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一十章 西铁月夜(四)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铁蹄。奔雷。马鸣。加上冷兵器碰撞的铿锵。卡蓝骑兵凶猛的在兽人大军中冲突,如一股势不可挡的铁流。

    呼,费烈一低头,拉起马头,左手在马背上一拍,整个人腾空而起,手中龙枪如风旋转,落进攻击他的兽人队伍中,带起血浆无数。

    轰!

    费烈长枪猛击地面,一圈能量波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周围兽人纷纷倒地。同时,他骑乘的战马也轰然倒地,马头被一根石矛贯穿。

    &ldqo;最后的夜晚了!让我们用热血,迎接黎明的到来吧!&rdqo;

    费烈的声音在斗气的催鼓下,在西铁城的上空飘扬。

    三十万卡蓝骑兵受到了统帅的鼓舞,更加奋勇,覆盖着铁甲的马匹如同一阵阵的烈风,冲向手持巨斧钝器的兽人!

    血光和呼号,映红了你死我活的一幕幕。

    这,就是奇兵突袭了,卡蓝三十万骑兵在大军坐死在呼啸草原深处的假象下,不分日夜的急行军,五天之内,跨过漫漫草原,如同一柄利剑,插入了西铁城的心脏!

    烟幕缭绕,尔虞我诈,谁最后站着,就是胜利者,就是主宰战争的英雄。而撒加瞒天过海的两支突袭军‐‐黑龙巫师团和三十万卡蓝骑兵,就证明了这个铁血般的准则。

    于是,西铁城之战胜利的天平,开始倾斜。

    &hllp;&hllp;

    &ldqo;要结束了吗&hllp;&hllp;&rdqo;依琳扔掉了恨修的面具,伫立空中,望着在城中来回冲突、虎虎生威的卡蓝骑兵和那血流成河的战场。

    &ldqo;成长的你,终究赢了。&rdqo;依琳笑了,&ldqo;可是,输赢又有什么意义&hllp;&hllp;我终究,失去了你。&rdqo;

    一滴一滴的泪,渗出眼眶,顺着她脸上干裂的皮肤,滑落&hllp;&hllp;

    &ldqo;真是意想不到啊。&rdqo;

    一个高傲无比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ldqo;万万没想到,神界让无数人夜不能寐的女神,会搞成这副模样。美丽无双的依琳啊,你的容貌和智慧,都让我深深想念呢。&rdqo;

    依琳猛地回头‐‐

    &ldqo;是你!?&rdqo;

    她呆住了。

    &ldqo;杀掉阿修罗王的感觉怎么样啊?&rdqo;来人笑道,&ldqo;如果这件事传到神界去,说不定会免去你遗失诸神手谕的放逐之罪呢!&rdqo;

    &ldqo;神狱吗?&rdqo;依琳表情恢复了正常,&ldqo;放不放逐无所谓,我已经不在意了,不过&hllp;&hllp;&rdqo;她望着来人,&ldqo;倒是你,奥布特,如果拿不到诸神手谕,相信你的父亲诺亚,那位光明主神,一定会狠狠责怪你的吧。要知道,你身为光明之子,强大的中位神,降临奥菲拉尔这个物质位面,相信也冒了一定的风险,如果那个人知道了,你们光明神族的日子也不好过吧。&rdqo;

    &ldqo;别用那个人来威胁我!&rdqo;奥布特光明璀璨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ldqo;神皇之子有什么了不起!哼,依琳,别自作动情了,那靠着父辈光耀自己的家伙喜欢的,是以前的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多么让人恶心!&rdqo;

    依琳沉默了。

    &ldqo;怎么了,不说话了么,迷人的女神?&rdqo;奥布特得意的道,&ldqo;如果你和以前一样,说不定那个人会因为对你的迷恋,而去求宠爱着他的父亲,免去你失去诸神手谕的罪责。不过嘛,此时此地的你,不仅失去了贞节,还变得如此丑陋,我想地狱里的那些生物,应该都比你好看。&rdqo;

    &ldqo;那又怎样?&rdqo;依琳深深吸了口气,微笑道:&ldqo;我只会为一个人美丽,我曾经的样子,留在我爱的人心里,那就够了,像你这样愚蠢的人,是不会明白的。&rdqo;

    &ldqo;别废话!&rdqo;奥布特被依琳的话激怒了,&ldqo;诸神手谕死亡分卷在哪里!你跑到兽人的地方来做什么狗屁先知,无非就是想通过血冥王鲁南的势力找回它,可是那个失败的家伙居然被物质位面的修炼者杀死,真是蠢笨至极!&rdqo;

    &ldqo;你变聪明了嘛。&rdqo;依琳看着他,&ldqo;是你自己想的,还是有人在教你?&rdqo;

    &ldqo;是我啊。&rdqo;奥布特身后出现了波阳的身影,&ldqo;这是我对奥布特大人的敬言啊,伟大的光明之子已经赐予了我法则奥义,铸起了神格,聪明的先知大人,你机关算尽,却被我骗了。&rdqo;

    奥布特满意的笑道:&ldqo;波阳,你非常聪明,等拿到诸神手谕,我就会得到光明神族百年一次的法则恩赐,成为高位神,那时在神界的你,也能威风八面,甚至可以拥有自己的物质位面。&rdqo;

    &ldqo;多谢大人。&rdqo;波阳恭声道。

    &ldqo;奥布特大人啊,我推荐的人选没错吧。&rdqo;只见一个白色长发的年轻人出现在奥布特身后,躬身行礼。

    接着,一颗巨大的六芒星法阵在空中闪了一下,上百名和那年轻人穿着打扮差不多的金袍人齐齐出现,统一的单膝跪下,双手抱胸,向奥布特行驶觐见神的礼节。

    &ldqo;拉斐尔,人到齐了?&rdqo;奥布特抬起右手,示意他们站起来。

    &ldqo;当然,大人,这些都是我们光明神殿秘密训练了多年的人才,最狂热的光明信徒,才不会理会奥丁那个伪神。&rdqo;拉斐尔笑道,并且得意的看了一眼对面的依琳。

    &ldqo;拉斐尔,我倒是看错你了。&rdqo;依琳面无表情,垂在脸侧的白发随着夜风轻轻摆动。

    &ldqo;哦,神使大人啊&hllp;&hllp;&rdqo;拉斐尔面带微笑,突然他故意愣了一下,拍拍自己的额头,&ldqo;哦,我真蠢,你现在只是个丑陋的女人,根本不是什么神使了,对不起啊,我忘记了。&rdqo;

    一阵嘲讽的笑声响起,依琳的肩膀微微颤抖起来。

    &ldqo;好了。&rdqo;奥布特手一挥,终止了这些很刻意的笑声,&ldqo;把她带走,我会有办法让她说出来的。&rdqo;

    上百名光明信徒统一做出了一个手势,接着璀璨的金光从他们中间射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符号,罩向了依琳。

    &ldqo;奥布特,你还是不敢自己动手吗?害怕神界会发现你到了这里来,然后你们光明神族的那些对头&hllp;&hllp;&rdqo;依琳冷冷的说道,可话才说了一半,那金色符号就笼罩了她全身,剧烈的疼痛让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ldqo;这,这是光明圣言阵&hllp;&hllp;拉斐尔,你早就知道奥布特会来,所以刻意准备好了这个阵法来对付我吗?&rdqo;依琳咬牙道,身体在金色圣言符号的包围下,痛苦的挣扎。

    &ldqo;蠢货!&rdqo;奥布特高声道,&ldqo;你以为我们光明神族做事会毫无计划吗,为了死亡分卷,我们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计划了,那是一千年还是两千年来着&hllp;&hllp;唔,不管了,在主宰光明的我们心中,早就想把其它那些伪神消灭,我们才有资格拥有神界能量最充足的地方,而诸神手谕&hllp;&hllp;&rdqo;他滔滔不绝的说着,高亢的声音透着无比的自豪和满足&hllp;&hllp;

    听到主子自己爆料一大堆,却如此天真的说别人蠢货,拉斐尔和波阳这两个颇具心计的家伙不禁背后一阵寒。

    不过,这来自光明神族的阵法&ldqo;光明圣言&rdqo;的确是为了对付依琳的,以依琳的实力,就算是开始铸神格的拉斐尔和波阳一起动手,也是一个输字。

    三千年前,依琳从神界来这里时,已经成为低位神很久了,她来这里,也是为了躲避那位迷恋她的神界统治者神皇的独生子,奥布特口中的&ldqo;神皇之子&rdqo;。

    神皇之子也的确迷恋她,特意安排奥丁让依琳来到奥菲拉尔大陆出任神使,担负起保管诸神手谕死亡分卷这样重大的职责。

    其实这也是那位神皇之子自己的小算盘,等到下次神冥大战开始后,神界如果战胜冥界得到了那卷诸神手谕,那么身为奥菲拉尔大陆神使的依琳,便功不可没。神界是一个规矩很多的地方,男女之间在未婚以前是不可以有越轨行为的,神皇之子身为神界最高统治者唯一的儿子,更要为这些规矩做出表率,这都还是其次,高位者想背地里得到一个女人算什么。关键是,依琳在神界美名太盛,心计又狠又毒辣,加上她的身世&hllp;&hllp;

    反正,名声虽大,但不怎么好,要想得到这样的女人,即便是神皇的儿子,也必须仔细斟酌斟酌。

    满足自己事小,万一触怒了神皇,就不是那么好收场的事情了。

    &hllp;&hllp;

    一缕若隐若现的星光划过夜空,像是开启白昼的信号,淡淡的曙光透过黑云层,似乎想要驱散血染沙场的夜。

    地面的战争结束了。

    兽人三百万大军全军覆没,尸横遍野,昔日繁荣恢弘的西铁城,在战火的摧残下,成了一座破败不堪的死城。

    阵阵呼啸的风声响起,来自德萨斯的黑龙巫师团在泽的带领下,降落到地面。

    而费烈则带着那些身上血迹斑斑的卡蓝骑兵迎了上来,此役,三十万最精锐的卡蓝骑兵伤亡一半。

    不过费烈清楚,比起让两百多万卡蓝大军在依琳最初布置的西铁城猎场中沦亡,这已经是最低的伤亡限度了。

    一个普通兽人士兵的战斗力是普通人类士兵的四至六倍,西铁城里,可是三百万凶狠的兽人士兵,还包括他们中间的强者!虽然有比蒙的帮助和那几个妖兽以及悍勇之极的修罗战士,依旧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

    要不是有这些飞在空中的黑龙巫师释放那些奇妙的巫术,自己一手创建的这些骑兵团也剩不了多少。所以,出于战争的礼仪,费烈必须向黑龙巫师团致谢。

    &ldqo;费烈统帅,您太客气了,常听城主大人说起您,说您和兰多夫统帅,是他见过最好的军事家。&rdqo;泽从黑龙身上下来,说着客套话。

    正在费烈和泽两个人彼此赞美的时候,另一支让费烈和卡蓝骑兵们目瞪口呆的军团降落到地面‐‐

    奇美拉弓手团!

    看到奥兰多从一只奇美拉背上潇洒的跃下,朝这边走来,费烈心里不禁感慨万分,&ldqo;不愧是撒加啊,就连奇美拉和精灵这样厌恶战争的种族,也愿意为他而战&hllp;&hllp;&rdqo;

    &ldqo;那些奇美拉的伤势不碍事吧?&rdqo;泽面带微笑地望向走过来的奥兰多,&ldqo;不好意思啊,害你们受伤。&rdqo;

    &ldqo;不用道歉,泽,从自由之城出来的你,怎么会这么谦虚。&rdqo;奥兰多笑着摆摆手,&ldqo;这都是撒加大人的命令啊,你们必须藏在西铁城外的深山中,如果战势有变,我们撤退到那里,你们才能出动,大人不是说过,只有出其不意的攻击,才能致命。&rdqo;说到这里,他戏谑的看了一眼一直在谦和笑着的泽,&ldqo;听撒加大人说,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经常带着一帮妖族孩子欺负他啊。&rdqo;

    泽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ldqo;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人都会长大的嘛。&rdqo;

    &ldqo;是啊,泽,人越成熟,就应该越优雅。&rdqo;捷克笑着走了过来,他的身后,是修罗军团,这场艰苦的战斗,他们只牺牲了一个人,还是为了帮同伴拦住攻击而死去的。修罗战士们在团长撒加的熏陶下,在战场上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活下去,比敌人更久的活下去。

    &ldqo;捷克啊,如果你这样也能叫优雅的话,我想奥菲拉尔大陆的贵族老爷们都要汗颜了。&rdqo;辛克笑着迎了过去,身边还跟着强壮的巨盾战士贡格沙特。他们本来就属于修罗军团,只是奉命留在了费烈身边。

    众人都会心一笑。泽更是笑得开心,依然谦虚而和气,和他冷峻的外表很不相符&hllp;&hllp;

    这个泽,正是撒加小时候住在塔罗那时,常常欺负他的那个泽。他和另外四百九十九个黑龙巫师,正是那么多年来,塔罗纳的成人礼后,被吸收到自由之城的那些天赋很高的妖族少年!

    萨拉特的确是在尽心尽力的辅佐撒加,他想办法将这些待在自由之城的妖族年轻人转移到了德萨斯新城,并专门为他们开启了时间与精神荒原通道,和妖族灵魂导师椤一起,将巫术传授给了他们!

    自妖族从塔罗纳搬迁到德萨斯新城之后,与他们的圣王萨拉特重遇,也已正式继承了比拉多圣地的巫族遗志,成为了奥菲拉尔大陆上巫术的传承者,并以巫神曼努埃尔的名义起誓,将其世代延续下去&hllp;&hllp;

    不过,这五百名妖族年轻人摒弃了以前所学的魔法,成为黑龙巫师的时日尚短,撒加是为了保护他们,才制定了看到奇美拉弓手团撤退黑龙巫师团才能出击的计划。撒加也没有低估依琳所扮的兽人先知恨修,将他们一起招了过来,果然不出所料,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黑龙巫师团攻破斗阵&ldqo;巨剑之势&rdqo;的阵法&ldqo;巫王怒意&rdqo;,是巫神曼努埃尔所创造的,在他陨落在奥菲拉尔大陆的同时,也将这些他从神界带来的&ldqo;遗产&rdqo;传给了巫族‐‐他的后人&hllp;&hllp;

    至于依琳教给兽人战圣团的斗阵&ldqo;巨剑之势&rdqo;,则是她身为神使的倚仗,实际上,神界派往物质位面的每个神使,都会一种斗阵,这是其为了避免物质位面上出现可以威胁到神界信仰的存在而制定的措施,只有神使才知道。

    &ldqo;你们这些小东西!&rdqo;柏洛斯扶着一瘸一拐的吉塔,走了过来,光溜溜的上身和那张丑脸上满是血污,配上那条从胸口一直延伸到腹部、又粗又长的疤,着实狰狞可怖。

    他身边,是伦泽和孔特两名白金比蒙,以及被他俩搀着、恢复了一丝行动力却还说不出话的梅尔沙。

    &ldqo;臭蝙蝠还没醒啊,我看这疯子以后还敢不敢小瞧这些虫子!&rdqo;他望着黑龙头上闭目盘膝而坐的塔奇纳迪,咧嘴笑道。

    &ldqo;虫子&hllp;&hllp;&rdqo;费烈倒抽了口凉气,不过他对于这个称呼倒没有什么异议,因为他知道这几个家伙就是开始战场上那些凶悍无比的巨兽。

    &ldqo;希望撒加你能一直守护卡蓝,我的朋友,我可不愿意和这样的家伙作战。&rdqo;费烈心里暗暗祈祷。

    &ldqo;大人呢?&rdqo;神经最大条的柏洛斯竟然第一个反应过来。

    &ldqo;应该和祖神在一起。&rdqo;伦泽道,&ldqo;我们也感觉不到祖神的气息。&rdqo;

    柏洛斯点点头,他知道伦泽所说的祖神就是艾穆。

    这时,天空中陡然出现的巨大金色符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气息很强,就连一直闭目调息的塔奇纳迪也猛然睁开眼睛,&ldqo;好强的光明气息!&rdqo;

    &ldqo;妈的,是圣城的那些狗屎!&rdqo;

    柏洛斯骂道。

    &hllp;&hllp;

    &ldqo;本来,我还以为会有一点心疼呢!&rdqo;奥布特狂笑道,&ldqo;这个女人曾经是多么美丽啊!我也曾幻想过她在我身下的模样。&rdqo;

    &ldqo;大人,只是封住她的能量,不用一直这样折磨她吧?&rdqo;波阳毕竟是比蒙族出身,血还不至于像这些信仰光明的家伙那么冷。

    奥布特斜了他一眼。

    波阳不敢说话了。

    &ldqo;啊!&rdqo;

    依琳终于忍受不了了,高声呼喊起来,那比天籁更动人的声线变得凄厉。

    &ldqo;只是一个令人厌恶的丑女人。&rdqo;拉斐尔拍拍波阳的肩膀,&ldqo;就连戈亚最次的侍女,也比她好看一百万倍。&rdqo;

    波阳笑了一下,并不自然,比蒙骨子里的血性让他受不了这种事情,无奈的叹了口气,闭起了眼睛。

    终于,组成光明圣言阵的那些人的魔力快要消耗完了,阵法的防御力此时也降到了最低。

    本来,光明圣言阵的威力就在于用魔力组成光明神族的神符,将受阵者的能量封印起来,结阵人数可多可少,依受阵者的实力而定。以依琳的实力,其实百名五阶以上的圣魔导几分钟就可以撤阵了&hllp;&hllp;

    而奥布特却受不了刚才依琳对他的侮辱,非要这个阵法继续下去!

    依琳惨叫着。

    &hllp;&hllp;

    &ldqo;是兽人那个先知啊。&rdqo;塔奇纳迪站起身,从黑龙头上跳了下来,以他恶魔级妖兽的天赋体质,实力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

    &ldqo;哦。那没什么。找到大人要紧。&rdqo;柏洛斯咧嘴道,那兽人先知的计谋害得他这么狼狈,他才懒得管为什么圣城的人要对付那女人呢。

    &ldqo;臭蝙蝠,你的那天赋技能远视眼能看清楚又怎么样,还是哥哥我的管用啊,一闻就能闻出来那些神棍的狗屎味。&rdqo;看到塔奇纳迪恢复过来了,柏洛斯又开始惹事了。

    然后,他很嚣张的抬起头,用力闻了两下,不过,脸色却变了!

    &ldqo;怎么会有大人的味道!?&rdqo;柏洛斯瞪大了眼睛。

    塔奇纳迪猛地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