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一十一章 爱在黎明破晓时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天空中,金色的神符在依琳头顶盘旋,那璀璨光明的气息,远比曙光朝霞来得更华美。

    唰!

    圣言神符发出一道金光,没入了依琳体内‐‐

    &ldqo;唔!&rdqo;

    依琳痛苦的挣扎起来,一头白发左右摇晃。

    唰,又是一道&hllp;&hllp;

    在光明圣言阵的神符封印下,依琳使不出任何的力量,她可以感觉到,体内&ldqo;水之柔和&rdqo;的法则奥义就像一朵枯萎的花一样,渐渐蜷缩在灵魂深处&hllp;&hllp;

    &ldqo;哈哈哈哈!&rdqo;奥布特开心的笑了起来,&ldqo;各位,光明圣言阵不愧是我们光明神族独有的阵法,现在,请看它结束前的最后一击吧!&rdqo;

    话音刚落,结阵的一百名光明信徒立刻将魔力催动到最大,那彼此联系的光束通通升起,聚集成一个直径五十米的能量球,从他们中缓缓升起,那耀眼的光芒,如同太阳。

    炙热的气流燃烧了破晓时分,能量球缓缓自转着,与此同时,依琳头顶的金色神符也发出了夺目的光彩。二者的能量似乎在互相呼应,而当它们汇聚在一起时,依琳的神格就将彻底被破坏,甚至还会&hllp;&hllp;

    &ldqo;大人,这样会不会杀了她,诸神手谕的下落我们还不知道!&rdqo;波阳惊道,他能感觉到光明圣言阵这最后一击有多强。

    &ldqo;只是一群圣魔导而已。&rdqo;奥布特傲慢的摇摇头,&ldqo;他们虽然崇尚最强大的光明元素,但这样的圣言阵还杀不了一个神,只能毁掉其肉体。而且,就算那女人的肉体消失了,我也有把握让她的灵魂实体保留下来,好歹她也是个低位神,灵魂不灭就不能叫死亡!&rdqo;

    说完这些话,奥布特一脸满足,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神皇之子迷恋的女人被玩弄于自己的股掌间,他心里充满了快感。

    嗖!

    能量球以极快的速度飞向了金色神符!

    依琳闭上了眼睛。

    就在能量球与金色神符快要相接时‐‐

    一道刀气,一道巨大无比的刀气,带着几欲撕裂天空的怒意和癫狂,劈向了那些结阵的光明信徒!

    轰!

    刀气与圣言阵相撞产生的凌厉气流就连奥布特也觉得难受。

    阵势被阻滞了!

    能量球移动的速度骤然慢了下来!

    接着,一个的黑色人影突然出现,背后双翼猛地一张,不顾一切的冲向了那颗能量球!

    &ldqo;别他妈碰我的女人!!!!!&rdqo;

    纵然震天的爆炸声几乎要让微亮的天空碎裂,但也无法湮没这声怒吼!

    金光夺目,烈阳般的炽热中,一个黑影浮现其中,四肢伸展,羽翼张开,用自己的身体,对抗着光明圣言阵这最后一击&hllp;&hllp;

    依琳泪如雨下。

    看到撒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那金色神符带来的痛楚仿佛消失的一干二净,她痴痴的望着金光中的那个身影,任凭泪水无法抑制的滑落脸庞。

    &ldqo;他说,我是他的女人&hllp;&hllp;&rdqo;

    &ldqo;他的女人&hllp;&hllp;&rdqo;

    苍白的嘴唇颤动着。

    &hllp;&hllp;

    &ldqo;这地狱里的家伙怎么还没死!让人恶心!&rdqo;奥布特皱起眉头,右手一抬,&ldqo;撤阵!&rdqo;本来光明圣言阵就进行到了最后时刻,那些结阵的光明信徒已经消耗了大量魔力,如果此时再与阿修罗王对抗,即便赢了,也会让他们失去战斗力。

    阵势消失了,光明信徒们喘着粗气。

    能量球和金色神符也同时消失了。

    依琳突然觉得身体一沉,整个人急速朝地面坠去,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力量,当然也不能在空中停留。

    依琳紧紧闭上眼睛,等待着与地面接触的刹那。她没有任何恐惧,也没有任何遗憾,她的心,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呼&hllp;&hllp;

    下落的过程中,她感觉到了一股气流扑面而来,接着,一双手臂抱住了她。

    这感觉熟悉而甜蜜,曾经很多次,她都被那个男人这样抱在臂弯中。

    &ldqo;我知道,你不会让我掉下去的。&rdqo;依琳将脸深深埋在那凉凉的胸甲上,而右手中,却悄悄多出了一张面具&hllp;&hllp;

    两个人,就这样浮在半空中,朝霞的柔光,洒落在他们身上。

    &ldqo;拉斐尔,去杀了那烦人的家伙。&rdqo;奥布特道。

    &ldqo;是,大人。&rdqo;拉斐尔躬身道,接着金光一闪,瞬移到了撒加和依琳身边。

    &ldqo;滚开。&rdqo;撒加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温柔的望着怀中人。

    拉斐尔脸上原本嘲谑的笑容消失了,撒加的无视和轻蔑侮辱了他长年位于高位的自尊心,嘴唇气得直抖:&ldqo;混蛋!我要杀了你!还有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rdqo;

    &ldqo;你要杀了谁?白毛男。&rdqo;一个狂放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ldqo;别打扰我家大人叙旧啊,不解风情的蠢货。&rdqo;

    拉斐尔怒气冲冲的回头,没想到却愣了一下,&ldqo;这是男人还是女人?真漂亮&hllp;&hllp;&rdqo;他心里纳闷了。

    &ldqo;白毛男,你的迟疑惹怒了塔奇纳迪大人,就凭这一点,你就该死。&rdqo;这个美艳至极的男子将桃红色的长发捋到了耳后。

    &ldqo;吵死了。&rdqo;撒加冷冷的冒出一句话,可眼神依旧没有离开依琳。

    &ldqo;大人,我马上就为你带来安静的环境。&rdqo;塔奇纳迪突然伸手,抓住了拉斐尔的手臂,狠狠朝地面一甩。

    轰,地面被砸出了个坑,要说身体力量,魔法师出身的拉斐尔怎么也比不上吸血魅蝠这样的稀有妖兽。

    &ldqo;大人,原来她就是梅尔沙所说的,您心里最深的牵挂,把你的心告诉她吧,别再让她离去,爱是需要表达的。&rdqo;塔奇纳迪留下这么一句话后,朝地面射去,速度快得让撒加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愣了几秒钟,撒加缓缓点头,&ldqo;他说的对。&rdqo;

    而依琳的身体,又微微颤抖起来,塔奇纳迪那句&ldqo;心里最深的牵挂&rdqo;让她无法自已。

    &ldqo;拉斐尔这个没用的东西!&rdqo;奥布特气得脸都绿了,&ldqo;波阳!哦不!所有的人听命,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让那个讨厌的家伙消失!&rdqo;

    &ldqo;是,大人!&rdqo;

    波阳和百名光明信徒齐齐应道,迅速朝撒加这边飞来。

    &ldqo;站住。&rdqo;

    一群巨大的生物拦住了他们。

    是黑龙巫师团!还有奇美拉弓手团!

    &ldqo;不能让他们打扰城主大人。&rdqo;泽站在黑龙头顶笑道。

    &ldqo;没错。&rdqo;奥兰多站在黑龙旁边的奇美拉背上,回头望着远处的撒加,心中暗道:&ldqo;好像是那个希丽雅呀。第一次见到大人时,她就在大人身边,怎么会变成了兽人先知?哎,真复杂,算了,大人喜欢就好。&rdqo;

    &ldqo;你们留在这里,我去完成奥布特大人的命令。&rdqo;波阳刚说完这句话,立刻瞬移开,那速度完全让泽和奥兰多他们无法反应,实力差距太远了,波阳都已经开始铸神格了,速度当然不在一个档次上。

    没想到,波阳刚刚移动了一百多米的距离,就被一个人拦住了。

    &ldqo;我们之间,好像还有事情没解决啊。&rdqo;拦住波阳的人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挥拳朝波阳猛扑而去。

    哐!

    波阳步了拉斐尔的后尘,被打进了地面,碎石纷飞,那坑足有三四百米宽,可见这个挥拳的人力量有多大!

    &ldqo;讨厌的魔法!&rdqo;艾穆看着自己覆盖着生铁色金属层的拳头,&ldqo;看来桑楠净土的正宗比蒙族也怕魔法啊。&rdqo;无奈的笑了一下后,高速朝着地面的坑飞去。

    风声在耳边呼啸,如同他心中激昂的战意!

    &ldqo;身体在被&lsqo;硬核法则&rsqo;奥义修复后,好像比以前更强了呀!波阳,我的哥哥,今天,我就要让你偿还一切!&rdqo;

    &hllp;&hllp;

    塔奇纳迪对拉斐尔,艾穆对波阳,黑龙巫师团和奇美拉弓手团以绝对的优势虐待着那些可怜的光明信徒。

    在黎明到来前,好不容易宁静的西铁废墟上,又开始了昏天黑地的战斗。

    光影四射,碎石纷飞,气流漫天急转,就连地面上观战的费烈众人,也被这狼藉的斗场搞得心烦意乱。

    可有两个人,却丝毫不为所动。

    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他们的心里,只有对方。

    一道柔荑般的色泽打开了浑浊的天空,云层渐渐散开,朝阳绽放了第一道曙光,软软的,柔柔的,如深藏的情愫,不经意间,流露在眼眸中。

    一阵晨风拂过,轻轻带起了两个人的发丝,黑色、白色,在晨光之下,被镀上了温暖的边线,缠绵在一起,如同这黎明破晓时分,两人之间流动着的,那份刻骨铭心的爱。

    晨光朝露中,血迹未干的废墟上。

    这份纠结不堪却至死不渝的爱,终于到了吐露心声的时候。

    &ldqo;原谅我了吗?&rdqo;撒加轻声问怀中的依琳。

    &ldqo;嗯。&rdqo;依琳把头埋在撒加的胸口上,眼中渗满泪水,&ldqo;其实,其实,我一直都&hllp;&hllp;对不起&hllp;&hllp;刚刚差点&hllp;&hllp;&rdqo;

    &ldqo;傻瓜。&rdqo;撒加轻抚着那干枯的发梢,&ldqo;我不是说过吗,我甘愿,甘愿在你面前承担一切,从你还是希丽雅的时候,我就承诺过,会永远保护你。&rdqo;

    &ldqo;这可是阿修罗王的承诺,我相信!&rdqo;这是撒加第一次对自己说这种话,依琳心里充满了甜蜜,一激动,抬起了头。

    &ldqo;这是&hllp;&hllp;&rdqo;撒加微微一愣,&ldqo;你还戴着它干什么。&rdqo;

    依琳一惊,急忙又将脸伏在了撒加胸口上。

    &ldqo;我的样子&hllp;&hllp;不好看&hllp;&hllp;&rdqo;泪水又不禁涌了出来,顺着面具上的孔隙流到了撒加的胸甲上,&ldqo;我不想让你看见,我想&hllp;&hllp;我想你只记得我以前的样子就好。&rdqo;

    突然,依琳又抬起头,银色面具上还挂着泪痕,&ldqo;我们下去吧,好吗?&rdqo;

    撒加点点头,抱着依琳缓缓降落在地面,周围全是战火遗留的废墟,即使在充满希望的晨光下,这景象看上去也异常苍凉。

    &ldqo;放下我&hllp;&hllp;&rdqo;依琳轻轻道,语气中竟然有一丝悲戚,和周围的环境搭配起来,让人不由心痛。

    撒加心里微微一颤,但还是温柔的将依琳放下,从依琳扮成希丽雅开始,从两人淡然温暖的朝夕相处开始,撒加似乎就从来没有拒绝过她。

    &ldqo;撒加&hllp;&hllp;&rdqo;依琳抬起头,深深凝望着这个男人,&ldqo;如果你爱我的话,告诉我,好吗?&rdqo;

    那双依旧动人的眼眸中,是一种黯然的决绝。

    &ldqo;你要干什么!&rdqo;撒加急了。

    &ldqo;别问&hllp;&hllp;也别用这种眼神&hllp;&hllp;我怕,怕自己会下不了决心。&rdqo;依琳轻轻摇头,&ldqo;说吧,就说一次&hllp;&hllp;&rdqo;

    撒加木然不语,只是低头凝望着依琳,面具的阻隔下,他看不到她的脸,只能从露出的双眼中去捕捉稍纵即逝的讯息。

    &ldqo;说吧&hllp;&hllp;求你&hllp;&hllp;&rdqo;两行清泪划过冰冷的面具,干枯的白发在两旁晃动着,悲伤的让人心碎。

    撒加只觉得胸口一阵烦闷,一股热流冲向脑门‐‐&ldqo;我不!&rdqo;他吼道:&ldqo;我知道,你想要离开我,我永远也不说,你就永远都会在我身边!&rdqo;

    泪水越流越快,依琳纤细的双肩抽动着,声声抽泣从面具后透出,敲击着撒加的心灵。

    &ldqo;可是,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rdqo;依琳缓缓抬起颤抖的手,摘下了面具&hllp;&hllp;

    撒加愣住了。

    那曾经绝美无双的容颜,如今,却‐‐

    撒加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ldqo;我想&hllp;&hllp;&rdqo;泪水从脸上干裂卷缩的皮肤上滑过,&ldqo;我该离开了。&rdqo;依琳慢慢转过身,步履蹒跚的走在废墟上。她刚刚失去了神格,现在的身体状态,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那一瘸一拐的身影,缓缓的朝着相反的方向移动着,看上去让人心痛不已&hllp;&hllp;

    泪水,像是一场伤感至极的雨,滴滴落下,打在地上,伴随着那个女人的心碎。她曾经,多么美丽,她曾经,高高在上,她也曾经,不,也许是永远,那样心甘情愿的爱着身后那个男人!

    歌声响起了&hllp;&hllp;

    &ldqo;星儿哟,你带走的,是思念吗&hllp;&hllp;月儿哟,你期盼的,是重逢吗&hllp;&hllp;梦里,是谁的声音&hllp;&hllp;心里,又是谁的故事&hllp;&hllp;划过千年的双桨,心湖的水哟&hllp;&hllp;还能不能记得,我和你最初的温暖&hllp;&hllp;忘了吗,那刻在风中的诉说&hllp;&hllp;&rdqo;

    依琳站住了。

    这歌声从一个男人嘴里唱出来,听上去那么别捏,而且唱歌的男人,又是如此的坚强冷酷。

    歌声流连在废墟上,而依琳的心,在止不住的颤动!

    &ldqo;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你唱这首歌给我听的感觉,也许,从那时候开始,你就留在了我的心里,只不过我就像一个笨蛋一样,从来都没有发现。&rdqo;撒加的声音感人至深,&ldqo;别走,别离开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如果那时能让我像现在一样清楚心里的感觉,我宁愿付出一切!&rdqo;

    &ldqo;可我已经&hllp;&hllp;不再是那时的我了&hllp;&hllp;&rdqo;依琳泣不成声,&ldqo;虽然你没有说我想听的那句话&hllp;&hllp;但是我很高兴&hllp;&hllp;这样&hllp;&hllp;我就可以无憾回忆过去了&hllp;&hllp;回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hllp;&hllp;一起走过的时光&hllp;&hllp;&rdqo;

    &ldqo;可是我遗憾!&rdqo;撒加胸中的情感猛地爆发出来,&ldqo;我不会让你离开!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准去!&rdqo;

    &ldqo;呵呵&hllp;&hllp;&rdqo;依琳笑了,可是依旧没有回头,&ldqo;你知道吗,撒加,那时的我,最喜欢听你说这句话了&hllp;&hllp;&rdqo;

    &ldqo;那我永远都说给你听!&rdqo;撒加朝依琳疾步而去。

    &ldqo;别过来,如果你心里有我的话&hllp;&hllp;&rdqo;依琳轻声道,&ldqo;那样,我会走不掉的&hllp;&hllp;撒加,不是你的原因,而是我自己无法面对你&hllp;&hllp;&rdqo;

    &ldqo;我不在乎!&rdqo;撒加急道,&ldqo;你那时扮成希丽雅的样子,我也不在意的。&rdqo;

    &ldqo;笨蛋&hllp;&hllp;那时我只是想要你灵魂中的法则呀&hllp;&hllp;&rdqo;依琳缓缓摇头,&ldqo;我本来就是一个狠毒的女人,这副模样很适合我,而且我现在的身体状态也活不了几年,可以说是一无所有,撒加,你是那样出色的一个男人,我,不值得你这样&hllp;&hllp;&rdqo;

    撒加沉默了。

    &ldqo;嗯,这就对了&hllp;&hllp;&rdqo;依琳点点头,&ldqo;现在的你充满智慧,早晚也会成为强大的地狱之主,你已经很完美了,不需要我在身边拖累你。保重,撒加,你只需要记得,一个女人曾经傻傻的爱过你&hllp;&hllp;这样,就够了&hllp;&hllp;原谅我,说不出再见&hllp;&hllp;&rdqo;

    依琳吃力的迈开脚步,朝着那未知的方向走去。可是,她太虚弱了,走不了几步,脚下一软,整个人跌向地面。

    一只手扶住了她,然后,近乎粗暴的把她拥入怀中。

    &ldqo;没有你,怎么能叫完美。&rdqo;撒加温柔至极的声音在依琳耳边响起,&ldqo;别再做傻事了,相信我,会陪你到最后,因为&hllp;&hllp;我爱你。&rdqo;

    一直强忍住泪水的依琳哭了。

    &ldqo;别哭,我最爱的你,独一无二的你。&rdqo;撒加柔声安慰着依琳,&ldqo;我知道我说这样的话很奇怪,但是我只会说给你一个人听,依琳,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我的爱。&rdqo;

    撒加放开了依琳,单膝跪下&hllp;&hllp;

    &ldqo;你干什么!&rdqo;依琳惊呆了,甚至忘记了去挡自己的容貌‐‐阿修罗王!注定成为地狱最强的男人!高傲无比的家伙!竟然为了她,下跪了!?

    &ldqo;这是奥菲拉尔大陆最普遍的一种礼仪。&rdqo;撒加抬起头,凝望着依琳的脸,那双深邃的眼眸中,载满深情。

    &ldqo;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好吗&hllp;&hllp;让我守护你,直到永远&hllp;&hllp;依琳,不要拒绝我,如果你再从我身边离开,我的心,会痛的找不到方向。&rdqo;撒加眼中一种晶莹在凝聚,接着,变成了两滴泪,缓缓滑过俊美沧桑的轮廓。

    依琳泪流满面,她的心,终于彻底软化了,猛地蹲下,扑进了那个男人怀中!眼泪落满了撒加的心口,可她却不愿意停止,因为,这是感动的泪水!快乐的泪水!

    &ldqo;愿意吗?&rdqo;撒加紧紧抱住她。

    &ldqo;嗯!&rdqo;依琳用力点了点头。

    然后,她的脸被两只温暖的手扶住,接着,是同样温暖的唇&hllp;&hllp;

    她轻轻闭上了眼睛。

    这一吻&hllp;&hllp;

    带走了所有悲伤。

    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只记得彼此心中的那个人,因为,对于此时的他们来说,那就是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