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六十五章 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一只大约五米多长的大蝙蝠倒挂在粗粗的树枝上,皮质干枯,颜色和枝桠间的灰色破薄幔一模一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三人走到树下。

    蝙蝠的身体动了动,沙哑的极其男人味的声音响起,&ldqo;哦,来吧来吧,你们这些只会玷污天空的虫子,就算我无能为力,你们也只能在我的身体上绽放黑夜的花火。&rdqo;

    撒加愣了一下,这只吸血魅蝠看起来又脏又臭,可声音却如此动听,而且语言是那样华丽。

    &ldqo;我们是黑暗世界的使者,像插着翅膀的信使,冲出洞穴,在跌宕的暗中游荡,向往自由,追逐着夜风,我们憎恨黎明,它让我们洞察阴霾的眼睑合上,坠入虚伪的光明!&rdqo;

    大蝙蝠的蝠翼张开了,那张与尾椎相连的皮膜上尽是破洞,疮痍不堪。

    &ldqo;臭蝙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rdqo;梅尔沙和柏洛斯同时叫道。

    &ldqo;是你们?&rdqo;蝙蝠倒垂的头努力向上抬着,左右晃动了两下,像是在找二人声音传出的方向。

    &ldqo;你没看见我们?&rdqo;柏洛斯很奇怪,突然,他整个人僵住了,&ldqo;塔奇纳迪,你看不见了?&rdqo;

    &ldqo;哈哈!&rdqo;塔奇纳迪的笑声颤抖着,&ldqo;失去了锐利的眼神,我还有灵魂,失去了力量,无法再飞翔,可我还有梦想!这颗树,就是我的天空,我的归宿!&rdqo;

    蓦地,他的语气低沉了下来,&ldqo;我终于得到了永远的黑暗,这棵树上没有时间,没有一切,只有冷风掠过掀起的幔帐的声音,像是嘲笑,嘲笑我曾经轻视过它们,把它们甩在身后&hllp;&hllp;好尖利,是最残忍的锋芒,刺入我的心&hllp;&hllp;&rdqo;

    &ldqo;龙族的秘法有这么强?能让恶魔级的妖兽失去了视力和行动力?&rdqo;一直沉默的撒加开口了。

    &ldqo;是的。&rdqo;柏洛斯无奈的点点头,&ldqo;如果不是臭蝙蝠救了我,我已经死了,可他却&hllp;&hllp;&rdqo;

    &ldqo;够了,柏洛斯。&rdqo;塔奇纳迪打断了他,&ldqo;和你们一起来的人是谁?&rdqo;

    &ldqo;新的修罗冥帝,传承了阿修罗王七夜血脉的男人,新的阿修罗王‐‐撒加。&rdqo;梅尔沙道。

    &ldqo;哦,杀戮的根源,纵横在血液之中的独行者,伟大的地狱修罗王,原谅我无法为您行礼。&rdqo;塔奇纳迪沙哑磁性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兴奋,&ldqo;我知道您为什么来这里,可惜,现在的我连张开翅膀都要用尽全身力气,请谅解,冥帝大人,塔奇纳迪无法为您效力。&rdqo;

    几人不说话了,一种无语的感伤骤然漫过荒凉的黑土地,干冷的风拂过枝桠上的薄幔,带起丝丝波纹,如同喑哑的夜啼。

    &ldqo;这里的光线怎么样?&rdqo;良久,塔奇纳迪打破了这种沉闷,用力抬了抬头。

    &ldqo;很暗,飞虫祖宗的脑袋已经消失了,和我们最初来这里时一样。&rdqo;柏洛斯咧开嘴,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在笑,&ldqo;虽然你以前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但这里光线不好,景色又难看,看不到没什么的&hllp;&hllp;&rdqo;

    &ldqo;柏洛斯,闭嘴。&rdqo;撒加喝止了那头地狱犬,因为他看见塔奇纳迪倒挂着的蝙蝠体又陷入了一种动也不动的状态,和这棵阴暗残破的树融为了一体。

    &ldqo;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rdqo;他悄悄问梅尔沙。

    &ldqo;据柏洛斯说,那时是整个黑龙族以及其它四个龙城的龙王一起引发的龙族秘法,如果不是塔奇纳迪的体质,他早已经死了。&rdqo;梅尔沙道。

    &ldqo;我听见了&hllp;&hllp;&rdqo;塔奇纳迪缓缓地道,&ldqo;你们走吧,我现在和死也没什么区别。&rdqo;

    &ldqo;我留在这里陪你,你救了我的命!&rdqo;柏洛斯吼道。

    &ldqo;别傻了,柏洛斯。&rdqo;塔奇纳迪轻轻地道,&ldqo;冥帝大人还留在奥菲拉尔,证明他还没有完全成长,你必须要跟在他的身边,他不止是地狱守护者阿修罗的王,也是整个地狱的王,那漆黑炙热的荒凉中,仅存的希望&hllp;&hllp;&rdqo;

    地狱的王&hllp;&hllp;

    王&hllp;&hllp;

    梅尔沙像是想起了什么,九头蛇是稀有妖兽,虽然没有吸血魅蝠这样少,但却是妖兽中智慧相对较高的族群。

    柏洛斯粗重的喘息声中,梅尔沙脑中闪过一道灵光,&ldqo;如果,大人用他最纯正的恶魔鲜血注入塔奇纳迪的体内,说不定会帮他重新缔结经脉&hllp;&hllp;&rdqo;

    梅尔沙出神地望了塔奇纳迪一会,微微摇头,心里叹了口气,&ldqo;算了,阿修罗王的血液多么尊荣高傲,怎么可能为一只妖兽而流淌。&rdqo;

    在冥界,妖兽地位很低,就像奥菲拉尔大陆的魔兽一样,除了那些稀有到极点天赋极强的家伙,一般都只能靠着躲藏生存。同样的,奥菲拉尔除了高级圣级的魔兽,其余的基本上都被人类所驯服用来劳作或者战争,要么就是躲在深山密林之中。

    &ldqo;你在想什么?&rdqo;撒加注意到了梅尔沙的神色。

    &ldqo;没&hllp;&hllp;没什么。&rdqo;梅尔沙惊了一下。

    撒加的目光似乎穿透了他的想法,&ldqo;你想到了救他的办法?&rdqo;

    听到这句话,柏洛斯猛地回头,死死盯着梅尔沙妖异的脸,就连倒挂在树枝上的塔奇纳迪也动了一下。

    &ldqo;唉&hllp;&hllp;&rdqo;梅尔沙轻叹一声,&ldqo;我曾在地狱里听一个黑法师说过,地狱修罗王拥有着最纯正的恶魔鲜血,可以引发最精纯的负极能量,修复地狱生物损坏死亡的肉体。&rdqo;

    &ldqo;哦?&rdqo;撒加皱起眉头。

    看到撒加的反应,梅尔沙不再说话了,柏洛斯的眼神也渐渐暗淡,缓缓转过头去,木然的看着塔奇纳迪。

    倒挂的大蝙蝠不再有反应,塔奇纳迪清楚,这不可能。曾经的阿修罗王七夜是地狱的主人,纵横冥界,有资格跟在他身边的,除了阿修罗族人,就是那些地狱里最为强大的存在,像塔奇纳迪他们连见到他的机会都没有,能像现在这样跟在撒加身边,已经是机缘巧合带给他们的荣幸了,他们都明白,如果在冥界,这就是奢望,而且是永远达不到的奢望。

    &ldqo;怎么做?&rdqo;撒加的声音打破了安静。

    &ldqo;什么怎么做。&rdqo;梅尔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ldqo;用我的血。&rdqo;

    梅尔沙惊讶地望着撒加,柏洛斯那张丑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表情,甚至塔奇纳迪的身体也由于震撼而微微晃动起来。

    &ldqo;很奇怪?&rdqo;撒加问。

    &ldqo;大,大人,这不可以。&rdqo;塔奇纳迪的声音抖动得很厉害,&ldqo;您是地狱的王,在冥界,我们根本&hllp;&hllp;&rdqo;

    &ldqo;这是奥菲拉尔,我也不是七夜。&rdqo;撒加明白了塔奇纳迪想说什么,挥手打断了他。

    &ldqo;我不知道冥界的规矩是什么样的,也不想知道,在我心里,没有地位差别,也没有狗屁规矩,只有朋友和敌人。&rdqo;撒加走到塔奇纳迪身下,&ldqo;挂在这里不累吗?我的朋友。你、梅尔沙、柏洛斯,不止是我的属下,也是我的伙伴,所以不管什么方法,只要能救你,我都会去做。当然,如果你们背叛了我,我一样也会毫不留情的杀掉你们。&rdqo;

    塔奇纳迪沉默了,不过可以隐隐约约听见他哽咽的喉音。

    &ldqo;怎么可能!&rdqo;柏洛斯的声音激动异常,&ldqo;能为修罗冥帝效命,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你知道吗大人,在地狱的时候,我们地狱犬只能帮那些强大的家伙看门,他们随时都可以杀死我们。&rdqo;

    &ldqo;柏洛斯,别说这些。&rdqo;梅尔沙眼里闪着光,&ldqo;从我们决定躲在奥菲拉尔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再属于冥界了,我们的前方,永远只有大人的脚步。&rdqo;

    &ldqo;好了,抓紧时间。&rdqo;撒加露出一丝微笑。

    &ldqo;先把他放下来&hllp;&hllp;&rdqo;梅尔沙抬起手臂活动了两下,而破烂的衣袖则悄悄从眼角划过&hllp;&hllp;

    撒加拿出血刀,砍断了塔奇纳迪挂着的那根树干,柏洛斯伸手接住了那只无法动弹的蝙蝠。

    将其放在地上后,几人才看清楚,过了这么多年,塔奇纳迪的皮肤居然已经开始石化,苔藓和腐菌密密麻麻的分布在上面,让人浑身发毛。

    &ldqo;大人,用你手中的巅峰魔器刺穿他的心脏。&rdqo;梅尔沙道。

    &ldqo;他不会死?&rdqo;撒加有点讶异。

    &ldqo;放心,大人,我早就没知觉了,只有你手上那把刀可以穿透我的身体。&rdqo;塔奇纳迪道。

    &ldqo;嗯。&rdqo;撒加将血刀插进了那只大蝙蝠的心脏。

    &ldqo;请&hllp;&hllp;请大人让你的血顺着刀身流进去&hllp;&hllp;&rdqo;梅尔沙还是有些惴惴。

    撒加放开了血刀,狭长的刀身直直地插在塔奇纳迪身上,漆黑的刀把朝上,就像一根细细的柱子。

    嚓,撒加右手成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殷红的血浆顺着同样殷红的刀身流入了塔奇纳迪的身体&hllp;&hllp;

    几分钟后,撒加的头有点发昏,不过他可以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出现了变化,一些细密的光点逐渐在其中形成,朝地上的塔奇纳迪涌去,吸附在他的皮肤表面。

    石化的皮肉脱落了,苔藓被融化,腐蚀的菌类像受力的石子一样弹起,然后被那些光点吞噬。

    又过了一会儿,撒加的身体有些撑不住了,平伸的左臂控制不住的发颤。

    塔奇纳迪灰色的表皮开始脱落,合拢的翅膀慢慢展开,皮膜上的破洞也渐渐长拢&hllp;&hllp;

    血,不停流着,从那古铜色的手腕上。血纹腕甲早已退去,从这个男人热血激流的那一刻开始。

    撒加的视线有点模糊了,可他还是站着,因为塔奇纳迪的身体修复已经达到了最后阶段。时间又流逝了一段,突然‐‐

    一股强烈的能量从塔奇纳迪躺在地面的身体里爆发出来!

    &ldqo;小心,大人。&rdqo;梅尔沙猛扑向撒加,可还是迟了一点,本来大量失血的撒加已经到了极限,此时又受到这样的冲击,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

    轰的一声,能量团在塔奇纳迪体表炸开,接着形成了一层光膜,将那五米多长的身体包裹起来。金色和黑色的光点构成了稀疏的雾状长条,在光膜之上来回流转,像是在编织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