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一十五章 仆人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卡蓝。科莫罗。

    朝圣节就要来了,整座城市一片欢腾。

    人们纷纷走上街头,抛下了一年的辛苦,享受着愉悦的节日气氛。

    一条街。

    街边人潮如欢乐的歌谣,涌动着。

    一座与这条繁华大街极不协调的陈旧建筑矗立在街的尽头,如塔般的身体歪歪斜斜,斑驳的铁门上挂着几个破破烂烂的字:&ldqo;卡蓝帝国魔法师公&hllp;&hllp;&rdqo;

    没&ldqo;会&rdqo;字。早掉了。

    一间如狗窝一般的房间中,卡蓝帝国魔法师公会的会长范泽埃正横在他那张破床上,鼾声如雷。昨天晚上参加了彼得大帝的庆功宴,喝的烂醉如泥,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他居然还没醒。

    &ldqo;唔,斯汀&hllp;&hllp;&rdqo;范泽埃翻了个身,呓语着,口涎从嘴角滑落。

    突然‐‐

    呯!

    本来就裂缝的玻晶窗户爆开了,然后一股强光将他整个人淹没&hllp;&hllp;

    轰!!

    街道上欢乐的气氛消失了,陷入一片死寂。这条街,不再有生命,只剩下焦黑的土。

    空中。

    阿布罗狄看着下面的景象,垂下的双掌上,还有着未熄灭的黑光。

    &ldqo;哥哥。&rdqo;身旁的孪生弟弟格里菲斯开口了,&ldqo;一个圣级的魔导士而已,那个人为什么要杀他,搞不明白。&rdqo;

    阿布罗狄扭头望着他,眼神复杂,&ldqo;我也不知道&hllp;&hllp;这么多年来,我们帮他做了不少事情,又有几件弄得明白呢?说真的,弟弟,如果不是我们当时为了逃避冥军的追杀,对他妖灵献祭,我们两个冥王级的妖兽,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失去了一半力量不说,连命也握在他手上,还被一个低位神混蛋命令!那个人太会把握时机,你回忆一下,那时候,我们的实力明明比他强太多太多,却在那种环境下,不得不做出如此选择。&rdqo;

    &ldqo;那个人的心计的确很可怕,如果不是吸收了我们的力量,他的实力也不会达到大神级。&rdqo;格里菲斯点点头。

    &ldqo;算了,只要能得到那个东西,再多的牺牲也是值得的,和它相比,一半力量又算什么。&rdqo;阿布罗狄眼中冷光一闪,&ldqo;等到我们成功了,早晚会杀了他。&rdqo;

    &ldqo;就像我们那时候&hllp;&hllp;&rdqo;格里菲斯看着他。

    &ldqo;没错。&rdqo;阿布罗狄转身朝着北方飞去,&ldqo;去下一个地方。解决了这最后一件事情,我们就去埋骨之地。&rdqo;

    &ldqo;嗯。&rdqo;格里菲斯跟在了哥哥身后。

    &hllp;&hllp;

    画面切换到了卡蓝帝国的北方,一片冰天雪地。

    奥菲拉尔大陆的极北之处。

    原本,在冰天雪地的尽头,有一处春暖花开的地方,那里有一座恢弘的城市,叫自由之城。

    可是,今天,却成了一片布满瓦砾碎石的黄土。

    一切,只因为空中的那对孪生兄弟。

    阿布罗狄和格里菲斯&hllp;&hllp;

    两个冥王级的妖兽!

    虽然两人都只剩下了一半力量,但加在一起,却等于一个冥王!

    于是,自由之城在郝顿玛尔荒原之战后剩下的几千圣级强者和几个亚神级强者,死得一干二净,就连整座城市,也变成了一毛不拔的荒地。

    这就是实力。

    神界的实力等级是:低位神、中位神、高位神、大神、主神、神皇。冥界的实力等级是:劣魔、恶魔、大恶魔、冥王、冥帝、冥尊。称呼不同而已,强弱都差不多,比如低位神和劣魔,大神和冥王&hllp;&hllp;这只是一个笼统的等级划分制度,实际上顶位面很多懂得法则奥义的强者实力比这些死牢牢的等级更可怕。而每个等级又分四个阶段:初阶、中阶、高阶、顶峰。

    &ldqo;走吧,去埋骨之地。&rdqo;阿布罗狄道。他的气息有点乱,看起来这场战斗也让他费了点劲。

    &ldqo;好的,哥哥。&rdqo;格里菲斯倒是还好,看来他的哥哥出力更多。

    然后两人疾速朝东飞去。

    埋骨之地&hllp;&hllp;

    奥菲拉尔四大凶地之一,位于大陆的最东边,太阳升起的地方。但是,那里却有着永恒的黑暗和寂静。

    它充满了隐秘,因为它还有个称呼,叫做&hllp;&hllp;

    神的遗址!

    &hllp;&hllp;

    兽牙山脉。德萨斯新城。

    城市建设依旧在进行着,尼安德塔矮人部族真是一个勤劳的团队,对于工作的狂热和认真让他们倍受尊敬。

    正在修建的广场边上,一间临时搭建的锻造室中,三个人正在激烈的讨论着。

    身材最高的是一个长着大红酒糟鼻的老头;然后只有他一半高的是个穿着工作服的老矮人,白胡子都快拖到了地上;争论最激烈声音最大的反而是一个比那老矮人还矮上很多的光头中年地精,一脸严肃的让人想打他。

    这三个怪物是:

    奥菲拉尔大陆最出色的武器大师,血刀的创造者,妖族灵魂导师椤的新婚丈夫,城主撒加的&ldqo;后爷爷&rdqo;,在德萨斯地位很高酒品很差的‐‐古兹巴隆。

    奥菲拉尔大陆最出色的铠甲大师,并掌握了多门锻造技术的矮人第一匠师,尼安德塔矮人部族的族长,喜欢奢侈享受品性不纯良的‐‐佰恩德。

    奥菲拉尔大陆最出色的工程大师,搬迁至德萨斯的葛诺梅地精部族族长,德萨斯新建地精工程院院长,严肃古板性格倔强喜欢争论以后注定被儿子巴巴森超越的‐‐拉兹登科。

    这三个家伙,现在是德萨斯新城建设的总规划师,以及城市建成后的发展总负责人。职位统统都是副城主&hllp;&hllp;这也是代理城主温博的无奈之举,这三个怪东西谁也不服谁,最后干脆一锅端算了。

    在这个朝圣节即将到来的前夕,他们却吵得面红耳赤,为的就是眼前工作台上的两把单手骑士剑。

    这是伊尔格纳的十字军在艾泽拉斯剿灭那位实力剩下不到一成的倒霉血冥王鲁南的战斗后,留下的宝贝‐‐

    初级神器的暗皇腐蚀剑和气息骑士剑。

    &ldqo;这两把剑,都是出自我手。&rdqo;古兹巴隆喝了口酒,一脸得色。他现在在德萨斯新城里的日子过的相当舒坦,被人尊敬就不说了,身为可以锻造出神器的他来说,不缺这东西,让他爽到极点的是,这里各个种族的好酒,只要他这位城主&ldqo;后爷爷&rdqo;一开口,就没有喝不到的,而且次次管饱。

    &ldqo;有什么用!&rdqo;拉兹登科瞪了他一眼,跳起来抢老头手中的酒壶,无奈个子太矮,蹦的又不高,只得作罢。&ldqo;工作时候不准喝酒,现在城主要的是两把我们地精族的科技结晶,魔晶手炮!&rdqo;

    &ldqo;哼哼。&rdqo;佰恩德摸着自己的大胡子,&ldqo;要把这两把剑改成机械制动的玩意,也只有我这样的第一匠师才做的出那些微小的机括。&rdqo;

    &ldqo;别自夸了,老矮子,你的确是第一,每次喝酒都是第一个倒。&rdqo;古兹巴隆斜了他一眼。

    佰恩德脸色一变,两个家伙立刻吵了起来。

    &ldqo;这是工作!工作!你们给我注意点!注意点!!&rdqo;拉兹登科在一旁暴跳如雷。

    &ldqo;&hllp;&hllp;&rdqo;

    门外,正准备推门进去的撒加收回了手,缩了一下脖子。

    &ldqo;你怎么啦?&rdqo;身后的依琳轻声问道。她穿着一袭白衣,脸上挂着白丝面纱,干枯的白发依旧垂在脸侧,整个人像是被冰封在积雪里。

    &ldqo;我想,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rdqo;撒加转身拉起她的手,&ldqo;让捷克自己来受这种罪吧,虽然他因为没了武器老说我对不起他,但和噪音相比,我宁愿对不起他。&rdqo;

    这时,里面又传来了叮叮当当摔锅砸盆的声音&hllp;&hllp;

    依琳扑哧一笑,戴着白丝手套的手轻轻捂在面纱上。

    撒加眼中又是一痛&hllp;&hllp;她虽然恢复了希望,但对于一个曾经那样美丽过的女子来说,心里肯定还是藏着难过的吧。

    &ldqo;走吧,我们回去。&rdqo;撒加牵着依琳的手,漫步在回城主府的路上。

    &ldqo;如果不行&hllp;&hllp;&rdqo;依琳抬头望着撒加的侧脸,&ldqo;就算了吧&hllp;&hllp;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rdqo;

    &hllp;&hllp;

    &ldqo;撒加哥哥!&rdqo;

    刚回到城主府的大厅里,还没坐下,就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从里面蹦了出来。

    &ldqo;斯汀又不要我了!&rdqo;薇薇安一脸委屈的跑到撒加身前,拉起撒加的手,摇晃起来。

    摇了两下,这小女孩性格的可爱少妇突然感觉到一道有点凉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猛地反应过来,脸一红,退了两步,低声对撒加身边的人道:&ldqo;依琳姐姐,对不起啦。&rdqo;

    &ldqo;没什么。&rdqo;虽然刚才薇薇安的动作让自己心里不舒服,依琳还是拉着比自己矮了起码半个头的薇薇安坐在了长椅上,&ldqo;他是你的撒加哥哥嘛,不过,薇薇安妹妹,有些事情你可以对我说,毕竟我们都是女人,你撒加哥哥事情很多。&rdqo;

    撒加心里既无奈又好笑,在依琳身边坐了下来,将手温柔的放在她腿上。

    &ldqo;从塔罗纳到这里,还住的惯吗?&rdqo;他问薇薇安。

    &ldqo;住不惯!&rdqo;薇薇安嘟起嘴,&ldqo;还以为可以见到斯汀,没想到本小姐才刚来,就听安琪说,那个混蛋和她的混蛋哥哥一起到什么埋骨之地去了。&rdqo;

    &ldqo;维卡也去了?&rdqo;撒加愣了一下,那自大的精灵小子去那里干什么?

    &ldqo;是啊,害得他那位艾荻娅成天愁眉不展,我说,你们这些男人都在想什么,那些实力啊争斗啊比我们还重要吗?&rdqo;薇薇安气呼呼的道。

    依琳扭头朝撒加一笑,虽然被面纱挡住,但眼里的戏谑意味十足。

    &ldqo;你们聊。我去修炼了。&rdqo;撒加站起身,朝里面走去,女人抱怨的威力是很大的,他背后已经出汗了。

    &ldqo;修炼!又是修炼!那家伙和斯汀那混蛋简直一摸一样,依琳姐姐,你受得了吗!&rdqo;薇薇安卷卷的长发左右摇晃。

    &ldqo;你不是修炼者?&rdqo;依琳有点奇怪。

    &ldqo;是!我是个见习水系魔法师,很强的哟!&rdqo;薇薇安小手一伸,憋了半天,才看到一点水元素磨磨蹭蹭的聚到掌中。

    &ldqo;水系魔法师啊&hllp;&hllp;&rdqo;依琳眼中变得有点晶莹。

    撒加停住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依琳的表情,眼里划过一丝心疼。

    他知道,依琳虽然会光明魔法,但她的法则奥义&ldqo;水之柔和&rdqo;却是典型的水元素法则,可以说以前的她,就是奥菲拉尔大陆上水系魔法第一人。

    &ldqo;到底怎样,才能让依琳恢复呢?&rdqo;撒加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出神的往城主府的后花园走去。

    刚进花园,一个人影就从旁边斜插而出,撞进了他怀里。

    &ldqo;你?&rdqo;

    撒加被撞醒了。

    &ldqo;对不起&hllp;&hllp;&rdqo;那人影像箭一样从撒加怀里跳出,低头道。

    &ldqo;安琪?&rdqo;虽然人影低着头,但撒加还是看清楚了那张很美很精致的脸,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像是有星光住在里面。

    &ldqo;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米亚罗吗?&rdqo;撒加问道。安琪是维卡的妹妹,森林精灵,而精灵族和奇美拉、角鹰这些自然生物现在都在兽牙山脉很靠近德萨斯新城的米亚罗‐‐他们正在建设中的崭新家园。

    &ldqo;我带她来的,她说有东西要交给大人你。&rdqo;塔奇纳迪从一旁走出。

    &ldqo;恢复了?&rdqo;撒加看着他,露出了笑容,&ldqo;森林精灵果然是治疗魔法的高手啊。&rdqo;

    &ldqo;是我负责照顾塔奇纳迪大人的。&rdqo;安琪抬起头,似乎是在鼓足勇气和撒加说话,那表情犹如柔弱的花枝,&ldqo;四位大人的身体因为燃烧了生命元气,虚弱到极点,只有我们森林精灵的元气治疗术可以让他们缓慢复苏,但塔奇纳迪大人真的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那种不服输的精神还是让他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了。&rdqo;

    &ldqo;梅尔沙他们呢?&rdqo;撒加问安琪。

    &ldqo;他们恢复的速度要慢一些,尤其是吉塔大人,直到现在还昏迷不醒。&rdqo;安琪道。

    &ldqo;哦?&rdqo;撒加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ldqo;放心吧。大人。&rdqo;塔奇纳迪笑道,&ldqo;这几个家伙都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不过说到不服输的精神,他们是怎么也比不上塔奇纳迪大人我的,你说是不是呀,安琪小姐。&rdqo;

    说到这里,这家伙居然优雅的朝安琪行了个礼,拉起安琪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hllp;&hllp;安琪满脸通红。

    &ldqo;他真的恢复了吗&hllp;&hllp;怎么行为越来越神经质了?&rdqo;撒加看愣了。

    眨了几下眼睛,撒加清醒了过来,看到塔奇纳迪好不容易松开安琪的手之后,才问道:&ldqo;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rdqo;

    安琪递给了撒加一块记忆魔石。

    然后,撒加看到了里面斯汀留下的影像‐‐他只说了一句话:&ldqo;我体内的意志在觉醒,我必须要去追寻,埋骨之地里有我的宿命,帮我照顾薇薇安,也许我回不来了。&rdqo;

    撒加吃了一惊,手掌猛地一合,捏碎了记忆魔石。

    &ldqo;这是怎么回事?!&rdqo;

    对于斯汀最后回不来的那句话,撒加很是紧张,这一急,却将安琪吓住了。

    &ldqo;大人,冷静。&rdqo;塔奇纳迪轻轻拍了一下安琪,示意她别怕,&ldqo;还有人会来,他们会告诉你答案。&rdqo;

    这时,两股很强的气息进入了花园,撒加猛地回头,只见精灵族的大长老波克拉拉和一个穿着火红魔法袍的老者走了进来。

    &ldqo;安琪,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rdqo;波克拉拉温和的对他的曾孙女说道。

    &ldqo;是,大长老。&rdqo;安琪行了个礼后,离开了,而塔奇纳迪的目光却一直跟随着她的背影,直到完全看不见为止。哦不,这家伙的天赋技能是远视,他可以一直看到安琪起码走出十公里远为止&hllp;&hllp;

    &ldqo;去吧,肖恩,把真相对阿修罗王大人说明吧。&rdqo;波克拉拉看着身边那位火红魔法袍的老者,&ldqo;我们精灵族为了隐瞒这个秘密,已经承受了太多,如今,也该解脱了。&rdqo;

    &ldqo;肖恩?&rdqo;撒加盯着那走过来的红袍老者,&ldqo;火焰圣殿的殿主肖恩?&rdqo;

    &ldqo;不,地狱之主,修罗冥帝大人。&rdqo;肖恩走到了撒加面前。

    &ldqo;你对我用这种称呼?&rdqo;撒加很奇怪,这种叫法只有知道他存在的冥界的人才会用,难不成&hllp;&hllp;

    啪。

    肖恩突然单膝跪在他面前,&ldqo;冥帝大人,我的真实身份,不是圣殿殿主,而是深渊之主的仆人。&rdqo;

    &ldqo;深渊之主?&rdqo;

    撒加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