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零六章 河岸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就在拉斐尔秘密会见从神界而来的天使时,精神圣殿的一间密室中。

    看上去和蔼可亲的雅凯殿主正和两个漂亮少女调笑着&hllp;&hllp;

    两个少女的薄丝裙很短,白皙圆润大腿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与雅凯的金丝法袍亲密接触着。

    &ldqo;雅凯大人&hllp;&hllp;&rdqo;一个少女双手搂住雅凯的脖子,青春丰满的臀部坐在了他的腿上,&ldqo;人家想进精神圣殿啦,您看我的资质还好嘛!&rdqo;娇媚的声音腻的发慌。

    &ldqo;很不错!很不错!哈哈!&rdqo;雅凯笑道,他的手摸上了少女胸前丰盈的软r肉。

    &ldqo;嗯啊&hllp;&hllp;&rdqo;少女双目微闭,做出一副陶醉的表情。

    这两个女子,都是圣城的侍女,是从各国甄选出来美丽圣洁的女子&hllp;&hllp;

    看到那个女子放浪的动作,另一个女子也不甘示弱的脱下了丝裙,周身赤裸地黏上了那位精神圣殿的主人。

    正当三人准备进入原始工序时,密室中的空气突然产生了一阵剧烈的波动!

    接着,一个金色的光团出现了。

    &ldqo;雅凯。&rdqo;一个声音从金光内传出。

    两个少女皆吃了一惊,慌忙从地上捡起衣裙,遮住自己的身体。

    雅凯以最快的速度整理了一下法袍,尴尬起身,恭敬地道:&ldqo;大人。&rdqo;

    金光里的人影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注视着雅凯。

    雅凯愣了一下,表情有些惊慌。

    不过很快,他便反应了过来,小指轻轻一动‐‐

    两个少女倒在了地上,双眼翻白,口涎顺着嘴角流了出来,白晃晃的两具肉体甚至连抽搐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ldqo;对不起,大人。&rdqo;雅凯单膝跪下。

    &ldqo;我好像对你说过&hllp;&hllp;&rdqo;金光内的人影开口了,&ldqo;不准把女人带到这里来吧。&rdqo;

    &ldqo;属下知错了。&rdqo;雅凯老老实实的低着头,平时的气势一扫而空。

    &ldqo;还有多少女人来过这里?&rdqo;那人问。

    &ldqo;没了。&rdqo;雅凯道。

    &ldqo;我再给你一次机会。&rdqo;那人淡淡地道。

    &ldqo;属下知道怎么办了。&rdqo;冷汗从雅凯脑门上冒出,&ldqo;她们等一下就会消失的。&rdqo;

    &ldqo;唔。&rdqo;光影中的人似乎在点头,&ldqo;只有死人才是安全的&hllp;&hllp;这个道理我想你当了几千年的殿主应该早就明白了。&rdqo;

    &ldqo;属下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rdqo;雅凯道。

    &ldqo;起来吧。&rdqo;那人的语调一如既往的柔和。

    雅凯站起身,束手立在一旁,那人走到雅凯开始坐的那把宽大华贵的金色软椅旁,右手轻轻一挥,地上那两具少女的裸尸便化成了两股白气。

    &ldqo;这些女人的身体真是恶心。&rdqo;他坐了下来,&ldqo;你要记住,她们只会误事。&rdqo;

    &ldqo;是,大人。&rdqo;雅凯恭声道。

    &ldqo;我来是告诉你,一个来自原神域的双翼天使来到了光明圣域,现在正和拉斐尔在一起。&rdqo;那人道。

    &ldqo;什么!&rdqo;雅凯一惊,他知道天使的实力。

    &ldqo;不要惊慌,你才刚刚突破,神格还没有铸造完全,感受不到这些原神域生物的气息是很正常的。&rdqo;那人摆了摆手,带出了一道金色的光影。

    &ldqo;大人,我们应该怎么办?&rdqo;雅凯恢复了正常。

    &ldqo;装作不知道,一如既往的保持你只知道修炼的形象,然后&hllp;&hllp;&rdqo;那人看着他,&ldqo;让那个地狱来的家伙和他们发生冲突,我们只需要坐下来看好戏就行了。

    &ldqo;冲突?&rdqo;雅凯双目流转,思考起来。

    隔了一会儿,那人站起身,似乎准备离开了,&ldqo;我来的时候,感觉到了那个女人的气息离开了戈亚,往南方而去,你注意一下,说不定可以找到值得利用的机会。&rdqo;

    &ldqo;我明白了,大人。&rdqo;雅凯目光一正。

    &ldqo;嗯,我帮你凝炼的法则领悟的怎么样了?&rdqo;那人又问。

    &ldqo;还没有透彻。&rdqo;雅凯脸上一红。

    &ldqo;透彻?&rdqo;那人冷笑一声,&ldqo;我看是皮毛没有透彻吧。&rdqo;他周围的空气开始波动,&ldqo;两年多了你的神格都还没有铸造好,要是把和女人在一起的时间用来修炼,我想你现在已经是神了。你要记住一点,永远不要相信那些人在你面前表现的实力,告诉你吧,那个拉斐尔,真正实力并不比你低多少,还有圣裁所的那个人,早就已经是低位神了&hllp;&hllp;&rdqo;

    &ldqo;什么!低位神!修尔达因那家伙!&rdqo;雅凯大惊失色。

    &ldqo;醒悟了?不要以为明白了法则奥义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何况,你还不是自己感悟到的&hllp;&hllp;好好检讨一下自己吧,我希望你不要再被错误的判断蒙蔽了双眼。&rdqo;话音刚落,那人便消失在了密室中。

    雅凯沉默了,那人的话如一记闷雷将他打醒。

    原地呆了一会儿后,他走出了那间密室。

    &hllp;&hllp;

    &ldqo;咔&rdqo;!

    杰斯特撞断了一棵半米多粗的大树,然后平行摔倒在地,褐色的&ldqo;风速甲&rdqo;上沾满了绿色的青苔。

    &ldqo;加西亚的步伐如此精妙,却被你用成这样。&rdqo;撒加腾空而起,一脚将剩下的半棵树踢得粉碎。

    &ldqo;老大,我还年轻&hllp;&hllp;&rdqo;杰斯特爬起来,咳嗽了两声,&ldqo;我不像您老人家,这么英年早熟。&rdqo;

    &ldqo;是吗?那我就帮你成熟吧。&rdqo;撒加身形一闪,出现在杰斯特的身边&hllp;&hllp;

    &ldqo;哦?&rdqo;

    撒加目露惊讶,没想到他这一拳居然打空了!

    接着,他脚下一滑,差点坐倒在地。

    &ldqo;不公平,你的身体比陨铁还要坚硬!&rdqo;撒加身后传来了杰斯特的声音,&ldqo;技巧对你来说根本没用!&rdqo;

    话音未落,撒加手肘向后一打,杰斯特的身体再次飞了出去。

    &ldqo;战斗的时间,严禁废话。&rdqo;被杰斯特放空了这么一下,撒加心里也很不爽,他又高速移动到了杰斯特的身边&hllp;&hllp;

    接着,惨号声响彻山林。

    &ldqo;撒加兄弟在干什么?&rdqo;伦巴特大公爵手上的肉干掉在了地上,&ldqo;呸!&rdqo;他啐了一口,&ldqo;这破玩意真他妈的难吃!&rdqo;

    &hllp;&hllp;

    几天以后,使节团走出了阿拉希山脉,来到了陀罗尼河畔。

    陀罗尼河水是淡黄色的,泥沙很重,河面很宽,一眼望不到尽头。它的水流并不潺急,反而很舒缓,像是摇篮摇动的节奏。

    撒加站在岸边细碎的灰色河沙上,地龙皮做成的红色长靴微微陷入其中,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陀罗尼河,心情很舒畅。

    &ldqo;圣德堡人怎么回事!&rdqo;这声音破坏了他的心情。

    他皱起眉头,看着伦巴特。

    &ldqo;撒加兄弟,你也不满了是吧?圣德堡人也太嚣张了,居然让我们等了这么久!上次他们的使团来的时候,友好的卡蓝人民可没有这样对待他们!&rdqo;伦巴特嗤之以鼻。

    &ldqo;来了!来了!&rdqo;一个贵族打扮的年轻人叫了起来。

    &ldqo;小声一点,别一惊一乍的,没见过世面。&rdqo;伦巴特扭头白了那个年轻人一眼,当他转过头的时候,却看见了三个黑点出现在了远处的河面上。

    &ldqo;来了!!圣德堡人接我们的船来了!!!&rdqo;伦巴特兴奋地跳了起来,那声音分贝连一只从他脚边经过的小河蟹都吓得脚下一滑,摔了个翻个儿&hllp;&hllp;

    没过多少时间,三艘包着铁皮的大木船停靠在了岸边,那鼓起的风帆随着水手们吆喝的声音被缓缓降下。

    一个穿着亮银铠甲的战士从船头上一跃而起,在空中以优美的姿势翻转两圈后,落到了伦巴特面前。

    这银凯战士远看身材比例还很协调,腿长长的,腰细细的,没想到一站近了,居然比伦巴特那个肥短的身躯还要矮上那么一点。

    全复式的骑士铠甲遮蔽了他全身,带着脸甲的头盔让人看不到他的样子。

    &ldqo;你们就是卡蓝使节团?&rdqo;声音从那层隔离的金属中传出,辨识度不高,只是可以听出腔调很傲慢。

    &ldqo;是的,我就是卡蓝使节团的团长伦巴特大公爵&hllp;&hllp;这位将军,你是来接我们的人吧?&rdqo;伦巴特问道,语气还是很平和的。

    那战士的头左右转动了一下,似乎在扫视着众人,蓦地,他的目光停留在撒加那里&hllp;&hllp;

    &ldqo;那三个人也是?&rdqo;他发现除了那个带点痞相的棕发青年以外,其它的两个人根本无法感知到他们的气息。

    而且,那个梳着一条黑色长辫的男人根本无视他的存在,只是静静看着缓缓波动的河水。他身后那个黑发倒竖的男子也是一脸病态,看上去阴沉沉的。

    &ldqo;我要看看你们的证明,不然我无法让你们上船。&rdqo;那战士对伦巴特说道。

    这下,伦巴特不乐意了,其实这位骄横的大公爵阁下要不是为了早点上船休息,才不会那么客气呢。

    &ldqo;你什么意思?难道本大人这张脸还不够证明吗?&rdqo;

    &ldqo;哼!卡蓝人&hllp;&hllp;&rdqo;那战士从鼻子里冒出了一个声音,&ldqo;我管你是谁,如果没有证明,不仅不会让你们上船,还会认为你们是奸细。&rdqo;他右手一抬,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从船上冲了下来!

    &ldqo;混蛋!&rdqo;伦巴特刚想发飙,冰冷的剑刃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ldqo;你&hllp;&hllp;&rdqo;他一脸惊恐。

    &ldqo;铛&rdqo;!

    金属碰撞的声音让他肥腻的圆脸上每个毛孔都张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