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零八章 西铁月夜(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废墟。

    西铁城内的废墟在月光下,像是哀哭的幻象。

    梅尔沙、柏洛斯、吉塔屠戮着兽人士兵,像是哀哭中激颤的尾音,滑过月色,无尽的绚丽下,凶猛的灭绝。

    声激如洪流,狼藉不堪。

    这,应该就是生命消失前,那种不甘的羁绊。

    血染红了月。

    &hllp;&hllp;

    波阳抬起头,顺着恨修的目光望去。

    一个黑发男子站在一只暗金色的大蝙蝠背上,寂静无声,手中血色长刀一闪一闪发出嫣红的光,那黑色重铠上的诡异红纹中,能量淡淡的流转。

    男子身后,是一群冷峻的战士,锃亮的铠甲在月色中熠熠生辉。

    哐的一声。

    波阳一惊,只见一个上半身赤裸并且覆盖着金属层的人落在他面前,踏碎了地面。接着,猛地击中了他的腹部‐‐

    噗!

    波阳喷出一口血,整个人倒飞出去。砰砰砰砰,撞穿了十几处房屋,轰的一声砸毁了一尊大铜像,掩埋在渣砾中。

    呼,那人手臂上缭绕着生铁一般的光泽,后脑上部的粗辫随着他身体的动作而起伏着。他的脸也被生铁般的金属覆盖了,虽然五官依旧清晰,但配上那红红的瞳孔却让人感觉到一股子冰冷,就像从冰水里捞出一块铁,然后放进你的领口中一样。

    艾穆!硬核法则!桑楠净土的正宗比蒙族!

    啪,地面再次碎石横飞,艾穆整个人弹起,朝波阳被打飞的方向急速而去&hllp;&hllp;

    &ldqo;应该了结了。&rdqo;撒加望着远处再次出现的爆破景象。

    &ldqo;嗯?&rdqo;

    他面色微微一变。

    他看到了一张银色面具,和一头干枯的白发。

    那罩在麻布长袍的纤细身体,就在这幽幽的月光下不住颤抖&hllp;&hllp;

    &ldqo;恨修?她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rdqo;

    不知道为什么,撒加心底陡然升起一阵凉意。

    唰。

    罩在几十个萨满祭司身上的金色光幕消失了,恨修双手一合,一道金光射向了位于五十米空中的撒加。

    这攻击很强!

    塔奇纳迪额上的黑角光芒一闪,一股黑气阻挡了这道光。

    气流腾起,将撒加的齐肩黑发向后拉得笔直。

    呼,黑色羽翼在背后张开,四米多宽的幅度如同恶魔在寒月当空下的辉映。

    &ldqo;塔奇纳迪,保护修罗军团,捷克,杀掉那些插木棍的家伙。&rdqo;撒加眼眶内一片漆黑,丝丝黑气从中冒出,就像毒蛇的信子。

    双翼一扇,他朝恨修疾飞而下。

    &ldqo;想杀了我吗&hllp;&hllp;&rdqo;恨修望着那个疾飞而来的身影,&ldqo;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hllp;&hllp;&rdqo;面具后的目光突然异常悲愤,双手一张,一道防御魔法立在面前,接着整个人猛地飞向天空。

    杀气。

    变身后的地狱修罗王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如坠入深潭一般。

    萨满祭司哈巴惊惧无比,愣了一瞬间后,急忙向后跑去,嗖,一颗小光球却朝着他后脑射来‐‐

    噗,红的、白的全喷了出来。

    砰,哈巴的脑袋整个炸开,无头的身体又踉跄几步后,倒在了地上。

    &ldqo;天啊&hllp;&hllp;&rdqo;剩余的几十个萨满祭司呆住了,脚下忘记了移动。

    轰,如刀的气劲四射,割伤了他们的皮肉,身上的兽皮法袍变成了破烂。只见撒加几刀击碎了恨修的防御魔法后,双翼一合一张,整个人化为一道黑气,向天空射去。

    &hllp;&hllp;

    &ldqo;杀!杀!杀!杀呀!黑夜多么美妙啊!让血液流淌在它慈爱的胸膛吧!&rdqo;

    塔奇纳迪狂放的声音响彻夜空,蝠翼猛扇,黑气像是飓风一样,直扑向地面的兽人战圣团。

    &ldqo;合阵!&rdqo;

    领头的那个兽人战圣战斧一挥,三千兽人战圣立刻分散开来,每十个人站住一个方位,形成了三十个点,然后,点与点之间,斗气汇集而成的能量流架起了一道道联系,像是桥。

    轰轰轰轰轰&hllp;&hllp;

    塔奇纳迪的魔法被击散。

    &ldqo;斗阵?!&rdqo;

    他张大蝠嘴。

    &ldqo;这些兽人怎么会斗阵?!&rdqo;

    虽然塔奇纳迪不知道这些兽人战圣组成的斗阵叫什么名字,但那种骤然强大了数倍的气势,已经说明了一切。

    &ldqo;呃!&rdqo;

    捷克痛叫一声,退回了五十米处的空中,双手不住颤抖,几乎拿不稳魔晶手炮。

    几个萨满祭司的尸体留在了地上,剩余的还没被捷克杀死的,没命一样躲进了斗阵之中。

    数十根木图腾插在了兽人战圣们身边,顶端燃着不同颜色的火焰,为这森冷的月夜,带来了些许点缀。

    &ldqo;攻击!巨剑之势!&rdqo;

    领头的兽人战圣战斧一挥,只见三千兽人战圣统统高举武器,强烈的斗气从武器中发出,很快聚集在阵势顶空,变成了一把长达百米的巨剑!

    &ldqo;向后退!都他妈的退!&rdqo;

    塔奇纳迪双翼一张,黑气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拦在众人面前。

    他知道轻重,那把百米巨剑虽然只是由能量构成的,但攻击力却足以将捷克这样实力的中位亚神轻易撕碎!

    而且,在那些萨满祭司的图腾术的增幅下,气势更甚!

    轰!!

    巨剑砍上了黑网!!!!

    空气扭曲了,巨剑气势笼罩的方圆几公里的地面纷纷碎裂,碎屑一片一片的升起来,然后消融。那些早已破损的建筑物也在很短的时间内消融,当然,还有里面无处可躲的生命&hllp;&hllp;

    塔奇纳迪暗金色的身体不住抖动,尖牙咬的声响,额中黑角一圈一圈的波纹猛放,顶住那张黑气形成的大网。

    夜之网&hllp;&hllp;黑暗系魔法&hllp;&hllp;防御很强的初级神咒!

    居然在三千兽人战圣组成的斗阵的一次攻击下如此狼狈!

    这就是斗阵,这种来自神界、在物质位面绝不可能存在的阵法那惊人的威力吗?

    &ldqo;失算了。&rdqo;

    捷克带着修罗军团退到了远处的天空中,双臂上的血染红了他的衣袖,实际上他那身华贵优雅的礼服,是防御很高的顶级圣器,可仍然像切豆腐一样被切开,起不了丝毫作用。

    &ldqo;只有期待&hllp;&hllp;&rdqo;

    捷克嘴唇蠕动着。

    &ldqo;这阵法&hllp;&hllp;还有这场战斗,已经不是我们可以参与的了&hllp;&hllp;只有期待塔奇纳迪能够顶住,等梅尔沙过来,配合他的结界,让那些兽人的斗气消耗光&hllp;&hllp;&rdqo;

    这时。

    兽人粗重的号角声响起了。

    捷克浑身一颤,发白的嘴唇蠕动的更加厉害。

    这代表着集结的号角声,让他的希望降到了谷底。

    本来,梅尔沙三人凭借妖兽的强大实力,已经将几十万兽人守军消灭了一半,可是如今&hllp;&hllp;

    这此起彼伏的号角声中&hllp;&hllp;

    如潮水一般的兽人士兵涌入了西铁城!

    从空中望下去,就像一片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点&hllp;&hllp;

    三百万!

    三百万兽人士兵竟然就隐藏在西铁城周围!

    他们,根本没有去呼啸草原,修罗军团的斥候被他们故意制造出来的假象骗了!

    这一切,只是为了让撒加浮出水面,然后将他一举猎杀!

    &ldqo;嘶!&rdqo;

    梅尔沙的蛇颈剧烈的扭动起来,他虽然够强,但也累了,几十万兽人士兵已经让他和柏洛斯吉塔的体力消耗了大部分。

    现在突然又多了这么多&hllp;&hllp;

    他拼了!

    九条百米长的蛇颈统一向其中一条靠拢,八张蛇口中同时吐出了妖兽力量,汇集到一张蛇口中,然后狠命喷出‐‐

    最强结界!极限禁锢!

    九头蛇的妖兽力量是结界,有九种,九种结界也可以合成其中的任何一种,称为&ldqo;极限结界&rdqo;,威力是原来的九倍,不过,当九头蛇使用处极限结界时,就是他燃烧生命的时候&hllp;&hllp;

    一片无形的能量笼罩了半个西铁城。

    西铁城的西面,像是静止了。

    &ldqo;梅尔沙&hllp;&hllp;&rdqo;

    柏洛斯心中激颤,三颗犬头狂躁万分,一面狂吼,一面朝着那些动弹不得的兽人士兵们扑去。

    吉塔的狼牙撕咬着兽人的身体,利爪从他们的身上划过,带出了血淋淋的内脏‐‐修罗魔狼,带着阿修罗族人的嗜杀,在战场中没有任何情绪,只知道杀戮杀戮再杀戮,就像一个机器般,直到耗尽最后一丝战意。

    &hllp;&hllp;

    &ldqo;混蛋!这些可恶的虫子!&rdqo;

    西铁城东面,死命顶住&ldqo;巨剑之势&rdqo;的塔奇纳迪从牙缝中迸出了几个字。

    他知道梅尔沙干了什么。

    眼眶不觉有点酸涩。

    &ldqo;混蛋啊!&rdqo;

    一声狂吼,构成&ldqo;夜之网&rdqo;的黑气黑得更加浓郁,那把由地面上兽人战圣斗气聚成的百米巨剑退回去了一点。

    &ldqo;你们他妈的没吃饭啊!&rdqo;阵中那个领头的兽人战圣嚎叫起来,&ldqo;先知大人把这个阵法教授给我们,就是让你们连一只死蝙蝠都收拾不了的吗?&rdqo;

    吼!

    兽人战圣们的野性被激发了,一道道斗气从他们构成的三十个阵点中发出,朝着阵中央的交点汹涌而去!

    那个交点,就是斗阵&ldqo;巨剑之势&rdqo;的阵眼!

    &ldqo;对了,这才是我们兽人战圣的荣耀!&rdqo;领头的兽人战圣狂笑道,他所处的主控阵点注入阵眼的斗气更加猛烈。

    看起来,这个家伙也有亚神级以上的实力。

    &ldqo;萨满祭司们!图腾增幅!&rdqo;

    &hllp;&hllp;

    &ldqo;修罗战士们!&rdqo;捷克举起右臂,血从深可见骨的伤处滴下,&ldqo;让我们,用鲜血,染红西铁城的土地,体会那生与死之间的快乐吧!&rdqo;

    啪!

    魔晶手炮绽放出一缕光辉。

    然后,修罗军团的战士们在他的带领下,冲向了西铁城的西面,那里,是三百万疯狂兽人士兵组成的狂潮!

    &ldqo;呼!&rdqo;

    看到捷克和修罗军团的到来,梅尔沙松了口气,盘曲的身体软了下来,九条蛇颈重重砸在地上,白光闪过,恢复成了人形。

    &ldqo;梅尔沙!&rdqo;

    柏洛斯回头。

    只见一群双目赤红的兽人士兵正朝人事不省的梅尔沙冲去!

    可是,他却无能为力,兽人太多了,他身上平均一秒钟要承受上千次攻击,哪怕这攻击力度对于他来说不值一提。

    无数悍勇的兽人士兵爬上他四十米高的身体,然后被甩下,接着被踏成肉酱&hllp;&hllp;

    不值一提归不值一提,多了,也会变成一种可怕!妖兽再强,也是生命,也有体力,也有极限&hllp;&hllp;

    &ldqo;嗷!&rdqo;柏洛斯不顾一切的嘶吼着。

    就在那群兽人士兵快要接近梅尔沙时,一道气场出现,将他们炸成了一个个的血块。

    尘土散尽。

    柏洛斯看清楚了,三颗犬头同时长出了一股粗气。

    两头直立猛兽挡在了梅尔沙前面。

    白金色的短毛,十米多高的粗壮身体,筋肉如铁,像河马一样的头,獠牙根根露在外面,爪子上长着钢刀一样尖利的指甲,上身长下身短,如狮足一般的腿支撑着异常强壮的上半身。

    白金比蒙!

    他们终于出现了。在这个场面大出意料之时。

    吼。

    伦泽粗臂一挥,一百黄金比蒙,五千狂暴比蒙,踏着沉重的步伐,朝着兽人狂冲而去。地面产生阵阵颤动,形式出现了逆转。

    而伦泽自己,守在梅尔沙身边。身旁的另一头白金比蒙孔特,则高高跃起,落入了兽人群中,大肆屠戮。

    在知道了比蒙限制枷锁的真相后,他不再觉得兽人是同类,而是仇人‐‐这是庇护他们的兽神族所必须偿还的仇恨!

    &ldqo;这些比蒙&hllp;&hllp;&rdqo;

    兽人们愣住了,直到比蒙的利爪划碎他们的身体时,也没有搞明白,为什么这些守护郝顿玛尔荒原的巨兽会攻击他们。

    &hllp;&hllp;

    &ldqo;艾穆,我的弟弟,比蒙变了啊,是你带来的吗&hllp;&hllp;&rdqo;波阳从废墟中爬起,抹去了脸上的血。

    &ldqo;你已经&hllp;&hllp;&rdqo;艾穆冷冷的望着他,&ldqo;不能变成比蒙的样子了,打破枷锁的感觉怎么样,还是觉得这人类形态原本就该属于我们?&rdqo;

    &ldqo;哈哈哈哈&hllp;&hllp;&rdqo;波阳突然大笑起来,&ldqo;愚蠢啊,你的那位朋友,还有自作聪明的狗屁先知大人,都是笨到极点的家伙!&rdqo;蓦地,笑声停止了,他盯着艾穆的眼睛,&ldqo;就连你,也跟着他们一起,成为了笨蛋!&rdqo;

    &ldqo;你疯了?&rdqo;艾穆一拳击中地面,覆盖着坚硬金属如生铁般的拳头在&ldqo;硬核法则&rdqo;奥义的激化下,变成了利器!

    咔‐‐

    裂缝从被击处开始延伸,艾穆强悍的力量就埋藏在缝隙之中。

    &ldqo;死吧!这对你来说是最好的解脱!&rdqo;艾穆眼中掠过一丝复杂。

    停止了?

    裂缝就要击中波阳时,居然停止了?

    艾穆愣了一下。

    空气缓缓流动起来,和煦而温暖。

    一缕光明,落到了波阳身上,修复着他被艾穆重伤的身体。

    接着,一道耀眼的光束,击中了艾穆,整个人倒飞出去,落到了百米开外的地上,体表的金属层开始脱落,露出了淡灰色的皮肤&hllp;&hllp;

    &ldqo;已经变成神狱的桑楠净土,没想到还有余孽啊&hllp;&hllp;&rdqo;一个人影从空中缓缓落下,望着失去知觉的艾穆。

    &ldqo;大人,您来了。&rdqo;恢复的波阳从地上跃起,单膝跪在那人面前。

    &ldqo;做的很好。&rdqo;那人笑道。

    &ldqo;蝼蚁们的争斗真是无聊。现在,就等那两个人结束了。&rdqo;他抬头望着孤月高悬的夜空。

    跪在地上的波阳嘴角一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