;费烈看着下面凝然而立的撒加。他没想到这场比试会结束的这么快。

    &ldqo;这不是斗气,而是他本身的力量。&rdqo;费烈身旁一个红发男子说道,这家伙长得很英俊,穿着华丽的长跑,额头上还有一块火焰印记。

    &ldqo;本身的力量?不可能吧!&rdqo;费烈惊讶的看着红发男子,&ldqo;人类的身体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你在开玩笑吧,我的老伙伴。&rdqo;

    &ldqo;费烈,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rdqo;红发男子看着他,&ldqo;我克罗罗西身为红龙王后代,会不顾身份的来帮你逃命?&rdqo;

    &ldqo;唉!&rdqo;费烈摇摇头,&ldqo;你说得对,克罗罗西,我输了。&rdqo;

    他降到地面,对冷冷看着自己的撒加说道,&ldqo;你赢了,年轻人,在比斗中召唤出我的巨龙,已经破坏了规矩。&rdqo;

    &ldqo;废话。&rdqo;撒加收起了血刀。

    &ldqo;怎么?&rdqo;费烈有些讶异,但更多的是不满,我都认输了,你小子还这么说,太不给我面子了吧,我费烈好歹也是大陆上无数战士的偶像。

    &ldqo;能把敌人杀死就行,管你用什么方法,就算‐‐&rdqo;撒加将挡住视线的长发甩到脑后,&ldqo;你和你的巨龙杀了我,我也不会认为你破坏了什么狗屁规矩!&rdqo;

    费烈惊奇的看着这个冷傲犀利的年轻人&hllp;&hllp;

    &ldqo;罢了。&rdqo;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一甩手,收起了那把像龙尾一般的红纹金枪,&ldqo;我费烈活了几百年,居然还没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看得透!可悲啊!&rdqo;

    &ldqo;你没有输。&rdqo;撒加冷硬的声音再次响起。&ldqo;如果不是我身上的神器铠甲,在你第一次攻击时,我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了。&rdqo;他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ldqo;你的确很强,我的实力并不如你。&rdqo;

    撒加说的是实话,除去装备因素,他必须要变身成地狱修罗王,才能勉强和费烈的圣级九阶顶峰的斗气打个平手。要知道,奥丁守则中,圣级之后的阶位,越到后面,越困难,从圣级八阶到九阶,突破时需要的斗气甚至比前面的总和还要多。

    &ldqo;神器!?&rdqo;费烈再次吃惊,他仔细看了看撒加身上的血纹甲&hllp;&hllp;

    &ldqo;天啊,居然是尼安德塔的那件,那件&hllp;&hllp;&rdqo;他张大了嘴巴,突然,他眼里又露出了比开始还盛的惊讶,&ldqo;你那把怪异的刀,不会是&hllp;&hllp;&rdqo;

    &ldqo;没错。&rdqo;撒加点点头。

    费烈不说话了,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对卡蓝帝国来说意味着什么了。&ldqo;我的陛下啊,您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赌博了&hllp;&hllp;&rdqo;他心里暗道。

    空中的克罗罗西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下面那个傲然挺立的身影。蓦然间,他的手中出现了一颗燃烧着浅浅火焰的晶石。

    &ldqo;咔!&rdqo;他将其捏碎。

    &ldqo;这个人,绝不是奥菲拉尔大陆上的生物。&rdqo;克罗罗西目光闪烁,&ldqo;这件事最好让斯隆陛下知道,说不定,这可以成为我接管红龙城的保障&hllp;&hllp;&rdqo;

    &ldqo;难怪我的&lsqo;火龙戟&rsqo;无法刺穿你的防御。&rdqo;费烈笑了,&ldqo;顶级圣器遇上神器&hllp;&hllp;还好你现在不能发挥出神器的力量,不然这场比试就彻底没有意思了。&rdqo;

    &ldqo;怎样才能发挥出神器的力量?&rdqo;撒加问。

    &ldqo;突破领域临界,成为亚神。&rdqo;费烈道,&ldqo;这个时候,你就能发挥出神器的一成力量,当你成为顶位亚神之后,差不多可以发挥出一半左右。&rdqo;他叹了口气,&ldqo;两百年了,我每天都在尝试着突破领域临界,可惜&hllp;&hllp;领域的力量,看来,我这辈子是没法见识了。&rdqo;

    &ldqo;这世界本就是残缺的。&rdqo;撒加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费烈一震&hllp;&hllp;

    整个人呆了一会儿,像是明白了什么&hllp;&hllp;

    他抬起头,望着夜空中的狼牙月‐‐

    锋利如钩,却又清冷如琉。

    有时候,太执着,会忘记了月亮的另一个样子,太在乎,又会忘了太阳其实每天都会升起。

    潮起潮落,来了终究会去,爱了终究会忘,得到了又如何?不若跳出囫囵,蓦然回首,也许便能发现海阔天空的模样。

    &ldqo;谢谢。&rdqo;费烈真诚的说道,&ldqo;你让我明白了一些东西,说不定,我会找到突破的方向。&rdqo;

    &ldqo;回去吧。我们明天就出发。&rdqo;撒加道。其实他是用另一种表达方式,说出了九天修罗咒灭绝修罗天里的奥义,只是顶端法则的一点皮毛而已。

    &ldqo;好。&rdqo;

    红光一闪,克罗罗西回到了费烈的魔兽空间,二人朝着日出要塞的方向飞去。

    &hllp;&hllp;

    第二天一早,使节团便从日出要塞出发了。

    走的时候,费烈是亲自来送的。还没睡醒的伦巴特大公爵以为是他前天的表现震住了费烈,不断的翻着白眼,傲气十足,像是谁欠了他的金币似的。

    &ldqo;记住,撒加,你是我费烈的朋友,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一定站在你这边。&rdqo;

    这是撒加临走时,龙魂战圣对他的承诺。

    &hllp;&hllp;

    日出要塞以南的这段阿拉希山脉地势并不险要,只是路途很长。

    使节团在深山中已经足足走了一个月,气候逐渐转冷,露宿的条件又不好,搞得伦巴特大公爵和一众贵族们叫苦连天。

    阿拉希山脉的景色非常壮观。

    飞瀑连天,苍树蔽空,怪石嶙峋,绿草通幽。

    撒加却没有心思观赏景色,他是第三次身在此山中,前两次都很接近那个戈亚。

    白袍如雪,华贵的丝缎将他漆黑的发丝衬托的柔顺舒滑,手指间,失去棱角的黑色碎片依旧翻动着,如同念旧的老调子。

    想念西丽雅,想念留在他心中的妻子,这已成了撒加的习惯。那是彼此深深的烙印,那是剪不断的念想,绵连如风尘。

    &hllp;&hllp;

    戈亚。

    这里似乎没有四季的变化,永远都是那么栩栩如生,像是一幅从来不会褪色的画卷。

    圣塔顶端,华美的阑干前,依琳轻轻依在上面,那曼妙无比的身形柔和如诗,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上,流动着勾魂夺魄的光华。

    好美的一幅画面。

    那女子举手投足间,都美得让人惊心动魄,像是无法再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哪怕动一分毫,都会失去本来的完美。

    高处不胜寒,微风吹拂,她发梢轻扬,如银色的星辰,碎碎而飘逸。

    &ldqo;他,还好吗?&rdqo;依琳遥望着北方,她似乎有些消瘦。&ldqo;会想起我吗?&rdqo;

    半晌,她轻轻摇头,&ldqo;不会的&hllp;&hllp;他根本不知道我,他的心早就被另一个人占满了&hllp;&hllp;&rdqo;她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ldqo;可悲吗?我注定是那个人的女人,可却把第一次给了一个地狱的男人,如果他发现了,我的下场会比母亲好吗?还是说,我继承了她的一切,包括命运?&rdqo;

    这时,依琳脸上又划过几许温暖,&ldqo;撒加&hllp;&hllp;为什么你的忧伤会让我感动,为什么你的胸膛会让我牵挂&hllp;&hllp;也许,你会保护我,用你冷冷的刀锋,让我幸福&hllp;&hllp;&rdqo;

    微风,继续吹&hllp;&hllp;

    一滴泪水,滑过她绝美的脸颊。

    &ldqo;不可能的&hllp;&hllp;我不要痴心妄想了&hllp;&hllp;就算阿修罗王再强,就算顶端法则再厉害,也敌不过他的&hllp;&hllp;为什么&hllp;&hllp;人和神都是这样呢,拥有了一切,却还想着占有&hllp;&hllp;神界啊神界,这就是我的悲哀吗&hllp;&hllp;&rdqo;

    &ldqo;何况&hllp;&hllp;&rdqo;依琳喃喃地道,&ldqo;他连我的样子都没有见过,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或许,他会想起那个丑陋的女子吧&hllp;&hllp;&rdqo;

    这时,她面色一动,想了想后,身形化为白光,消失在了北方的天际。

    &hllp;&hllp;

    &ldqo;妈的,这个女人又跑到哪里去?身为神使,居然长年不在圣塔!&rdqo;光明圣域中,拉斐尔抬头看着天空,&ldqo;也不知道奥丁那个神为什么这么纵容她,还是说,她和奥丁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不可能啊!来到物质位面的女神都必须保持神圣的贞洁啊?这可是神界的规矩。&rdqo;拉斐尔满脸疑惑。

    &ldqo;不管了,这些亵渎光明的伪神!&rdqo;拉斐尔面色一寒,&ldqo;只有光明之主,才是我的信仰,才是真正的神!&rdqo;

    &ldqo;拉斐尔大人。&rdqo;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ldqo;什么事情?比昂格。&rdqo;拉斐尔连身都懒得回。

    &ldqo;天使降临了。&rdqo;这个比昂格正是那时灭杀斯汀时带头的那个圣魔导。

    &ldqo;这么快!&rdqo;拉斐尔猛然转身‐‐

    &ldqo;那奥布特大人呢?也来了吗?!&rdqo;

    &ldqo;没有,只是一个双翼天使而已,他是来为光明之子建造光明神镜的。&rdqo;比昂格躬身道。

    &ldqo;哦,对了,奥布特大人喜欢居住在一片灿烂的光明中,神镜可以吸取这里最充足的光元素。&rdqo;拉斐尔恍然道。

    &ldqo;走,带我去见见这位天使大人。&rdqo;拉斐尔道,&ldqo;虽然只是最低级的天使,可也是接近低位神的实力啊,有了他在,我们就不需要害怕那个女人和雅凯那老混蛋了。&rdqo;

    &ldqo;是,拉斐尔大人,我为您引路。&rdqo;比昂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