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百九十七章 艾穆(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艾穆指向的地方空无一物&hllp;&hllp;该绿的绿,该红的红,周围除了巨大的天武岩之外,就是花花草草。

    &ldqo;我只看见这块岩壁。&rdqo;撒加有些无奈。

    &ldqo;对了,你没有比蒙血统。&rdqo;艾穆笑道,&ldqo;跟着我,神庙也就是进口有个障眼的魔法阵。&rdqo;

    &ldqo;魔法阵?&rdqo;撒加问道,&ldqo;你们比蒙不是和魔法绝缘吗?&rdqo;

    &ldqo;我也不知道为什么。&rdqo;艾穆说罢便朝前走去。

    撒加跟在他的后面,绕过天武岩壁,一只脚刚刚踏上草皮,整个场景就切换了。

    嘉兰神庙!

    虽然不知道神庙外型是什么样的,但里面的构造还是让他非常震撼。

    灰色晶体碎碎叠叠,构成了神庙内的墙壁和地板,黑色、紫色的图纹雕刻其中,透露着浓郁的远古气息。

    神庙只有一个大厅,面积估计在五千平方米左右,厅两侧有很多不同造型的人物雕塑,摆着不同的动作,像是在诉说塑造者心中的神韵。

    &ldqo;我第一次来,也和你一样。&rdqo;艾穆看着出神的撒加,&ldqo;那些雕塑竟然不是比蒙,而是人类&hllp;&hllp;嘉兰神庙,是比蒙的精神灵魂。&rdqo;

    &ldqo;那就是兽魂剑?&rdqo;撒加指着大厅最里面中间一个八角形的灰色水晶台。

    &ldqo;是的。&rdqo;艾穆点点头。

    一把毫无光泽的剑插在水晶台里,斜斜的,露在外面的剑身上还有锈迹和裂纹。剑体不大,和奥菲拉尔大陆一般的单手剑差不多。

    &ldqo;开始吧。&rdqo;

    撒加朝水晶台走去。

    艾穆望着他的背影,皱起了眉头,他的心中充满疑惑‐‐

    那些守护兽魂剑的白金比蒙到哪里去了?

    &hllp;&hllp;

    那萨尔绿洲。内洲。

    一座巨大的石屋伫立在石屋群中的石板路边,显得格外岔眼。

    屋内,一个白金短发,满脸大胡子的中年男子坐在石椅上,看着巴蒂,&ldqo;现任比蒙王,你有权力把我们召唤出来,可你必须告诉我,这是为什么?&rdqo;

    &ldqo;没错,巴蒂,我做了一百年比蒙王,也没有随便使用这样的权力,这很珍贵,每一位比蒙王在他一百年的任期内,只有一次这样的机会,而且必须是因为族人遇到了不可抵抗的危险。&rdqo;一个面相雄奇的老者道,他很高大,强壮无比。

    &ldqo;伦泽和孔特呢?&rdqo;一个瘦脸老者问道,&ldqo;他们本来应该守在嘉兰神庙的入口,现在竟然都不在了,比蒙王,你到底在干什么?&rdqo;他的语气渐渐激烈起来,&ldqo;三千年来,历任比蒙王都必须前往嘉兰神庙,守护祖神的遗物,我想你知道族内的规矩!&rdqo;

    &ldqo;我知道,父亲。&rdqo;巴蒂躬身道,&ldqo;是您传给我的王位。&rdqo;

    &ldqo;哼!&rdqo;瘦脸老者瞪了巴蒂一眼,&ldqo;你的任期早就过了一百年了吧?我记得族内似乎诞生过白金比蒙,你为什么不让位!&rdqo;

    &ldqo;父亲&hllp;&hllp;&rdqo;巴蒂抬起头,&ldqo;每当有白金比蒙出现,比蒙王在一百年后就要禅位,那萨尔只能有一位白金比蒙,其余的必须留在嘉兰神庙,因为那里有代表着祖神光辉战绩的兽魂剑&hllp;&hllp;&rdqo;

    &ldqo;住嘴!&rdqo;瘦脸老者拍了一下石椅扶手,猛地站起身,指着巴蒂,&ldqo;你越来越放肆了!这种话也可以说出来么?&rdqo;

    &ldqo;父亲!&rdqo;巴蒂挺起胸膛,&ldqo;这有什么不可以说!难道就是因为那把残破的神器,就要让比蒙世世代代都蜷缩在这里?这样的话,我们怎么能发展,怎么能让族人,让孩子们,在他们喜爱的群山中自由惬意的呼吸!&rdqo;

    &ldqo;三千年了&hllp;&hllp;&rdqo;巴蒂看着这二十九位前任比蒙王,&ldqo;三千年只能靠着一条河产生的土地来抚摸绿色&hllp;&hllp;我想,这并不是祖神的初衷!&rdqo;

    &ldqo;克尔!管管你的儿子!&rdqo;&ldqo;这小子在说什么!&rdqo;&ldqo;克尔,你的选择是错误的,这个人眼中没有传统!&rdqo;&hllp;&hllp;听到巴蒂这样有违祖训的话,众人纷纷谴责。可是,还是有两三个人没有说话,思索着巴蒂的话。

    &ldqo;安静!&rdqo;瘦脸老者克尔双手一挥,直视着巴蒂的眼睛,&ldqo;你必须给我一个理由,先是调开伦泽孔特,然后把我们召唤出来,这一切,明显就是你的安排!&rdqo;眼中精光一闪,&ldqo;你是故意的,故意要让人进入嘉兰神庙!&rdqo;

    &ldqo;父亲,那个&hllp;&hllp;&rdqo;巴蒂深深吸了口气,&ldqo;成功了&hllp;&hllp;&rdqo;

    &ldqo;什么!&rdqo;

    所有人统统站了起来,包括那几个没有说话的人。

    &ldqo;是的。&rdqo;巴蒂一脸平静,&ldqo;它成功了,两百年前那次残忍的尝试。&rdqo;

    &hllp;&hllp;

    &ldqo;有古怪?&rdqo;水晶台边,撒加扭头看着表情有些凝重的艾穆。

    &ldqo;是的,我告诉过你,这里有二十九位前任比蒙王,入口处还有两个变异进化的白金比蒙。&rdqo;艾穆望着台子上插着的剑,&ldqo;我在巨兽斗场和你战斗时看见过他们,如今又被巴蒂王派遣到西铁&hllp;&hllp;&rdqo;

    听到&ldqo;西铁&rdqo;两个字,撒加心里又是一紧,不再多话,拿出血刀,跃上水晶台,将其插在了兽魂剑的旁边。

    &ldqo;正、负两极的能量已经开始冲突了。&rdqo;撒加低头看着水晶台面上不断出现的裂纹。

    &ldqo;好,你答应我的事情已经做到了,现在,你要我做什么?&rdqo;艾穆问。

    撒加看了他一眼,跳下了水晶台,淡淡地道:&ldqo;杀一个人。&rdqo;

    &ldqo;这种事情太简单了,就算你不帮我这个忙,凭我对你的欣赏和好感,也会答应。&rdqo;艾穆笑道。这时,啪的一声,血刀和兽魂剑之间两股细细的能量碰撞在一起,直射入台面,咔咔咔咔,台面裂开了。

    裂缝直接蔓延到艾穆脚下,一股无色浑浊的能量从缝隙中射出,没入了艾穆体内。

    &ldqo;呃!&rdqo;

    艾穆闷哼一声,捂住右臂。

    &ldqo;怎么会这样?&rdqo;撒加根本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能量,而映入他眼帘的,却是艾穆右臂上崩断的肌肉纤维。

    &ldqo;我也不知道&hllp;&hllp;唔!&rdqo;又是一道浑浊的能量,艾穆胸口的皮肤弹开了,血淋淋的肉都流出来了一部分。

    &ldqo;本来&hllp;&hllp;&rdqo;他喘着粗气,&ldqo;我只是以为有机会修复兽魂剑,让我可以进入天武岩,这样&hllp;&hllp;我就能找到答案&hllp;&hllp;我苏醒的记忆在把我朝那里牵引着&hllp;&hllp;&rdqo;

    &ldqo;天武岩?&rdqo;撒加就站在艾穆的旁边,可一道接一道的能量偏偏不攻击他,他甚至连能量射过来的风声都没感觉到。

    艾穆已经没有办法和他说话了,他的肉体开始一块接一块的炸开,每当一道能量没入,就会有一部分的肌体损毁。

    望着支持不住瘫坐在地的艾穆,撒加没有任何举动,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虽然他脸上毫无表情,可心里却波澜起伏。

    艾穆的要求,就是撒加用血刀帮助他修复兽魂剑。血刀,带着最纯正的负极能量,而兽魂剑,则是最纯正的正极能量,两者一旦相遇,必定发生激烈的冲突,不过,正负相克,也相生,冲突过后,血刀消耗完兽魂剑残余的能量,就能用它的负极能量带动兽魂剑正极能量的循环&hllp;&hllp;

    所谓破而后立,就是这个道理。

    这是艾穆苏醒的那一部分传承记忆告诉他的。

    &ldqo;他想干什么?用修复的兽魂剑砍开天武岩?&rdqo;撒加站到了艾穆身后数十米的地方,因为他发现,艾穆原本损毁的肌体,居然开始凝结成发着光的血点,然后聚拢&hllp;&hllp;

    撒加知道,这是在重组肌体,他也有过这样的经历,还不止一次。

    &ldqo;或者&hllp;&hllp;&rdqo;撒加深邃的眼里透出一道凌厉的光,落在艾穆血肉模糊的背影上,&ldqo;他是想将兽魂剑据为己有!一切,只是借口&hllp;&hllp;&rdqo;

    &hllp;&hllp;

    石屋很大,此时空旷的厅内异常安静。

    良久,克尔颤抖的声音响起:&ldqo;你,你竟然敢背着我们私自进行!&rdqo;

    &ldqo;因为你们不同意。&rdqo;巴蒂依旧平静。

    &ldqo;混蛋!&rdqo;

    克尔突然暴怒,瞬间就到了巴蒂身前,一拳将他轰飞。

    &ldqo;你知不知道!&rdqo;克尔不等巴蒂落地,又是一拳,轰,厚厚的石墙被巴蒂撞出了一个深坑。

    &ldqo;就算是成年的黄金比蒙,也无法承受那样的能量!&rdqo;克尔越来越怒,一拳接着一拳,那气势,就像是要杀了自己的儿子。

    &ldqo;好了!&rdqo;

    一道身影出现在克尔身边,抓住了他的手腕。

    &ldqo;你让开,布格!&rdqo;克尔转过头,怒目而视,抓住他手腕的人,正是开始那个面相雄奇的强壮老者。

    &ldqo;你想杀了他?巴蒂一直都没有还手。&rdqo;布格挡住了克尔朝他挥来的拳头,&ldqo;老家伙,克制一点,虽然我知道比蒙族的脾气都不好。&rdqo;

    &ldqo;可笑&hllp;&hllp;&rdqo;趴在地上的巴蒂缓缓抬起头,那张褶子脸上挂着丝丝点点的血迹,&ldqo;黄金比蒙?父亲,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认为我做错了。&rdqo;

    &ldqo;那我就杀了你!&rdqo;好不容易被布格架住的克尔又怒不可遏。

    &ldqo;冷静一点!&rdqo;布格将克尔死死扣住,看来他的实力要比克尔强多了。

    &ldqo;听他说下去。&rdqo;一个看上去很威严的的中年人开口了,从开始到现在,他除了站起来一下外,一直没有说话。

    他的话似乎很有效,比蒙王们都安静了下来,包括愤怒不已的克尔在内。

    &ldqo;阿加王。&rdqo;巴蒂爬了起来,恭敬行礼,&ldqo;您果然是深谋远虑的,不愧是那萨尔第一代的王,最早进化的白金比蒙&hllp;&hllp;&rdqo;

    &ldqo;别说废话。&rdqo;阿加打断了巴蒂,&ldqo;把你的发现告诉我们。&rdqo;

    &ldqo;是。&rdqo;巴蒂笑了,&ldqo;首先,您已经不是最早进化的白金比蒙了,您的资质无与伦比,只用了两百年,就成了白金比蒙,而现在,有一个族人,只用了不到五十年的时间,就获得了那耀眼的白金色&hllp;&hllp;&rdqo;

    &ldqo;哦?&rdqo;阿加眼里闪着光。

    &ldqo;当您刚刚成为白金比蒙时,同样是两百年,这个族人,已经拥有了顶位亚神的实力,而且,他还只进化了一半!&rdqo;巴蒂道。

    &ldqo;顶位亚神!?&rdqo;

    众人一阵惊叹。

    亚神级分为四个等级,低位、中位、高位、顶位,每个等级也分阶段。比蒙天赋资质各有不同,按照奥丁守则来计算,黄金比蒙的实力在圣级范畴,而白金比蒙,就是亚神级。

    &ldqo;他可以修炼?还是像你那个背叛者儿子波阳一样,出卖\比蒙源自塞特祖神的体质,得到耻辱的古兰泉水?&rdqo;阿加冷声道。

    &ldqo;不,他和波阳不一样,波阳的资质在黄金比蒙里是最好的,就算不用古兰泉水,他也有机会进化成白金比蒙,只是,在他的刺激下,波阳走了极端。&rdqo;巴蒂眼里流动着看不懂的神色。

    &ldqo;这都怪我&hllp;&hllp;&rdqo;他轻叹口气,&ldqo;我说的那个族人,最初只是狂暴比蒙。&rdqo;

    众人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