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九十六章 真相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砰。

    艾穆的上衣震碎了。

    气息翻涌中,他身上开始长出白金色的金属层,渐渐覆盖了他原本的淡灰色皮肤。

    &ldqo;只有一半?&rdqo;艾穆身后的撒加愣了一下,只见艾穆左边那一半身体覆盖着金属层,而右边那一半还是原来的样子。

    &ldqo;很奇怪,是吗?&rdqo;艾穆回过头,左边脸呈白金色,熠熠发光,左眼的瞳孔变成红色,闪着复杂的光。

    &ldqo;不。&rdqo;撒加摇摇头,&ldqo;这也许就是你要去嘉兰神庙的原因,我甚至在猜,你根本就不属于比蒙。&rdqo;

    艾穆笑了一下,一半对一半的脸看起来很奇怪。

    进入兽神禁制后,撒加感觉就像在一团黑雾里漂浮。

    大约半天,一团漆黑中也分不出时间,撒加只能根据体内大黑暗天的自发循环来推断,眼前骤然明媚起来。

    &ldqo;哦,很美。&rdqo;当撒加跨出兽神禁制后,不由得感叹到。

    一片芳草萋萋的绿地平坦的就像一面绿镜子,花枝低矮,散落其中,成为了最好的点缀,带着淡淡光华的能量流从绿地上拂过,草儿纷纷摇头,像是在唱着一曲柔嫩的歌谣。

    &ldqo;没有想到,我居然也能通过兽神塞特的禁制。&rdqo;撒加望着模糊的远处,那里有一块巨大的方形轮廓,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也不知道是什么。

    &ldqo;我可以打开它,因为那令人自豪的比蒙血统。&rdqo;从在禁制外开始,艾穆的语调就变得深沉阴霾,仿佛突然被乌云遮住的晴空。

    撒加看了他一眼,指着那巨大的方形轮廓,&ldqo;那就是神庙?&rdqo;

    &ldqo;不,神庙你是看不见的。&rdqo;艾穆恢复成了个性十足的人类模样,&ldqo;骄傲自负的白金比蒙认为除了他们以外,没有人有资格看见它,就像他们认为只有白金比蒙才能通过兽神禁制一样,漏洞百出。&rdqo;

    &ldqo;所以我才能出现在这里。&rdqo;撒加点点头。

    艾穆笑了一下,腾空而起,后脑上方由不纯的白金发丝扎成的粗辫不断跳动着&hllp;&hllp;

    &ldqo;不知道这家伙是叛逆还是心计深。&rdqo;艾穆奇怪的表现让撒加有点摸不着头脑,纵身一跃,跟在了艾穆身后。

    他想起了三天前在塞特河边的那一幕。

    艾穆来找他,并达成了一个协议:撒加和他一起去嘉兰神庙,帮助他做一件事情;而他也会帮助撒加做一件事。

    至于他们要求对方做的事是什么,两个人则都没说。

    &hllp;&hllp;

    两个人的速度都很快,几分钟后,撒加就看清楚了那巨大的方形轮廓到底是什么。

    一块高大厚重的岩壁。

    岩壁面前,撒加抬起头,望着上面篆刻的那些图纹和字符。

    图纹他搞不明白,但字符他是认得的,那是神界的文字&hllp;&hllp;

    &ldqo;这叫&lsqo;天武岩&rsqo;,上面刻着兽神族的图腾和神界的文字。&rdqo;艾穆道。

    &ldqo;兽神族?&rdqo;撒加心里念着这个名字,估计又是神界的一个种族,他想起了巫族的仇恨光明神族和龙神洛尔特隶属的巨龙神族。

    &ldqo;你知道,比蒙是没有办法修炼的&hllp;&hllp;&rdqo;艾穆走到天武岩前,伸手抚摸着古老的岩面,&ldqo;这不是因为我们和魔兽一样,被体质所左右,而是&hllp;&hllp;&rdqo;他猛地回头,眼里闪过一道寒光,&ldqo;兽神族在我们体内灌注了一道限制枷锁!&rdqo;

    &ldqo;你是怎么知道的?&rdqo;撒加有点惊讶,&ldqo;这不合常理,你们的祖神不是塞特吗,我想他也是兽神族的吧,怎么会限制你们?&rdqo;

    艾穆转过身,&ldqo;那些愚蠢的神,总是排挤真正的智者,撒加,三千年前的神冥大战你知道吧?&rdqo;

    &ldqo;嗯。&rdqo;

    &ldqo;其实&hllp;&hllp;&rdqo;艾穆的沉声道,&ldqo;塞特之所以在那个时候陨落,并不是被冥界的强者杀死,而是被兽神族杀死的!&rdqo;

    &ldqo;哦?&rdqo;撒加眼中一闪。

    &ldqo;因为,塞特,背叛了兽神族,他看不惯那些蠢货的自私,盗取了兽神族的至宝,希望为比蒙族破除体内的限制枷锁。&rdqo;艾穆注视着天武岩上的文字,&ldqo;可是,兽神族的第一强者塞特并没有强到可以和族内所有强者对抗的程度,他的陨落,是狭隘与胆怯的悲哀。&rdqo;

    &ldqo;兽神族,是原神域的?&rdqo;撒加问。

    &ldqo;没错。&rdqo;艾穆点点头。

    &ldqo;那他们这么做就不奇怪。&rdqo;撒加看着艾穆,&ldqo;比蒙的天赋体质太强,如果你们修炼的话,那么多物质位面上都有比蒙族,很快,就会有大量的白金比蒙成神,给神界掌控兽神族的那些人造成威胁,我想,塞特就是最好的例子。&rdqo;

    &ldqo;你说的很对。&rdqo;艾穆咬咬牙,&ldqo;塞特就是数万年前从奥菲拉尔大陆成神的白金比蒙。&rdqo;

    &ldqo;如果我猜的没错&hllp;&hllp;&rdqo;撒加缓缓道,&ldqo;你刚刚提到兽神族的至宝,就是你来神庙的目的吧。在兽神族的限制枷锁下都能成神,并且成为兽神族的第一强者,塞特的天赋和智慧一定都很惊人,他绝对会把那件可以打破枷锁的至宝留在这里,给你们希望。塞特的确是个智者,明白发展需要打破,而不是限制。&rdqo;

    &ldqo;你的智慧也很惊人,也许和你合作,是我最明智的决定。&rdqo;艾穆看着撒加,&ldqo;我的族人在兽神族无数年的教化下,已经失去了进取心,守旧而恭顺,把这种恶心的事情当成信仰和不可违背的祖训,还是以塞特的名义,真不知道兽神族那些虚伪的家伙是怎么做到的&hllp;&hllp;本来,我是无意间在阿里带你们进入那萨尔的时候看见你的,最初,你的出现对我来说只是激起了战斗的血液,说实话,撒加,我对你很感兴趣,所以暗中观察了你,没想到,我却听到了一句话&hllp;&hllp;&rdqo;

    &ldqo;什么话?&rdqo;撒加自己都不知道。

    &ldqo;你说,没有神的恩赐,那是愚昧的欺骗。&rdqo;艾穆深深吸了口气。

    &ldqo;这种话我经常说。&rdqo;撒加露出了笑容。

    &ldqo;我们&hllp;&hllp;&rdqo;艾穆的目光突然变得很认真,&ldqo;算朋友吗?&rdqo;

    撒加没有说话。

    良久,艾穆叹了口气,&ldqo;看来你还没有相信我,这样,我告诉你一件事&hllp;&hllp;&rdqo;接着,他把&ldqo;神的遗址&rdqo;的秘密说了出来。

    &ldqo;兽魂剑?三大神器?&rdqo;撒加也有点愣了,&ldqo;巫灵&rdqo;落到菲拉诺手中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神界三大神器居然全部流落在奥菲拉尔大陆上!不止如此,连冥界三方&ldqo;冥域、地狱、深渊&rdqo;中深渊的意志魔器亡灵大帝岑森的权杖也落到了这里!

    &ldqo;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rdqo;他问艾穆。

    &ldqo;因为我即将成为比蒙王,这个秘密只有比蒙王才有资格知道。&rdqo;艾穆道。

    &ldqo;是这样&hllp;&hllp;&rdqo;撒加若有所思。

    &ldqo;我不是巴蒂的儿子。&rdqo;艾穆接下来的一句话,打断了撒加的思索,&ldqo;我的记忆在苏醒,我刚刚对你说的塞特和限制枷锁的事情,就是我记忆里的真相。&rdqo;

    &ldqo;传承记忆?除我以外,你告诉过别人吗?&rdqo;撒加问。

    &ldqo;曾经,我对我的大哥说起过&hllp;&hllp;&rdqo;艾穆眼里掠过复杂的神色,有点遗憾,又有点冷漠。

    &ldqo;然后,你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不愿意相信别人,包括你的族人。&rdqo;撒加望着艾穆并不纯粹的发色,白金色显得很斑驳,夹杂着冷冷的像生铁一般的纹路。

    &ldqo;是的,为了打破这个枷锁,他利用了我,背叛了那萨尔。&rdqo;艾穆表情有点木然。

    &ldqo;你的大哥&hllp;&hllp;&rdqo;撒加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柔和,&ldqo;是你曾经最信任最喜欢的人吧?他肯定也来到过这里,他那时还不是白金比蒙,打不开兽神禁制,而你,似乎和这里有着联系,不管进化到什么程度,都能进来。&rdqo;

    &ldqo;你真的很聪明。&rdqo;艾穆叹道,&ldqo;这也是我想弄清楚的问题。&rdqo;

    &ldqo;你不怕我像你大哥一样,也对兽魂剑产生想法?&rdqo;撒加已经大概清楚了艾穆和他大哥的故事。

    &ldqo;你更真实,而且你不是在虚伪的利用我。&rdqo;艾穆很有个性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ldqo;而且,你也不需要,虽然你还不能完全运用它,但我可以感觉到你那把刀上的气息,那是多么纯正的负极能量,充满恶魔嗜血的欲望。有了这种力量,一定可以和兽魂剑相互排斥,让它变得薄弱&hllp;&hllp;&rdqo;

    &ldqo;它本来就是恶魔的鲜血淬炼的。&rdqo;撒加拿出了血刀,&ldqo;后来,我的鲜血唤醒了它被封印的器魂,让它更进一步,达到了巅峰魔器的程度。&rdqo;

    &ldqo;你的鲜血?&rdqo;艾穆搞不明白了,他其实从出生到现在,还活了不到两百年,就算在狂暴比蒙里,也是很年轻的。

    撒加心里微微一颤,他在巨兽斗场里变过身,本来以艾穆的实力来看,应该有足够的岁数和阅历,知道自己的身份来历,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一无所知&hllp;&hllp;

    &ldqo;你多大了?&rdqo;撒加岔开了这个话题。

    &ldqo;从我出生&hllp;&hllp;到我的大哥离开那萨尔&hllp;&hllp;再&hllp;&hllp;&rdqo;艾穆算了半天,终于得出了答案,&ldqo;大概两百岁左右吧。&rdqo;

    虽然算的久了点,但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撒加的鲜血问题。

    这个家伙有时候其实挺单纯的,撒加想。

    &ldqo;你苏醒的记忆告诉你,你不是比蒙王巴蒂的儿子,你知道你来自哪里么,我听阿里总是说你是个血统不纯的家伙,连黄金比蒙都不如。&rdqo;撒加也走过去摸了摸天武岩,他有爱摸东西的毛病,和艾穆说了半天话,早就忍不住了。

    &ldqo;要知道了,我来这里干嘛。&rdqo;艾穆笑道,和撒加聊了一阵,两人关系放开了许多。

    &ldqo;嘉兰神庙呢?&rdqo;撒加问,他不想浪费时间了,兽人中那个厉害人物划出的猎场范围像是一道符咒一样在催着他。

    不过,不到两百年的时间,艾穆就能成为比蒙第一强者,这天赋着实可怕,撒加也很想知道这个充满个性和叛逆精神的家伙到底是何人物。

    &ldqo;就在那儿。&rdqo;艾穆伸手一指。

    撒加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