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八十二章 无尽之海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无尽之海。寒冰岛。

    万丈冰山之上,没有一缕阳光可以与永不改变的白色相抗衡。

    修尔达因站在冰山一角,望着拍岸碎冰的海水,呼吸宁静。身后冰原的远处,就是四根结着冰凌的图腾柱,宛如冰雕的寂灭神殿立于其中。

    咔,神殿的门打开了。

    修尔达因蓦地回头,身形急转,朝那边掠去。

    刚一落到冰面上,他整个人彻底呆住了,&ldqo;神使大人,你&hllp;&hllp;&rdqo;

    &ldqo;干嘛这种表情,修尔达因&hllp;&hllp;&rdqo;依琳冷笑一声,&ldqo;你不是说过要守护我的吗,难道我变成这个样子,你就要违背承诺了?不过,这也很正常,男人都只会背叛。&rdqo;

    &ldqo;不是&hllp;&hllp;大人&hllp;&hllp;&rdqo;修尔达因连忙单膝跪地,&ldqo;无论您变成什么样,我都会留在您身边,为您付出一切。&rdqo;

    依琳露出一个看不懂的笑容,让人心底陡升寒意,抬起手,衣袖滑落到肘部。

    修尔达因看到她的皮肤,心里又是一惊‐‐

    原本白皙光滑到极致的皮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干枯的表面上那细细的裂纹,一块一块的,就像龟裂的土地。

    &ldqo;很难看,对吗?&rdqo;依琳的声音阴测测的,甩了甩长短不一、枯萎而凌乱的头发。原先那头银色如丝顺滑,布满晶莹光泽的长发,一去不返。

    依琳遮住脸颊的枯发被甩开,修尔达因看清了她的容貌,心里一阵抽痛。

    皮肤变得和手臂一模一样,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左脸侧有一大块皮肤,已经因为肌体坏死而紧紧褶皱在一起,看起来就像被烙铁烙过。

    天啊,曾经倾倒众神,美丽无双,被誉为神界第一美女的依琳,在寂灭神殿里承受了半年多的信仰之光后,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ldqo;哈哈哈哈&hllp;&hllp;&rdqo;依琳凄厉的笑声震颤着修尔达因的心尖,&ldqo;这才是我啊,修尔达因,我不是心如蛇蝎吗,你应该知道我的心计有多毒辣,这样不正好吗,表里合一了!&rdqo;

    &ldqo;大人&hllp;&hllp;&rdqo;修尔达因依旧跪在地上,深深埋下头。

    &ldqo;我要找回我失去的一切。&rdqo;依琳停止了狂笑,表情冷得吓人,&ldqo;而首先,我要去杀一个人,在杀死他之前,我会先让他体验一下我所受的痛苦!&rdqo;

    修尔达因一颤。

    &ldqo;守护这里的那个人怎么不见了?一千多年没有来过了,变化还真大啊&hllp;&hllp;&rdqo;依琳背过身,望着神殿,干枯的头发落下,遮住了左脸。

    &ldqo;您是说,神殿守卫普罗?&rdqo;修尔达因站起身。

    &ldqo;是的&hllp;&hllp;他到哪里去了,你们这些男人,都不可信!&rdqo;依琳转过头,&ldqo;修尔达因,谁让你起来的,忘记了神界的礼节吗?&rdqo;

    &ldqo;是,大人&hllp;&hllp;&rdqo;修尔达因重新跪下,轻叹口气,&ldqo;我带您来这里的第一天,就没看见他,可能是回神界了。&rdqo;

    &ldqo;哦,这座掩人耳目的神殿,虚伪到极点的东西,诸神手谕明明就不在这里&hllp;&hllp;&rdqo;说到这里,她突然浑身一震,眼神变的凄然无比‐‐

    &ldqo;骗子!你们都是骗子!都该死!该死!&rdqo;

    双臂一抬,指尖金光勃然而出,轰在了神殿上,哗啦哗啦,冰锥不断落下,砸的粉碎。

    光芒一闪,依琳腾空而起,俯视着修尔达因:&ldqo;既然普罗不在了,那你就代替他守在这里吧,我相信你是愿意的,因为这里,留着我最后的美丽,你不是一直都为它深深着迷吗?哈哈哈哈&hllp;&hllp;&rdqo;

    刺耳的笑声中,依琳依旧曼妙风姿绰约的身形拖着水纹般的光影,消失在了天际。

    海水依旧翻涌,像是没有感情的斧凿,敲击着冰封的岛沿。白色啊白色,这么多年来,你没想过改变吗?就像茫茫白色之中,那个缓缓起身的男子,一如往昔,守着他心里永远不变的那个人&hllp;&hllp;

    是深情,还是深深的悲哀?

    修尔达因望着依琳离开的方向,视线越来越模糊。

    &hllp;&hllp;

    &ldqo;塔奇纳迪,我们下去。&rdqo;兽牙山脉上空,撒加俯瞰着一处山坳。

    &ldqo;好的,大人。&rdqo;一只五米多长的暗金色大蝙蝠一个急转,俯冲而下,激荡的气流鼓吹着站在他背上的撒加的头发和衣襟。

    &ldqo;这里&hllp;&hllp;&rdqo;地面上,化为人形的塔奇纳迪目瞪口呆,&ldqo;太美了!&rdqo;

    紫色的花瓣纷舞落下,如同飘渺动人的诗歌。

    &ldqo;是的,它叫绮靡花树。&rdqo;撒加摊开手掌,一片花瓣落在掌心,点点光芒散开,美得让人心颤。

    &ldqo;神界的树?&rdqo;掠过这片小山谷的山风掀起了塔奇纳迪桃红色的发丝。

    &ldqo;嗯。&rdqo;撒加走到一棵花树下,伸出修长的食指,在树干刻着字。

    &ldqo;大人&hllp;&hllp;&rdqo;塔奇纳迪望着撒加的背影,&ldqo;你的心里,一定有故事。&rdqo;

    目光又落在另一棵花树上,树干上刻下的痕迹让塔奇纳迪心里泛起了涟漪,&ldqo;挂念就像是一种凶器,不论是谁,都逃不过它的锋利。&rdqo;

    &ldqo;我们走吧。&rdqo;撒加刻完字,走了过来。

    &ldqo;大人,这片花树山谷&hllp;&hllp;&rdqo;塔奇纳迪欲言又止。

    &ldqo;怎么?&rdqo;撒加问。

    &ldqo;很美&hllp;&hllp;&rdqo;塔奇纳迪轻叹一声。

    &ldqo;是啊,这些树很坚强,只需要一点点的土元素能量,就能存活,我在这里埋下第一颗种子的时候,也没想到这么快,它们就已经成林了。&rdqo;撒加露出一丝微笑,&ldqo;花树山谷,这名字不错,塔奇纳迪你不愧是个诗人。&rdqo;

    笑了一下后,塔奇纳迪恢复了本体,撒加轻身一跃,站到他的背上,一阵气流刮起,他们直冲云霄&hllp;&hllp;

    花瓣纷纷扰扰落下。

    就像一幅忧伤的画。

    &hllp;&hllp;

    塔奇纳迪的速度快得不像话,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目的地‐‐塔罗纳。

    &ldqo;什么人!敢闯到这里来!&rdqo;

    一声怒喝后,一个酒糟鼻老头从一间红木屋里掠了出来。

    &ldqo;我现在,该叫你爷爷吗,古兹巴隆。&rdqo;撒加架住了古兹巴隆的拳头,面带微笑。

    &ldqo;这个老疯子,又喝多了!&rdqo;

    古兹巴隆这一下惊动了椤,她冲出了红木门,一看老头攻击的人是撒加,不禁怒骂道。

    &ldqo;嗝!&rdqo;

    古兹巴隆双眼形惺忪的打了个酒嗝,扑面而来的酒气让撒加皱起了眉头。

    &ldqo;这老头是谁?&rdqo;身后的塔奇纳迪问道。

    &ldqo;现在,应该算是我的爷爷吧。&rdqo;撒加道。

    &ldqo;别乱喊,老家伙现在还没通过考验期。&rdqo;椤走了过来,脸上竟然带着几分羞涩。

    &ldqo;对,我是老了。&rdqo;古兹巴隆又打了个嗝,&ldqo;可是椤啊,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个漫步在塔罗纳雪地上的迷人姑娘,不管海阔天空,时光转变。&rdqo;

    &ldqo;好诗!&rdqo;塔奇纳迪喝彩道。

    &ldqo;那是,那是,哈哈&hllp;&hllp;嗝!&rdqo;

    &ldqo;个老不修的!&rdqo;椤一把拉过他,嗔道,那语气动作还真有几分小女儿态。

    &ldqo;撒加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啊,烈传回消息,说你已经是妖族族长了。&rdqo;椤面色平静下来。

    &ldqo;奶奶,妖族必须离开塔罗纳。&rdqo;撒加道。

    &ldqo;我明白了,我们需要收拾几天,这里有多很珍贵的魔法物品。&rdqo;椤早就收到了烈的消息。

    &ldqo;妖族一千多人口,全是出色的魔导士。&rdqo;撒加转身对塔奇纳迪说道,&ldqo;你留在这里,护送妖族前往德萨斯新城,那里有一片城区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你去问温博,他会有安排。&rdqo;

    听撒加的口气像是有其它的事情,塔奇纳迪询问道:&ldqo;那你呢大人?&rdqo;

    &ldqo;我去无尽之海。&rdqo;

    话音刚落,撒加猛地抬起头,像是有一股熟悉的气息从空中掠过,他的心抖动了几下。

    &ldqo;塔奇纳迪,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rdqo;

    &ldqo;没有&hllp;&hllp;&rdqo;塔奇纳迪摇摇头。

    可能是我太想她了吧,产生了错觉。撒加摇摇头,朝一幢红木屋走去,那是他小时候住过的房间,每次回来都会住在里面。

    &hllp;&hllp;

    第二天一大早,一夜修炼的撒加便只身朝大陆的最北方飞去,他越过了拉里斯山脉,进入了一片茫茫的大海。

    &ldqo;这里,就是无尽之海?&rdqo;撒加立于海面上,波涛汹涌的海浪发出阵阵涛声,海风并不温柔,很激烈,齐肩的黑发在脑后飘动着。

    唇上浅浅的胡渣动了几下,撒加的速度加到了极限,凌厉的气流划破海面,水波激射。

    这片海太广阔了,撒加已经不眠不休的飞行了十天了。

    也许,这片海比整个奥菲拉尔的陆地还要大。

    一个月后。

    奥菲拉尔大陆进入了寒冬,无尽之海位于极北,气温更是低得惊人。

    &ldqo;呼。&rdqo;撒加鼻子里喷出两股白气,就这一瞬间,热气竟然凝成了点点细密的冰渣,悄然落向冰封的岛面。

    &ldqo;这里就是奥菲拉尔大陆北面的尽头,一个冰岛。&rdqo;太冷了,撒加活动了一下手臂,朝着岛内飞去,那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茫茫白色。

    那个寂灭神殿在哪?

    撒加在空中巡视着,他已经飞遍了岛上的大部分面积,这时,他看见了一块如明镜般的冰面。

    很美,一种静寂无声的美。

    也许,它在无数年前,也曾轻柔地波动着&hllp;&hllp;

    卡纳斯冰湖。

    &ldqo;那里!&rdqo;撒加看见了,冰湖尽头有一座高高的冰山,冰山顶是一片平坦的冰原,而平原之上,有四根结冰的图腾柱,柱子间,正是他寻找了许久的寂灭神殿!

    嗖的一声,撒加急速朝神殿飞去。

    啪,撒加落到神殿前,他的心,狂跳不止。

    这一刻,他居然有些迟疑,万一依琳真的在里面,见到她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她会不会原谅自己?

    木然站在原地,他一时不知所为。

    突然,右脸的疤猛地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