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二十六章 明了(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c.atrark{dsplay:non;}

    &ldqo;我的父亲,是上一任的神皇。&rdqo;

    依琳这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ldqo;上一任?神皇!?&rdqo;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尤其是赫缺,更是满脸惊讶,在神界长大的他,知道&ldqo;神皇&rdqo;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hllp;&hllp;

    那是,神界唯一有资格感悟宇宙至高法则&ldqo;秩序&rdqo;的人!

    &ldqo;他叫蒂蚀,我想从神界出来的人,应该都听过这个名字。&rdqo;依琳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撒加在她身边坐下,握住了她的手。

    &ldqo;在神狱最深处的诅咒黑牢中的那个家伙?神界的叛徒?他竟然做过神皇?!&rdqo;赫缺惊道。

    &ldqo;他不是叛徒!&rdqo;依琳声音陡然提高,眼眶里还滚动着泪水。

    赫缺闭嘴了。

    &ldqo;他只是一个软弱的人,一个无法承受的人。&rdqo;依琳抹了抹眼角,&ldqo;即使他是曾经的神界第一强者。&rdqo;

    &ldqo;那你的父亲,蒂蚀,又是怎么从神皇这样至高的位置上跌落的呢?&rdqo;撒加柔声问道。

    &ldqo;为了我的母亲&hllp;&hllp;&rdqo;依琳紧紧抓住了他的手,&ldqo;从我一出世开始,我就只见过我的母亲,在神狱那无止尽的放逐里&hllp;&hllp;那是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空间,我甚至不知道那时怀着我的母亲,是用怎样的勇气生存下来的。&rdqo;

    &ldqo;因为你,因为她对你的爱。&rdqo;撒加道。

    &ldqo;可是&hllp;&hllp;&rdqo;依琳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滑落,&ldqo;她还是离开我了,在我只有模糊记忆的时候,我只记得,她每天都会抱着我,给我唱一首歌,那歌声,是我对母亲唯一的印象。&rdqo;

    &ldqo;是《心湖》么?我记得你说过。&rdqo;撒加看着她。

    依琳点点头,&ldqo;神狱的放逐空间终于夺走了她最后的一丝能量,年幼的我,只能伏在母亲失去温度的身体上,无助的哭泣,等待着死亡降临&hllp;&hllp;我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直到那空间裂开了一道缝,父亲来了,亲手将母亲放逐的蒂蚀来了,他将我带出了那个可怕的空间,带着我孤独的在神狱中游荡,跨越了一个又一个只会带来折磨的囚禁和放逐之地。&rdqo;

    &ldqo;蒂蚀强到这种程度,为什么还会被封禁在诅咒黑牢中呢?&rdqo;撒加有点不明白了。他看到赫缺也微微张了张嘴,估计也想问这个问题。

    &ldqo;条件。&rdqo;说出了让自己痛苦的事,依琳的情绪稍稍平缓了一些,&ldqo;和一个神界里实力仅次于他的人达成的条件。&rdqo;

    &ldqo;我明白了。&rdqo;撒加轻轻的道,&ldqo;你的父亲,神皇蒂蚀,因为你母亲而和整个神界为敌,可又不得不妥协,将你母亲放逐,随后,他离开了神皇的宝座,放弃了感悟至高法则&lsqo;秩序&rsqo;的资格,只身进入了神狱,然而,有一个一直想得到神皇之位的人,依然害怕他的实力,所以以你们为条件,逼他自己进入诅咒黑牢。&rdqo;

    &ldqo;你说的很对。&rdqo;依琳道,&ldqo;那时候,我的哥哥们在现在的神皇手里,父亲不得不那样做,虽然他们和我不是一个母亲所生,但也是血脉相连。&rdqo;

    &ldqo;可他们还是死了,而你的父亲也被神皇暗算了,然后,你们的身份被永远隐藏了起来。&rdqo;撒加眼中闪着看不懂的光。

    &ldqo;是这样&hllp;&hllp;&rdqo;依琳望着他,&ldqo;你说的一点也不错,父亲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可神皇却不相信他,在他进入诅咒黑牢以前,用尽全力偷袭,重伤了他,但父亲的灵魂实体在最后一刻冲入了黑牢,才保住了意识,但失去肉体的他,已经无法再出来了。&rdqo;

    &ldqo;那时候你应该不在神狱,这是谁告诉你的?&rdqo;撒加问。

    &ldqo;救了我的人,一个实力很强的隐世强者。为了报答我父亲曾经帮助过他的恩情,他把我带到了神界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在那里,我孤零零的一个人过了好多年,直到感悟了法则奥义、获得了神格之后,才一步步的回到了原神域,凭借冷静的头脑和狠辣的手段被大神奥丁接纳。&rdqo;依琳回忆着,时间太过久远,所以她想的很仔细,&ldqo;神皇的实力太强,那个人也不是对手,父亲的后人,他只救下了两个,将我放在神界那个地方后,又将我的哥哥带到了一个物质位面,没过多久,被神皇击伤了灵魂的他也陨落了。&rdqo;

    &ldqo;你的哥哥?&rdqo;撒加忍不住问。

    &ldqo;嗯,说起来,你也见过他。&rdqo;依琳道。

    &ldqo;我见过?&rdqo;撒加心里一跳,&ldqo;那个人带着你哥哥躲藏的物质位面,不会就是奥菲拉尔大陆吧?&rdqo;

    &ldqo;就是这里。&rdqo;依琳笑了一下,&ldqo;我也是来这里做了神使之后,才知道的,后来我找到了他,让实力很差的他进入了圣城,直至成为圣裁所的所长,因为圣裁所里神界的能量源,加上他遗传自父亲的修炼天赋,也很快铸起了神格。&rdqo;

    &ldqo;我知道你哥哥是谁了。&rdqo;撒加冷笑一声,&ldqo;自由之城的城主,菲拉诺。&rdqo;

    &ldqo;你真的好聪明,这么快就知道了。&rdqo;依琳感觉上放松了一些,语气也活跃起来。

    &ldqo;不是我聪明,而是另有原因。这个先不说,等下我会告诉你。现在,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的父亲,前任神皇蒂蚀,会沦落至此。&rdqo;撒加道。

    &ldqo;因为他最爱的女人的心不属于他。&rdqo;依琳眼神又变得黯然起来,&ldqo;那个他最爱的女人,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刚刚铸起神格去了新神域的低位神。&rdqo;

    说到这里,她有些矛盾的看了撒加一眼,&ldqo;除了不愿意你为了我,背上对你来说遥不可及的仇恨以外,这也是我不愿意告诉你这件事的原因之一。&rdqo;

    &ldqo;为什么?&rdqo;

    &ldqo;因为我母亲曾经被一个来自冥界的男人掳去了地狱,那个男人,就是你的前辈‐‐七夜。&rdqo;依琳缓缓地道。

    &ldqo;七夜?&rdqo;撒加睁大了眼睛。

    &ldqo;没错,可悲的是,我的母亲竟然无法自拔的爱上了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这也是,为什么我当初会扮成希丽雅,想从你灵魂中得到残酷法则。我觉得,那应该是七夜对母亲的偿还。唉,可惜我也和母亲一样,爱上了另一位阿修罗王,这难道就是宿命的轮回?&rdqo;依琳叹了口气,看着撒加,&ldqo;这就是全部了,我想,神皇也一定知道我的身世了,如果不是他唯一的儿子布罗迷恋我,加上我拼命让自己在神界里出名,我肯定早就死了。&rdqo;

    &ldqo;呵,上位者的习惯,总是要遮丑的,只要你聪明一点,不把这个秘密抖出来,以神皇那样高高在上的地位,也不至于自己和自己过不去。&rdqo;撒加温柔的看着她,&ldqo;你真的好傻,这根本不是我可以和你分开的理由,你知道的,对我来说,宿命是空谈,我只相信自己,相信现在,相信一切实实在在看到见摸得着的东西。你是我的女人,不管是神皇的儿子还是谁,都不可能将你从我身边带走,除非我死。&rdqo;

    &ldqo;陷入爱情,总会产生一种惧怕,惧怕别离,惧怕失去抓在手中的幸福,所以会患得患失。&rdqo;塔奇纳迪摇头道。

    &ldqo;疯狂如你,也会懂得爱情?&rdqo;赫缺有些戏谑的看着他。

    &ldqo;只有你这种变态不懂。&rdqo;塔奇纳迪斜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ldqo;后来的事情,我想你也不知道了。&rdqo;撒加拍了拍依琳的手背,&ldqo;其实,七夜也是很爱你母亲的,甚至为了她,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后来他最好的兄弟,深渊之主岑森将你母亲送回神界,他才恢复过来,不过,岑森为了让七夜彻底醒来,故意说他杀了你母亲,两个人也因此不顾冥尊的命令大战一场,反目成仇,地狱和深渊也就此决裂。我在想,你的母亲一定是个很美很温柔的女人,不然也不会回到神界后又让你父亲爱上了她,甚至为了她失去了神皇之位,背负了一世骂名。&rdqo;

    &ldqo;嗯。她是最美的女人,比以前的我还要美丽无数倍,那是一种让人无法自拔的美&hllp;&hllp;&rdqo;依琳眼神有些迷离。

    &ldqo;神界的女人在结合仪式前是不允许失去贞洁的,虽然这对很多神界的强者来说只是弱不禁风的台面规矩,但我的母亲不一样,她是在被称为&lsqo;新神域之耻&rsqo;的那场战争中被七夜掳走的,那时七夜带着冥军几乎占领了整个新神域,在这样刻在耻辱柱的仇恨之下,母亲却回到了神界,对于那些卫道士来说,母亲只有一死才能顺了他们的意。哼,没有办法杀了七夜,却把恨撒在一个女人身上,多么可耻的满足感和虚荣心!&rdqo;依琳恨恨的道。

    &ldqo;这些神界的人还真无聊,所以我杀他们也是对的。&rdqo;赫缺撇撇嘴。

    听到这句话,依琳冲赫缺微笑着点点头,开始的不快烟消云散。

    &ldqo;你的父亲,既可怜又可敬。&rdqo;撒加眼中闪烁着光芒,一字一句的道,&ldqo;可怜是他始终不能打碎那身为神界统治者的囚笼,可敬的是他虽然明知道会让自己万劫不复,却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去爱,我佩服他这种勇气。只不过那个叫规则的囚笼迷住了他的心智,如果我是他,拥有他那样的实力,才不会被什么烂规矩破世俗左右,一定会不择手段的铲除拦在我前面的人。&rdqo;

    &ldqo;这也算原因之一吧。&rdqo;依琳解开了心结,重又变得睿智机敏,&ldqo;真正让他失去一切的,其实是他的性格,我说了,他的生命,围绕了太多让人崇拜的光环,造成了他是无法承受失败的脆弱,一旦知道如此深爱的女人竟然一直都爱着别人,还是爱着一个不如自己的人,他的意志,也在挫败感中慢慢崩溃了。&rdqo;

    &ldqo;有道理。&rdqo;撒加拿出了一块黑色的石板,&ldqo;现在,我们来说说你那位哥哥吧,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位上任神皇的遗子,可能藏着很多秘密。&rdqo;

    &ldqo;这是&hllp;&hllp;&rdqo;依琳从撒加手中接过那块刻满字的黑石板,整个人呆了一下‐‐

    &ldqo;寂灭神殿的黑瞿石?&rdqo;

    她惊讶的道。