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二十五章 明了(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继茨城。

    所罗门帝国最南边的边境城市。

    城墙高达百米,因为它要防御住奥维卡帝国和斯曼达拉帝国的军力。不过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因为所罗门的毕仑大帝已经征服了大陆南方其它四国,只有斯曼达拉帝国在苟延残喘。

    哗啦啦。

    铁链在卷动,继茨城的城门放下了。

    黑压压的军队从城里涌出,坚硬的铠甲比比生辉,几乎将初夏清晨的阳光弹回。

    &ldqo;为了毕仑大帝,为了所罗门古老的权杖,为了天生就该占据这片大陆的高贵血脉!&rdqo;

    一个样貌普通的中年男子站在军队的最前面,高举着手中的长剑。

    &ldqo;士兵们,朝着斯曼达拉人的领土出发吧,那是最后的屏障,是我们所罗门人朝北方进军的最后一道关卡!&rdqo;

    长剑一挥,士兵们发出了阵阵激昂的声音。

    突然。

    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黑点。

    然后。

    这黑点越来越近&hllp;&hllp;

    &ldqo;那是&hllp;&hllp;&rdqo;中年男子猛地抬头。

    一道黑光无声无息的没入了士兵群。

    安静了几秒钟后‐‐

    轰!

    黑气四射而开,夹杂着鲜血和碎肉。

    中年男子愣住了&hllp;&hllp;

    几十万士兵集体呆住,痴痴的看着中间那个巨大的坑洞,鲜血顺着洞边卷起的地面,流向洞内,就像从岩壁上落下的山泉。

    一道细细的黑光而已,还没有碗口粗&hllp;&hllp;

    几千士兵的生命就消失了,连尸体都找不到,只有残留的红色液体被扩散的黑气卷带,在空中飘浮一阵后,滴落地面,和激起的尘土凝成一团。

    &ldqo;阿克巴大人!&rdqo;

    一个斥候打扮的士兵急急跑到中年男子前,单膝跪下。

    &ldqo;说。&rdqo;中年男子转过头。

    &ldqo;战马和地龙全部无法行走,似乎被一种恐怖所左右,统统伏在地上发抖。&rdqo;士兵战战兢兢的说道。

    &ldqo;怎么会?&rdqo;阿克巴正准备张口说出接下来的话时,一道刀光从远处急速飞来!

    唰。

    阿克巴急急从座下高大的四脚魔兽背上跃起。

    砰!

    起码十米高的巨型魔兽被刀气割裂成了碎块,向四周炸开。

    &ldqo;谁!&rdqo;阿克巴落下,死死望着前方。

    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缓缓朝着这边走来,渐渐清晰,一把狭长的红刀握在右手中,像是一道刺目的血光。

    &ldqo;是你!&rdqo;阿克巴想起了来人是谁,他曾经和帝国公主茜儿出使奥维卡帝国时,见过这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男人。

    &ldqo;毕仑的狗?&rdqo;男人开口了,声音冷的不带一点温度,如收割生命前死神镰刀的寒芒,&ldqo;还是所谓的那个狗屁古老皇族的仆人?你引以为傲吗,参与这种战争,亚神级强者?&rdqo;

    阿克巴心里一震,这男人身上好强的杀气!

    &ldqo;我们&hllp;&hllp;我们没有得罪你们卡蓝帝国,这,这是南方的事情。&rdqo;阿克巴的气势明显弱了下去。

    &ldqo;可你们得罪我了。&rdqo;男人黑底红纹的重甲上光晕流转,抬起右手,刀尖指向了继茨城的城头。

    阿克巴回头一看‐‐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立在城头的一座箭塔顶端。虽然看不清楚他的样貌,但可以感觉到那个人的表情充满了不屑,似乎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有意思的游戏。

    城头上的守城士兵大吃一惊,正准备指挥进攻那个人时,却发现自己连动也不能动一下!

    &ldqo;无聊啊&hllp;&hllp;&rdqo;箭塔上的人手中抛着一把漆黑的短剑,说话声音虽然懒散小声,却清晰的传遍了这片土地。

    &ldqo;恶鬼&hllp;&hllp;&rdqo;黑甲男人嘴角一弯,刀尖挥下的同时,整个人以一种极其诡异的移动轨迹,朝阿克巴而去!

    &ldqo;我的&lsqo;恶鬼夜行&rsqo;?&rdqo;箭塔上的人呆了一下,接着黑气唰的一声出现在了黑剑周围,&ldqo;消失吧,这些脆弱无聊的防御!&rdqo;

    漆黑短剑猛地向下一劈!

    绵延几公里的继茨城的城墙,居然在这一剑之下‐‐碎成了粉!?

    然后&hllp;&hllp;

    空中一个长着齐腰桃红色长发的男子在一片黑芒中现身,手掌向下,一道接一道的黑光从掌心中发出,带着黑夜的味道轰向地面,那里,是几十万的所罗门军队。

    呲。

    干净利落的一声。

    那黑甲男人轻灵的落在阿克巴的身后,长刀的刃尖上滴着血。

    阿克巴的头颅在地上滚动着,无头的身体却还没有倒下。

    最后一幕。

    这就是几十万所罗门士兵在死亡前所见的最后一幕。

    &ldqo;生存不是开始,死亡才是终点。那来自冥河的渡船哟,让这些痛苦的人们,找到回家的路吧!&rdqo;

    伴随着干涸的吟唱声,一个身着黑色法袍的白发男子缓缓降落在血泊残肢中。他很瘦,再穿上一件修身的法袍,即便那张脸俊美的妩媚,也像一个幽灵。

    一根幽绿的短杖在他胸前漂浮着,一阵阵的发出惨白的光点,射向地面无数残缺的尸体。

    短短数秒之后。

    一具具白森森的骷髅从尸体上爬了起来,捡起了地上的武器,集合在一起,跪在那个白发男子面前。

    复活之路‐‐

    新一代亡灵大帝为这些逝去的人们开启的复活之路!

    &ldqo;去吧,我的臣民,向着那些驱使你们失去生命的人挥起武器,如果不是那贪婪的自私,你们又怎么会成为亡灵?&rdqo;白发男子伸手抓住了胸前的短杖,朝着所罗门帝国的方向一指。

    呜&hllp;&hllp;

    几十万低级亡灵生物骷髅兵悲鸣起来,愤怒的站起身,纷纷朝着继茨城里冲去。

    白色的浪潮很快席卷了整座城市,不再有一个活口,而死去的人们又在那个阴冷的白发男子的魔法下,变成了亡灵生物,汇集到亡灵大潮中,朝着下一座城市进发!

    轻轻松松制造出一支无限制无给养不怕死不知痛而且永远不会减少的亡灵大军‐‐

    这就是亡灵魔法在战场中的恐怖之处!

    &hllp;&hllp;

    &ldqo;好了,我们可以休息了。&rdqo;看到斯汀随着亡灵大军一起飞走,撒加收起了血刀。

    &ldqo;这种战争,斯汀大人一个人就够了,为什么大人你还要叫我去把柏洛斯他们叫来。&rdqo;塔奇纳迪落在撒加身旁。

    &ldqo;我自有安排,既然要战斗了,就一次解决吧。&rdqo;撒加道。

    &ldqo;大人,我们该走了,那几个人还在等着呢。&rdqo;赫缺道。

    &ldqo;好。&rdqo;撒加脸上的冷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柔的希冀。

    &hllp;&hllp;

    &ldqo;好好玩。&rdqo;依琳抱着卡拉,坐在一块石头上。那小家伙的大脑袋就在依琳的胸口上蹭来蹭去&hllp;&hllp;

    啪,一个人影落在她面前,伸手提起了小家伙。

    &ldqo;你回来了。&rdqo;依琳站起来,扑进了来人的怀抱。&ldqo;一年多没有看到你,刚见面你又离开,我很担心你&hllp;&hllp;&rdqo;依琳轻轻地道,她还是老样子,白色的面纱,白色的几乎遮住全身肌肤的宽袍,就连手上也戴着白丝手套。

    只是,她的身体更虚弱了,站不了一会就要气喘吁吁。

    一股柔和的气息进入了依琳的身体,她的喘息声渐渐平静,抬头望着那个抱着她的男人,眼中尽是柔情。

    &ldqo;很快斯汀就回来了。&rdqo;撒加将依琳扶在一块平坦的岩石上坐下,回头看着赫缺,&ldqo;换血的阵法准备好了吗?&rdqo;

    &ldqo;等梅尔沙他们拿回引导物质就可以了。&rdqo;赫缺道。

    &ldqo;已经三天了&hllp;&hllp;&rdqo;撒加望着远方的天,云卷云舒。

    &ldqo;不用急,我相信你。&rdqo;依琳笑道。

    &ldqo;神界最美的女人&hllp;&hllp;&rdqo;赫缺看着依琳,&ldqo;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听过你的名字,养大我的那个女人可是非常嫉妒你的,如果没有你,她就不止是神界最强的女人了。&rdqo;

    &ldqo;璧幽么?&rdqo;依琳淡淡的道,&ldqo;现在她不需要了,不管这个阵法成不成功,我也不会再回神界了。&rdqo;

    &ldqo;那他呢?&rdqo;赫缺脱口而出。

    &ldqo;没有!&rdqo;依琳有点急了,&ldqo;不要再说下去了。&rdqo;

    赫缺愣了一下,看了一旁的撒加一眼。

    &ldqo;哪个他?&rdqo;撒加皱起了眉头。

    &ldqo;大人还不知道?&rdqo;赫缺瞪着依琳。

    依琳不说话了,低下了头。

    &ldqo;赫缺你说。&rdqo;撒加冷道。

    &ldqo;她原本应该是神皇之子的女人。&rdqo;赫缺指着依琳,&ldqo;只不过神皇不喜欢她,所以那小子才一直没有如愿,只得派她来这个物质位面积累一点功绩,好让他老子接受。&rdqo;

    &ldqo;还有呢?&rdqo;撒加看了依琳一眼,发现她正在偷偷的抬起眼瞄自己。

    &ldqo;其余我就不知道了,神界分为两个部分,而神界的中心却不是新神域或原神域,是一个叫希思黎的地方,那里是神界的核心统治地域,神皇就在希思黎的神殿里。以我在神界的地位,是没有可能去希思黎的,多的也不清楚。&rdqo;赫缺道。

    &ldqo;他叫布罗,父亲就是这一任的神皇。&rdqo;依琳终于受不了心上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情绪,开口道,&ldqo;那都是我在神界时的事情了,过了几千年,撒加,你要相信我。&rdqo;

    &ldqo;神界是没有时间概念的。&rdqo;撒加道。

    &ldqo;可是我和他真的没有什么,只是他单纯的&hllp;&hllp;单纯的对我&hllp;&hllp;&rdqo;依琳有些惴惴的道。

    &ldqo;如果不是他的父亲,那什么神皇,我想他应该已经得到你了吧。&rdqo;撒加的声音有点冷,&ldqo;就算你和他真的没有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那么不信任我?&rdqo;

    开始很温暖的气氛骤然间降温。

    就连狂妄的赫缺也知道自己捅娄子了,沉默的站到一边,塔奇纳迪更不好说什么,卡拉也知道不对了,躲到他脚下,却被他一脚踢开。

    &ldqo;不是的,我,我是&hllp;&hllp;&rdqo;依琳很紧张的望着撒加,胸口起伏的很厉害。

    &ldqo;理由。&rdqo;撒加缓缓地道,&ldqo;我需要一个理由,一个你为什么一提到那个叫布罗的人就如此紧张的理由。&rdqo;

    依琳又低下了头,呼吸声很凌乱。

    撒加也不说话,两个人之间无言以对。

    半晌,依琳抬起头,像下了很大决心般道:&ldqo;撒加,我想,这件事情是瞒不住了,本来我不告诉你,是因为它太沉重了,沉重得会让我失去你。&rd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