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三十二章 假若明天来临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这是第几次了?

    和这个仇恨中的女人?

    撒加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总是无法抗拒她的身体,那种诱惑像是总能找到他欲望的膨胀点,然后再轻柔地从上面擦过,如同挑逗的羽毛。

    圣塔,不再至高,只是水乳\交融的地点;神使,不再无上,只是一个愿意为心爱的男人褪去神秘的女人&hllp;&hllp;

    第十三层的房间里,昏黄暧昧的光线刺激着原始的滋生。

    轻纱薄幔中,依琳慢慢地将丝裙从身上剥落,那白皙的皮肤透着迷人的光泽,在撒加的眼前跳动着。

    &ldqo;这是游戏的规则&hllp;&hllp;&rdqo;

    声音如弦,眼波如丝。

    两条圆润如玉的腿轻柔的相互摩擦着,撩动着喘着粗气的撒加。

    &ldqo;嗯&hllp;&hllp;&rdqo;依琳嘤咛一声,抱住了扑过来的那个男人,&ldqo;不要用那种眼神&hllp;&hllp;我要你从心里疼爱我&hllp;&hllp;&rdqo;依琳眼里流过一丝埋怨,她发觉撒加似乎只有欲望,而不是那种升华的爱。

    &ldqo;唔&hllp;&hllp;&rdqo;樱唇被堵上了,那个男人的舌头肆无忌惮地伸了进来,追逐着那令他癫狂的湿润的温软。

    &ldqo;他&hllp;&hllp;&rdqo;依琳芬芳吐露,然而一瞬间,便沉醉在了那失重的感觉中。

    她的脸埋在撒加的胸膛里,承受着那一次次搏命般的冲撞。

    依琳喘息而出的兰气撒播在撒加的胸口,痒痒的,暖暖的,那感觉让他浑身酥麻,刺激着他,催促着他,让他更加用力的在那绝妙的身体中倾注野性。

    他们进行着,喘息声弥漫了整个房间,挂在床边的轻纱也随着那种晃动而飘舞,滑过他们的皮肤,吸收着光线下如此唯美晶莹的汗珠。

    这,是一个销魂的夜。

    &hllp;&hllp;

    夜已深,圣城也失去了朝圣节的喧嚣。

    这个时候,这里的人不是在修炼,就是在休息。

    撒加站在圣塔顶端,俯视着这让他憎恨的地方,他俯下身,撑着华美的阑干,黑发垂下,伴随着夜风轻轻飘动。

    &ldqo;你在这里做什么?&rdqo;依琳醒了,发现撒加不在身边,猜到了他一定在这里。

    撒加没有反应。

    &ldqo;在想什么?&rdqo;依琳也把身体伏在阑干上,薄薄的丝衣贴在她如玉细腻的皮肤上,迷人的身体若隐若现。

    &ldqo;没什么。&rdqo;撒加看了依琳一眼,眉间微微一皱。

    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让自己矛盾的诱惑。

    依琳看到了撒加这个细小的动作,轻轻叹了口气,&ldqo;你觉得我是一个放\荡的女人?&rdqo;

    &ldqo;不是吗。&rdqo;撒加转过头不再看她。

    &ldqo;我&hllp;&hllp;&rdqo;依琳眼里闪过一丝犹豫,欲言又止,很想告诉他一些事情,但却说不出口。

    笨蛋,我只为你这样,你就是我第一个男人啊!可我不能说,你会讨厌以前那个心机深沉的我,说不定还会&hllp;&hllp;

    依琳心里一惊,她很怕撒加会离开自己。

    &ldqo;唉。&rdqo;依琳低下头,眼眶里渐渐渗满泪水&hllp;&hllp;

    &ldqo;你为什么会对我这样。&rdqo;撒加开口了,&ldqo;我们之前从未见过。&rdqo;这个问题困扰他好久了,不过一直没有机会问。

    &ldqo;也许&hllp;&hllp;也许&hllp;&hllp;我也不知道&hllp;&hllp;&rdqo;依琳偷偷擦去了快要滴下的泪水,喃喃地道。

    她真的快要控制不住地说出来了,可是,理智最终让她选择了另一种说法:&ldqo;可能是我太寂寞了&hllp;&hllp;&rdqo;

    &ldqo;你不是神吗,高高在上的神。你可以随便夺走任何生命,把他们叫做异端。&rdqo;撒加扭头看着她,目光很冷,&ldqo;这样,也会寂寞?&rdqo;

    &ldqo;求你&hllp;&hllp;别用这种眼神看我&hllp;&hllp;&rdqo;依琳快要呼吸不了,泪光盈盈地看着那个男人,&ldqo;不要用这样的口气对我说话好么&hllp;&hllp;其实我&hllp;&hllp;&rdqo;

    &ldqo;这就受不了了?&rdqo;撒加打断了她,&ldqo;当你用神的名义让那些所谓低贱的生命消失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也会悲伤,也会难过,也会因为失去所爱的人而痛不欲生。&rdqo;

    &ldqo;你&hllp;&hllp;&rdqo;依琳愣了,泪水滑出了眼眶,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开始还为自己比斗、和自己缠绵的男人一转眼会变成这样。

    撒加没有再说话,他的心情很烦,强烈的恨意将心占据,他转过身,只是冰冷地向下望着,望着这个叫圣城的地方。

    依琳擦去泪水,静静地陪在他身边,这时,她的心里却更痛了,因为,她又看见,那块许久未见的黑色碎片出现在了那个男人的指间。

    翻滚着,急速的翻滚着,足以代表着撒加现在的情绪。

    依琳感到心快要窒息了,&ldqo;我知道你忘不了她,我会给你时间,无论多少年我都会等,只要你留在我身边&hllp;&hllp;可你为什么要来伤害我,又不是我的错&hllp;&hllp;&rdqo;委屈,加上心痛,让她的泪水流个不停,像是断了线的珍珠。

    如果,依琳知道了造成西丽雅悲惨命运的原因,她就不会这样想了,撒加虽然告诉过她自己和西丽雅的故事,但却没有说过悲剧的开始就是因为圣城那所谓的&ldqo;异端&rdqo;!那蛮横的漠视一切的独裁!

    良久,那块黑色碎片消失了,撒加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烦闷,此刻,他想起了那可以让他忘记一切的琴声,而身边这个没有丝毫动静的女人,又和她安静时好像&hllp;&hllp;

    &ldqo;我心里烦。&rdqo;撒加转过身,声音柔和了许多。

    &ldqo;我明白。&rdqo;依琳的声音有些疲惫,抬起挂满泪痕的俏脸,笑了一下。

    这笑容的感觉&hllp;&hllp;

    那种委屈,那种宁愿悄悄难过也不愿意自己心烦的委屈&hllp;&hllp;

    真的如出一辙!

    撒加轻轻地搂住了依琳,&ldqo;我不会让你离开的,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准去。&rdqo;

    好霸道,好温柔的霸道,依琳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涌出,湿透了撒加的衣襟。

    &hllp;&hllp;

    圣城的朝圣节过去了,转眼间,奥丁圣日历3039年来临了,在这个永远是春暖花开的地方,似乎时间并没有什么痕迹。

    撒加29岁了,不过对已经相当于奥丁守则里低位亚神的他来说,时间同样也失去了意义。

    年龄不重要了,因为他将拥有无尽的生命,灵魂不灭便不死。

    可是,他灵魂中却有一道枷锁,他的生命,还在别人手里握着&hllp;&hllp;

    古兰泉水中,撒加吸取着那浑厚的来自神界的能量,他虽然是地狱里的修罗王,但本身身体却是人类,所以并不排斥正极能量。

    这就比他的前任七夜那纯粹的地狱原住生物体质拥有了更大的优势。

    蓦地,泉水中一阵翻腾,一道水柱猛冲而起,撒加双臂一张,将水柱震散,纷纷而落的水滴中,他一个翻身落到池边。

    &ldqo;雅凯。&rdqo;他目光里寒意四射,&ldqo;你终于找我了。&rdqo;

    接着,撒加便一动不动的站着,像在思考问题。这其实是精神枷锁的作用,雅凯可以通过他对撒加的灵魂控制,将信息直接传达到他脑中。

    实际上,从雅凯感知到撒加拿到了诸神手谕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在尝试着联络撒加,只不过圣塔里奥丁的禁制太强,他的精神力根本无法通过,终于,在奥丁只设了行动禁制而没有布置精神力禁制的古兰石殿,他把信息传递给了撒加&hllp;&hllp;

    半晌,撒加动了,目光有些复杂,不过,他还是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了一个很大的水晶罐子,装满了古兰泉水。

    这是一个魔法器具,可以制造出一个比它本身大十倍的液体储存空间,而且不会泄露,在奥菲拉尔大陆上很常见,几乎每个魔法商店都有卖的。

    &ldqo;可以回去了。&rdqo;撒加将水晶罐放回了储物手镯,&ldqo;兽牙山脉,德萨斯&hllp;&hllp;那里,才是属于我的地方,这里,只是我的敌人。&rdqo;

    他朝着圣塔上走去,轻声哼着一个调子,&ldqo;希丽雅,好久没有听到你的琴声了,等着我。&rdqo;

    &hllp;&hllp;

    &ldqo;明天,我们离开这里吧。&rdqo;

    撒加的这句话一直盘旋在依琳脑海中,像是为她打开了通往幸福的一扇门。

    房间里,她高兴极了,像个小女孩般又唱又跳,哪里还是当初那个心狠手辣、机关算尽的神使。

    &ldqo;这些,都带走吧。&rdqo;依琳看着那些精雕细琢的华美衣饰,&ldqo;从此以后,我只属于他了,这个幸运的小子&hllp;&hllp;&rdqo;她脸上一红,露出甜蜜的笑容,将那些衣饰收进了手腕上的金丝细镯里。

    &ldqo;和他一起生活,看着日出,等着日落,彼此靠在一起什么也不想,然后在星空下,我为他弹琴,唱歌,他只对着我一个人笑,只看着我一个人,用温柔的眼神&hllp;&hllp;&rdqo;依琳拿出了那把琉特琴,轻抚了一下琴弦,那张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上,全是对美好的憧憬。

    这时,盘膝坐在圣塔顶端修炼的撒加睁开了眼睛‐‐

    &ldqo;我怎么会听见希丽雅的琴声?&rdqo;

    一丝讶异从他脸上闪过,再仔细听时,却什么也没有听见。

    &ldqo;是我太想念她了?&rdqo;撒加的目光望向了兽牙山脉,&ldqo;别担心,希丽雅,我很快就回来了,明天,一切都会解决。&rdqo;

    他重又闭上了眼睛,体内能量那生生不息的循环不断开拓着力量的极限&hllp;&hl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