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六十六章 矛盾的家伙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着,撒加也已醒来。

    &ldqo;大人,你没事了吧?&rdqo;梅尔沙和柏洛斯几乎异口同声,然后,梅尔沙将撒加扶了起来。

    脚下很轻,头很沉,撒加感觉嘴唇很干。流了那么多血,他现在严重脱水。&ldqo;可以了。&rdqo;他轻轻推开梅尔沙的手,可是腿一软,险些又栽倒在地。

    &ldqo;大人!&rdqo;

    这次,是四只手扶住了他。

    &ldqo;塔奇纳迪还没起来?&rdqo;撒加望着远处的那团光膜,没有再把梅尔沙柏洛斯的手推开,虽然他不喜欢这种被人扶着的无力感。

    &ldqo;应该还要一会。&rdqo;梅尔沙道。

    &ldqo;嗯。&rdqo;撒加感到大黑暗天自发的循环似乎加快了,新鲜的血液不停在体内产生。又过了一会儿,身体回过一点劲,他盘膝坐下,开始了大黑暗天&ldqo;灭&rdqo;境界的修炼。

    循环衍生着,像是生命的跳动,淬炼肌体的能量在四肢百骸中流过,同时也快速制造着新血。

    十几个周期过后,血液流动正常了起来,好像力量增加的速度变快了,撒加沉浸在这种寻找极限的快感中,忘记了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撒加睁开眼睛,站起身。

    &ldqo;大人,您恢复了。&rdqo;头上传来一个十分雄性的声音,沙哑而磁性。撒加抬起头,只见一只五米多长的暗金色蝙蝠从天而降,额头上还有一根奇特的黑色肉角。光芒闪过,一个身形修长的&ldqo;男子&rdqo;出现在他眼前。

    &ldqo;你就是塔奇纳迪?&rdqo;撒加十分讶异。

    &ldqo;是的,大人,我已经恢复过来,在承受了您珍贵的血液之后,我的身体比以前更强,由于您在修炼,所以不敢打搅您。&rdqo;塔奇纳迪穿着一件皮质的束身短衣,同样是皮质的裤子紧紧包裹着两条细长的腿,裤脚束在长皮靴里,衣物质地很像他本体的皮肤,看上去十分干练潇洒。

    &ldqo;哈哈,大人,臭蝙蝠说为了你的安全,必须要在空中巡视。&rdqo;柏洛斯大笑道。

    &ldqo;你是雌的?&rdqo;撒加没有理柏洛斯,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塔奇纳迪&hllp;&hllp;

    桃红色的长发,桃红色的细眉,桃红色的嘴唇,桃红色的眼瞳,睫毛长且弯曲,鼻梁不高,鼻尖线条很柔和,那唇线,甚至比女人还要漂亮,最夸张的是,左眼眼角下,还有一颗勾魂的美人痣。

    斯汀的样子只是可以用&ldqo;妩媚&rdqo;来形容,至少还看得出来是个男子,这个塔奇纳迪,完全分不出他的性别!

    &ldqo;大人&hllp;&hllp;&rdqo;塔奇纳迪露出一抹微笑,&ldqo;我是男人。&rdqo;

    &ldqo;臭蝙蝠居然没有发狂&hllp;&hllp;&rdqo;柏洛斯小声对梅尔沙说道,&ldqo;以前谁只要说他是娘们,那可不得了。&rdqo;

    话虽如此,可塔奇纳迪这个笑容,当真让奥菲拉尔无数美女黯然失色。

    拥有这样阴柔的容貌,却有那样阳刚的声音,完全相悖的两样东西综合在一个人身上,强烈的矛盾感让撒加不禁失语。

    啪。

    塔奇纳迪单膝跪了下来。

    &ldqo;大人,请接受我的效忠。&rdqo;塔奇纳迪白皙的右手在胸前划出了一个符号,然后张口吐出了一团跳动的暗金色火焰,缓缓飘到撒加面前。

    看到这团火焰,梅尔沙和柏洛斯都愣住了。

    &ldqo;这是什么?&rdqo;撒加问。

    &ldqo;我的妖灵。&rdqo;塔奇纳迪抬起头,将脸颊上的桃红色发丝捋到耳后,&ldqo;恶魔级的妖兽都可以将兽晶转化成灵魂载体,称为妖灵。&rdqo;

    &ldqo;兽晶?&rdqo;撒加皱起眉头,&ldqo;这不是你们最重要的东西吗?&rdqo;

    &ldqo;是的,请大人将它吞下,可以提高您的实力,同时,我也将成为您最忠实的仆人,您完全可以左右我的生命。&rdqo;塔奇纳迪道。

    &ldqo;臭蝙蝠看来被大人感动过头了,妖灵献祭,我的天啊,他是要把自己的力量送给大人了。&rdqo;柏洛斯嘴巴张得老大,可发出的声音却很小。

    &ldqo;他的实力会下降的,甚至不如我们。&rdqo;梅尔沙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ldqo;把它收回去,然后起来。&rdqo;撒加皱起眉头,&ldqo;我说过,我救你,是因为你是我的伙伴。没错,我的敌人很多,也很强大,我需要你和我并肩作战,但不是这种方式。&rdqo;

    右手一挥,那团火焰飘向了塔奇纳迪,&ldqo;收回它,除非你不想成为我的伙伴,和我共生死。&rdqo;

    第二次,早已习惯冥界弱肉强食、实力至上、为了利益争斗不休的塔奇纳迪第二次发自内心的感动。而第一次,也是面前这个黑发男人带给他的。

    默默吞下了自己的妖灵,塔奇纳迪将脸埋在膝盖上,长发垂下,轻轻晃动着,像一挂桃红色的丝帘。

    &ldqo;起来,塔奇纳迪,我不喜欢冥界这个礼节。&rdqo;撒加道。

    可是,塔奇纳迪没有反应,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

    &ldqo;大人叫你起来&hllp;&hllp;&rdqo;梅尔沙见他不动,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ldqo;别碰我!&rdqo;塔奇纳迪左臂一抬,将梅尔沙的手打开。脸依旧埋在膝盖上,右臂环绕,将其严严实实地遮住。

    &ldqo;你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吗?&rdqo;柏洛斯拉开了摸不着头脑的梅尔沙。

    &ldqo;难不成是在&hllp;&hllp;&rdqo;梅尔沙睁大眼睛。

    &ldqo;嗯。&rdqo;柏洛斯点点头,一对狮环眼里闪着光。

    然后,他们沉默了。撒加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

    好安静,这几个人真的好安静,似乎一切都静止了,只能感觉到塔奇纳迪的肩膀在微微颤抖&hllp;&hllp;

    轻轻的风声在耳边刮过,辽阔的黑土地多少年也不曾改变,一望无际的一成不变,如同那些不同位面上同样的规则‐‐对欲望的你追我逐。

    可这个男人,这个对敌人冷血到极致的男人,却用一种不该属于他的方式,让这灰色天穹下的黑土壤中,流动着想要被藏起的情愫。

    男人的眼泪,的确是不想被人看见的,尤其是塔奇纳迪这种非常在意男人身份的男人。

    &ldqo;这个疯狂的家伙&hllp;&hllp;&rdqo;柏洛斯抹了一下眼角,&ldqo;和他在一起无数年了,第一次看见他这样&hllp;&hllp;&rdqo;

    &ldqo;哪样?&rdqo;塔奇纳迪突然站了起来,狠狠瞪着柏洛斯。

    &ldqo;唔&hllp;&hllp;就是,就是&hllp;&hllp;那个&hllp;&hllp;你知道的,你一直是特别纯的爷们,狂放又野性&hllp;&hllp;&rdqo;柏洛斯吱吱呜呜半天说不清楚。

    &ldqo;别废话!&rdqo;塔奇纳迪分不清楚性别的脸上顿时带上了男人躁动的狂放,虽然有点刻意。

    &ldqo;我们该走了。&rdqo;撒加出言制止了两个家伙接下来理不清的争执。耶拿和克罗罗西还在墓心外面,还有那些争夺红龙王位的家伙。

    唰,塔奇纳迪变成了吸血魅蝠的本体,&ldqo;大人,上来,让你体验一下甩掉风的感觉。&rdqo;

    柏洛斯说的没错,这家伙的神经确实会疯狂的跳跃,撒加嘴角一弯,纵身跃上了并不宽敞的蝙蝠背。

    &ldqo;哇哈哈!走喽!塔奇纳迪大人重新回到了浩瀚的天空,嘲笑我的风啊,让我撕碎你们吧!&rdqo;

    一声纵情的高呼,塔奇纳迪射向了天际。

    果然快,这应该是撒加所见过最快的飞行速度了,柏洛斯和梅尔沙的人类形态根本追不上,连影子都看不见。

    墓心的面积很大,塔奇纳迪被禁锢的地方是在最里面,即便他的速度很快,也用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才看见那两根直插入天的巨柱。

    &ldqo;大人,你离开一下。&rdqo;塔奇纳迪停住了。

    他又要干什么?撒加双脚在那暗金色如同玉石般光滑的皮肤上一点,弹到了旁边,立在空中。

    塔奇纳迪恢复了人形,在空中转了一圈后,双手朝天一举,无数暗元素从四面八方朝他涌来,黑压压的一片,就像乌黑的云朵,又浓又密。

    &ldqo;禁锢了我那么久的地方啊,就让我用黑夜使者的身份,让你们毁灭吧,那是黑暗中屏蔽一切光亮的振奋!&rdqo;

    狂笑声中,塔奇纳迪双手一挥,那些由暗元素构成的黑云骤然聚合成两股黑色的大旋风,朝着两根巨柱呼啸而去!

    石块破裂的声音就像奏鸣,极高的分贝几乎快要把灰蒙蒙的天给震开,高达千米的两股旋风在巨柱上肆虐着,上下来回,只要旋风一碰上,那坚硬的石材顷刻间便碎成粉末。

    &ldqo;哈哈哈哈!这是黑夜的风暴,让这个可恶的地方灰飞烟灭吧!&rdqo;塔奇纳迪一边狂叫一边指挥着黑色旋风。

    是厉害,恶魔级的法系妖兽。撒加看得津津有味,这个魔法比起那个死在他刀下的库勒曾经施放的中级亚神咒&ldqo;神风凋零&rdqo;来说,强大太多了。

    魔法一直在持续,这两根巨柱太高了,塔奇纳迪已经施放了很久,就连柏洛斯和梅尔沙都赶到了。

    &ldqo;臭蝙蝠又在发疯?&rdqo;柏洛斯抽了下鼻子。

    &ldqo;大人&hllp;&hllp;&rdqo;梅尔沙皱起眉头,&ldqo;你应该制止一下他,我们拿他没有办法,可他会听你的,在地狱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常常神经一不协调,就不顾性命的发疯,要不是那时有一个强大的冥王很喜欢听他吟诗,早就死了无数次了。&rdqo;

    &ldqo;我有分寸。&rdqo;撒加点头道,接着,他又愣了一下,&ldqo;吟诗?&rdqo;

    &ldqo;是的,塔奇纳迪在冥界是一个很出名的诗者,怎么说呢,嗯,就像这里的吟游诗人吧,很多故事和历史都是靠着他们来传颂。&rdqo;梅尔沙道。

    &ldqo;顶位面也有这种职业?&rdqo;撒加感到很新奇。

    &ldqo;其实差不多的,物质位面也是由顶位面产生,很多风俗习惯都是从那里延续的。&rdqo;梅尔沙笑道。

    &ldqo;关于物质位面的产生我知道,只是不知道顶位面的一些情况。&rdqo;撒加道。

    &ldqo;那里也有娱乐,也有职业划分,应该也有商业吧&hllp;&hllp;&rdqo;梅尔沙滔滔不绝的聊了起来。

    又过了许久,两根巨柱终于被塔奇纳迪给毁掉了,而且是点滴不剩!

    &ldqo;好了,大人,我的愤怒发泄完了。&rdqo;塔奇纳迪飞了过来,优雅行礼,声音温和动听。

    典型的双重性格,撒加有点头疼了,&ldqo;你刚刚使用的是什么魔法?&rdqo;

    &ldqo;只是低级神咒而已,黑夜风暴,属于黑暗系。我的人类形态只能达到这个程度,恢复成本体之后可以释放中级神咒。&rdqo;塔奇纳迪答道。

    神咒,应该就是神用的魔法了,撒加想,这只吸血魅蝠的实力还真强。&ldqo;你的天赋技能是什么?&rdqo;他又问。

    &ldqo;远视,最远可以看到十公里以外的事情。&rdqo;塔奇纳迪答道。

    很有用,撒加笑了,他现在已经不在乎这家伙神经方面的问题了,那种时候,自己应该可以控制得住他。

    &ldqo;咦?&rdqo;塔奇纳迪望着地面,&ldqo;大人,那里好像有一场低级的战斗,人多欺负人少,哦,飞虫间的自相残杀啊。&rdqo;

    &ldqo;几对几?&rdqo;撒加心里一紧。

    &ldqo;一边只有两个,好像有一个还倒下了。&rdqo;塔奇纳迪满不在乎。

    糟了,是耶拿他们!撒加朝塔奇纳迪望着的方向猛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