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六十八章 兄弟与傀儡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灰色的天,缭绕的雾,黑而稀松的土壤里,一副副白惨惨的巨骨斜插其中。

    这里的风一点也不清新,低沉沉的,像是带着暴雨过后的潮气,点点幽幽荧火被带起,在黝黑之上低矮的漂移。

    撒加的头发也被吹起,微微扫着他的面颊,一道细细的疤痕像是无法消除的记号,诉说着那深埋的伤感。

    大黑暗天第二个境界&ldqo;灭&rdqo;已经循环了数个周期了,塔奇纳迪他们还没有回来,龙族禁地还真是大。

    撒加猛地睁开眼睛,整个人从那副龙骨上跃起的同时,也将巨大的骨骸带到了空中,红光乍现,血刀狭长的刀身从骨质中穿过,速度快得像光。

    数十个虚影同时产生,但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定格,它们在动,每个虚影都挥动了两下血刀,或劈或斩或扫,将那副骸骨切成了碎片。

    白色的骨屑像雪花一样飘落,撒加的虚影同时消失,白点纷飞中,他落到了黑土上,唰,血刀插在土里,盘膝坐下,思索着刚才招式的破绽。

    这是修罗四式里&ldqo;碎风&rdqo;的第三阶段,碎风三。

    &ldqo;碎风一&rdqo;虚影无法同时产生,&ldqo;碎风二&rdqo;虚影可以同时产生但只能做一个动作后就要定格,而&ldqo;碎风三&rdqo;,那些虚影竟然可以攻击两次!

    这就证明,突破到大黑暗天&ldqo;灭&rdqo;境界之后,撒加的肉体速度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阿里斯门迪传授给他的&ldqo;速度间离&rdqo;,也运用到了另一种极致!

    可以看见,却永远追不上‐‐这是速度间离;不仅可以看见,还能做动作‐‐这是撒加的速度间离&hllp;&hllp;

    刚才虚影消失的时间没有完全统一,在和同等级高手过招时,就容易被他们抓住自己移动的轨迹,找出本身所在,所以,撒加又思考起来。武技这东西,必须要做到毫无破绽,当然,撒加也明白,任何武技都不可能用&ldqo;完美&rdqo;这个词形容,但至少,可以做到在对手眼中的毫无破绽!

    过了一会儿,血刀刀身一闪一闪的放着红光,微微颤动着,发出阵阵低鸣。

    撒加从沉思中惊醒,睁眼一看,原来是耶拿和克罗罗西醒了过来。血刀是巅峰魔器,和顶级神器一个级别,在撒加突破到&ldqo;灭&rdqo;境界之后,对其力量的发挥又上了一个台阶,现在的血刀已经算作初醒,可以感觉到周围气息的变化了。

    这倒是一个很好的作用,至少在撒加独自一人沉浸在修炼中时,还可以通过和血刀的灵魂联系察觉到危险。

    &ldqo;老大&hllp;&hllp;&rdqo;耶拿浑身都是烧伤,头发几乎都被烧卷,艰难的坐起来后,抬头望着朝自己走来的撒加。

    &ldqo;撒加大人&hllp;&hllp;&rdqo;克罗罗西比耶拿伤的还重,所以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ldqo;哥特巴克已经出去了。&rdqo;撒加眼中寒光毕现,&ldqo;这个家伙骄傲的成了笨蛋,不肯屈服,所以&hllp;&hllp;&rdqo;

    克罗罗西一惊。

    &ldqo;等我们出去后,要第一时间让他消失,不然,会影响整个计划。&rdqo;撒加看着克罗罗西,&ldqo;不光是他,他的队友都必须死。&rdqo;

    &ldqo;不用在意我的&hllp;&hllp;&rdqo;克罗罗西吃力的道,&ldqo;他虽然是我的哥哥,可我从小就一直在希望着一件事情,就是让他去死&hllp;&hllp;&rdqo;

    &ldqo;行。&rdqo;撒加望向天空,&ldqo;他们回来了。&rdqo;

    话音刚落,梅尔沙和柏洛斯就出现在他面前,&ldqo;大人,任务完成。&rdqo;

    速度最快的塔奇纳迪最后一个才落下,右手一挥,一个黑暗禁锢空间像一个巨大的黑气球一样落下,强劲的黑暗元素与地面接触,激的黑土乱飞。

    &ldqo;大人,你要的人都在里面。&rdqo;塔奇纳迪右手五指合拢,空间消失了,八个人狼狈的站了起来。

    那长得很像的两个英俊男子是布罗林和布鲁斯南兄弟俩,包括他们在内,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地望着撒加。

    塔奇纳迪的黑暗空间并不隔音,他们听见了那个恐怖的比女人还妖艳的男人清清楚楚的叫撒加&ldqo;大人&rdqo;。

    撒加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们,说实话,那眼神并不冰冷,但却让这些红龙王后代从内心深处开始发毛。

    &ldqo;你要我们做什么,强大的人。&rdqo;终于,他们中间勇敢一点的布鲁斯南小心翼翼地开口了。

    &ldqo;我记得你。&rdqo;撒加点点头,&ldqo;你是大厅里唯一一个关心过克罗罗西的人。所以,在出了禁地之后,你不必死。&rdqo;

    死?这些家伙原本就发白的脸色变的更白了,就凭刚刚那三个人的实力,即便是在龙城,他们也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那个表情淡淡的黑发男子如果要自己的命,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ldqo;我知道你们在禁地里是不会死的。&rdqo;撒加露出一丝微笑,&ldqo;可我也知道,你们所感受到的痛苦是不变的。这个消息,是我的朋友,也就是你们新的红龙王告诉我的。&rdqo;

    &ldqo;新的红龙王?&rdqo;&ldqo;不会是哥特巴克吧?&rdqo;&ldqo;还有几队人呢?&rdqo;&hllp;&hllp;听到撒加这句话,这些梦想着当龙王的后代们暂时忘记了害怕。

    呿呿的议论声虽然小,可撒加也皱起了眉头,巨龙这种生物的性格实在不对他的胃口,自私、骄傲自大、可在死亡面前又很畏惧。

    &ldqo;梅尔沙&hllp;&hllp;&rdqo;撒加努努嘴。

    &ldqo;是,大人。&rdqo;梅尔沙伸出食指,射出一股细细的毒液。

    &ldqo;咦?&rdqo;议论的最活跃的布罗林惊了一下,只见右臂上的绿色液体缓缓的浸透了衣衫。然后啪的一声,衣袖上布料绷开了‐‐

    &ldqo;哇!&rdqo;

    布罗林嚎叫起来,不停地跺着脚,表情极度痛苦!

    &ldqo;天啊&hllp;&hllp;&rdqo;

    其余的红龙王后代们被吓得呆住了。

    布罗林右臂上的皮肤开始一点一点的腐化,黄黄浓浓的液体里裹着肉末,一滴一滴的流淌下来,落到黑土表面,升腾起缕缕带着腐臭味道的黄烟。

    惨号声不绝于耳,皮肤流完了,是肌肉,肌肉完了,是骨头&hllp;&hllp;

    这个过程缓慢而清晰,直至布罗林整条右臂完全消失!

    &ldqo;可以安静了吗?&rdqo;撒加依旧笑着,仿佛刚刚那幕场景与他无关一样。

    呕吐声响起了,几个软弱的家伙弓着腰,后背猛抽。

    &ldqo;大,大人&hllp;&hllp;&rdqo;布鲁斯南面如土色,&ldqo;您,您要我做什么,我以洛尔特祖先的名义起誓,效忠新的红龙王&hllp;&hllp;还,还有,我的哥哥&hllp;&hllp;请您,您不要再折磨他了&hllp;&hllp;&rdqo;

    布鲁斯南望了一眼昏厥在地的布罗林,单膝跪下。

    &ldqo;我们也是&hllp;&hllp;&rdqo;骄傲的红龙王后代们一个接一个的跪下。

    撒加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ldqo;很好。克罗罗西&hllp;&hllp;&rdqo;

    怎么没人答应?

    撒加回身一看,顿时无语,那本来就很虚弱的家伙居然又被刚刚的场景弄晕了&hllp;&hllp;

    柏洛斯两步冲到克罗罗西身旁,把他提起来,啪啪两耳光将他抽醒,&ldqo;老子的龙王大人,你可是丢了大人的颜面!&rdqo;

    &ldqo;克罗罗西就是新红龙王?&rdqo;跪着的一众人心里都是同样的想法,有点惊讶,但并不意外,因为那个让人害怕的黑发男子就是克罗罗西带来的。

    &ldqo;对不起&hllp;&hllp;撒加大人&hllp;&hllp;&rdqo;克罗罗西摇摇晃晃地走到撒加身旁,低头道。

    &ldqo;没什么,他们都效忠你了。&rdqo;撒加指着跪在地上的那一群人。

    &ldqo;父亲的话是对的&hllp;&hllp;&rdqo;布鲁斯南心里一阵抽痛,&ldqo;广阔的天地中,我们只是拥有了天生的优势,如果仅仅因为这样,就可以轻视一切的话,龙族的尊严迟早会丢失殆尽。&rdqo;

    岁月让人醒悟,时间让心成熟。老红龙王迪金的确是个智者,如果他看到这幕画面,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是该感叹自己的先见之明呢,还是该悲哀尊严的流失?

    即使克罗罗西成了红龙王,但他依然是撒加的傀儡,这毫无疑问。

    &ldqo;把需要他们做的事情告诉他们吧。&rdqo;撒加拍了拍处于无比激动中的克罗罗西,然后向后走去。

    抄起双手,斜靠在一棵树上,撒加安静地看着意气风发的克罗罗西,现在的时段,属于这条扬眉吐气的红龙。

    &ldqo;老大,我不想做龙王了&hllp;&hllp;&rdqo;耶拿慢慢走到树下。

    撒加扭过头,看着他。

    &ldqo;你在我的背后,那王座不属于我。&rdqo;耶拿脸上出现了少见的复杂神色。

    撒加眼眶一颤,&ldqo;继续说下去。&rdqo;

    &ldqo;我并不是贪恋王座&hllp;&hllp;&rdqo;耶拿咬咬嘴唇,&ldqo;我很怀念那段寄生在你身体里的日子&hllp;&hllp;其实从一开始你带我来这里,我就知道你要做什么&hllp;&hllp;如果我是龙族的王,那整个龙族就是你有力的臂膀&hllp;&hllp;&rdqo;

    撒加深邃的眼里目光闪烁着。

    &ldqo;说实话,我有点伤心,但我依然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hllp;&hllp;你给了我太多,也改变了我&hllp;&hllp;可是,我还是想让你站在我的背上,一起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hllp;&hllp;我不想变成克罗罗西,如果让我自己选择的话,我会选择继续留在龙心里,当你的召唤兽&hllp;&hllp;&rdqo;

    说完这些心里话,耶拿的胸口起伏着。

    然后,就是沉默,两个人间的沉默,哪怕克罗罗西慷慨激昂的上位演说依然时不时的飘过来。

    &ldqo;这,是你的宿命。&rdqo;良久,撒加开口了。

    &ldqo;我不要这个宿命,我只想活我自己的生命!&rdqo;耶拿突然变得很激动。

    听到耶拿分贝骤然提高的声音,柏洛斯瞬间出现在撒加身旁,恶狠狠的看着耶拿,那架势就像要吃人。

    &ldqo;柏洛斯,这是兄弟间的谈话。&rdqo;撒加皱眉道。

    柏洛斯吃了一瘪,悻悻走开。而耶拿听到撒加的话后,眼神渐渐柔和下来。这是兄弟间的谈话&hllp;&hllp;兄弟间&hllp;&hllp;他眼里出现了一抹晶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