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四十九章 曾经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www.

    深洞,如同植物开始凋零的冬夜,暗,是它唯一的色调。

    这就是——

    地之底的感觉吗……

    撒加双目紧闭,满脸泥土。

    “地之底,有一把土,那是痴痴守候的我……”

    歌声似乎从遥远的地方飘来,他的体内,一股柔和的能量像那双手一样,修补着他的伤势。

    水之柔和……

    依琳留下的,她说过,要撒加的体内,永远都有她,永远都有……

    “神渡”,曾经痴缠的爱。

    如果可以再爱一次,那个甘愿放弃一切的女子还会不会,让冰冷的温度刺痛心扉?

    撒加的指尖动了一下,他依稀看见,一张绝美无双的容颜缓缓贴近,轻吻着自己的脸颊。

    ……

    涛声汹涌,这里数万年的每一秒,都是麻木的白色,不曾改变。

    寒冰岛,卡纳斯冰湖上。

    唰唰唰唰……

    一个棕色卷发的男子围绕着一块晶莹的坚冰移动着,手中两把蓝晶剑不停飞舞,冰渣纷纷而落,看上去像是下了场冰雨。

    “好了。”他转过身,对站在不远处的女子笑道,“这是你快乐的样子。”

    只见一座冰雕油然而生,那是个非常非常美丽的女人,脸上挂着动人心魄的微笑……

    “这是我吗?”女子冷若冰山的表情和周围的环境很是搭配,不过当她看到冰雕人像的表情时,眼里闪动了一下。

    “神使大人,你的美丽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就像这亘古而来的卡纳斯湖。”男子右手放在了心口上,微微颔首。

    “修尔达因……”依琳开口了,声音冷淡至极,“可湖水,已经结冰,不会再融化。”

    修尔达因愣了一下,突然,一道金光从他身旁掠过,轰的一声,冰屑从眼前落下……

    “你离开吧。”依琳指尖的金光渐渐熄灭,“不要再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修尔达因双拳紧握,微微颤抖着,“我……会杀了他……”他抬眼望着依琳。

    依琳心底颤了一下,可脸上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冷笑道:“背叛者都会死,我会重新拿回失去的一切,如果……”她盯着修尔达因,“你真的想要帮我的话,那么,就离开这里,因为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人。”

    修尔达因没有动。

    “离开!”

    依琳声音猛然提高,抬手一道金光射向了修尔达因的胸口。

    啪的一声,金光打在胸甲上,消散了。

    “哈哈。”依琳笑了起来,“看吧,我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女人!这点实力,连你都杀不死了!”

    接着,凄厉的笑声回荡在卡纳斯湖上空。

    这笑声像利箭,刺伤了修尔达因的心,他沉默着,眼中隐隐藏着痛苦……

    终于,笑声停止了,冰湖重又恢复了寂静。

    修尔达因的眼神难以言喻,缓缓地道:“是没有忘记,还是记忆变得腐朽?”

    依琳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金光闪过,消失在了原地。

    “又去那里了……”修尔达因无奈地摇摇头,双脚一点,朝着寂灭神殿的方向飞去。

    “宁愿忍受信仰之光进入身体的痛苦,也不愿意面对吗?”修尔达因落到神殿门口,盘膝坐下。

    这里是上古遗迹,虽然奥菲拉尔大陆上绝少有人知道,但依旧不安全,光明之子奥布特,血冥王鲁南,还有控制了圣城的雅凯,这些人随时都有可能找到这儿来,因此他必须守在这里。

    这时,冻住的地面微微抖动起来,咔,殿檐上凝结的冰锥断了一根,直直落到修尔达因面前,摔得粉碎。

    “开始了……”他叹了口气。

    神殿内。

    黑瞿石构成的地板散发着点点辰光,整个神殿就这一个大厅,除了一座金色高台之外别无它物,透着一种冷然无物的寂寞。

    金色高台下宽上窄,从阶梯上去,是一处大约三十平方米的平台,而平台两侧,分别有一根向内弯曲的细尖柱,柱子间流动着白色和金色交织的光晕,构成了一个深邃的漩涡。

    依琳就位于这漩涡之中,它叫信仰空间,那光晕般的能量,就是信仰之光,来自于神界,是三千年前的神冥大战后留下的,目的是为了让神界可以感知到这片大陆的动向,当然,这些信仰之光里也拥有着神界精纯的正极能量。

    此时,这些能量正源源不断地进入依琳体内,她是神使,自然知道怎么激发它们。

    可是,这样做却违背了神修炼的本质,因为这不是在感悟法则,而是硬生生的吸取,这种直接的方法倒有点像那个男人,那个自己不顾一切爱过的男人……

    神经感觉到了剧烈的痛楚,依琳却一动不动,没有介质缓冲的话,这能量对身体带来的损害是巨大的,甚至是八分害两分利。

    一声轻微的响动,一根柔顺晶亮的银色发丝变得卷曲,末梢开始枯萎,渐渐失去了光泽。

    ……

    陀罗尼河上的风骤然猛烈起来,驱散了原本干燥的炎热,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晴空出现了变化,乌云遮蔽了它欢愉的笑颜。

    哗!

    大雨倾盆,豆大的雨点落在河面上,激起波纹无数。

    河岸的沙砾变得泥泞,雨丝如线,无声无息的敲入其中,带走了那刺目的红。

    费烈神色一紧!

    “传令官!”他喊道,同时火焰一样的龙枪出现在手中。

    “到,元帅!”传令官文弱的脸上布满了雨水。

    “通知魔法师军团,在战船四周布置防御魔法阵,弓箭手集合在阵中,换上帝国最新购买的魔晶箭矢!”费烈表情严肃。魔晶箭矢又是出自地精之手,箭头中混入了一种特别的魔晶石,射程是普通箭矢的十倍,非常适合用来射杀魔法师和守城士兵。

    “是,元帅!”传令官看到元帅的模样,心中不禁一抽,但卡蓝军人优秀的素质让他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以最快的速度离去。

    “亚神魔导士再强,也是一个修炼者,也有极限,就让我的士兵用他们的英勇无畏,来让你消失吧!”费烈抬起头,目光如电射向了空中的那个黑点。

    呼,库勒长出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起身后,扭头看向了停泊在岸边的卡蓝战船群。

    “不会吧?”他皱起了眉头,“阿里非的气息消失了?”他又低头看了看河岸上的巨洞,“那异端没死?”

    很快,库勒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感觉到了船头上费烈的气息。

    “龙魂战圣果然名不虚传啊……”他笑了,“阿里非,你还是太浅薄了,若非自身修炼的境界,始终就像飞在空中的花絮,经不起狂风雨落。”

    库勒周围出现了一层保护膜,隔绝了落往身上的雨水,然后,他的笑容消失了,手指动了起来,牵引着魔法元素。

    很快,呼啸的风在空中聚集,库勒的布袍被鼓得狂飘,右手一抬,那些风凝结成了一道半月型的弯刃,在他掌上旋转着。

    “杀了圣裁者,你们必须用自己的生命,向神赎罪!”

    嚓!

    风刃撕裂了雨水,朝着一艘战船高速落去!

    轰!

    战船上的空气像是突然有了形状,猛地凹陷了一大块,这是卡蓝魔法师军团布置的防御魔法阵。如同柔软的薄幔被拉开,风刃被魔法阵阻隔了几秒钟后,穿透了它,虽然被减弱,但仍然没有消失,轰到了甲板上——

    又是一声巨响,船头木块乱飞,包裹船身的铁皮像是被人揉烂的碎纸,弹入空气中,割破了雨帘,也穿过了数十个身体。

    高大的桅杆倒了下来,几个来不及躲避的士兵被压得血肉模糊。

    “哦?”库勒眉毛一掀,目光落在了那艘船头稀烂、摇摇晃晃的战船上,“控制这个防御阵的魔法师至少有两百人……卡蓝的确有它骄傲的资本,难怪可以违抗戈亚的命令,不过,要是以为这样就可以和神意对抗的话,那你们就错了!”

    双臂打开了,库勒开始吟唱……能让一个低位亚神魔导士吟唱的魔法只有一种——

    亚神咒!

    初级亚神咒,“毁灭风暴”,库勒的看家本事!

    上百股几十米高龙卷风慢慢在空中显现,雨点失去了下坠的引力,随着这些风的力量而旋转起来。

    风雨交加,配上天空中不时闪过的巨大电弧,形成了一个壮观的景象,船上的士兵都看呆了,似乎忘记了这景象将会夺走他们的生命。

    “弓箭手!”

    费烈龙枪一挺,他知道,当魔法师吟唱的时候,就是攻击他们的最好时机!

    整齐的拉弓声像是一个巨大的弦音,起码五万名弓箭手第一时间拉满了弓弦,魔晶箭矢发着光,像是给那些战船周边勾勒出了闪烁的边线。

    “放!”

    费烈长枪挥下!

    无数的箭矢朝着库勒飞去,漫天密布,比雨更像雨!

    “什么!!!!”

    费烈大惊失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