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零五章 鲁南的偿还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黑幕如瀑,在厉声中流转,塔奇纳迪黑色肉角发出圆环波纹的速度越来越快,周身发光&hllp;&hllp;

    伊尔格纳的呼号声渐渐变小,而其它几个十字军战圣,早已悄无声息。

    他活了很多年,因为他是亚神,三千年前神冥大战都没有让他死去,却命丧在蒙蔽双眼的戏码中。

    这其实也不能怪他,因为在真正的猎人面前,一点小小的失误,都会被抓住,然后转变成致命的毒牙。

    黑幕消失了,塔奇纳迪在金色的光晕中化为人形。

    看到他的表情,撒加知道,伊尔格纳的灵魂实体,已经变成了魂晶,变成了塔奇纳迪妖兽力量&ldqo;吸魂&rdqo;下的产物。

    只见塔奇纳迪背过身,肩膀一阵抽动,接着转身递给撒加一颗光泽隐晦的珠子,&ldqo;大人,这是那家伙的魂晶。&rdqo;

    果然,塔奇纳迪吐出了保留了伊尔格纳50%能量的魂晶!

    &ldqo;很好,我本来没抱多大希望&hllp;&hllp;&rdqo;撒加笑着接过了伊尔格纳的魂晶,一个亚神级巅峰强者的魂晶!

    &ldqo;的确,吸魂产生魂晶的几率极低,不过,这个家伙肌体已经疲劳到极点,失去了战斗力,所以成功率要高一些。&rdqo;塔奇纳迪笑了笑,艳惊四座,让人完全忘记了他刚刚吐东西的行为&hllp;&hllp;

    &ldqo;礼物。&rdqo;撒加将魂晶扔给了捷克。

    捷克一惊,险些没有接稳,半晌,才喃喃的道:&ldqo;这个东西,就是让吉塔那匹魔狼成为亚神级高手的东西?&rdqo;

    &ldqo;不是亚神,吉塔兄弟,已经是妖兽!&rdqo;塔奇纳迪撇撇嘴,&ldqo;他是我们的同类,再说,他吸取的魂晶是一个已经开始铸神格的家伙的,这个伊尔格纳,还差得远!不过,如果是拥有神的力量的魂晶,以你孱弱的人类体质,绝对吸收不了。就算是这个,也不一定能吸收,除非有大人帮你。&rdqo;

    捷克愣了一下,微微有点失望。

    撒加扫了捷克一眼,开口问塔奇纳迪:&ldqo;怎么帮他?&rdqo;

    &ldqo;当然是你尊贵无比的鲜血了,如果捷克有你的血护体,那就没问题了。&rdqo;塔奇纳迪道。

    撒加拍拍捷克的肩膀,朝他点点头。

    捷克心里一阵感动。虽然他已经决定追随撒加,但他毕竟是生活在无数光环下的大陆南方第一天才,在撒加之前的奥菲拉尔大陆历史上最年轻的战圣!为了帮助撒加完成这个计划,他费尽心机将伊尔格纳和十字军引入圈套,为了更加逼真,还用了苦肉计,被伊尔格纳用残忍的方式逼问,虽然是故意的&hllp;&hllp;

    不过现在,他觉得一切都值了,自己看人的眼光没错!

    &ldqo;现在到他了。&rdqo;撒加指了指肉体已经死亡的鲁南,&ldqo;塔奇纳迪,用心一点,我希望吸收他的魂晶,因为这是他欠我的,仇恨必须了结!&rdqo;

    不愧是恩怨分明的阿修罗王,天性如此。

    &ldqo;明白了,大人,我一定尽力。&rdqo;话声中,塔奇纳迪又恢复成了吸血魅蝠的本体&hllp;&hllp;

    半个小时以后。

    塔奇纳迪不负所托,将鲁南的魂晶递给了撒加。

    肉体已经死亡,吸魂后产生魂晶的几率更大‐‐塔奇纳迪是这样解释的。

    然后。

    一道人影高速落在他们面前。

    艾穆!

    捷克不认识他,吓了一跳,魔晶手炮都已经双持在手了!

    &ldqo;别冲动,人类。&rdqo;塔奇纳迪捋了捋脸颊上的桃红色发丝,鄙视的看了捷克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捷克身上优雅的气质让他很不舒服,不知道是嫉妒还是排斥。

    &ldqo;她已经不在了,除了先知殿以外,我搜索了残破的艾泽拉斯。&rdqo;艾穆扣紧了他的银色发环,&ldqo;艾泽拉斯的兽人绝大部分已经逃离,还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卫兵们也所剩无几,勇敢一点的还留在城外。&rdqo;

    &ldqo;不在了?&rdqo;撒加眼神闪烁,手指不自觉地抚摸着右脸上的细痕。

    &ldqo;大人,我们需不需要&hllp;&hllp;&rdqo;塔奇纳迪右手在脖子上一横,目光如冰。

    撒加摇摇头,&ldqo;对威胁,哪怕只有一点,也要彻底灭绝。鲁南已经死亡,那位先知也离开了,兽血同盟那些胆小的傀儡不足为惧。何况,我们最大的威胁已经变成了能量。&rdqo;撒加望着捷克手中紧紧攥着的那颗伊尔格纳的魂晶。

    &ldqo;哦不&hllp;&hllp;&rdqo;撒加又摇了摇头,&ldqo;也许那个女人,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rdqo;

    &ldqo;不好意思&hllp;&hllp;&rdqo;艾穆面带愧色,&ldqo;没能履行我们的协定,开始我就应该去杀了她。&rdqo;

    &ldqo;兄弟。&rdqo;撒加眼神平静了下来,&ldqo;那时候我们的计划还没有成功,我们还置身在危险中,那些十字军很强,还有圣光之罚,如果我们和他们硬撼,现在倒在这里的,就不是他们了。&rdqo;

    &ldqo;还有血冥王。&rdqo;塔奇纳迪心有余悸的道,说实话,鲁南变身后的恐怖气息让他的心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安宁。

    &ldqo;没错。我们现在去呼啸草原,如果费烈按照我的计划去做,现在兽人大军已经开始步入死亡。&rdqo;撒加眼中精光四射,&ldqo;因为那片广阔无垠的土地,才是真正的猎场!&rdqo;

    &hllp;&hllp;

    这是一条长长的队伍,行进在枯荣无常的草原中。弯弯曲曲,宛如接天的长路。

    这里是呼啸草原中部,一片荒芜的枯地,比枯草丛生的呼啸草原更加荒芜。

    &ldqo;呼。&rdqo;

    队伍最前方费烈长出了口气,举起右手,&ldqo;扎营!&rdqo;

    身旁的传令官迅速用旗语将这个讯息传递到了队伍的末尾。

    听到身后道格拉斯和衮尔多无厘头的鸹噪声,费烈皱了皱眉头,跳下了马,朝前方走去&hllp;&hllp;

    &ldqo;唔,荒凉的郝顿玛尔啊,荒凉之中还有更荒凉。看样子,这里除了我们来以外,粗陋的兽人都不愿意在这里出没。&rdqo;

    费烈站在一座土丘上,将一块中间凹进去的透明魔晶片从眼前拿下。

    &ldqo;撒加&hllp;&hllp;希望你没有算错&hllp;&hllp;&rdqo;他转身望着艾泽拉斯的方向,&ldqo;如果你的计划失败,那么这里,就是疲劳至极的卡蓝大军被彻底埋葬的地方。&rdqo;

    啪。

    一个人影落在他面前。

    &ldqo;费烈统帅,你在搞什么!&rdqo;兰多夫满脸怒容,&ldqo;你知不知道,在你毫无意义的来回折腾中,有多少勇敢的士兵,还没有踏上战场,就失去了生命!&rdqo;

    &ldqo;既然出征,就要有这个准备。&rdqo;费烈皱起眉头。

    &ldqo;准备?&rdqo;兰多夫冷哼一声,&ldqo;请您告诉我,统帅大人,这是出征吗?您身为卡蓝第一统帅,请收起胆怯,让白水仙的荣耀重新唤回您的责任心!&rdqo;

    &ldqo;那&hllp;&hllp;&rdqo;费烈看着他,&ldqo;依照你的意思,我们应该不顾一切的走到西铁城下,陷落在兽人的猎场中?&rdqo;

    兰多夫面色一顿,&ldqo;至少,士兵们英勇的鲜血,将染红西铁的城墙,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在过度的劳顿中,不断流失。&rdqo;

    费烈眉间皱的更紧了,不再搭话,径直朝着卡蓝营地走去。

    &ldqo;站住!我需要理由,因为我对帝国有着无与伦比的忠诚!&rdqo;兰多夫喊道。

    费烈停下了,平坦的声音从后背传向兰多夫:&ldqo;相信我&hllp;&hllp;老伙计,我比你更爱这些帝国的士兵。&rdqo;

    兰多夫望着费烈的背影渐渐远去,胸口不住起伏。

    &hllp;&hllp;

    巨石山脉。苍凉老迈,横亘在艾泽拉斯和西铁城之间的土地上。

    它不是天险,也不是阻隔,只是像一个睹尽岁月变换的老人一般,伫立在郝顿玛尔荒原中,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撒加、塔奇纳迪、艾穆、捷克、奥兰多带着四百九十九名修罗战士,落到了巨石山脉的一处山坳中。

    &ldqo;我们来这里干嘛?&rdqo;艾穆望着四周嶙峋的岩石和那斑驳的灰色痕迹,&ldqo;不是去呼啸草原吗?&rdqo;

    &ldqo;等待,艾穆。就像我们等到了机会,取得了艾泽拉斯的最后胜利一样。&rdqo;捷克开口道。

    &ldqo;嗯。&rdqo;艾穆是比蒙出身,虽然脑子还算好使,但始终有些单纯,在目睹了撒加用精密的计划兵不血刃的除掉对手后,他发现,自己要完成比蒙王的嘱托,还有好多需要学习的地方,而撒加、捷克、奥兰多之类的人,就是他最好的老师。

    他已经决定跟在撒加身边,不断吸取,直到自己有了足够的能力之后,才前往神界。

    &ldqo;可惜&hllp;&hllp;&rdqo;撒加目光有点心痛,&ldqo;为了把鲁南引到伊尔格纳那里,损失了一个战士。&rdqo;他望向已经纷纷开始修炼的修罗战士们。

    &ldqo;他们都是坚忍不拔的男人,而且,撒加你在他们心目中,就是信仰!&rdqo;捷克走到他身边。

    &ldqo;信仰?&rdqo;撒加对这个词始终有点别捏。

    捷克笑了一下,&ldqo;牺牲是在所难免的,我记得那个战士在接受这个明知道必死无疑的任务时,只说了一句话‐‐请把我的名字,告诉团长。&rdqo;

    撒加沉默了&hllp;&hllp;

    风从古老的山坳中掠过,带来了丝丝凉意。

    &ldqo;他叫什么名字?&rdqo;撒加轻声问。

    &ldqo;凯特拉。&rdqo;捷克答道。

    &ldqo;我记住了。&rdqo;撒加眼睛很亮。

    &ldqo;他一定会高兴的。&rdqo;捷克转身朝着艾泽拉斯的方向行了个礼,&ldqo;安心去吧,凯特拉,我,捷克.波普,已经完成了你最后的嘱托。&rdqo;

    撒加也望着艾泽拉斯的方向,久久不语。

    夜幕降临在这处山坳。

    众人都在修炼着,只有塔奇纳迪那暗金色的身影在空中盘旋。

    撒加闭眼盘坐在一块岩石上,血刀插在身旁,给漆黑的山坳带来了一丝嫣红的光亮。

    鲁南魂晶中的能量,不断进入撒加体内,和他的肌体融合,飞速提升着他的力量&hllp;&hllp;

    这是一名接近大恶魔实力的强者魂晶,撒加和他的实力差距太远,即便拥有地狱里最强的体质,也让他的经脉欲裂!而且魂晶里还只有百分之五十的能量!

    如果,鲁南还是他以前冥王的实力的话,以撒加现在的程度,说不定已经爆体而亡了。

    可惜啊。

    阴差阳错中,哦不,也许是命中注定,也许是情绪永远是决定对错的重要要素‐‐

    曾经,鲁南把七夜的灵魂残存打入了幼年撒加的体内,也因此差点丧命,好不容易,他恢复了部分实力,却又死在了撒加的圈套中。

    这应该就是因果的偿还,矛盾的游戏,冥冥之中自有其规则。

    三天后。

    撒加睁开眼睛,鲁南的魂晶能量他已经吸收完毕,成功突破到了大黑暗天第三个境界&ldqo;重&rdqo;的顶峰,只差一点,就可以达到最后一个境界&ldqo;生&rdqo;。

    撒加发现,大黑暗天衍生的那种循环,不仅淬炼肌体时更彻底,而且,不再是单向循环,变成了双向!

    也就是说,同样一次循环,同样的一次能量淬炼,撒加现在的程度‐‐大黑暗天&ldqo;重&rdqo;境界顶峰,可以来回两次!

    两次!这就代表着,力量增长的速度也翻倍!修炼进度将会是以前的两倍!

    不愧是阿修罗王!难怪在自由之城时,萨拉特会认为以阿修罗王的资质,撒加修炼的速度还很慢!也正因如此,他才会对菲拉诺产生了怀疑&hllp;&hllp;

    撒加站起身,朝着不远处的捷克走去。

    &ldqo;吸收完了?&rdqo;捷克有点吃惊,这三天他一直惦记着伊尔格纳的魂晶,却又不好意思提,以他人类的体质,要吸收里面的能量,必须要像塔奇纳迪说的一样,用撒加负极能量气息最纯的恶魔之血护体。

    &ldqo;嗯。&rdqo;撒加取下了脖子上的气息控制者项链,递还给捷克,然后从储物手镯里拿出那条金币项链,戴在脖子上。

    &ldqo;恭喜大人突破。&rdqo;塔奇纳迪从空中俯冲而下,化为人形。

    &ldqo;塔奇纳迪,我应该怎么做?&rdqo;撒加问。

    &ldqo;大人,你不会真的要&hllp;&hllp;&rdqo;地狱之王用鲜血帮助一个物质位面上的修炼者,即便知道捷克和撒加之间的关系,可是以塔奇纳迪的思维,还是很难理解。

    &ldqo;别废话。&rdqo;撒加看到捷克的表情微微有点难堪。

    &ldqo;哦。&rdqo;塔奇纳迪一挥手,数道黑色的光陷入捷克周围的地面,构成了一个面目冷峻的头像。

    &ldqo;坐到头像中间那只眼睛上。&rdqo;塔奇纳迪道,语气还是很不友善,这个阵法是他在地狱里学的,知道对辅助者的伤害,那可是他心目中唯一的王者。

    &ldqo;三只眼睛?&rdqo;撒加看得一愣一愣的。

    &ldqo;对,大人。这是夜叉族的一个普通阵法,名字我忘记了,效果就是用辅助者的鲜血作为指引,让受阵者暂时拥有辅助者的体质。&rdqo;塔奇纳迪解释道。

    &ldqo;夜叉族?&rdqo;撒加问。

    &ldqo;他们是阿修罗王忠实的追随者,实力很强,魔武双修,不过好像自从七夜大人陨落,阿修罗灭族之后,就在地狱里销声匿迹了,没有人找得到他们,因为他们还有很多古怪的阵法,比如现在这个。&rdqo;塔奇纳迪笑道。

    说话间,捷克已经坐在了地面上的夜叉头像额头中间的那只眼睛上。

    撒加走了过去,左手成刀,在手腕上一划。

    殷红的血,流了下来,融入了构成头像的黑色能量线中&hllp;&hllp;

    几分钟后,捷克突然感觉到身体猛然变强了,几乎无坚不摧,根本就不需要斗气的激化催动!

    捷克急忙吞下了魂晶。

    一股巨大无匹的能量立刻侵袭了他的经脉,疼痛难忍。

    &ldqo;这就是亚神级的力量吗?&rdqo;捷克咬紧牙关。

    &hllp;&hllp;

    &ldqo;他们在干什么?&rdqo;艾穆走到塔奇纳迪身边。

    &ldqo;唉&hllp;&hllp;&rdqo;塔奇纳迪叹了口气,&ldqo;我们伟大的王啊,居然成了无偿提供血液的源泉,谁都可以享用这尊贵的荣誉!我还以为,自己是唯一一位这种荣耀的拥有者。&rdqo;面带几分妒忌,塔奇纳迪手掌一翻,以他的黑暗魔法造诣,控制这种冥界普通阵法轻而易举。

    &ldqo;哦。&rdqo;艾穆似懂非懂,不过这在他看来很奇特的阵法还是吸引了他。

    很快,撒加的鲜血流过所有的黑线,于是他凝固了伤口。

    在撒加鲜血的帮助下,第五天的傍晚,捷克吸收完了伊尔格纳的魂晶。

    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黑光线勾勒的夜叉头像消失了,捷克站了起来,本来就亮的眼睛变得更加明亮,光芒犀利。

    &ldqo;中位亚神初阶?&rdqo;撒加很诧异。&ldqo;吉塔吸收的是比伊尔格纳更强的蒙哥的魂晶,还是妖兽体质,才能达到低位亚神。&rdqo;

    &ldqo;很正常。在这个阵法下,他暂时拥有的是大人你的体质,而且他非常聪明,懂得最合理的疏导能量,这就比萨拉特纯粹用外力将魂晶能量导入吉塔体内效果好了许多。&rdqo;塔奇纳迪解答了这个问题。

    &ldqo;谢谢。&rdqo;捷克走到撒加面前,眼中的神色不言而喻。

    &ldqo;我们是朋友。&rdqo;撒加看着他。

    捷克心中激荡不已。

    不止他,就连一旁的艾穆听到这句话也不禁动容,胸中涌过一丝暖意。

    此时,夕阳的余晖下,一团细小的光芒坠下,落入捷克手中&hllp;&hllp;

    这是一道魔法传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