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五十九章 值得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普罗在黑瞿石板上刻下的内容上说&hllp;&hllp;&rdqo;萨拉特眼中寒光毕现,&ldqo;当他的肉体死亡之后,自己的灵魂被巫灵逐渐吸取,在那个缓缓消亡的过程中,他才有机会留下这一切。&rdqo;

    &ldqo;曼努埃尔真了不起。&rdqo;古兹巴隆开口道,&ldqo;仅仅凭炼金术,就能炼制出如此神奇的东西,吸收死亡的灵魂,我想,菲拉诺是舍不得放弃普罗强大的灵魂之力吧。&rdqo;

    &ldqo;贪婪,就必定留下线索。&rdqo;撒加道,&ldqo;巫灵可以聚集多少灵魂之力?&rdqo;

    &ldqo;假如以奥菲拉尔这样的物质位面上的所有生命为单位的话,至少能聚集十个。&rdqo;萨拉特想到了什么,&ldqo;取得巫灵,也许也是菲拉诺的计划之一,巫灵可以储存完整的灵魂,而不像神界众神通过信仰剥取的那丝丝能量,当它充满了灵魂之力时,就是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那程度不是我们这种人可以想象的。&rdqo;

    &ldqo;如果照你所说,那么夺走巫灵的拉斐尔应该也不知道这点,可为什么菲拉诺不自己来夺,反而要利用拉斐尔呢?&rdqo;古兹巴隆问道。

    &ldqo;这很简单。&rdqo;撒加摸着脸颊上的疤痕,&ldqo;一个暗处的阴谋家,是不可能暴露自己的。菲拉诺一定给了拉斐尔无法拒绝的诱惑,当他得到巫灵,又发现诸神手谕死亡分卷不在寂灭神殿中时,便改变计划,离开了圣城。&rdqo;他看着萨拉特,&ldqo;而且,你一定也是这个计划中的一环,或者说,我们都是。&rdqo;

    &ldqo;我知道菲拉诺渴望的东西在哪里&hllp;&hllp;&rdqo;撒加眼中有种莫名忧伤的光晕在流转,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平静,&ldqo;他是的实力至少是低位神,可依然对抗不了圣城,于是,他才会建立起自由之城,我想,萨拉特,你那些奇妙的巫术给他提供了不少帮助吧?像&lsqo;时间与精神的荒原&rsqo;&hllp;&hllp;&rdqo;

    &ldqo;十字军强者实力提升如此迅速,就是因为它!&rdqo;萨拉特有点懊恼。

    &ldqo;也许还有更多东的西我们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一点,菲拉诺,并不是那个为所有生命的自由而奋斗的人,而是我的敌人。&rdqo;撒加道。

    萨拉特想了一下,问撒加:&ldqo;你为什么而战?诸神手谕?&rdqo;

    &ldqo;为了活着,比敌人更久的活着,我希望,我在乎的人,都可以像我一样,活着。&rdqo;撒加缓缓道。

    萨拉特和古兹巴隆再次陷入了沉默。

    良久。

    &ldqo;我背叛了我的誓言&hllp;&hllp;&rdqo;萨拉特凝视着撒加的眼睛,&ldqo;那是以曼努埃尔祖神的名义,巫誓&hllp;&hllp;即使我的生命将会被诅咒,但这是值得的!&rdqo;

    &ldqo;狗屁誓言。&rdqo;撒加许久不见的狂傲又出现在脸上,&ldqo;当你面对死亡时,当你的心不由自主时,当你被人利用却又无能为力时,你还会想到这些?誓言,承诺,一切的一切,在这个时候是那样苍白,毫无价值。如果我是菲拉诺,我一样会拉拢你,然后利用你的巫术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因为我也有欲望,我也要征服。&rdqo;

    &ldqo;你是真实的。&rdqo;萨拉特并不介意撒加的直白,&ldqo;每个人都有欲望,可目的不同,我会帮助你,用我的一切,不过我和你一样,也必须满足自己的欲望。&rdqo;

    &ldqo;我了解,虽然我明白生命与生命之间永远都存在着不平等,但,我会尽力。&rdqo;撒加道。

    &ldqo;不是这个,阿修罗王。&rdqo;萨拉特摇摇头,&ldqo;我已经不再坚持我的信念,那是不可能的,我已经醒了。我要你做的是,达成巫族世世代代的夙愿,代替我们回到神界,去找回原本就属于我们的公平!&rdqo;

    &ldqo;好。&rdqo;撒加答应了。看来自己是必去神界了,不止是要为萨拉特解决光明神族,还有卡蓝皇宫的莫特,这位来自新神域的中位神帮助自己的目的,也是希望自己能去新神域,加强他们的实力。

    当然,他现在并不相信莫特的目的会这样单纯,如果那家伙也是为了诸神手谕而利用自己的话&hllp;&hllp;

    撒加眼中寒光一闪。

    &ldqo;我走了。&rdqo;一直未说话的古兹巴隆站起身,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ldqo;你去哪里?&rdqo;萨拉特问。

    &ldqo;反正不会留在这里。&rdqo;古兹巴隆含糊其辞。

    &ldqo;他是去塔罗纳&hllp;&hllp;&rdqo;撒加露出一丝微笑,&ldqo;为了梦想而离开自己所爱的人,那时也许值得,但当你完成所有时,才会知道,原来自己最渴望的是什么。&rdqo;

    &ldqo;你知道了?!&rdqo;古兹巴隆红红的酒糟鼻更红了。

    &ldqo;我看了戒指里的东西。&rdqo;撒加淡淡地道。

    古兹巴隆无奈地看了撒加一眼,叹了口气,径直朝楼下走去。&ldqo;哦,对了,不道德的小子。&rdqo;他回身道,&ldqo;一会还有几个你熟悉的人要来这里,你等等。&rdqo;说完后,便很快消失在二人视线中。

    &ldqo;我会去你的地方,德萨斯新城。&rdqo;萨拉特望着撒加,&ldqo;你承载了巫族的夙愿,所以我必须帮助你。&rdqo;

    撒加心中一阵激动,&ldqo;你不怕自由十字军找你?&rdqo;

    &ldqo;我会说假意留在你身边监视你,我想菲拉诺会很愿意的,我曾经立下&lsqo;巫誓&rsqo;,这是比拉多圣地不可违背的誓言,他不会怀疑。&rdqo;萨拉特笑道。

    &ldqo;巫誓到底是怎么回事?&rdqo;撒加问。

    &ldqo;很简单,那是曼努埃尔的诅咒,只对巫族之体起作用,烙印在起誓的人灵魂中,一旦违背,他的实力将永远不可能再提高。&rdqo;萨拉特答道。

    撒加深深看了他一眼,&ldqo;你还有多久铸神格?&rdqo;

    &ldqo;如果我没有违誓,应该不出一百年&hllp;&hllp;&rdqo;萨拉特脸上依旧平静。

    &ldqo;我会帮你的。不管是法则还是巫族夙愿。&rdqo;撒加异常严肃。

    萨拉特笑了,&ldqo;这没有用,我知道你以后可以凝炼法则,但那对我毫无意义,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已经被祖神抛弃,不可能再有任何提高,虽然感知到法则奥义就能铸成神格,但仍然需要体内产生的强大能量作为引导。&rdqo;

    &ldqo;既然如此&hllp;&hllp;&rdqo;撒加的目光落在萨拉特脸上,&ldqo;那你就是我最信任的朋友。&rdqo;

    &ldqo;不再怀疑了?&rdqo;萨拉特眼里滚动着柔和的荧光,&ldqo;也许这又是一个阴谋&hllp;&hllp;&rdqo;

    &ldqo;我分得出来。&rdqo;撒加打断了他。

    萨拉特内心翻涌着,此时此刻,他觉得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真正的值得!

    安静了一会,两人又聊了起来,内容基本上是关于巫术的,越聊,撒加越感觉到这种能量使用方式非常神奇,甚至向萨拉特请教起来&hllp;&hllp;

    不过遗憾的是,身体依旧排斥,与他小时候修炼斗气的情况一模一样。

    又试了几次后,撒加放弃了,这时,他感到三股熟悉的气息进入了古兹巴隆的锻造室。

    &ldqo;他们来了。&rdqo;萨拉特笑道。

    &hllp;&hllp;

    第二天,撒加踏上了返回德萨斯的征程。

    随行的,还有烈、阿里斯门迪、纳卡尔逊,以及萨拉特。

    同时,撒加也弄清楚了两件事。

    第一,刺客之王阿里斯门迪的实力竟然是圣级九阶巅峰,他是二十七年前菲拉诺知道撒加存在后专门派遣到其身边的,当然,他现在已经知道了一切,毅然离开了十字军,这对常常不按常理出牌的阿里斯门迪来说并没有什么,要知道他最初加入十字军也是被圣裁者追杀的走投无路。

    第二,自从偷看了椤托自己带给古兹巴隆的戒指中的信物,撒加知道了这两个人当年有过一段深刻的感情,他甚至认为自己的老爸可能是古兹巴隆的儿子,不过当他含蓄的问起烈这件事时,没想到烈居然知道&hllp;&hllp;

    那个时侯,大约是四百多年前,早已是中位亚神的古兹巴隆锻造血刀时遇到了困难,于是在大陆上到处寻找适合的材料,偶然的机会,他来到了塔罗纳,遇上了当时还是一名妖族少女的椤&hllp;&hllp;两人相爱了,古兹巴隆在塔罗纳一待就是好几年,可是,当他在冰雪峡谷中找到了一种稀有金属后,重新看到了血刀铸成的希望,一边是深爱的人,一边是毕生的追求,古兹巴隆在矛盾中挣扎了许久,最终选择了后者&hllp;&hllp;然后,血刀降世,他被圣裁十三星逼得改变容貌,到处躲藏,直至在科莫罗魔武学院中遇上了撒加&hllp;&hllp;

    &ldqo;那个男人答应过,当他铸成顶级神器,完成他最大的梦想后,一定会回来,可母亲一等,就是二十年。然后,绝望的母亲嫁给了塔罗纳最出色的族人,也就是我的父亲,上一任族长卓。&rdqo;烈是这样对撒加说的,&ldqo;可在我出生没多久,卓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族内的长者说,这是母亲还没有对那个男人忘情造成的,在族人的压力下,母亲肩负起族长的责任,直到我接任了族长,她成了灵魂导师。那些长者说的对,母亲的确没有忘记那个男人,从来没有过,但她同样也说过,既然嫁给了父亲,就不会离开他,只是管不住自己的心&hllp;&hllp;&rdqo;

    &ldqo;老爸,你怎么想?&rdqo;当时撒加是这么问的。

    而烈只说了一句话,&ldqo;我希望母亲幸福,这是无法改变的,就像我永远也忘不了一个人。&rdqo;

    至于烈忘不了的那个人是谁,撒加没问,因为他感同身受。他也没有告诉烈古兹巴隆失约的原因是什么,既然事隔多年后古兹巴隆重新履行了约定,那么过往也就成了云烟。

    &ldqo;比奇他们呢?&rdqo;路上,撒加问起了这件事。比奇、沙利文五人是他在希尔公国首都霍坦丁认识的朋友,一直都留在冰雪峡谷中修炼。

    &ldqo;早就离开了,回了霍坦丁,好像这次和兽人的大战,希尔公国也会派出军队,因为它是卡蓝的盟国,也许在战场上,你会看见他们。&rdqo;烈说道。

    &ldqo;用不了多久,就是希尔帝国了。&rdqo;撒加笑道。

    几人边飞边聊,圣级三阶的烈和四阶的纳卡尔逊实力和另外三人差距太大,所以赶路的速度并不快。

    将近三天时间,他们才进入了兽牙山脉的范围。

    唰,唰两声,两道人影出现在空中,拦在了几人面前。

    &ldqo;大人,等您好久了!&rdqo;梅尔沙和柏洛斯齐声道,可以看出来,这两个家伙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