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三十四章 我会追回你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c

    &ldqo;是圣裁所的那个家伙啊。&rdqo;雅凯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那张和蔼而慈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ldqo;一个失去贞洁的女神,已经违背了神界的规矩,等待她的,只能是永远的放逐,在黑暗无比的神狱。&rdqo;

    听到雅凯这句好像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话,那个失去声息的男人动了一下。

    &ldqo;神狱&hllp;&hllp;&rdqo;撒加的心抽搐着,那种愧疚和无力让高傲的他也变得脆弱。

    她是为了我&hllp;&hllp;在阿拉希山脉的那次是她&hllp;&hllp;在圣塔也是她&hllp;&hllp;

    可是,她为什么要不顾身份去扮演一个卑微的角色?

    &ldqo;这个女人&hllp;&hllp;&rdqo;雅凯看了撒加一眼,&ldqo;心计很深,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可以不择手段,不过她这次好像是动了真感情&hllp;&hllp;没了诸神手谕,她的下场就不仅仅是被放逐了,哈哈,神界出名的蛇蝎美人也会栽在爱情上,看来这个东西真的很可怕。&rdqo;

    撒加明白了,雅凯的话让他理清了一切。

    她是为了我灵魂中的顶端法则,那个来自新神域的卡蓝开国皇帝莫特说过,法则是可以从灵魂中提炼的。

    可她最终放弃了,还救了我,用她的&hllp;&hllp;

    不惜违背神界的规矩,不顾一切的将诸神手谕分卷给了我,难怪,她会说,从此以后,把命交给了我&hllp;&hllp;

    可我!

    撒加狠狠捏着拳头,掌中的伤口再次破裂,可他却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希丽雅,依琳,他脑中全是这两个名字,和一张绝世无双的娇颜,还有,那悲痛欲绝的眼神。

    雅凯走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完成,现在,也该回去向吩咐他做这些事的那个人请功了。

    撒加一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站在这块长满绮靡花树的土地上,晨风四起,带起花落无数。

    这个世界呵。

    该爱的被伤害,想爱的在等待,没爱的,又很无奈。

    最难割舍的,不是心痛,是错过,而这其中伤人之最,又是遗憾。

    不知过了多久,晨光变成了余晖,再跨越漫漫长夜,看到了绯红的黎明。

    一阵风吹过。

    一粒紫色的被光点包围的小栗子沾到了撒加的衣襟上。

    &ldqo;这就是绮靡花树的种子?&rdqo;他将紫栗抓在手中,&ldqo;你带来的,几千年,它长满了你的乐园&hllp;&hllp;&rdqo;

    强烈的思念奔涌而来。

    撒加好想依琳,无法抑制的想她,那感觉几乎快要将他的胸口冲破。

    蓦地,他蹲下了,捡起一枚金币。

    这是希丽雅,哦不,是依琳常常拿在手中的东西,撒加知道,那是她爱他的证据,纪念着他们第一次的相遇。

    &ldqo;你是在等我吗?&rdqo;撒加看着那枚旧的失去光泽的金币。

    &ldqo;等着我,一直在等着我,可我,却伤你至深&hllp;&hllp;&rdqo;

    我骨子里的高傲,遮蔽了我的眼睛,看不见你的心,我只是,一个不懂得爱的笨蛋!

    撒加低头望着地上散落的花瓣,莹莹紫光像是在指引着他思维的方向‐‐

    &ldqo;我会追回你的,依琳。&rdqo;他对着她离开的方向说道,&ldqo;哪怕你恨我,我也会不惜一切,因为我说过,不会再失去!&rdqo;

    &ldqo;还有你&hllp;&hllp;&rdqo;他转身朝着圣城的方向,&ldqo;雅凯,很好玩?我会让你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恐惧。&rdqo;

    &hllp;&hllp;

    &ldqo;哈哈哈哈!做的太好了!&rdqo;密室中,那人影四周的金光跳跃着,他的手上,正是那卷诸神手谕,死亡分卷。

    &ldqo;大人,接下来怎么做?&rdqo;雅凯问。

    &ldqo;我会回神界,而你,继续留在这里完成我们的计划。&rdqo;人影道。

    &ldqo;您都交代好了?手谕上的封印真的能解开?&rdqo;雅凯的目光落在了诸神手谕上。

    &ldqo;我的父亲是谁你难道不知道吗?&rdqo;人影的语气开始激动,&ldqo;叱咤神界无数年,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搞成那个样子!那个下贱的女人,还有和她一样无耻的女儿!&rdqo;

    人影急促的喘息着,&ldqo;我在奥菲拉尔大陆长大,近乎残酷的修炼,就是为了得到让自己能够拥有主宰一切的实力,这样,就能拿回我父亲的荣耀,让我的家族,重新散发让所有人仰望的光芒!&rdqo;

    &ldqo;谨遵神旨。&rdqo;雅凯单膝跪下,双手交叉在胸前。

    &ldqo;很好。&rdqo;人影满意地点点头,&ldqo;等我感知到了顶端法则的奥义,你就是另一个大神。&rdqo;

    &ldqo;承沐神恩。&rdqo;雅凯的语气异常虔诚。

    &hllp;&hllp;

    一个月以后。

    兽牙山脉。

    一处林间空地上,柏洛斯和梅尔沙站在一棵树下,守着一个身着黄金甲的矮人,那华丽的很俗气的铠甲配上他粗短的身体,很是让人喷饭。

    不一会儿,那坐在地上的矮人咚的一声倒了下来,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ldqo;这个蠢货,大人幸苦取来的泉水也喝了,几个精灵强者也分别给他灌注了能量了,怎么就是突破不了那简单的极界呢?&rdqo;梅尔沙妖异的细眉紧紧皱在一起。简单?也只有他能说这样的话。

    &ldqo;要不然&hllp;&hllp;&rdqo;柏洛斯看着他,&ldqo;我们用那种方法?&rdqo;

    &ldqo;你是说&hllp;&hllp;&rdqo;梅尔沙眼里精光一闪。

    &ldqo;对,我们妖兽独有的‐‐兽芒!&rdqo;柏洛斯道。

    &ldqo;不行,他承受不了,你说大人交待过一定要让他突破,现在大人不知道在哪里,万一我们没有办好他吩咐的事情&hllp;&hllp;&rdqo;梅尔沙有些担忧。

    &ldqo;我相信大人不会有事的,他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不然,你和我的&lsqo;灵魂石&rsqo;怎么都没传来讯息?&rdqo;柏洛斯的犬鼻一抽一抽的,&ldqo;这他妈的死矮子,虽然蠢,但体质却很好,加上他的那只小老虎魔兽,我想可以试一下。&rdqo;

    &ldqo;你来还是我来?&rdqo;梅尔沙同意了。

    &ldqo;就你这九个脑袋的毒虫?还他妈没挨着,小矮子已经挂了。&rdqo;柏洛斯摆摆手,&ldqo;还是我来吧,好歹也是靠身体吃饭的。&rdqo;

    &ldqo;小矮子,坐起来,柏洛斯大人要送你个礼物。&rdqo;他走过去踢了一脚四仰八叉的衮尔多。

    &ldqo;干,干什么&hllp;&hllp;&rdqo;衮尔多浑身哆嗦了一下,打了个滚儿,他现在看到这两位大爷就怵得慌。

    &ldqo;别他妈躲!&rdqo;柏洛斯身体一晃就抓住了想要逃跑的衮尔多,右手像提小鸡一样提着他。接着,散发着褐色雾气的左手往衮尔多脑门上一按‐‐

    一股强横的力量凝结成一根针,瞬间就把衮尔多给扎昏了。

    &ldqo;不会弄死了吧?&rdqo;看到衮尔多耷拉下来的大脑袋,梅尔沙不禁担心地问,他倒不是关心衮尔多,只是害怕撒加回来责怪,妖兽的智商虽然不高,但他也看出来撒加很重视这矬子。

    &ldqo;不知道&hllp;&hllp;&rdqo;柏洛斯抠了抠他那一脑袋三色乱发,&ldqo;好像用力猛了一点,你知道的,我有三种力量,吞噬,冲撞,还有撕裂,我刚刚就是用的冲撞凝结成的兽芒。&rdqo;

    &ldqo;&hllp;&hllp;&rdqo;梅尔沙无语了,&ldqo;冲撞?那力量就是那叫雷斯的精灵长老也不见得受得了,你给他用?&rdqo;

    &ldqo;总比你毒死他好吧!&rdqo;柏洛斯咧开大嘴,一副不服输的样子。

    正当梅尔沙细眉一挑,准备开吵时,一个黑色人影落到了这片空地上。

    黑色长发垂在肩上,好像比以前短了不少,一袭束腰黑色长袍,让他修长的身形看上去非常俊逸。

    &ldqo;大人!您回来了!&rdqo;梅尔沙惊喜万分。

    &ldqo;大人!担心死我了!&rdqo;柏洛斯顺手将衮尔多丢开‐‐

    咚的一声,又是大头着地&hllp;&hllp;

    &ldqo;我没事。&rdqo;撒加的脸看上去成熟了不少,隐隐有胡渣从唇上和下巴冒出,给原本俊美的他增添了几分沧桑感。

    &ldqo;您突破了!&rdqo;二人几乎异口同声的惊喜。

    &ldqo;嗯。&rdqo;撒加淡淡的应了一声,眉间微蹙,对这个问题似乎不想多说。

    &ldqo;地狱修罗王应该进化完全了,那法则的奥义呢?大人,我可是做梦都等着您给我提炼出个法则玩玩呢!&rdqo;柏洛斯的朝天犬鼻喷着兴奋的粗气。

    &ldqo;大人心情不好&hllp;&hllp;&rdqo;梅尔沙看到撒加眉头皱的更紧了,连忙拉住了柏洛斯,免得他继续胡咧咧的惹怒撒加。

    &ldqo;他怎么样了。&rdqo;撒加看了一眼拱在地上的衮尔多。

    &ldqo;这&hllp;&hllp;&rdqo;柏洛斯丑脸通红。

    &ldqo;大,大人。&rdqo;梅尔沙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ldqo;我们该想的办法都想了,古兰泉水也给他喝了,可他就是过不了那一关,所以我们就想用妖兽特有的一种叫&lsqo;兽芒&rsqo;的方法&hllp;&hllp;&rdqo;

    &ldqo;好了。&rdqo;撒加打断了他,&ldqo;我知道。&rdqo;

    接着他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了那个灌满古兰泉水的魔法水晶罐,当目光接触到罐中的泉水时,整个人顿了一下,但很快,掩饰起了眼中失落的神色,将罐子递给了梅尔沙。

    九头蛇的心思要比地狱三头犬缜密一些,一些精细的事情还是交给他来做比较好。

    &ldqo;给他喝一点,但不要多了,古兰之泉只能缓和柏洛斯刚刚强行打进他身体的能量。&rdqo;撒加道。

    &ldqo;是,大人。&rdqo;梅尔沙走到衮尔多身边,一脚把他的身体踢正,往他的嘴里倒了一点古兰泉水。

    立刻就有了反应,衮尔多原本僵硬的身体开始有了细微的动静,接着晶莹的白光扩散到全身,一闪一闪的,与他体内暴躁的妖兽力量中和起来&hllp;&hllp;

    这是一个过程,撒加坐在空地的岩石上,等待着衮尔多将那调和的能量吸收完毕。

    梅尔沙和柏洛斯站在岩石两边,一声不吭,身为地狱妖兽的他们,是撒加最忠实的护卫。

    等待之中,撒加的思绪飘向了远方‐‐

    这一个月的时间,他几乎跑遍了戈亚周围所有的地方,以他的速度,甚至都已经掠过了奥菲拉尔大陆起码一半的土地,可是依然一无所获。

    &ldqo;依琳,你到底在哪里?&rdqo;那个男人轻声叹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